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7-06 04:33:56

位面神行辅助 完结

位面神行辅助

编辑:初心未许作者:凤鸾清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在大二临放寒假的那天下午早上,叶栩寒去佘山看流星雨,只因为睡着了了,却可以得到一份超大的机缘——幻星能。自此,他靠着奇妙的次元空间系统,再次穿越各大次元空间走上了人生的奋斗之路:只要你爷不愿意,金庸古龙梁羽生,超人雷神钢铁侠,还也不是我霸主!我的名字叫叶栩寒,今年十九岁,刚上大三,和我聊天的大块头叫刘明,是我的死党,和我的瘦瘦弱弱不同,刘明长得非常的强壮,一米八四的个头,一百七十几斤的体重,脱了衣服,那浓密的体毛简直就是一头进化不彻底的大猩猩。刘明身材健壮,但是长相却相当的普通,和我正好相反。不过他却偏偏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姐姐,不仅仅性格温柔,而且学习成绩极佳,姐弟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有着发达的胸肌。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我真的怀疑刘明和他姐姐是不是真的是亲姐弟,而刘明这厮也经常向我抱怨,他一直都怀疑他的父母在造他的时候,可能进行偷工减料了。“哎,我姐姐你是没希望了,前天我妈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一个男生都跟到家里去了。”刘明跟我开着玩笑,我们两个人关系很铁,毕竟是从大一的时候就认识的。“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你还真的当真了?”我翻了个白眼,作为一个清新的小少年,呃,男生,我虽然对刘雪姐姐充满了遐想,但是却从来都掩饰的很好,除非我自己告诉刘明,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在做梦的时候经常会和刘雪姐姐一起滚……咳咳,做研究呢!说着这些完全没有营养的闲话,我很快就将自己的大包小包的全部都收拾好了,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你什么时候?”刘明坐直了身体,放暑假了,大家也就各自回家了,不在一个城市里面,多少有一点不舍,不管是我,还是刘明,心里都有一些难受。明天,新闻不是说今天晚上有一场千年难得一遇的流星雨嘛,我今天晚上就去看流星雨。”我把这大包小包的东西摆在电脑桌上面,在椅子上面坐了下来,只是还没等我的屁股把板凳坐热,一个娇俏的女孩就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来。这个女孩叫许阳阳,刘明的女朋友,和刘明站在一起,就是我生活中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一个天生就很爱笑的小美女,笑起来两只眼睛就会眯成两条弯弯的月牙儿,很有一种甜美的感觉。“阳阳来了!”我站了起来,兄弟分别,可不比恋人分手那么痛苦,特别是对于刘明和许阳阳这对彼此倾心的小恋人来说,“好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先撤。”。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值得一提的是,我虽然长相上算是比较清秀,稍有几分书卷气息,在医学院里的所有男生之中,也能够算的上是比较出彩的一个,所以这也让我遭受了无妄之灾,大学前二年,没少被这个混蛋挖苦。“胡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之前两年里面我就和胡硕很不对付,没想到穿越之后他都会蹦出来跳刺,碰到这个仅仅靠长相就能够达到噩梦级的混蛋玩意并不意外,不过以前忍忍也就过去了,现在难道做个梦还要受他的鸟气?所以我直接把脸一拉,很不客气的就开口质问了他。“我可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你刚刚是不是真的昏迷过去了?”胡硕嘿嘿一笑,一下子抓住我的肩膀不放。“我是不是真的昏迷过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冷笑着撇了撇嘴,我和胡硕两个人的争执,一下子吸引了不少同学的注意,周围的几个同学好像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也不吭声,就坐在周围看热闹。“怎么说咱们也是同学,我可是关心你。”这话看起来像是人话,可是从胡硕的嘴里说出来,却就显得有些变了味道。

      ——————————分割线—————————————

      我的名字叫叶栩寒,今年十九岁,刚上大三,和我聊天的大块头叫刘明,是我的死党,和我的瘦瘦弱弱不同,刘明长得非常的强壮,一米八四的个头,一百七十几斤的体重,脱了衣服,那浓密的体毛简直就是一头进化不彻底的大猩猩。刘明身材健壮,但是长相却相当的普通,和我正好相反。不过他却偏偏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姐姐,不仅仅性格温柔,而且学习成绩极佳,姐弟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有着发达的胸肌。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我真的怀疑刘明和他姐姐是不是真的是亲姐弟,而刘明这厮也经常向我抱怨,他一直都怀疑他的父母在造他的时候,可能进行偷工减料了。“哎,我姐姐你是没希望了,前天我妈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一个男生都跟到家里去了。”刘明跟我开着玩笑,我们两个人关系很铁,毕竟是从大一的时候就认识的。“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你还真的当真了?”我翻了个白眼,作为一个清新的小少年,呃,男生,我虽然对刘雪姐姐充满了遐想,但是却从来都掩饰的很好,除非我自己告诉刘明,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在做梦的时候经常会和刘雪姐姐一起滚……咳咳,做研究呢!说着这些完全没有营养的闲话,我很快就将自己的大包小包的全部都收拾好了,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你什么时候?”刘明坐直了身体,放暑假了,大家也就各自回家了,不在一个城市里面,多少有一点不舍,不管是我,还是刘明,心里都有一些难受。明天,新闻不是说今天晚上有一场千年难得一遇的流星雨嘛,我今天晚上就去看流星雨。”我把这大包小包的东西摆在电脑桌上面,在椅子上面坐了下来,只是还没等我的屁股把板凳坐热,一个娇俏的女孩就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来。这个女孩叫许阳阳,刘明的女朋友,和刘明站在一起,就是我生活中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一个天生就很爱笑的小美女,笑起来两只眼睛就会眯成两条弯弯的月牙儿,很有一种甜美的感觉。“阳阳来了!”我站了起来,兄弟分别,可不比恋人分手那么痛苦,特别是对于刘明和许阳阳这对彼此倾心的小恋人来说,“好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先撤。”

      “滚吧你。”刘明一点点挽留我的意思都没有,就算是我们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他也不可能邀请我留下来看他们小两口的活春宫不是!离开了宿舍,看着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我心中多少有些惆怅,尽管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是却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点点的难受。从宿舍走到学校外面,正在忙着搬运行李的同学随处可见,其中还有不少的恋人在依依惜别,像我这样孑然一身的单身汉,真的没有几个。出了学校,我花了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坐车,一直来到了沪上市市郊的佘山,买了一些食物和水,我就一口气爬到了佘山的山顶,随便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等待着今晚的流星雨降临。前面说过了,我叫叶栩寒,新旦大学的准大三学生,性别男,爱好美女,兴趣广泛,最讨厌两种剧,一是韩国泡菜剧,二是华夏肥皂剧,最喜欢两种片,一是米国好莱坞大片,而是某岛国的爱情动作大片……我是一个领养子,据说是在我还在襁褓里面的时候,我的养父母在家门口的垃圾堆里面捡到我的,这让我一直都很庆幸我当初居然没有被人用垃圾给埋上。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我一直都认为,能够被我的养父母收养,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二老对我的疼爱,甚至比别人家的父母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要多的多。除了我的养父母之外,我还有一个妹妹,比我小两岁,是我的养父母的亲生女儿,今年正在上大二,这丫头可比我争气多了,读得是苏南省大学,货真价实的一本类重点大学。我和妹妹从小感情就非常好,虽然不是亲兄妹,但是却比亲兄妹要亲近的多,这大概要归功于从小到大,我和妹妹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要比与父母相处的时间要多得多的原因上面了。父亲在一家私企公司里面上班,真正的技术骨干,不仅仅因为他的资格够老,而且手上的活也做的是公司里面最好的一个。所以在我还没毕业的时候,父亲就帮我在他们公司里面找了份文员的工作,负责整理档案什么的,很轻松地工作。而母亲则是开了一家小超市,在小区里面,因为是小区里面的唯一一家超市,再加上买东西的都是附近的邻居,生意也做的很不错。按照这几天的新闻报道,今天晚上两点多的时候,大概会有一场大规模的流星雨奇景出现,而巧合。

      的是,沪上市正好能够看到这场流星雨,所以我将回家的时间推迟了一天,就是为了看看流星雨是什么情况。至于说为什么我要跑到这佘山上面来,不是有一句话叫做站得高,尿的远,错了,看的远,在佘山上面看到的流星雨,应该比在沪上市里面看要清楚的多得多。就坐在石头上面,我一直嗑瓜子磕到了十二点,等着流星雨,结果两大包瓜子全给嗑光了,两只眼睛都在下眼皮跳着去找上眼皮打架,流星雨还没来。我的身体素质本来就不佳,爬山又浪费了我不少的体力,结果就睡意刚刚袭来,大概有五分钟,我就败亡投降,靠着石头旁边的树沉沉的睡了过去。午夜两点左右,就在我睡得香喷喷的时候,传说中的流星雨如约而来,道道流光划过天空,好不绚丽,这据说是数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文奇景,但我却是无缘铿锵一面。流星雨之后,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天空之中忽然间又出现了一抹淡丽的红芒,划破了天际,而好死不死的是,这道红芒,正好是对着佘山砸了过来的。我睡得香喷喷的,自然对于周围的事情一无所觉,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有一道红芒就跟长了眼睛一样,奇准无比的……到了我的身体里!

      “你的关心我可承受不起。”说真心话,我不得不承认我之前的身体素质的确不如常人,用刘明的话来说,我给人的感觉,很像是那种大家闺秀的女孩子。我不是一次两次的想象着自己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拥有强壮的体魄,矫捷的身手,让无数美女倾倒的魅力……如果是在以前上学的时候,我肯定会在内心疯狂的画着圈圈诅咒着胡硕,然后拉着跃跃欲试的刘明离开,美其名曰“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想咬回来不成?呵呵。”可是在谁都不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埋藏着的那个真正的自我,绝对是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人。不识好人心。”胡硕似乎是真的想要咬我一口,这并不奇怪,高中三年的同学,他最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就是看别人出丑,只要是比他帅的,都是他敌人。“胡硕,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正在向这边走过来的教官,眼珠子微微一转,突然间浮现出来了一个念头。“打什么赌?”胡硕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赛跑。”我抬手指了指跑道,“就在这里。”“赛跑?”胡硕的表情似乎是有些讶异,胡硕不敢说自己的身体有多强壮,可是他自认为绝对比我这个军训都能晕倒的小白脸强得多。“对,赛跑,你敢不敢跟我比?”我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现在的这幅身体可是比现实之中要强壮的多,相信干掉胡硕应该是没问题的,就算是在做梦,能yy一下,感觉也肯定是相当不错的不是。“比就比,我还怕你不成。”胡硕也不示弱,直接就答应了下来。我相信我现在的笑容是灿烂无比了,双手一撑,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走了两步,迎向了正走来的教官。

      “对目标投掷使用该卡片,可使目标强制性进入1—10分钟的昏迷状态,该状态可使用治疗系卡片驱除。”

      “同学,你没事吧?”就在我睡得正香甜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话,同时还有一只手在我的身上轻轻地推了推,我刚刚睁开眼睛,就被强烈刺眼的阳光刺激的忍再次将眼睛闭上了。不是吧,我睡了多长时间了?我的脑海中冒出这样的想法,我揉了揉双眼,张开眼睛,缓缓地起身。我看到眼前有一张带着些许关心的表情的“黑脸”,差点没把我魂给吓出来,本能的就尖叫了一声。“这是笑面虎!”我心里想到。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乃是我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的军训教官,同学们赠送的外号笑面虎,整天笑嘻嘻的,可是对我们的训练那真是往死里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

      流星雨之后,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天空之中忽然间又出现了一抹淡丽的红芒,划破了天际,而好死不死的是,这道红芒,正好是对着佘山砸了过来的。我睡得香喷喷的,自然对于周围的事情一无所觉,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有一道红芒就跟长了眼睛一样,奇准无比的……到了我的身体里!

      “寒,这都大三了,你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2013的6月份,沪上市的新旦大学医学院宿舍,一个大块头正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看着对头的死党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嘴巴里面边嚼着口香糖,边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先告诉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被叫做寒的年轻人,不到一米八的个头,略显清瘦的脸上有一双秀气的柳叶眉,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句话说,他非常具有小白脸的潜力。寒一边说着话,一边手脚麻利的收拾着自己的行礼。“我嘛,我打算娶一个跟我姐姐一样漂亮的媳妇儿,再找份好点的工作,最好是那种能月入一两万的。”大块头嘿嘿一笑,一脸憧憬的表情,他家庭条件不错,父亲是个包工头,虽然不是什么场面的工作,可是赚的却是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尔等姐控真是该杀!”寒翻了个白眼,随即也笑了起来,“我的打算没你那么远大,娶一个跟你姐姐一样漂亮的媳妇儿,进一个公司,一个月有四千块的工资,够我花的了。”寒打趣地说着。

      教官看见我起来了,老脸瞬间拉的老长。“这是在做梦吧?”我看了看周围,有些惊疑不定,因为我现在居然不是在佘山上面,而是在学校里面,更坑爹的是,我的身上居然和周围的同学们一样,都穿着迷彩服,俨然是我当初大一军训的时候的情形。“你没事吧?”教官没有训斥我,而是继续问了我一句。“我没事。”我咧了咧嘴,感觉有点尴尬,军训的时候直接晕倒的学生实在是不多,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就是那不多的其中之一,这件事情也是我大学生涯中的奇耻大辱之一。不过这大概是在做梦吧,我记得我现在应该在佘山上面等待着看流星雨,然后就睡着了。回忆着这些,我突然感觉有些奇怪,怎么会在做梦的时候,有如此清晰的思维能力的?难道……老子穿越了?心中想着,我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体没有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这令我有些不解,因为之前上大学军训我并没有晕倒,而这次虽然晕倒了,却显然没有难受感觉。“你先到那边坐下休息一会吧。”教官指了指旁边的树荫下面,在我昏厥的时候,脸色的苍白他是亲眼看到了的,这和别的那些假装受不鸟了要求休息的学生不同,出于对我的身体的考虑,教官还是决定让我去休息一下。“是。”我没有拒绝,军训的滋味我已经尝过一次了,可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可是我这次貌似穿越了……我走到了教官指的树荫下面,在树下坐了下来,我坐在树下,发现自己能够感觉到那真真的微风从肌肤上吹拂过的那种触觉,如此真实的梦境,还真是前所未有过的经历,我真是穿越了?不科学呀!我习惯性的插入了,手上忽然摸到了一张卡片,心中有些奇怪,随手就将卡片从口袋里面取了出来。和我以前玩过几次的扑克差不多大小,不过这张卡片可不是什么扑克——我发誓绝对不会有哪家生产扑克的厂家会把扑克制造的像这张卡片一样精致的。卡片的背面是一张星云图片,盯着看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我居然产生了这张张星云图片在缓缓地运动的错觉,而在卡片的正面,却是一个满是坏笑的小丑笑脸。在这张坏笑的笑脸的左上角写着“人·昏迷卡”,而在它的下方,则是几行文字:

      “不要盯着我看哦,我会让你昏迷,昏迷!——影谜小丑”总而言之,这张卡片上上下下,都透露着一丝丝的古怪。在我的记忆中,对着这张卡片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印象。我一直休息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教官又将我叫了过去。“归队!”教官看着我此时红润润的脸色,黑着脸对我说道,我虽然不是很乐意在再接受军训的折磨,可是还是没有太大的勇气来反抗教官,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现在是军训的第二天,训练内容除了军姿之外,就是蹲下与起立、停止间四面转法,让我感觉有些意外的是,这些训练,居然没有让我感觉到丝毫的疲惫!我现在的身体,似乎比起以前要强壮的多。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