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1-06-02 15:13:29

帝策之奉旨为后 连载中

帝策之奉旨为后

编辑:无限诗情作者:眼泪泡饭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段寒芜,纪长情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冰寒冷的天气冽绕偏光,荒凉横生万点霜。几道圣旨,一颗私心,鬼使神差的,她做了他的后,坐于在高贵的的金边宝座,俯览人生。第一次获知权力的味道,第一次品尝到情爱的苦果。宫中女“小姐,很冷了,还是进来休息一会儿吧。”担忧的话语从这大院的一边传了出来,带着丝丝的心疼之味。只看到一个穿着淡蓝色夹袄的小女孩蹲在地上搓洗着什么,细细看去却是一件上好的丝织品锦缎衣,袖口边上是淡淡的金花纹,华丽且复杂。小女孩恍若未闻一般的,继续机械一样重复着手里的动作。身边的丫鬟状的人倒是着急了,蹲下一把抢过小女孩手里的衣服,期期艾艾的开口道,“小姐,何必要这般委屈自己!这种粗活就让奴婢们做就好了!”。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你还真是粗手粗脚的,连洗衣服这样的事都不能好好做到呢?”一道颇为稚嫩的话语从粉衣少女嘴里溢出,随即便是一件衣服狠狠的甩在面前近乎于要瘫倒的人面上,本就俏丽的脸蛋上闪着无限的趾高气昂,带着睥睨神色,“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段家呆着,明明就是人人喊打的丑八怪!”

    “呐,姐姐觉得,有这般幽深明亮眼睛的人,绝对是个大美人的哦!”段暖阳笑着开口,便转头看着天边模糊的月光,脸颊显得分外的柔和。

    “小姐,很冷了,还是进来休息一会儿吧。”担忧的话语从这大院的一边传了出来,带着丝丝的心疼之味。只看到一个穿着淡蓝色夹袄的小女孩蹲在地上搓洗着什么,细细看去却是一件上好的丝织品锦缎衣,袖口边上是淡淡的金花纹,华丽且复杂。小女孩恍若未闻一般的,继续机械一样重复着手里的动作。身边的丫鬟状的人倒是着急了,蹲下一把抢过小女孩手里的衣服,期期艾艾的开口道,“小姐,何必要这般委屈自己!这种粗活就让奴婢们做就好了!”

    段暖阳颦蹙着眉头,原本就生的倾国倾城的她这一个细微的表情倒是显得越发我见犹怜,她见到那个蜷缩起来的小身影,也不顾及自己身子骨畏寒,顺势就坐在女孩子的身边,带着淡淡的柔声,“寒芜,你这么柔弱的性子,到底还是吃了不少亏吧。”

    “寒芜,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段暖阳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段寒芜的脸蛋。

    庭院里,又恢复了往日一样的安静。

    “锦秋,你就别再说了。”一边的表少爷担忧的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女孩子,转头朝身边的人说道,“姨母不是约了我们去看戏吗?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拉起身边女孩子的手就朝门外走,一边碎碎念一边默不作声的回头看看依旧是趴在地上的女孩子,“还不快走,耽误我时间可不饶你!”

    “真是丑死了!还不快起来,在这里脏了我的地方!”锦秋依旧是恶言相向,随即看到了一边的木棍,恶趣味的眨眨眼,轻蔑的话语肆虐的冲出来,“啊呀呀,你看我这个记性,还真就是忘记了,你是个瘸子啊!瘸子当然是和正常人一样走不好路了!还真是对不住你!”锦秋一边说一边看地上匍匐着的女孩子的反应,一股惬意从心底缓慢的升起。

    寒芜。寒冷荒芜。有多久没被人这般叫过名字了,段家的上下,不论下人还是少爷小姐们,不都是直接称呼自己为“丑八怪”的么?哪有人会切切实实的唤了自己的名字呢?这一声,还当真是有够陌生的。

    “哎呀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大力气做什么!”锦秋抱怨的开口,也随着那个少年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暖阳姐姐。”女孩子第一次不再那般冷漠,而是带着几分欣喜。

    五年前的一个夜晚,段寒芜的娘亲因为和外人私通而被乱棍打死,因着将军当时不在府,将军夫人便随随便便的处置了段寒芜的娘亲,尸骨被抛弃到了荒山野岭。段寒芜也因为这件事被冷落到了极点,本就不受人待见的她从此以后完完全全坠入了深渊,无数个人变相的欺辱她,脏乱差的活统统塞给这个年仅七岁的小孩子,长辈和哥哥姐姐们更是充耳不闻,合起火来欺辱段寒芜。甚至冒出了段寒芜不是段家骨血的传闻,将军也丝毫不当回事,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一般。

    听到身边少年的话,叫锦秋的女孩子才算是消了火气,带着点撒娇的味道,“还不是这丫头大清早的惹我,明明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衣服呢!”她说完这话,美眸喷火的瞪了一眼依旧文丝未动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恶狠狠的推了一把,嘴里依旧是刻薄的话语,“看什么看!表少爷都替你说话了,还不快滚回去!碍人眼的东西!”

    ?

    五年前的一个夜晚,段寒芜的娘亲因为和外人私通而被乱棍打死,因着将军当时不在府,将军夫人便随随便便的处置了段寒芜的娘亲,尸骨被抛弃到了荒山野岭。段寒芜也因为这件事被冷落到了极点,本就不受人待见的她从此以后完完全全坠入了深渊,无数个人变相的欺辱她,脏乱差的活统统塞给这个年仅七岁的小孩子,长辈和哥哥姐姐们更是充耳不闻,合起火来欺辱段寒芜。甚至冒出了段寒芜不是段家骨血的传闻,将军也丝毫不当回事,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一般。

    “段寒芜,麻烦精,没爹死娘扫把星!段寒芜,丑八怪,活该这辈子没人爱!”

    “段寒芜,麻烦精,没爹死娘扫把星!段寒芜,丑八怪,活该这辈子没人爱!”

    “哈哈哈~跛脚鬼!丑八怪!”

    “哈哈哈~跛脚鬼!丑八怪!”

    直到,那个像是阳光一般温暖的女子冲着腌臜不堪的段寒芜伸出手的一刹那。天,都亮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