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5-25 04:33:10

风起云涌芙蓉城 连载中

风起云涌芙蓉城

编辑:海浪无声作者:古月鸿风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

      深夜,在周围高楼彩灯的余光交错斜照下青羊宫一片寂静。白天游人如织的喧闹声早已远去,与此时的沉静幽谧如两个世界。

      众人见少女如此傲慢即诧异又愤怒,但见她一个女孩深夜能立于三丈高的屋脊上沉稳如斯也敬佩她的本事。手提青钢剑的青年道士上前道;“姑娘下来说话,台高风大,当心别着凉了。”少女冷哼一声,还是向屋檐移来,然后轻轻一跃,白裙翻飞,如一片雪花般慢慢降落于地。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中年道士赞一声“好”,说;“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深夜找掌教何事?”少女又习惯性地用手指轻拨一下眼角秀发声如莺啼般悦耳;“本姑娘来自昆仑山瑶池----”。话没说完,一个苍老声音打断她的话;“我明白了,姑娘跟我来。”众人回头,不知何时掌教了无尘已站在背后,他向少女招招手,又对众人说;“大家去休息吧。”众人只好窃窃私语散去。只有青年道士和中年道士还站着没动。少女斜瞄二人一眼,跟在老道身后走去。青年道士和中年道士提着剑跟在后面一丈远。

      来到老道的禅房,少女笑映映说;“师傅,说吧,要我怎么做?”中年道士说;“你师兄都给你讲明白了?“少女点点头说;“要想找那个女孩下落也不是什么难事。一个外地人初来蓉城坏境不熟,因此她的落脚点一定不会离青羊宫太远。先在周围的宾馆查查就明白了。”老道点点头,青年道士说;“我跟你去。”少女噗嗤一笑说;“一个年轻道士与一个少女去宾馆成何体统?”青年道士俊脸微红。中年道士也笑了,说;“风鸣师侄,你就别去瞎搅和,先让你师妹去查一下再说。要注意安全,那女孩本事大得很呢。”少女说;“我很想跟她斗斗呢,圣母宫的人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说完转身出门而去。

      白发老道绕过三清殿,走向左边的说法台。少女见老道拾阶而上,也默默跟在后面走上去。中年道士和青年道士左右一分,守住了东西的两个上下通道。长发少女跟着老道走上高台,青羊宫全景几乎尽收眼底。台中有一个小楼,老道轻轻推开门点起一盏红蜡烛放在神台上,然后点上三柱香向菩萨作了三个揖,再把香插在香炉里。少女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见他行礼完毕,也走上前点起三柱香作三个揖,然后恭恭敬敬把香插进香炉里。老道这时才笑眯眯地说;“姑娘来自昆仑山瑶池圣母宫?”少女点点头说;“不错,我叫容雪儿,受家师之命来取三百年前存在这里的旧物,不知东西还在不在?”

      台顶少女见没人应声,黛眉轻皱,脸有不悦,又冷冷的叫:“了无尘呢?为什么不出来回话!“这语气稍重,震得各人耳朵嗡响,有人慌慌张张的边1穿衣服边跑出卧房。彼此都诧异的问:“谁在说话?““谁在叫喊?”。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道士和一位四十开外的中年道士提着青钢剑走来,中年道士见忠道友慌慌张张,冷喝道:“不许慌乱叫喊!我等前去看看!”绕过三清殿来到八卦台下,一个中年道士指着屋顶少女道:“在那里!“众人皆抬眼上望,见长发白衣少女如仙子般站立于屋顶横梁之上,正轻蔑的盯着台下乱哄哄的道士。中年道士指着台上少女轻斥道:“什么人?敢夜闯青羊宫?”少女不答反问:“了无尘呢?为何不出来见我?“

      打开青羊宫的大门,青年道士站在门口等了半个钟,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停在街边,车上下来一位红衣女子。少女走到青年道士跟前说;“师兄,师傅半夜找我有事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哈。”青年道士浅笑说;“不仅是有事,而且是大事。”让女孩进了门,然后关上大门。青年道士与少女并肩而行,把事情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少女瞪大眼好奇地问;“有这样的事?”忽又抿嘴笑道;“这下有的好玩的啦。”青年道士笑说;“你还笑得出口,师傅和师叔愁死了。”

      过不多久,老道怀抱一个一尺长半尺宽厚的犁木盒子走上来。少女迎上去伸手接,老道又是一下迟疑,才缓缓递给她。少女接过木盒见保存很好,铜锁紧锁陈旧光滑,是个古物,也不细问,笑道;“多谢了。”突然转身抬起右脚在石栏上一蹬,借力一跃,飞扑在一丈外的一棵树上,然后又是一跃,跳到另一棵树上,如此这般几个起落跳出了青羊宫。

      老道见少女举止,脸露惊愕,忽又白眉紧锁。中年道士和青年道士冲上来,中年道士问;“师兄,怎么回事?”老道优虑地说;“也许我错了。”青年道士问;“师傅,怎么错了?”中年道士说;“师兄,那少女真的来自昆仑山?”老道点头说;“她有圣母宫的凤火令,应该不假。但是----。”中年道士说;“可是看她行为不像正道中人。”老道叹一口气说;‘但愿她是瑶池的人。”青年道士说;“如果万一她不是呢?”老道说;“青羊宫的麻烦就大了。”说完走下台去。

      老道沉吟半响,说;“你且等一等。“说完转身走出屋。少女跟着出来,站在台阶口看着老道背影走下高台消失在幽暗的屋檐下脸上露出诡异的笑。扭头看看前面的三清殿,混元殿,八卦台----,在这夜色沉寂中,更现古朴与厚重。

      青年道士好奇问;“这与圣母宫有什么关系?”老道沉思一下说;“张献忠有个妃子,叫什么华的,曾经找城都一家刺绣世家绣了一副蜀绣,历时三年,因为战乱,她没来得及取走,叫人送来青羊宫让当时的掌教虚无子保存,将来有人凭凤火令领取。虚无子师祖知道那是圣母宫的东西,于是就妥善保管起来,后来圣母宫的人再没来过,而江湖中切有了张献忠流下藏宝图的传说。”青年道士好奇说;“师傅,你是说那副蜀绣与张献忠的宝藏有关?”老道看他一眼,说;“江湖流言且可当真?”中年道士说;“那绣的是什么?”老道说;“我也没有见过,只知是一副蜀绣罢了。想不到一放三百年,现在才有人来取。”不禁感慨。

      中年道士说;“但是他是存在的。”老道说;“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也许有人进去过,但也没出来过。”青年道士递给他一杯茶水,老道轻饮一小口,把茶杯递给青年道士,继续说;“三百年前大明朝瓦解,流寇张献忠从湖广杀到四川沿路烧杀抢夺积累了很多财宝,在夺得城都建起大西政权后吧一批财宝秘密藏了起来---,后来满人进川,大西政权倒台,张献忠也死于非命,那批财宝也成了谜。”

      老道静静地盯住少女的脸,饱经沧桑的眼睛发出犀利的目光,仿佛要看透少女的五脏六腑。少女的脸上露出很不自在的表情,抬手理理眼角的发丝,轻声说;“你不相信我?”老道说;“有何凭证?”少女从怀里摸出个心形白玉伸到老道眼前说;“你能认识这个?”老道接过白玉轻轻抚摸,上面的两只彩凤跃跃而舞。背面上书“瑶池”。老道反复看了看说;“真是圣母宫的凤火令,有三百年没现人间。”少女说;“既然你识得它,知道我来的目的罗?”老道点点头。少女喜道;“那么把东西给我吧。”老道说;“夜已深,明早给你吧,如何?”少女急道;“你给我,我要急着回去复命。只怕家师在家急得很呢。”急切之心露于言表。

      青年道士回到自己卧房,抓起床上的手机拨打电话,很快手机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师兄,半夜找我什么事啊?”青年道士说;“师妹,快来青羊宫,师傅有事找你。”女孩哦了一声说;‘听你口气,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我马上来。”青年道士关了机,顺手甩在床上,又回到老道的禅房。老道问他;“通知你是师妹了?”青年道士点点头说;“她很快就到。”老道说;“你去门口等她,自己人不可能翻墙越院地进来吧。”中年道士也笑了,说;“你不给她开门,你看她会不会?”青年道士浅笑着朝大门走去。

      青年道士说;“师傅,这也算对圣母宫的人不负所托,应该欢喜才是,你老又叹什么气呢?”中年道士说;“就怕那女娃儿不是圣母宫的人,如何是好?”青年道士问;“怎么办?”老道闭目养神,沉默不语。青年道士急说;“我去把那姑娘追回来。”说着起身欲走。老道睁眼说;“深更半夜,你一个出家人去追个女孩成何体统?再说,城都这么大,你又去哪找她?”中年道士说;“报警?”老道摇摇头说;“如果那女孩真是圣母宫的人,你报警不是给圣母宫找麻烦吗?再说我们还不能确定那个姑娘的真是身份。”中年道士说;“我们先弄清那女孩的真正身份才作决定?”老道点点头。青年道士急道;“怎么查?”老道说;“去叫你师妹秦红月来。”

      中年道士和青年道士跟着老道走进他的禅房,老道盘腿坐在云床上,指着前面的凳子示意二人坐下。二人坐下后,老道说;“你们有很多疑问吧?”见二人点头,说;“你们不问,我也要给你们讲一些实情。”沉思一阵,好似理个头绪,慢慢说;“几百年前江湖传说昆仑山有两大人间仙境,一是西昆仑山的断天崖的通天宫,里面住的都是修真道士,另外就是中昆仑山瑶池的圣母宫,里面住的都是清一色的绝色女子。通天宫的人还时常行走江湖,但瑶池的人很少进入中原,如果有人自称来自圣母宫,在江湖中也是昙花一现,很快无踪,几百年来圣母宫就是江湖的一传说,人间的一个神话。”

      少女出了青羊宫·便往西边的宾馆一家一家查问,都说没有一位白衣姑娘入住,少女想;“她会去哪里呢?”于是往更远的地方去找。开着车转来转去来到涴花南路,见路边的水月天宾馆灯火通明,于是把车停在路边,然后直入宾馆大厅。一位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小姐笑眯眯问;“小姐,要住房?”秦红月说;“我来找个人,能不能方便问一下?”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小姐说;“不知你要找谁?”秦红月说;“一位与我长得一般高,身材苗条,长发披肩,又着白衣的少女,喔,她是我表妹。偷偷跑出来会网友。姑妈在家不放心,叫我出来找她,麻烦你行个方便。”虽然撒个谎,但也合情合理。现在社会上少女私会网友的事时常发生,也是见怪不怪。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小姐仿佛很理解,抿嘴笑一下,说;“不知叫什么名字?我查查登记册。”秦红月说;“容雪儿。”服务小姐小姐小姐小姐翻遍登记册也没找到容雪儿三个字,坐在旁边的胖女孩憋嘴说;“你说的人我没看见,但我看见一个金发卷浪美女抱个木盒行色匆匆走进来,我给她打招呼都不理我。嗯,她也是一身白衣,长裙着地。”秦红月眼睛一亮,说;“也许就是她,可能改了装。你查看她叫啥名字?”胖女孩指着登记册说;“她登记的是商小霞。”秦红月喜道;“她住几号房?”胖女孩懒洋洋说;“六零七,豪华套间,好像订了半个月的房。”秦红月见天快亮了,转身欲走,服务员笑说;“你不上去找她?“秦红月又撒谎说;“知道她在这里就好,我回去找我姨妈,让她来好办事。”说着往门外走,脸上微微发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