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纯爱耽美

更新时间:2021-06-06 03:04:04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已完成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编辑:愁蝶未知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纯爱耽美 主角:陈小溪,宋淮安,林彬,豆芽,孙佳,王经理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和俊男同居生活的日子》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陈小溪,宋淮安,林彬,豆芽,孙佳,王经理之间的故事。和俊男同居生活的日子约2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宋淮安小说名字叫做《和俊男同居的日子》,这里提供宋淮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和俊男同居的日子小说精选: “美女,通融一下呗。这件衣服对我很重要,将要决定我一生的幸福。”男人又走近一步,身上不知牌子的香水窜进小溪的鼻子,好闻的很。而且嗓音极具磁性,带着小小的魅惑。 跟我玩美人计?丫的,姐是那么好设计的! 小溪心志坚定,才不会被这家伙喊一句美女,就把自己真的当成是美女。如今美女遍地都是,不再是对容颜的肯定,只能说明,你现在是个女人。 “对不起,这件衣服对我也很重要。同样影响着我即将开始的未来。”小溪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售货小姐,想提…

    “美女,通融一下呗。这件衣服对我很重要,将要决定我一生的幸福。”男人又走近一步,身上不知牌子的香水窜进小溪的鼻子,好闻的很。而且嗓音极具磁性,带着小小的魅惑。

    跟我玩美人计?丫的,姐是那么好设计的!

    小溪心志坚定,才不会被这家伙喊一句美女,就把自己真的当成是美女。如今美女遍地都是,不再是对容颜的肯定,只能说明,你现在是个女人。

    “对不起,这件衣服对我也很重要。同样影响着我即将开始的未来。”小溪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售货小姐,想提醒她快点开票。

    谁知道就在小溪一闪神的空隙,男人竟把售货员手中的衣服拿到了自己手上,还直接对着镜子比了起来。

    “啧啧,我的眼光真是不错,果然适合我。是不是美女?”

    “臭美个屁!这是我要送给我男朋友的情人节礼物。拿来!我先看中的,我手都摸上了你才来的。你有没有先来后到的自觉!”

    陈小溪眼见到手的东西,在别的男人身上比来比去,顿时嫌恶的一把又给抢了回来。那利落的动作,那高亢的声音,和个汉子没什么区别。

    男人手上一空,看着衬衫好像变魔术一样又到了女人手里。脸色一变,好看的眉头紧皱看着这女人。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最后眼睛停在中间偏上胸脯的位置不动了,大概五秒。

    饶是陈小溪是个女汉子,也被男人这样不假掩饰,赤裸裸的眼神惊倒了。急忙双手往上一捂,羞愤的瞪男人一眼:“渣男,往哪儿看呢!”

    男人被骂,不怒反笑。眉眼轻眯起,嘴角上挑,十足的勾心动魄。可小溪就是从这迷倒万千的笑容里看出一抹不怀好意来。

    “你捂错地方了。”

    陈小溪眨眨眼,这男人在说什么?

    “我要是你啊,就捂脸,而不是捂住别的什么地方。34码,B罩杯,你觉得这样的旺仔小馒头,会有几个男人愿意看呢?”

    男人轻笑着说话,声音磁性,好听。可说出的话绝对能让小溪吐血。

    的确,她的胸围很小,就好像未发育完全的学生。可这怪她么?先天遗传,妈妈的就小。后天发育,又吃不起木瓜。现在能长成这样,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你个不要脸的贱嘴渣男,你有种再说一遍!”小溪双手叉腰,拉开架势,誓要捍卫住自己的尊严!

    男人耸耸肩,不看小溪,反而是很无奈的看了一眼售货员:“小姐,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听实话啊。她要是像你这样波涛汹涌的,我又怎么能说她是旺仔小馒头。你说是吧?”

    “嗯,就是!”售货员一听男人这么夸赞她,顿时得意的挺挺胸脯,外带鄙夷的斜眼看了看小溪胸口的土包子。

    小溪这个气啊,这俩狗男女居然一唱一和的这么羞辱自己,真是士可忍孰不能忍,叔能忍,婶也不忍!

    人家挺胸,我梗脖子:“我这儿小怎么了?我这叫小清新!你们两个好不要脸的勾搭成奸,居然还让我捂脸。我看你们才应该捂脸,一个长得死狐狸样,一个一看就是个死玻璃臭基佬。你们滚开,不要耽误我买东西!”

    陈小溪伸手指着这两人,一边骂一边气的忍不住发抖。然后伸手一拨,把两人扒拉到一边,自己拿着衣服就要去找别的售货员签单子。

    “你这个臭女人说谁是狐狸!”售货员不干了。

    “你这个臭女人说谁是基佬!”男人一把拽住小溪的胳膊,脸色也变得难看。

    “怎么?不小心被我说中,恼羞成怒啦?打我啊,你们打我就证明你们是!”

    “你个八婆,本想你好言好语说几句软乎话,我就大人大量的把这衣服让给你。没成想,你居然还敢骂我。你骂我是吧?那我就不让你买!小姐,给我签单子!”

    男人说着,手上动作不停,一把就抢过衣服。

    陈小溪一见这男人没风度的居然开始抢,立刻打了鸡血般进入一级战斗状态。这可是她惦记一个月要送给男朋友的礼物,怎么可能拱手相让。

    于是一场拔河拉锯战开始。

    “你松开!这就是我先看中的。不要耽误我去约会!”

    “你松开!我也着急去见女朋友,没空跟你在这儿拉拉扯扯!”

    “丫的,谁愿意跟你拉拉扯扯!着急,你着急就再买别的去,别和我争!”

    “我就看中这一个了,怎地吧。”

    售货员在一边摩拳擦掌,巴不得男人把女人狠揍一顿才解心头之恨。

    “你个臭渣男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跟女人抢衣服!”

    “你个臭泼妇也不是个女人,你男人脑子进水了,才会要你!”

    一个女汉子,一个大男人,两人谁也不想让。

    你争我抢,一时场面好不激烈。吸引不少过路的看客指指点点。

    突然间,就听见‘嘶拉’的一声。

    一件好好的衣服顿时寿终正寝,小溪,男人手里各一半。

    两人一下子傻眼,停止对骂,低头看着手上的衣服。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对方。忽的都往对方手里一扔。

    “给你!”

    “给你!”

    两人这次倒是都很谦让,结果售货员不让了。

    “小姐,先生,这件衣服现价五百,你们看怎么办?”售货员倒是人精,关键时候,跳出圈外。

    “她赔!”男人一甩手,脸色铁青。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赔!”小溪双手叉腰,咬牙切齿。

    半个小时后……

    小溪和男人一起出了夏凡尔专卖店。

    “扫帚星!”

    “倒霉鬼!”

    两人互瞪一眼,一左一右,大步离开。

    陈小溪现在信了。孙佳说的话是对的。出门踩狗屎,诸事不利。

    从早上到现在,就没有一件好事。好好的买一个衣服,衣服没买到,和渣男打了一架不说,还赔了人家二百五。二百五哎……一个月的伙食。可是现在,钱么了,衣服没了,一个月的期盼就这么眼睁睁的变成垃圾被扔进了垃圾桶。

    想起中午还有和淮安的约会,陈小溪心里满是不安,就怕又出什么岔子。

    可是今天是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约会还是淮安提出来的,不去不可能。再说,她还有重大的事情要和淮安说呢。

    忐忑的来到金色海岸咖啡厅,小溪只是要了一杯水,说等朋友来了再点。现在离约会的点还有一些时间,小溪喝着水,想着见到淮安怎么把那些话说出口。本想七夕节,送他个礼物,然后趁着他感动高兴之余说出来。可是现在一切计划泡汤,只能见机行事了。

    十点三十,宋淮安总是准时的一分不差的出现在约会的地点。

    简单的灰色长裤,米白的半截袖衬衫。可是这些东西为什么穿在宋淮安身上就是那么好看。好像这些东西天生就是为他准备的一样。

    陈小溪一看见坐到对面的男子,心跳立刻就变的不正常起来。两年了,她们谈恋爱两年,可是小溪每次和宋淮安在一起还是有一种不真实感。总是不敢相信,这样优雅如画,这样出色的男人就成了自己的男朋友。而且,还对自己很不错。

    “等很久?”宋淮安坐下,温润的面容,温润的声音,让小溪瞬间就感动的不知今夕何夕。把之前和那个渣男的不愉快也很快抛到脑后。

    “没有很久,刚刚到。”小溪勾唇,腼腆的笑了笑。

    她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会露出这样的笑。没有声音,安安静静的。因为她怕自己笑出声会让宋淮安觉得自己很粗鲁。虽然她一直都是女汉子,都是粗鲁的。但为了宋淮安,她愿意一辈子淑女,即使是装。

    宋淮安看看小溪的娇羞,没有说什么。敛眉拿过桌上的单子跟走过来的服务生说了一句:“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

    服务生走了,小溪才抬眼看看宋淮安,有点底气不足的说道:“七夕节,我……什么礼物也没带。”

    “我们之间还需要那些表面的东西么?”宋淮安微笑着反问。

    小溪笑的更开心了,眉眼弯弯,还是没有声音。

    宋淮安的这句话,无疑是给小溪接下来想说事做了很好的铺垫。当然,也确如淮安说,他们的关系真的已经很好。

    双休日,他们会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或是租一辆双人的自行车去公园骑个痛快。有时候不想动,宋淮安就会让小溪去他家,两个人一起做饭,吃饭,然后窝在沙发上看书到天黑,然后送小溪回家。

    这样的日子已经两年,小溪想,如果现在他们同居,也不算是什么道德不允许的事吧。就是……就是……这样的事自己提出来,总是有点难以启齿。

    可是,房租到期。租下一个房子的押金没有着落。

    “有话说?”宋淮安看见小溪双手紧握着杯子,抿着唇角的样子,就知道她有话说。

    “嗯。”小溪双手捧着杯子轻抿了一口卡布奇诺,壮了下胆子说道:“我的……房子到期了。”

    “哦。”宋淮安听了,轻轻应了一句。

    小溪微笑,等着淮安说点什么,可是这个男人只是‘哦’了一声就再没有下文。

    林彬小说名字叫做《和俊男同居的日子》,这里提供林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和俊男同居的日子小说精选: 原来自己刚才那一跤摔得真是他妈的巧。一脚踩到一摊呕吐物上,才会摔倒。而现在,呕吐物已经蔓延的身上加双手。 再看床上,一个女人拥着被子,睡得那叫一个香。甚至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陈小溪!你给我起来!” 陈小溪正睡得香甜,听到怒吼声迷迷糊糊的翻身爬起来。很是无辜的看着门口的男人,不知道那个男人干什么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看着自己。 “你是谁?在我家干什么?”陈小溪挠挠头,又揉揉眼睛,还是不在状态。 “这是我家!你给我滚下来看看你干的好…

    原来自己刚才那一跤摔得真是他妈的巧。一脚踩到一摊呕吐物上,才会摔倒。而现在,呕吐物已经蔓延的身上加双手。

    再看床上,一个女人拥着被子,睡得那叫一个香。甚至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陈小溪!你给我起来!”

    陈小溪正睡得香甜,听到怒吼声迷迷糊糊的翻身爬起来。很是无辜的看着门口的男人,不知道那个男人干什么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看着自己。

    “你是谁?在我家干什么?”陈小溪挠挠头,又揉揉眼睛,还是不在状态。

    “这是我家!你给我滚下来看看你干的好事!”林彬气的不行,大步上前,用满是污秽的手扯着小溪就下地看她在门口干得好事。

    手上的痛,愤怒的男人加上刺鼻的味道。小溪的意识一点点回归,然后慢慢睁大惊恐的眼睛。

    这不可能!她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喝醉过!而且还醉的人事不省,吐了人家一地。

    “啊?哦……我收拾,我立马就收拾!你消消火,消消火……去洗澡……”

    陈小溪自知理亏,深深埋着头,光着的两脚丫子,这个大拇指头去蹭着那个大拇指头,不敢看头顶上火冒三丈的男人。

    林彬冷哼一声,转身就去卫生间洗澡。他现在是真的要疯了。这是不是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本想把女人灌醉好好大吃一顿,以补偿两年来的吃素斋戒生活。可谁曾想,大餐没吃到,睡了一夜地板不说,现在还要遭遇这些。

    “扫把星,女酒鬼!我是吃猪油蒙了心才想要对你下手!”

    林彬一边狠狠的往身上抹香皂,一边愤愤的骂着。浑身洗了好几遍,才觉得没有酸臭的味道。冲干净身子,伸手去拿衣服,才想起过来的时候,没有拿换洗的衣服。

    “臭酒鬼,给我拿衣服!”林彬隔着门冲外面大喊。

    小溪此时正一边敲着还不太清醒的头,一边收拾着门口的污秽。茫然抬头,看着卫生间的门。

    “我说话你没听见是不是?给我把衣服拿进来。你不拿我就这样出去了!”卫生间又传出不耐烦的声音。

    “啊?哦哦,我去拿去拿!你别出来,不然吃亏的还是你。”小溪仍了抹布就去卧室的衣柜翻腾。

    林彬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到底是不是个女人。

    小溪拉开衣柜,深呼吸一口气。这家伙的钱都用来买衣服了吧。衣柜里的衣服挂的满满登登,几乎全是名牌。顺手拿了一件花花公子的黑色背心,一件才子的灰色家居棉制裤子。转身想走,又觉得少点什么。看看手上的东西,想了一会儿,才发现没有内裤。

    找了好一会儿,才在衣服下面的置物盒里找到内裤。一看这些内裤的颜色,不仅大骂变态。一个大男人,内裤居然赤橙黄绿青蓝紫,神马颜色都有。大哥,你的节操呢!

    用两个手指捏出一个鲜绿鲜绿的内裤,好像那上面有什么细菌毒气一样。走到卫生间,敲敲门。门忽的打开,小溪吓得忘了转头,眼睛瞪的大大的。可是那门就开了一个能露出脑袋的缝。

    林彬探出脑袋,看到小溪的表情,嘴角抽了两下。一把抢过她手上的衣服,恨恨的说道:“陈小溪,你瞪那么大眼睛是不是就想看我出来呢?女流氓,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

    “啊?”

    陈小溪还没反应过来,门已经被大力的关上。‘膨’的一声,陈小溪吓得猛地后退一步,才后知后觉的回了句嘴:“谁稀的看你啊,一副发育不良的娘炮样。”

    林彬现在后悔了,他绝对绝对的后悔了。后悔,昨儿怎么会发神经似的想对这个女人下手。昨儿幸亏这女人喝醉了,不然被XX的就该是自己了吧。看她那两个瞪的溜溜一样的大眼,十足十的一副女流氓样子。

    林彬穿好衣服,开门出了洗手间。看见可恶的女人正收拾着客厅,模样倒也认真,动作倒也利落。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卧室,想倒头补一觉。结果头一挨枕头,就是一股酸酸的味道。

    “这臭女人,睡觉还流口水。”林彬气的伸手拆了枕头套,被套,床单,统统扔到地下。拿出新的换上,然后再躺下,舒服。

    “陈小溪,把地上的床单,卫生间的衣服都给我洗了。我要睡一觉,睡觉的时候不要打扰我。”

    陈小溪撅着嘴进房间把床单收走,对着美美睡觉的林彬默默的一挥拳头。可是又能怎么办?谁叫人家好心给你酒喝,你偏偏喝醉,还把人家的屋子弄得一团糟。如今给人家当免费的保姆也是活该。

    把被单沙发套衣服一股脑的扔进洗衣机,洗衣机洗的功夫,小溪拿着抹布一点点擦干净这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屋子收拾完毕,洗衣机也停止工作。

    小溪微笑,自己时间统筹的不错。

    把被单衣服甩干晾到阳台上,回来收拾卫生间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浑身汗腻腻的也应该洗个澡。反正那家伙睡着一时半会也不会醒。

    于是小溪不见外的洗了个澡。穿好衣服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揉着肚子。真饿啊。昨天一天没吃东西,喝了一肚子酒。晚上又把酒吐到了门口,现在忙活一早上,再加上洗澡肚子更饿了。

    翻开冰箱,里面倒不是空空的。

    一盒鸡蛋,一袋紫菜。几个香菇,两根黄瓜。

    这些足够吃的了。小溪一股脑的把这些都搬进厨房。在厨房找到米下了锅,然后开始清理这些东西。时候不大,厨房里香气四溢。

    鸡蛋紫菜汤,上面飘着点点的香菜。一根黄瓜凉拌,一根黄瓜和香菇做了热菜。

    擦好桌子,摆上汤菜,电饭煲里米饭也刚刚好。把电饭煲也搬到桌子上,打开,诱人的迷香瞬间填满整个厨房。小溪感觉自己的肚子前所未有的饿。迫不及待的拿过碗就要盛饭,林彬不知道何进来厨房了,一把夺过小溪手里的碗,自己成盛了一大碗就坐下吃。

    “你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小溪手中空空,脸上只能嘻嘻笑着:“我知道你饿了,所以才做好饭等你醒。我做的汤也不错,要不要尝尝?”

    “好,盛一碗。”

    小溪转身翻着白眼,这丫的还真把自己当丫头使了。

    直接拿出两个碗,盛一碗汤放到林彬面前,接着说道:“看你吃饭,我居然也饿了。反正做的多,剩下也浪费了。帮你吃一点。”

    林彬从饭碗里抬起头,看着小溪盛好饭,坐下就吃。感觉这女人咋就这么不见外呢。

    也就是自己饿了,这些东西又的确好吃,不然,他铁定会给她撵出去。

    喝酒话多,吃饭都忙着吃饭,却没工夫去废话去。

    时候不大,一锅饭进肚,一钵汤报销,一凉一热两个菜也就剩下点汤。这两人都吃的是摸着肚子,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你是我见过最能吃的女人。”林彬撑得难受,开始消遣面前的女人。

    小溪瞪眼,随后又低头。刚才是吃的多了点。三碗饭两碗汤而已。可是昨天不是一天没吃么,平均成三顿也不多啊。

    “你是我见过最没风度,最小气,最毒舌的渣男。”小溪气不平的回嘴。

    “看你,长的一般,脾气又臭,没想到你做饭还挺好吃的。”林彬回味着那简单饭菜的味道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当你是夸奖我了。”小溪起身,把盘盘碗碗的收拾起来放到水池里顺手洗了。“弄脏你的屋子,我也收拾了。你让洗的衣服也洗完了。收拾完厨房,我就该走了。”

    “干嘛着急走啊。”林彬起身,突然往小溪跟前凑了凑。

    小溪后背倏地一冷,感觉出林彬的不怀好意。都说饱暖思淫、欲,果然不错。这丫的刚吃饭,就开始想歪歪点子了。

    “你想干什么?”小溪猛的回身,手里拿着一个要洗的碗高高举起。

    林彬看看女人的眼神又看看她手里的碗,顿时连退三步,露出惊恐神色。

    小溪松口气。

    “你这女人在想什么呢?该不会是想我要对你用强吧?”林彬夸张的退到桌子后,然后才不相信的说道。“我真不明白,你的自信是从哪儿来的。或许你觉得你现在浑身哪一点能吸引我?”

    “你说什么?你不想对我……对我怎么样,那你那么靠近我干嘛?”小溪觉得这次丢脸好像是真的丢大了。

    “我只是想和你打个商量,觉得你做饭挺好吃,想雇你来给我做饭,伺候我的一日三餐,仅此而已。”林彬眨着水亮的眼睛,语气里竟然挤出一些无辜来。

    小溪一听,差点呕的没背过气去。

    自己还真是自作多情了。想自己喝醉在人家过了一夜,人家都没对你怎么样。就该知道自己的魅力值在这个男人眼中就是负数。不过,这用不用说出来啊,用不用!害的人家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深呼吸几口气,把手里的碗重新放进水池里,回身面对毒舌渣男,冷声冷气:“你凭什么觉得,我就会答应做你的老妈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