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纯爱耽美

更新时间:2021-06-06 03:04:03

蚀骨宠婚 已完成

蚀骨宠婚

编辑:渐渐春风老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纯爱耽美 主角:季若愚,文君,陆倾凡,范云睿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噬骨宠婚》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季若愚,文君,陆倾凡,范云睿之间的故事。噬骨宠婚约41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蚀骨宠婚小说名字叫做《蚀骨宠婚》,这里提供蚀骨宠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蚀骨宠婚小说精选: 回去的路上,车里头倒是安静,范云睿也没再和若愚说太多,脸上的表情又已经恢复成那种女强人的精明能干。 然后开始和陆倾凡讨论病例,若愚这才有些诧异,原来她也是个医生么?难道这陆倾凡还是个医学世家? 见两人聊着,若愚不太好意思插话,但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您……也是医生么?” 范云睿转头看她,脸上笑着,“是啊,都是好多年了呢。小凡没和你说过吧?我是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主任,你们以后有孩子的时候,肯定是我第一个抱到的。” 她这话说的倒是…

    一走进珠宝店,就只觉得灯火通明,似乎每个珠宝店,哪怕白天,都是亮着亮堂堂的灯光,使得玻璃柜台里头的那些珠宝被照得闪出更耀眼的光泽。

    这间珠宝店倒是这商场里头规模最大的了,服务态度也是不错的,他们三人一走进去,马上就有服务员上来接待。

    “欢迎光临三位,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这导购小姐一脸亲和的微笑,化着浅浅的淡妆,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将三人引进了店内。

    她从事导购多年了,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这走进来的三人,年轻男女牵着手,显然就是一对,而这个年纪大一些的中年女人,应该就是婆婆或者岳母吧。

    “婚戒。”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吐出了这么一个词,导购小姐朝他多看了一眼,这男人身姿挺拔,一表人才的样子,袖口露出来的腕表看上去也绝非便宜货,这么想着,她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些,“婚戒吗?不知道是喜欢哪种款式呢?店里这两天正好来了一批新款式,请跟我来。”

    说着,导购小姐已经将他们引往柜台前去,明亮的射灯照着钻石闪出来的光晃花了若愚的眼睛,她倒是真没逛过珠宝店,就连自己耳朵上戴的那对耳钉,还是生日的时候,母亲从国外捎回来的。

    范云睿倒是没打算帮他们俩挑选婚戒,走到一旁去看其他的首饰去了。

    导购小姐拿出了好几对对戒,看上去都价格不菲的样子,因为那女戒上的钻石,给若愚的感觉,就是挺大的。

    她轻轻抿了抿嘴唇,有些茫然无措,若要说好看,她觉得,似乎哪一对都挺好看的。

    “这一对两位觉得怎么样呢?这一对款式简单大方,是一种低调的奢华,尤其是女戒,戒托做得很精细,不会太繁复,更显得钻石的璀璨。”导购小姐拿出一对对戒来,推到了两人的面前。

    的确是简单大方的款式,若愚看着这对戒指,也的确很奢华,尤其是女戒上头的钻石,大得……她偷瞄了一下钻石重量。

    这个动作被导购小姐看在眼里,她笑着解释道,“女戒的钻石是1.5克拉的。”

    若愚吐了吐**,“太大了吧……”

    她刚说完这句,一旁的男人已经淡淡说话,“拿给她试试吧。”

    导购小姐马上就带上了黑色的丝绒手套,托起若愚的手准备将戒指试套上去,看看尺寸合不合,但是陆倾凡却忽然说道,“等等。”

    他从导购小姐手中接过那戒指,直接拿起了若愚的手套了进去,打量了一眼,她的手长得很漂亮,骨节不会太突出,指尖细细的,而这戒指像是量身打造的一般,和她的手指尺寸非常合适。

    “挺好的,就这对吧。”

    季若愚心里一惊,原本还想说些什么,范云睿已经走了过来,她只是朝着若愚手上的戒指看了一眼,然后就笑道,“的确是挺好看的,就这一对吧,若愚你过来看看,我刚刚看中了一套首饰,你看看你喜欢不喜欢。”

    这话一出,若愚就有些心惊了。

    毕竟是闪婚,毕竟是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而眼下这些礼物,的确是太贵重了。

    季若愚心中猛地生出一种感觉来,那是一种不对劲,没错,就是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从今天和范云睿见面开始,发生的这些事情,都让她觉得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没有哪个妈是会喜欢自己的儿子先斩后奏的,更何况,她从未和范云睿见过面,而范云睿的善意在她眼里看来,就显得那么不对劲。

    那是一套铂金镶钻的首饰,项链手链还有耳钉,是一整套的,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千年之恋。

    非常漂亮的首饰,吊坠上镶着一颗泪滴形的钻石,耳钉也是泪滴形镶钻的。

    “不不不,妈,这首饰太贵重了,我绝对不能收的。”季若愚猛摇头,眼神里有一丝慌乱,这情绪被陆倾凡看在了眼里。

    而范云睿态度却很是明确,“那怎么行,婚礼上定然是要带着漂亮的首饰出嫁的,你已经嫁给我们小凡了,我们家总不能亏待你,不然在你父母面前也说不过去。”

    婚礼?季若愚听了这话愣了愣,眼神中的慌乱更多了。

    “就先买戒指吧,我和若愚还没打算这么快办婚礼。”陆倾凡走上来,手中已经拿着对戒的开货单。

    季若愚的确是有些慌乱了,看到陆倾凡走过来,她马上就缩到了他的后头去。

    范云睿也没有再继续强求,只说若是要办婚礼的时候,是一定要来置办一套好首饰的。

    陆倾凡去付款的时候,范云睿走到了若愚旁边,若愚知道她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说了,于是主动开口道,“妈,我们去商场里头逛逛吧?”

    范云睿眼睛亮了亮,马上就同意了。

    商场的冷气开得很足,一楼都是些珠宝铺子和护肤品之类的,只是原本两人也就意不在逛街,所以也就在一楼走着。

    “若愚,你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吗?”范云睿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若愚愣了一下,但还是老实地摇了摇头。

    “原本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好说什么的,小凡从来就不是个冲动的性子我也是知道的,他既然愿意和你结婚,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范云睿其实原本想说,是因为他们老两口逼得紧,但是想着觉得这话太伤人了,就没说出来。

    范云睿叹了一口气,“唉,只是……我们的家庭和寻常人是不太一样的,原本这些,是应该小凡来和你说比较合适的,但……唉,其实我和我先生,不是小凡的亲父母。”

    这话让季若愚愣了愣,不是亲父母?难怪她刚刚电话里头叫的是老崔,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一点季若愚倒觉得没什么,说起来自己家里那一摊子更乱,就未必能比陆倾凡这家庭好得了多少去,说不定还更差。

    若愚摇了摇头,原本是想说什么的,又觉得似乎没有立场,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不过你们结婚这事情,你还是得告诉家里人的,毕竟是姑娘家,这种大事……”范文睿原本还想说,但已经看到陆倾凡付好款了,提着装着钻戒的纸袋朝着她们两人走过来,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好了,回去吧,你爸应该已经在准备饭菜了。”

    回去的路上,车里头倒是安静,范云睿也没再和若愚说太多,脸上的表情又已经恢复成那种女强人的精明能干。

    然后开始和陆倾凡讨论病例,若愚这才有些诧异,原来她也是个医生么?难道这陆倾凡还是个医学世家?

    见两人聊着,若愚不太好意思插话,但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您……也是医生么?”

    范云睿转头看她,脸上笑着,“是啊,都是好多年了呢。小凡没和你说过吧?我是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主任,你们以后有孩子的时候,肯定是我第一个抱到的。”

    她这话说的倒是不假,自从知道儿子结婚了,她就下定决心不要那么早退休,自己的第一个孙子,定然是要亲手接生的,那么自然也就是她第一个抱到了。

    忽然话题跳到生孩子上头,若愚马上就有些愣了,脸上飞过一片红霞,赶紧低下头去。

    陆倾凡从后视镜看到后座若愚的表情,只是笑,没有做声。

    车子一路在开,只是却是朝着郊外开去,但是越开着,若愚就越觉得这路线有些熟了,这……这不是去部队的路线么?

    说起来,部队大院她还去过几次,喻文君就是部队家属,自己这个老友,虽然现在在图书馆当个闲职,每天上班轻松得可以,但是却是家世显赫,她父亲就是部队里头的高级军官,母亲更是政府官员,所以她就这么每天闲着,拿着微薄的工资,花着大小姐的零花钱,这个行径不止一次遭到了若愚的鄙视。

    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文君从小生活在军区大院里头,若愚和她关系又好,自然是来过部队好多次,甚至还在文君家过夜好多次。

    这路线她自然是熟的,果然不出她所料,陆倾凡一路将车子已经朝着部队的大路开进去了,前头的大门上头的国徽都已经能看见了。

    不过若愚想到,原本陆倾凡就是文君托她爸爸帮忙介绍给自己认识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想到这里也就释然了,这么说起来,说不定等会还能和文君见一面呢,这么想着原本心中的紧张又缓和了一些。

    房子在三楼,是那种老式的小高层,大概也是部队分下来的房子,算不上太大,但是收拾得很是干净,而且屋子里头到处都有些小盆栽和青花瓷器,进门处正对着玄关的地方,更是摆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瓷瓶子。

    客厅的沙发后头挂着一张大大的字画,上头用草书写着赤壁赋的诗词。

    若愚刚一进门,就已经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原本在厨房里忙碌的崔立江听着开门的声音,马上就出来了,身上还系着围裙,满脸的喜色,五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并不老态,大概是因为是军人的缘故吧。

    若愚打量了自己这个**一眼,想着文君的爸爸也是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并且还经常锻炼,一身的肌肉恐怕好多年轻的男孩子看了都会羡慕。

    只是看上去,陆倾凡的确是和这个**眉眼之间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回来啦?”崔立江在围裙上搓了搓手,脸上尽是祥和的笑容,也打量了若愚一遍,心中只觉得这姑娘第一感觉就不错,原本还忐忑着老喻家闺女介绍的究竟是个什么姑娘,只是眼下看来觉得满意,只觉得自己儿子的眼光自然是没得挑的,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伯……爸您好,初次见面。”若愚有些紧张,原本鞋还没换好,看着崔立江一脸笑容地已经过来,赶紧就鞠躬下去,还差点叫错称呼。

    “哎哎,乖乖乖,快进来坐。”崔立江说着就招呼着她进去。

    餐桌是那种红木实木的餐桌,整个房子的装潢感觉就是古色古香的,若愚打量了一眼。

    陆倾凡已经拉开椅子坐到她的旁边来,“爸喜欢这些古玩字画之类的东西。”

    若愚马上就有些急了起来,她紧张地看着骆倾凡,“怎么办?我……我都没有准备什么东西……”

    她忽然想到这茬,初次见面应该是要准备些什么的,但是自己似乎是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准备就来了。

    陆倾凡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关系,爸不在意这些的,下次再准备吧。”

    若愚眼神中依旧有些慌张,但是范云睿已经坐到她的身边来,亲切地同她说道,“若愚,不要紧张,先喝碗汤吧。”

    说着,范云睿就要站起身来帮她盛汤,这个举动让她吓坏了,马上站起身来接替了她的动作。

    崔立江正好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盘菜,放在盘子上,看着若愚的动作,他脸上露出笑容来,“懂事的姑娘,我们家喜欢懂事的姑娘,好了别忙活了,坐下吧。”

    不知道为什么,若愚看着这一家人,忽然觉得,那被文君说得无比可怕的婆媳关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很是顺利,崔立江和范云睿都是挺好打交道的人,他们也一直都没有问什么让若愚头疼的问题,若愚的情绪已经在这样的气氛下渐渐放松了下来。

    气氛很是和睦,崔立江的厨艺很好,甚至就连被紧张心情影响得没什么食欲的若愚,都吃了不少,好几个盘子都有些空了。

    “是了,若愚,你家长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若愚脸上原本还挂着的笑容,一瞬间有些僵硬了,终于最怕被问到的问题出现了,若是说最怕问到什么问题,那么便是关于家庭的了。

    “事实上……”若愚轻轻咬了咬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什么的,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转了话锋,“我妈妈现在人在国外。”

    “从商?”崔立江喝了一口汤,抬起眼睛来看着若愚。

    “呃……”若愚顿了顿,侧目朝着一旁的陆倾凡看了一眼,陆倾凡是知道她家庭的一些事情的,比如,她是被继母赶出门来的,他正准备开口。

    但季若愚却轻轻叹了一口气,“不,不是从商,她应该……她应该算是一个作家吧。”

    范云睿小说名字叫做《蚀骨宠婚》,这里提供范云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蚀骨宠婚小说精选: 一走进珠宝店,就只觉得灯火通明,似乎每个珠宝店,哪怕白天,都是亮着亮堂堂的灯光,使得玻璃柜台里头的那些珠宝被照得闪出更耀眼的光泽。 这间珠宝店倒是这商场里头规模最大的了,服务态度也是不错的,他们三人一走进去,马上就有服务员上来接待。 “欢迎光临三位,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这导购小姐一脸亲和的微笑,化着浅浅的淡妆,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将三人引进了店内。 她从事导购多年了,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这走进来的三人,年轻男女牵…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