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1-06-01 01:32:30

乡村小神厨 连载中

乡村小神厨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阅读王分类:都市言情 主角:张狗剩,兰花,李秀红,周文辉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乡村小神厨》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张狗剩,兰花,李秀红,周文辉之间的故事。乡村小神厨约16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啊啊,来人啊,救命啊!”

    “救命啊……”

    正在小灌丛里挖着娃娃蕨的张狗剩突然听到附近传来的一阵阵微弱的呼救声,立刻站起了身子。

    顺着呼救声寻去,张狗剩很快便找到了声音的源头。

    前方的一片桃树林里,一个光着膀子,赤裸着上身的农民老男子,此时正将一个衣衫凌乱,花容失色的少女压倒在了地上。

    少女身上轻薄的碎花小布衫已经被那中年大叔撕成了碎片,下身的裤子也是撕破了几个大洞。

    张狗剩看着两人奇怪的举动,疑惑的道:“大叔,兰花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大叔一听到有人来人,顿时有些慌张,但是看到是拿着锄头的张狗剩,嘴里顿时乐了。

    “妈的巴子,滚开,狗傻子!”

    “狗剩儿,救我,他……他要非礼我。”碎花衣的少女带着哭腔地向张狗剩求救,即便在村里人眼里他只是个傻子,可是现在也只能将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张狗剩挠了挠头,“非礼,啥叫非礼啊,兰花?”

    “哈哈,小兰花,你也是傻不拉几的,竟然向一个傻子求救。”说着那中年大叔大手一挥,刺啦一声便将兰花的半边肚兜给扯破了,刹那间**的一片闪了一下张狗剩的眼。

    “不要,不要啊!”

    兰花大声的呼救着,同时一只手捂着自己昂挺的胸脯,努力不让自己走光,另一只手往外推着那中年大叔。

    “哈哈,叫吧叫吧,兰花,你就叫吧,除了这个傻子没有人会来这里的。”似乎是看到了兰花暴露在外的雪白肌肤,中年大叔脸上露出一丝淫笑,显得更加兴奋了。

    张狗剩握了握手里的锄头,然后小心翼翼地上前,轻轻拍了拍中年大叔的肩膀。

    正在兴头上的中年大叔,突然被人这么一拍肩膀,吓得身子一缩,身下之物硬生生是被吓得软了回去。

    愤怒地转过身子,中年大叔抄起大手就要朝张狗剩脸上扇去,“妈的巴子,给老子滚一边去,狗傻子!”

    眼见那大巴掌扇了过来,张狗剩急忙拿起锄头一挡——

    顿时,伴随着一身惨叫,殷红的鲜血就顺着被锄头尖戳破的手掌里迸流了出来。

    “狗傻子,我草你妈……”

    中年大叔捂着一只手痛的在地上哀嚎,而张狗剩傻傻地愣在原地,还不知道发生什么。

    而兰花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拉着张狗剩的手就拼命的往桃林外跑去。

    “快走,狗剩儿!”

    两人一口气跑到了村头,这才稍稍喘了口气。

    张狗剩瞧着旁边的兰花,半裸着胸脯,粉红色的小沟里此时香汗淋漓,不断起伏的两团更是令他口里一阵燥热。

    兰花瞥眼正好看到张狗剩在明目张胆地瞄着自己的身体,顿时转过身来,脸色羞红的道:“那个……狗剩儿哥,你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给我?”

    张狗剩努了努嘴,反问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给你衣服?”

    兰花红红的大眼睛瞪着张狗剩,又羞又气的跺了下脚,心里一阵憋屈,“我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傻子的……我的衣服都被人给撕烂了,你……你没看到吗?”

    张狗剩想了想,这才脱下自己的大褂子递给了兰花。

    兰花接过手,便闻到一股汗臭味儿,瞥了瞥嘴,还是不情愿地穿上去了。

    这时,几个干农活回来的大妈见到了村头的张狗剩和兰花,咋哇了起来。

    “快看,那不是狗傻子吗,他怎么跟兰花在一起?”

    “是啊,等等,你看兰花衣衫不整的,还穿着那狗傻子的褂子,两人不会好上了吧?”

    “哎哟,这可是个大新闻啊,不行,我得让全村人都知道……”

    兰花远远地听到那两个大妈的议论,又气又羞,最后又狠狠瞪了张狗剩一眼,这才哭着跑回了家。

    “兰花……”张狗剩不知道兰花为什么哭,他抓了抓屁股,顺着石子小路,往前面走去。

    走到一家农家小饭馆门口面前,张狗剩有些不敢进去,探着头在外面看了好久。

    这时一个美妇端着一盆洗碗水走了出来。

    这美妇是灰村有名的俏寡妇李秀红,早年嫁给了张狗剩的哥哥,却没想到结婚第二天他哥哥就莫名其妙死了。村里人传她是黑寡妇,克夫,所以村里的单身汉再饥渴,再垂涎她的美貌,也没有人真正敢和她好的。

    所以这李秀红也活活守了几年寡,而且还要照顾张狗剩这个傻子小叔子。村里人看到可怜,就出钱给她,让她开了一家小饭馆,勉强维持着生计。

    看到台阶外双手空空的张狗剩,李秀红脸上的神色不太好看,她走到张狗剩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嘴里疑惑地问道。

    “狗剩儿,我让你挖的娃娃蕨呢?”

    “没……没挖到……”张狗剩有点害怕的低下了头。

    “真没用!”李秀红嘴里骂了一句,摇了摇头,看见张狗剩大褂子也不见了,李秀红更加奇怪了,“褂子呢,你把褂子丢哪儿了?”

    张狗剩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反而急得一身汗。

    “算了算了,先进屋吧,把剩下的碗筷给洗了。”

    说着李秀红也不再理睬张狗剩,扭着**便走进了屋里。

    张狗剩跟着走了进去。

    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张狗剩坐到了一边,熟练地刷起碗来。

    正刷着碗,门口走进来几个农民工匠,李秀红赶紧上去招呼了起来。

    “几位大哥吃点什么吗?”

    “随便炒两个小菜,然后来瓶老村长。”

    “好嘞。”李秀红花枝招展地正欲离开,背后的几个工匠突然又叫住了她。

    “老板娘,你家狗剩儿今天厉害了啊!”

    李秀红一听,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说话的那个黑脸工匠,一脸不解,“咋滴了,陈工匠,我家狗剩儿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哇?”陈工匠喝了茶,瞅了瞅厨房角落里正在刷碗的张狗剩,嘴角笑意正浓:“晌午的时候啊,王姑和孙大娘亲眼看到狗剩儿和咱们村的村花兰花从小树林走了出来。”

    “是啊是啊。”另外一个砖匠也跟着笑起来:“听说啊,两人还光着身子呢!”

    “什么?”

    “文辉,你瞎说什么……”兰花嗔骂了周文辉一句,小脸变得通红,心里却乐开了花。

    听到这话,一旁方依依脸上的神色却有些难堪了。

    周文辉笑了笑,突然伸出手揽住了兰花的腰,“怕什么,反正也是迟早的事,走,我们买书去,别管这傻子了。”

    就在他们要进店里的时候,张狗剩却突然在后面冷冷说了一句。

    “你错了,兰花是我的女人!”

    周文辉一听,顿时觉得肺都要气炸了,正欲回头找张狗剩算账的时候,却看到李秀红已经把他给带走了。

    周文辉恨得牙痒痒,突然又转过身来,问兰花道:“兰花,刚才那傻子的话啥意思,你该不会真的已经和他……”

    “啪!”

    周文辉话还说完,兰花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周文辉,你竟然以为我是那样的女人,太让我失望了。”

    说着苗兰花哭着就要离开,却被周文辉拦了下来。

    “兰花,你别生气,我就问问,我还信不过你?”周文辉连忙说着好听的话哄着苗兰花。

    苗兰花一头埋进了他的肩膀里抽泣了起来。

    周文辉安慰着苗兰花,眼睛却一直盯着张狗剩离去的方向,带着一丝狠劲儿。

    “哼,臭傻子!”

    ……

    张狗剩在李秀红的拉扯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了村里。

    “嫂子,你为什么要拦我?”张狗剩堵着气,坐在板凳上问着李秀红。

    李秀红摇了摇头,“我要是不拦你,你是不是还真要跟那个姓周的干上了?”

    “干就干,我才不怕他咧。”张狗剩扬了扬手臂,露出他那雄浑的肱二头肌。

    “嫂子知道你不怕他,可就算你把人家打了,你就厉害了,你就能抢回兰花了?”李秀红继续开解道。

    张狗剩抿了抿嘴,知道李秀红说的对,“嫂子,我……”

    “而且上次你那事,我们还欠下了兰花他们家三万块,要是不还上,我们连这小饭店都开不下了。”

    “嫂子,我知道错了。”张狗剩低下了头。

    “知道错就好,你这暴脾气也得改改,跟你哥一个德性。”李秀红长叹了一口气,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把烧菜学会,等你做大厨赚大钱了,那些人就不会瞧不起你了。”

    张狗剩点了点头,“知道了嫂子,那你快点再教我吧。”

    “你呀你,现在又这么急了。”李秀红笑吟吟嗔骂了张狗剩一句。

    洗完了菜,两人便走进了厨房。

    “狗剩儿啊,我先教你个简单的菜,炒鸡蛋,让你先熟练一下火候的把握。”说着李秀红便拿了三个土鸡蛋给张狗剩,“先把鸡蛋打入碗里面,然后加点盐……”

    “啪啪啪!”

    张狗剩照着李秀红说的连打了三个鸡蛋,然后又加了半勺子盐。

    “然后再用筷子朝一个方向用力打散蛋黄和蛋清,要注意顺着筷子的运动的方向,筷子不要贴着碗底,这样打可以让空气进去,让蛋清和蛋黄充分融合……”

    李秀红一边指导,一边演示了一边给张狗剩看。

    看着蛋黄和蛋清很快便融成了青绿色的蛋液,张狗剩对李秀红竖起了大拇指,“嫂子,你可真棒。”

    “少贫嘴,来,你来试试。”李秀红嗤笑一声将碗递给了张狗剩。

    张狗剩学着李秀红刚才的手法,倒也有些上路子,像模像样的。

    “蛋液里加入两勺水,然后把韭菜切碎后加入蛋液里搅拌一下,搅拌好了就可以上锅炒了。”李秀红踮着脚,站在张狗剩一侧,耐心地传授他厨艺,一步一步讲解着。

    “把锅先烧热,再倒油,油差不过七成热的时候就可以倒入蛋液,划散蛋液翻炒或者让蛋液先稍微定形后再翻炒。”

    张狗剩一边听着,手里的动作倒是不含糊。

    “刺啦——”

    蛋清一下锅,升腾起一团烟雾,张狗剩便开始翻炒起来。

    看着张狗剩还不太熟练的炒菜手法,李秀红赶紧凑了过去,握住了张狗剩的手,教他怎么用锅铲。

    “这铲子呢你得这么拿,这样你就可以顺着手用力了。”

    李秀红和张狗剩挨着身子,张狗剩问着李秀红身上的香味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

    可偏偏自己的手肘还好死不死地正好在李秀红那熬人的胸前两团磨蹭着,柔软的触感令张狗剩感到美妙万分。

    李秀红似乎也觉察到了张狗剩在偷看自己,左手在他的腰间狠狠掐了一把,又羞又气地道:“狗剩儿,看我作甚,看锅里啊,别糊锅了。”

    张狗剩这才反应过来,把注意力放在了炒鸡蛋上。

    “加几滴料酒再翻炒几下就可以出锅了。”

    张狗剩听到,又倒了两滴料酒,然后翻弄了几下,便就鸡蛋盛盘了。

    “来,嫂子,尝尝我的炒鸡蛋怎么样?”张狗剩笑嘻嘻地将那盘热气腾腾的炒鸡蛋端到了刘秀红面前。

    金黄的鸡蛋包裹着点点翠丽的韭菜,整个屋子里顿时都是一片香气。

    “嗯,鸡蛋金黄鲜亮,光看品相还不赖嘛。”李秀红瞅了一眼笑了笑,随即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蛋便放在嘴里。

    看着李秀红淡红色的嘴唇上下开合着,张狗剩咽了咽口水。

    刘秀红尝了一口鸡蛋,马上就赞不绝口:“狗剩儿啊,没想到你做的比嫂子还好吃呢!”

    “真的吗,嫂子?”张狗剩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那当然,这盘炒鸡蛋都可以拿到市里的餐馆去卖了哩。”

    听到李秀红这么夸自己,张狗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狗剩儿,这炒鸡蛋呢首先要把鸡蛋炒嫩了!这嫩怎么来?水和油缺一不可,油的问题很好解决,只要适当多加一点,那么水呢?鸡蛋里不是有水吗?但是鸡蛋的含水量随着储存时间变长也会减少的,所以我们可以适当加点水,加什么水呢?”

    李秀红为张狗剩讲解道:“一般我们在炒蔬菜的时候都加温水,加冷水容易让口感变老。那么在鸡蛋里加多少水呢?一个鸡蛋,喝汤的小汤匙一勺,大的就半勺,这样鸡蛋的含水量增加了,而且会更加松软,量也会感觉多了点……”

    张狗剩兰花小说名字叫做《乡村小神厨》,这里提供张狗剩兰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乡村小神厨小说精选: “啊啊,来人啊,救命啊!” “救命啊……” 正在小灌丛里挖着娃娃蕨的张狗剩突然听到附近传来的一阵阵微弱的呼救声,立刻站起了身子。 顺着呼救声寻去,张狗剩很快便找到了声音的源头。 前方的一片桃树林里,一个光着膀子,赤裸着上身的农民老男子,此时正将一个衣衫凌乱,花容失色的少女压倒在了地上。 少女身上轻薄的碎花小布衫已经被那中年大叔撕成了碎片,下身的裤子也是撕破了几个大洞。 张狗剩看着两人奇怪的举动,疑惑的道:“大叔,兰花你们这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