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10 10:45:21

妙道,如是我闻 完结

妙道,如是我闻

编辑:翩若惊鸿作者:叶天平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生死轮回?我们所不明白了的事情不只是是生死轮回,不是生活中的轮转与命运的安排 妙道,法华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平就天平吧,从小我也没觉着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妥,小孩子又懂得什么,除了少许知识面特别广的,大部分人还真就不知道这天平是个什么东西。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直到我小学的时候渐渐的变了……记得那时候,我有个同学,名叫张董。生的是嘴歪眼斜暂且不提,最最主要的是,他这个人说话及其的不利索。你说但凡嘴不利索,无非就是平卷舌不分,或者是西北的“en”和“ing”不分而已,不管怎么叫,总也和我这名字挂不上关系,可这张董就是一个另类中的另类。说起话来竟然是平鹏不分。叫起人来还特别亲,总是把姓省略掉,一口一个“天鹏”的叫了我长达六年之久。虽然真正的天蓬,也就是天蓬元帅,为北斗七星之一,北极四圣之首。统理北斗及酆都神将,三头六臂,执钺斧、弓箭、剑、铎、戟、索六物,身长五十丈,黑衣玄冠金甲,领神兵三十六万众,英武非常。但是这明代的一位吴老爷子横空出世,这样一位威风凛凛的元帅就稀里糊涂的挨了几百铜锤,打下凡间变成了长嘴大耳的八戒了……虽然小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天平,可是那个年代的人谁还没看过西游记啊,十遍二十遍都是少的。再加上本人体型微微有些壮硕,本来这天地之间的一杆公平秤,就这么被人叫成了二师兄……。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我爸妈除了饱览群故事之外,还有一个主要的工作就是必须带我四处闲逛,这也是一门必修课。而事情,就从那一天,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爸爸骑着他那个26凤凰自行车,带我出去兜风。由于年纪小,不能坐在自行车的后梁上,爸爸为我特制了一个车座,安在自行车的前横梁上,视野开阔,光线好,绝对有敞篷车的风范,哦,话说回来,好像真的是敞篷的,现在想来,真的很怀念那种感觉,虽然速度不快,也不能遮风挡雨,但是就是那么踏实。那天我们由于在外面玩的时间太长了,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我的家从大路走的话,就必须穿过原来的黑沙岭刑场边上的一个小山坡,黑沙岭这个地方,在未推行火化之前,一些无主的死囚执行死刑后一般是就地掩埋,由于地理位置偏颇,加上本来也就有许多孤坟,一些周围居住的人,家中如果有人去世也习惯就手就安葬在这了。要说老一辈的人,对这种地方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忌讳的,尤其是带着小孩子的时候。于是我们决定绕路走,可是刚刚要绕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道:“老叶,干嘛去。”爸爸回头一看,原来是同事李叔叔。因为他们既是同事又住的不远,平时关系一向不错,于是就攀谈了起来。从闲聊中得知,李叔叔的母亲因病去世,今天是一周年的日子,在这山坡底下,给老人家烧点纸钱,聊表心意。他们两个人聊了一会,道了个别,爸爸就带着我绕路回家了。而刚走几步,我回头看了看李叔叔,看了看山上那几座孤坟,突然,一种莫名的感觉袭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而咱们今天说的故事,则发生在距那次风水之变的三百多年以后了。在这三百多年中,虽然朝代更迭时局混乱,但这一代的地形却没有太大的变化。杨家岭和玄天岭之间的相连,被人为截断,本没有路,但是走的人多了,不就有了么?一群不吃猪肉,自诩血统身为高贵的回族人来到了这里,逐渐的开发,集资建寺,后来几经扩建,已经成了江城******教礼拜学经最多的寺庙。后期更是建立了回族学校和大批的回族餐馆,俨然已经成了回族的聚集区。前些日子我偶然回到这里,发现这里的“清真”二字遍地都是,从清真的吉祥馄饨过桥米线到清真的烤冷面炸臭豆腐,总之在这里卖东西,要是不加上清真两个字,就是与当地的人民为敌。你要是敢在这里捧个肘子乱啃,估计碰见脾气不好的,你黑裤子变白是肯定的。而当年的九龙口刑场,延续的到是非常筋道(东北话,不懂者自行百度)。直到解放之后,这里也依然是枪毙死囚的场所,我的长辈就曾经多次目睹过枪决时的“壮观”,直到八十年代末期,这里才被废除。而且,这里的名字发生了几次变化,九龙口已经不复存在了,不知何时,因为这里的沙子与其他地方不同,不黄反黑,所以此处又被称为黑沙岭。因为这里杀气太重,老百姓又习惯于称呼它叫“黑杀岭”。我们现在不要纠结杀与沙的问题。就在这里,一件天大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我,叶天平,这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出生了。

      要说起我出生的时候,那可是既没有霞光万道瑞气千条,指着边上的仙人球说句“此吾姓而”也没有生下来连走七步一步一莲,高喊“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甚至连生下来不哭反笑或者是撸下来护士金戒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总而言之一点劲爆的效果都没有……就这么普普通通憋屈巴拉的通过剖腹产的方式出来了……七斤八两的大胖小子。不过说句老实话,也幸亏我没有上面的任何一个举动,否则接生的护士很可能因为激动、惊奇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双手一松,让我与地面亲密接触,并将我送回原来的地方,一切呜呼哀哉。而对于我家来说,家里多添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人自然是高兴非常。而我本人,除了说话走路长牙这些东西比别人稍微早一点点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本来嘛,都是普通人,哪来的那么多天赋异禀。我唯一一个让爹妈不省心的事情,就是对故事的热爱简直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听爸妈说,从我能听懂人话的那一刻开始,故事就被我和睡觉画上了等号。只有睡不着的觉,没有听不了的故事。只要一提到睡觉,那就必须讲故事。什么叫365夜故事,怎么叫故事大王,但凡沾上了故事两个字,就成为了我爸妈最大的噩梦。那个时候他们有时候是白天班,有时晚上班。必须坚持轮流给我讲故事。有时候刚刚下夜班,困得迷迷糊糊给我讲故事,讲着讲着只说胡话。我还得立刻以或哭或笑的方式,指出他们的错误。我虽然只是听听故事,却把他们老两口弄得文采斐然,出口成章……现在想来,真是一饮一啄,皆是前定,如果不是我那个时候开始就对故事痴迷的话,后面的事情,也未必就会发生。

      说的是清康熙二十年,康熙皇帝东巡江城,这位时近而立之年的年轻皇帝站在江城这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之上,欣赏着清满族发祥地的优美城市,禁不住龙颜大悦,脱口而出:“真乃风水宝地也!”正所谓天子一意孤行,臣子百顺百从。哪怕皇上说元宵是黑的,正月十五家家户户就得煮煤球。皇上赐你一张草纸,你也得拿黄绫子包上,供到祖先台上,光宗耀祖显耀门庭,这是御赐的擦屁股纸……康熙皇上说了这一句话,周围那些绕着马找不到臀部的纷纷一拥而上。这个吾皇圣明,那个吾皇万岁,中间再一个吾皇洪福齐天。可是就在这时候,康熙身后一个有名的堪舆师,上前说道:“吾皇圣明,这江城确实是风水宝地,不过……请陛下赎罪,容臣详禀……”详禀你个六啊……夸我两句你会死啊……被忠臣捧得飘飘欲仙的康熙皇帝,被这个堪舆师的一句话弄得从天上掉到了地下。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说这“风水宝地”的时候,是凭一种临场感觉,再加上渊博的知识,怎么也算有着充足的道理的。而面前这个堪舆师,更加不是省油的等。看样子皇上对他也非常的尊敬。另外,此时若是面露不快,也未免有失一个君王的风度。于是乎,康熙微微一笑,说道,“爱卿但讲无妨。”

      各位朋友们,大家好,我叫叶天平。天下太平的天平。也是秤的那个天平。话说当年我得来这个名字既不是因为我爹妈有什么天下太平的伟大愿望,也不是因为他们买东西经常被坑想让我当秤。要说赖,还得赖我那倒霉叔伯哥哥,还有我妈特别痛恨的一个字。我的哥哥名字叫叶环平,也不知道我二大爷怎么给他取出了这么个惊世骇俗的名字,估计翻字典,指报纸,狗摸蚂蚱蹦这些土的不能再土的方法他们都是用过的。而作为他的弟弟,老人们觉得我的名字应该和他有些接近为好。于是,给我拟定取名为,叶环某某某,接下来一系列乱七八糟的名字接踵而来,什么环儒啊,环颖啊,甚至环球啊,环保啊,除了环钱以外,估计其他的应有尽有,真是像极了五行八作,士农工商,唯独,就他大爷的不像个名字……好在这时候,我那英明无比的老妈突然站出来,坚决反对这个环字,说什么,环者,翻来覆去也。当然了,她是说不出来这么文绉绉的话的。想想也确实,环嘛,你借我,我还你,你还我的……既然这个环字被无情的否定了,那么就借个平字吧。那一日,爹妈望着这湛蓝湛蓝的青天,若有所思,于是乎,我就变成了一杆秤……

      前文书说到,这堪舆大能刘念祖,一语道破江城风水之事。这一个能出真龙天子的小城,顿时间让康熙大帝诚惶诚恐。而刘念祖见康熙眉头紧锁,便上前施礼道:“启禀我主万岁,万岁不必忧心,此事微臣自有办法。”康熙听了刘念祖的话,顿时间恍然大悟。对啊……你身为刘伯温的后人,想当初你祖先连北京那八臂哪吒城都规划出来了,要改动个小小的江城风水还不容易吗……于是康熙眉头骤展,笑着对刘念祖说:“朕自是深知爱卿之能,不知爱卿有何良策。”刘念祖让康熙屏退左右,在康熙耳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详述一番。康熙听后,龙颜大悦,立刻着江城将军按照刘念祖的指示,行动了起来。

      以上是关于我名字的来由,下面说一下我的故乡吧。用我小学得奖的优秀作文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在广大辽阔的东北平原上,镶嵌着一颗璀璨的明珠,那就是我的家乡XXX”在这里,我们姑且称为江城吧。早在两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这里就有人类居住,殷周年代,这里是肃慎人的故乡。肃慎人经过了几代王朝的兴衰,演变成了一个大家熟悉的民族,满族。自明永乐年间开始,这里便成了造船运粮之地。后来满清铁蹄入主中原,建立了我国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清朝实行军府制。江城始有江城将军镇守。并恢复造船。时至今日,这座原来有四处以老城门圈起那一点点的城市,通过不断的扩充,扩出了东关,西关作为城市的边界,又因为一条江穿城而过,故此又有江南江北之别。当然了,每个城市都会有自己的历史沿革,追溯起来或者历史悠久,或者意义重大,总之是又臭又长,美其名曰,增添城市魅力和韵味。而江城,最引人入胜的却不是它的什么沿革。除了美丽的风景和奇观之外,那可是行家看门道,这江城的风水,可不是盖的。以中国传统的风水学而论,好风水应为山环水绕、藏风聚气之所。江城地处东南而来的长白山余脉,在城区四围形成众多连绵起伏的奇峰秀岭,东有“左青龙”山迤逦而卧;西有“右白虎”山熠熠盘踞;南有“前朱雀”山钟灵毓秀;北有“后玄武”有山有岭,古庙掩映,加上松花江水蜿蜒入城横穿江城,将城区分成了一个太极阴阳图、,可谓“四面青山三面水,一城山色半城江”,因此,说这里是“风水宝地”名副其实。

      前文书提到过,清朝的司天监(当时没有固定的称谓,姑且这么叫着,不必细究)是满汉并用。而这一位,便是汉官中的大能之士。根据野史记载,他名唤刘念祖。乃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手下一统江山刘基刘伯温的第十一代玄孙。自幼便天资聪颖,继承家学。家人为其取名刘怀,字念祖,一方面是希望他能够感念先祖刘伯温,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能像祖先般有所作为。而这刘念祖也真的不负众望,年纪轻轻便有通天彻地未卜先知之能。尤其对于这相字一脉,造诣颇深。后又被选拔入宫,成为了陪王伴驾的堪舆大能。刘念祖见皇上让自己但说无妨,便捋了捋思绪,对皇上躬身说道:“皇上江城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之神守护,的确为风水宝地。但是,问题出现在这玄武上,这连绵的山岭有九座山峰,峰峰如盘龙之状,人称九龙山。在其山后,还有一条沟,名为虎牛沟,似老虎卧踞,以此形成虎踞龙盘之势,果真藏龙卧虎,他日必是是将出真龙天子之地。”刘念祖这话一说,康熙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颤。这里出真龙天子?那我是假的?不不不,我才是真正的真龙天子,天下只有一龙。但是这刘念祖说的话从来都是不会错的啊,况且,先祖努尔哈赤曾经亲帅大兵剿灭江城一带的反贼。难道这里真是个有龙气之地?不行,我说什么也不能允许这样的地方存在。历朝历代,封建君王,皆是如此,他们往往起身于龙脉,但是坐稳天下的之后,却又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毁掉龙脉。不得不说,这也是人性的悲哀,而刘念祖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句话,改变了这个小城,以及许多人,今后的命运。

      话说当年刘念祖的祖先刘基刘伯温在明朝大定之后,与姚广孝二人不约而同的设计了一座“八臂哪吒城”囚禁了苦海幽州孽龙。又因为北京城连有海眼,刘伯温又在北新桥哄骗镇海兽,规划了整个北京城,自此才有了顺风顺水的皇都。然而时间流转,到了刘念祖这一代,虽然继承家学,但是却没有了祖先那种大的战略眼光和远见卓识。所以,刘念祖选取的方法是“破”。他先命人将这一脉中峰杨家岭的峰头挖掉一丈八尺,将杨家岭与玄天岭中间的过渡地带挖断,将好好的一座连绵的山岭劈为两半,此意为削龙头、挑龙脉。意在破掉这潜龙升天的风水之势。御旨一下,江城将军当然不敢怠慢,调动满城兵力,连夜赶工。在挖到了九龙口一代时,忽然发现有一个山洞,日暮下霞光隐隐,月光中瑞气腾腾,询问周边的老人,均说不知何时开始有的这个山洞,自被发现时,就整日如此,也曾有好事之人进洞,却一无所获,随后便少人问津。这将军不敢自作主张,便立刻将这一发现告知了康熙皇帝。康熙和刘念祖到这一看,刘念祖掐指巡纹,便知端倪,忙向康熙低声禀报:“我主万岁洪福,此地名唤九龙口,正是未来真龙出入之门户,若非提早发现,如此放任下去,必成大祸。”于是便命人将洞口封死,更是将九龙口变为刑场,犯有死罪之囚,尽皆在此地斩首,使之成为凶地,禁止真龙的出入。又将山岗上上,康熙停马观城处,深挖一个大坑,将龙头处一分为二,彻底的毁去了龙头,又为防止紫微星下凡争夺天下,在玄天岭上设一简陋行宫,施以“悬梁吊柱”之计,宫殿中的一根主梁,不与房架相接,谓之悬梁。一个柱子不与大地相连,谓之吊柱。这就是为了让中天紫微星上不得升天复命,下不得到人间掌权,活脱脱一个软禁之地。

      直至此时,康熙皇帝悬着的心才放到了肚子里,于是打道回京。江城将军按照刘念祖的授意又毁去了其他的部分风水地,江城风水一事才告一段落。而以后的江城,确实没有出过异族的皇帝,但是却并不平静。风波不断,尤以火灾最盛。后世坊间传言,其实刘念祖虽然服侍康熙,却时时刻刻牢记自己是个汉人,祖先是大明的重臣,表面上对这个满族皇帝阳奉阴违,却一直在默默的寻找机会,破坏大清的江山。那番随康熙来到江城,见到江城风水,便开始了他的计划。首先,这山为长白山余脉。长白山是满清皇家的发祥之地,速来被大清朝奉为神山,与五岳同受祭封。若然长白山是一条蜿蜒大龙的话,此处便恰恰是龙尾。若然长白山当真如自己所料,乃是大清龙脉的话,那么只要在此做些文章。总而言之,由此断了长白山的龙尾,便可减了大清的寿数,残余的龙力最多保佑大清三代,在此之后龙力不济,大清必乱。果不其然,在乾隆帝之后,大清便一蹶不振。而这乾隆,也正和了“潜龙”之意。潜龙之后已无龙,自然江山难济。当然了,这也只是老百姓口口相传的杂文。这最终也以康熙为其他大业所累和刘念祖的神秘失踪而告终。时至今日,当年的故事,除了给赫赫有名的江城八景填了两景之外,就只能在散落在民间的野史中,寻找一点痕迹了。

      天平就天平吧,从小我也没觉着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妥,小孩子又懂得什么,除了少许知识面特别广的,大部分人还真就不知道这天平是个什么东西。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直到我小学的时候渐渐的变了……记得那时候,我有个同学,名叫张董。生的是嘴歪眼斜暂且不提,最最主要的是,他这个人说话及其的不利索。你说但凡嘴不利索,无非就是平卷舌不分,或者是西北的“en”和“ing”不分而已,不管怎么叫,总也和我这名字挂不上关系,可这张董就是一个另类中的另类。说起话来竟然是平鹏不分。叫起人来还特别亲,总是把姓省略掉,一口一个“天鹏”的叫了我长达六年之久。虽然真正的天蓬,也就是天蓬元帅,为北斗七星之一,北极四圣之首。统理北斗及酆都神将,三头六臂,执钺斧、弓箭、剑、铎、戟、索六物,身长五十丈,黑衣玄冠金甲,领神兵三十六万众,英武非常。但是这明代的一位吴老爷子横空出世,这样一位威风凛凛的元帅就稀里糊涂的挨了几百铜锤,打下凡间变成了长嘴大耳的八戒了……虽然小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天平,可是那个年代的人谁还没看过西游记啊,十遍二十遍都是少的。再加上本人体型微微有些壮硕,本来这天地之间的一杆公平秤,就这么被人叫成了二师兄……

      在这里解释一下,所谓堪舆,说白了就是风水,也有人说,堪舆不仅仅包括风水,而应分罗罗、日课、玄空学、葬法及形家五部分。那么皇帝身后又怎么会跟着风水先生呢?这个其实也不用奇怪。自秦、汉至南朝,太常所属有太史令掌天时星历。也就是负责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官。后世中又曾经叫做,浑天监,钦天监,浑仪监,司天监等等。而在清朝,有管理监事王大臣为长官,监工、监副等官满、汉并用。许许多多名人都曾在这个部门任职。比如,偷仙桃的东方朔,编史记的司马迁,推背观星的袁天罡李淳风,青田孤灯刘伯温等等。这些人,无一不被历史说成了神人。唯独司马迁惨了点,就算是神人也六根难全了,但是如果你真正自己看过史记的话,就会发现里面对于星相的部分描写的异常完整,全书也处处透露着神怪思想,虽然是历史,却也不是那么严谨的。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提起一个永恒的话题,那就是关于科学和迷信的问题。个人觉得这里没有明确的界限。迷信是科学,科学亦是迷信。用科学中发展的眼光看迷信,所谓的迷信可能也是科学的。谁又知道今天的领导人身后是否会有所谓的堪舆之人呢?算了,民不议政,我坚信他们总是科学客观的。故事只说故去事,切莫谈论今日情。关于科学与迷信这个话题后面还会再提到,在这里一笔带过了。下面咱们回到那个触了康熙龙须的堪舆之人身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