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7-06 04:33:55

神剑情仇录 完结

神剑情仇录

编辑:情话微凉作者:风太息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李乘风本是一夕太子,却被以狸猫换走,在危难之际,被人救走,隐秘山林,谁知命运多舛,村子被人血腥屠杀,自此他走上了漫漫复仇路,究竟是谁血腥屠杀了村子?乘风又是如何难以克服诸多困难,走上学武路?又有多少阴谋耐心的等待着他?“李大哥,你小心点啊。”一个小女孩喊道,只见一伙小孩在在树下闹着,他们抬着头望着树上,仔细一看,原来树上有一个人。对了,他们就是石村的一伙孩子,你可不要小瞧他们,他们就是令整个石村大人们闻风丧胆,深恶痛绝,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熊孩子们’,他们无恶不作,专门以祸害石村人们为乐,不是追着鸡鸭狗满村子跑,就是偷村里的果子,还额外的对大人们恶作剧。但是其实也没有多大点事,当时大人会生气,但过后大人们还是会疼爱他们,毕竟他们还是孩子,是他们的希望传承,反而由于他们,使得整个村子更加的有趣味,所以,总的来说,大人们对他们又喜又恨。。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乘风开始说话了,“石二叔在里面上茅厕,我们去把他的草纸偷掉,怎么样,好玩吧。”“这样不好吧,”仲青一脸为难,“有什么不好的,还是不是兄弟了,去不去。”仲青一脸为难色,最后一咬牙,“去。”乘风听后喜笑颜开,“那好,等下我骑到你的脖子上,我去把纸偷下来。”说着,两个人来到墙角边,两人小心翼翼,乘风示意仲青蹲下,仲青蹲下之后,乘风骑在他的脖子上,慢慢的接近口子,只见他小心的不发出声音,观察了一下,见石二叔没有发现,伸出手,慢慢的把布掀开一点,再然后快速的将纸抽走,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石二叔发觉了,他正好看见乘风将他的草纸偷掉,他勃然大怒,“李乘风,你干什么。”乘风见状不妙,赶紧下来,撒腿就跑,仲青紧随其后,两人撒开了腿跑着,而其他人见势不妙早就跑走了。茅厕里面仍然传来了石二叔咆哮的声音,“李乘风,你给我回来。”但是乘风像是没听见似的,一直往前跑,最后,两人来到一角落里,坐在地上,相视一眼,爆发出大笑声。两人笑过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两人结伴回家而去。

      看眼前的这座房子,是一个简陋的四合院,门前由篱笆围住,只能由前面的门进去,进去之后,可以看到另外三个方向有三间屋子,中间是一块平地,平地的一角落里有磨石在那里放着,而另一角落里有一个葡萄架,现在是秋天,所以整个葡萄架只剩下几根老藤,葡萄架下面悬挂着一个秋千,乘风经常坐在这里,爷爷在后面推着他,这是乘风最快乐的时候。当夏天来临的时候,葡萄藤上结满了叶子,乘风坐在秋千上,避暑消凉,而爷爷会搬条凳子坐在旁边,给乘风讲着古老的故事,当夜晚来临的时候,乘风就会躺在爷爷的怀中,爷爷指着天上的星星,讲着每个星星的传说故事,而乘风就在爷爷的故事当中沉沉睡去。而靠近篱笆的地方,用一块小小的篱笆围住,里面种了一些菜,供日常所需。院子里还有一口井,其他的一些地方零星的堆放着一些杂物,虽然整个来看房子布局,比较杂陋,但是却能从其中看出生活的气息。

      “我拿到了,”只见在树上的‘熊孩子’开心的叫道。仔细一看,他手中托着一个鸟巢,而鸟巢里面有几只刚刚诞生的雏鸟,由于它们的妈妈去给他们找食,所以让他钻了一个空子。他一只手托住鸟巢,用另外一只手慢慢的沿着树干下来。“李大哥,小心点。”又是那个小女孩叫着,看那小女孩,怎么形容呢,身穿红衣脚飞靴,头为总角黑亮色,黑瞳长睫眉心赤,宛若貂蝉幼时涩。她是石村人,名字叫石柔儿,因为年纪比较小,人又长的可爱,所以深受人们喜爱,她喜欢黏着树上的那个‘熊孩子’玩,因为柔儿喜欢跟着‘熊孩子’,所以大人们就开玩笑说要柔儿长大了要嫁给‘熊孩子’,人们就想戏弄一下她,她就说嫁是什么意思啊,人们就说,嫁给他,就是和他在一起啊,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睡觉也在一起,在明白了之后,她反而一脸认真的说道,“好,我长大了就要嫁给他。”她的这一番话反倒弄得人们目瞪口呆。那个‘熊孩子’叫李乘风,对,他就是几年前被人带进石村的那个孩子,怎样形容他呢,青袍冠身颜如玉,长发待腰人不及,丰神翩翩公子色,明眸皓齿发耀思。但是他现在由于爬树,所以略显狼狈。只见他慢慢的下来,下来之后,所有的孩子都拥向了她,他只好高举鸟巢,以防它们掉在地上,他大声的说,“别急,别急,大家都有看的。”他的话毕竟还是有作用的,孩子们停了下来,乘风,先来到柔儿的面前,柔儿妹妹,先给你看,说着,将鸟巢给了柔儿,柔儿高兴的跳了起来,乘风一抹脸上的汗水,对着其中的一个人说,“仲青,下次就你来爬了,累死我了。”看那仲青,白衣仙决人独立,玉玦傍腰风吹衣。面容姣好笑颜在,胜过当日潘安时。只见那人说道,“好,下次就我来爬。”乘风口里说的仲青,叫石仲青,石村人,从小跟着李乘风一起玩耍,所以李乘风和石柔儿,石仲青的感情最好,总的来说呢,乘风机敏,仲青憨厚,柔儿古灵精怪。

      “李大哥,你小心点啊。”一个小女孩喊道,只见一伙小孩在在树下闹着,他们抬着头望着树上,仔细一看,原来树上有一个人。对了,他们就是石村的一伙孩子,你可不要小瞧他们,他们就是令整个石村大人们闻风丧胆,深恶痛绝,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熊孩子们’,他们无恶不作,专门以祸害石村人们为乐,不是追着鸡鸭狗满村子跑,就是偷村里的果子,还额外的对大人们恶作剧。但是其实也没有多大点事,当时大人会生气,但过后大人们还是会疼爱他们,毕竟他们还是孩子,是他们的希望传承,反而由于他们,使得整个村子更加的有趣味,所以,总的来说,大人们对他们又喜又恨。

      只听见乘风大声喊道,里面传来声音,“乘风回来啦,快洗洗手,我们开饭了。”乘风朝一个屋子走去,只见一个五六十多岁的男子,头发灰白,身子有些佝偻,脸上略有些皱纹,他正围着一块围裙在炒菜。看见乘风来了,他露出笑容,“回来了,快去洗洗手吧,这是最后一个菜,马上开饭了。”“哎”乘风念道,随后他朝外面的井走去,他打了一桶水,洗了一把脸,洗过手之后,朝正中间的房子走去,走进房间,只见一张桌子放在中间,里面的边上放着一张床,墙上挂着一顶斗篷,临边悬挂一张弓,床边放着一张柜子,这间房间就是爷爷住的地方。乘风坐在桌子边上,过了几分钟,爷爷用一个盘子端着几碗菜进来,将菜放在桌子上。“哇,爷爷,菜好丰盛啊。”爷爷笑道,“我今天上山打猎来,打中一只兔子跟野鸡,给你补补。”“啊,爷爷,上山打猎也不叫我,乘风不高兴了。”乘风叫着,爷爷赶忙解释着,“这不是你到处疯去了吗,找不到你人,而且天快暗下来了,所以我就自己去了。”“这样啊,那下次爷爷无论如何都要叫我去哦。”“好好好,下次一定叫你,赶快吃饭吧,等下饭菜都凉了。”说着,两人开始吃饭起来,吃到半路的时候,乘风突然抬起头来,“爷爷,我爹娘到底在那里,您可以告诉我吗?”听到这里,爷爷停了下来,“你爹娘在很远的地方,以后会回来的。”“爷爷,这话你都说好多遍了,每次都是这样说,您能告诉我爹娘到底去哪里了吗?”爷爷一阵长叹,“孩子啊,不是我不告诉你啊,还不到时候啊,等你长大了,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那什么时候才算我长大了呢?”“等到你不需要爷爷照顾的时候你就长大了。”乘风听到这里也无可奈何,久久没有说话。“快吃吧,吃完去泡药澡就睡觉了。”说着,爷爷给乘风的碗里乘风夹了一块肉,乘风只好老老实实的吃起饭来。

      石村坐落于一个偏僻的山林间,在这里,依山傍水,一条小溪从石村村口贯穿而过,溪水缓缓流动且清澈见底,村子里的妇女们晨时在这里浣衣,夕阳落日时分,孩童们在这里嬉戏玩耍,伴随着嫣红的落日,嬉闹纵游,在这一刻,溪水,夕阳,孩童,构成了一份如画般的画面,让人不禁叹一句,好一幅夕阳戏水图。石村周围青山环绕,绿意一片盎然。石村周围布有田地,如格子般的田地分布错落有致,田地里的稻苗郁郁葱葱,迸发出勃勃的生机。村中鸡鸭的鸣叫声,狗的吠叫声,不绝于耳,但是你不会觉得它们的声音在这里显得突兀,它们完美的融合到这一片环境中,反而让人觉得,少了它们的参与,这里就会显得不真实。而这里的人们善良朴实,在这里,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尔虞我诈,有的只是邻里之间的互帮互助,石村的人们也勤劳肯干,他们经营着他们的田地,他们偶尔也会上山打猎,过着简单但又充实的生活。

      随着越走离房子越近,他收拾一下情绪,大声的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乘风跟仲青两人在路上分离,乘风独自一人回家,他的家位于村子的角落里,他远远的看见自己家的房子,顿时一阵温馨的感觉从心里涌出,虽然房子很简陋,但是那里有一直爱他的爷爷,但随后是一股心酸与难过接踵而来,他不知道自己的爹娘在那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爹娘要弃自己而去,虽然有爷爷的疼爱,但是爷爷那里能比得过自己的爹娘,他每每看见村里的孩子依偎在自己的爹娘怀中,肆意撒娇,尽享疼爱,虽然他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心不时会一阵阵的刺痛,他问过爷爷,自己的爹娘去哪里了,但是爷爷总是支支吾吾的说他们去很远的地方了,到时候他们会回来的,但是自己已经等待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没有回来,爹娘啊,你们到底在那里啊。

      柔儿看过之后,对乘风说着,“李大哥,这些鸟儿好可爱啊,可以送给我吗,我想养着他们。”“当然可以,我就是送给妹妹的。”柔儿听了之后,非常高兴,“李大哥最好了。”她继续说道,“那我先回去把他们放家里去。”说着,蹦蹦跳跳的跑回家去了。乘风他们见柔儿回去了,歇息了一会,他对大家说,“接下来我们玩些什么,”大家议论纷纷,有说去小溪里玩水的,有说去抓鱼的,等等等,弄得整个场面闹腾腾的。但是乘风也不好决定要玩什么,在这个时候,石二叔捂着肚子从旁边跑过,“石二叔,你跑这么急,干什么。”乘风喊道,“我肚子痛,现在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石二叔向茅厕方向跑去,这个时候,乘风的眼珠咕噜噜的乱转,“有了,我知道要玩什么了。”众人喊道,玩什么啊。“跟我来。”说着,向石二叔跑去的方向走去,众人来到茅厕外,那是一个有土堆砌成的茅厕,在茅厕的墙上上部有一个不大的正方形开口,那里供人们放着草纸,人们上茅厕的时候就把纸放在上面,当然,上面也有一块布挡着,给人们提供方便。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