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5-04 04:35:45

龙子之仇 连载中

龙子之仇

编辑:北溟有鱼作者:我有游泳圈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的出生或许是个错误,作为仙界圣龙与妖龙之子,他被天地所不容许,仙妖所不耻,倘若也不是被下了最轻的解开封印,他更有甚者连做一个的资格都也没。虽然他不不甘心屈服于于这残酷无情的命运,不愿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物所摆布,他要防抗,营救母亲,为父亲报仇雪恨,向那些曾残酷迫害“不要离开我.....不要....啊!”少年从梦中惊醒,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手仍然紧紧攥着处处打着补丁的被子,青筋凸显。。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伫立于长江三角的金麟市是中国着名的不夜城,这座城市面积并不大,但却在全国的税收榜上名列前茅,其中娱乐餐饮更成为了它一大半的收入来源。它拥有不啻于拉斯维加斯或者纽约的绚丽夜景,甚至剥开其闪耀的外衣,人们会发现这里堪称娱乐的圣殿。每当夜色降临,这座城市就像在夜晚捕食的猛兽开始苏醒,随处可见的酒吧、KTV霓虹闪烁,夜市、宾馆人声鼎沸,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人们陶醉于它的灯红酒绿,在这个地方放肆地挥洒着自己的激情,他们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从何而来,他们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永远待在这里。他们管这里叫做天堂,但更多人认为这里是地狱。像往常一样,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金麟城依然处于喧嚣当中,谁都没有注意到天上的奇异景象:一团团乌云在螺旋式的旋转、凝聚,并缓缓向西南边移动。云越聚越多,转的越来越快,慢慢形成了一个小的龙卷风,奇怪的是虽然云团旋转速度很快,但是并没有产生多大的风,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现象,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注意到。金麟市中心有一座高耸的大楼,足足有上百层,“冥耀集团”四个大字在高楼的最高处闪着五彩夺目的光。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能够拥有这么一座巍峨雄壮的大楼,不禁会让人猜想这个冥耀集团的总裁是多么有权势的人物。此刻这座大楼只有最顶层还亮着光,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的高大男子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远处天边的异象,他紧紧地抿着嘴唇,神色极为严肃,不知在担忧什么。“主人,那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有修真者要经历天劫?”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男子的沉思,他转过身皱了皱眉,对躬身站在一旁的另一个男人严厉的说道:“紫日,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在人间不要再叫我主人,叫我董事长。”名为紫日的男子听到这话一惊,慌忙单膝跪地:“是,董事长,属下一定记牢。”“起来吧。”男子又转身看向天上。“不可能是天劫,天劫是紫阳天雷,气息暴虐。而这些云团只是在稳定的凝结而已。况且金麟是什么地方?是妖界与仙界的结界所在,在这里渡劫必然会引起大量的伤亡,甚至会导致封印结界的震荡,就算渡劫成果,别说仙界不会接纳他,就算妖界也不会放过他的。”“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那用不用属下派人去探查一下具体是什么情况?”“不用了,我感觉到那团黑云气息极为混杂,既有浓重的妖气,又有大罗金仙的气息,恐怕是仙界和妖界正在进行某项重大的决议,咱们遗神族就不趟这门浑水了。”“是,那属下就告退了。”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紫日的身影就渐渐的消失在空气中。成为董事长的男子并没有感到惊异,他的重重地叹了口气,轻声自语道:“仇渊、旭阳,到底是什么大事能把千年未曾在人间现身的你们都惊动了?”黑云团风眼的正下方是金麟市福利院,虽然金麟是被誉为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但是这座福利院却显得破旧不堪,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仍旧紧紧地关闭着,一扇扇残破的许多地方只能用纸糊的窗户也都关的死死的,没有一间房亮着灯,似乎没人注意到此刻正发生在他们头顶上的“怪事。”突然,黑云团风眼三道光芒闪过,三个身影就出现在了福利院门口。令人惊异的是,这三个人并不能称之为“人”,一个身着华丽的道袍,漆黑如墨的胡子垂到了腰间,一把柄上刻着各式符文的拂尘被他紧紧斜搭在手臂上,周身散发着夺目的五彩神光。另外两个额头上都长着两只龙角,只是看上去年龄较老的那位男性身上穿的是深紫色的铠甲,左手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黑纹剑,如同握着一条黑龙。他们两个都死死地盯着第三个人,那是个女性,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仿佛受过酷刑。她的怀中抱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躺着一个熟睡的婴孩,婴孩的额头上闪着一道龙形的金色符号。“曜舞,速速将孩子放下,然后随我回去接受仙帝惩罚!”身穿道袍的男人开口道。女人狠狠地瞪着他:“亏你们还自诩为圣者,为何苦苦为难我们一家。非要逼得我们骨肉分离你们才肯罢休吗?还有你,仇渊”曜舞转向另一边,“你大哥......你大哥都已经被这群所谓的仙人送上了斩妖台,你为什么还要帮助他们....”讲到这里女人已经泣不成声仇渊叹了口气,说:“大哥是自己咎由自取,仙妖相恋是违背天地纲常,纵然我们是妖,违背天纲也必然会受到最严厉的天谴魂飞魄散。况且这是父王的命令,我不得违抗。我姑且叫你一声大嫂,赶紧将孩子放下吧。”“如若不是普阳真人在仙帝面前求情,并将这个孽畜的力量封印,又怎能留他。如今仙帝已经允诺留下你们的性命如若误了时辰,谁也保不了你们。”道袍仙人催促道。听到这话,曜舞浑身颤抖起来,突然她仰天发出一身凄厉的龙吟声,震得道袍仙人和仇渊赶忙捂住耳朵,一道鲜血从他们嘴角流了出来。无数的鸟叫声和野兽的吼叫随着这声龙吟一同响彻寰宇。曜舞怀中的孩子也被这声音惊醒,哇哇地大哭起来,额头的金色龙印光芒大盛,一条金龙仿佛要从中冲破出来。道袍仙人见势不对,忙默念仙诀,然后拂尘一挥,一道五彩屏障笼罩在曜舞周围,然后急剧缩小,最后变成一个环,紧紧套在她的身上,这才将她的龙吟声打断,而他自己也喷出了一口血。他脸色惨白的对曜舞说道:“你这是何必呢,普阳真人乃仙帝之下第一金仙,他的最强封印岂是你这个法力大失的仙龙可以冲破的?你这几百年的法力就算是白白浪费了”曜舞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一直看着自己的孩子,眼神温柔似水。她轻声道:“只要能让他以后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生存,我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反正天帝必定要把我封印,这些法力也再无用处了。”曜舞将篮子抱到铁门旁,俯身将它放了下去,然后趁那两人还在回复刚才为抵挡龙吟所消耗的法力时,偷偷的从口中突出一颗闪着微弱光芒的黑丹,然后手腕一转,这颗黑丹就穿在一条红绳上。她将它戴在婴孩的脖子上,低下头吻了一下自己的孩子,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天儿,一定要来找娘。”婴孩头上的龙印也渐渐不再闪烁,然后光芒逐渐变得黯淡下去,最后消失不见。婴孩仿佛知道了什么,开始放声大哭,曜舞也忍不住默默流泪,她决绝的站起身转身对道袍仙人说了句:“走吧。”然后走到他身旁。道袍仙人抓住她的肩膀,三人一起消失在了夜幕中。凝聚的乌云也渐渐散去,万物也重归平静,天地间只剩下了一个婴儿的啼哭声。一抹光亮从远处的山头射出,然后顷刻间红光洒满大地。“容姨,怎么好像有个孩子在外边哭啊?”“我也听到了。走出去看看。”福利院的大门渐渐打开,一个面容和善的中年女子和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奶奶走了出来,看见了在门口的孩子。“这是睡觉的孩子怎么被放在这里?”“好可爱的孩子,这家大人真狠心,这么可爱的孩子都忍心不要。”中年女子将婴孩抱了起来。“他们不要,我要,以后我就是你妈妈了。”“你看,这块布上面有字。”老奶奶从篮子中拿出一块布递给女子。“吾儿仇天,托于汝,望善待之,他日若有缘再见,必当重谢。”女子轻声将布上的字读了出来“原来你叫仇天啊,真好听。”小仇天也终于不再哭泣,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好像翻越了两三座不高的山头,仇天终于累了,便躺在一条小溪旁的大块岩石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突然,一个巨大的棕色身影从树林中窜了出来。他只感到“砰”的一下自己的身体就被撞飞了,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借着那个棕色的身影有扑了过来,将他压在身下,两只爪子按在他的肩膀上,尖锐如刀的指甲深深地钻进了他的肉里,疼的他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仇天,你又做噩梦了?”同寝室的陈亚被吵醒,但是并不恼怒,关切地问他,“还是同样的梦吗?”

      可是令仇天想不通的是,如果自己的母亲真是这样一个人,她又为什么不要自己?难道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可是什么样的事能令一个人舍弃自己的亲生孩子?也许,真的像陈亚说的那样,母亲对于自己只是一个狠心的过路人而已。

      想到这,仇天又摸了摸脖子上的那颗黑珠子,这是母亲给予自己的唯一东西,所以他一直很小心的保管。仇天曾到金麟市的很多珠宝店、古玩店找人看看这课珠子,虽然很多次都是因为衣服破烂被人赶了出去,但也有几个人曾经帮他仔细看过,但是竟然没有一个看出它到底是什么材质的。那些人中有的曾出很高的价钱来买,仇天也曾想过要不然把它卖掉来补贴一下福利院,毕竟福利院的生活维持很艰难了,虽然徐妈妈从来没有让大家忍饥挨饿,但是仇天知道徐妈妈每天都要打零工到很晚,吃的都是大家剩下的残羹冷炙。但是徐妈妈死活不同意他这样卖掉项链,说这是他亲生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说不定有一天他们会通过这条项链找到他的。

      六眼猴怪叫了一下,似乎是在发出嘲笑声,然后挥着他锋利的长爪向白虎走去。眼看碧眼白虎危在旦夕,仇天脑子一热,觉得白虎是为了救他受伤,自己也应该救它,便拼命跑到白虎身前,张开双臂挡住他。白虎吼了一声,似乎是在劝他离开,但是仇天只是怒视着前边凶神恶煞的六眼猴。

      碧眼白虎似乎能够听懂他的话,点了点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仇天抱着一堆草药回来,用石块将它们砸碎,然后小心地敷在白虎的伤口上。白虎疼的浑身颤抖,但是却也没有其他任何动作,耐心地让仇天给它上药。

      “算了别想了。”陈亚又重新躺回了被窝。“就算她真的是你妈妈,那么小就狠心把你扔到孤儿院门口,这种妈妈没有也罢。”

      “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待在这里啊,当然没见过,但是感觉这个女人很熟悉,我觉得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眼看碧眼白虎已经占据了上风,估计用不了多久六眼猴就会成为它的美餐。但是异变陡生,六眼猴大叫一声,身上散发出金色光芒,六只眼睛变得通红如血,然后怒吼着像白虎冲过去。它的力量仿佛增强了两倍似的,一挥手就将白虎扇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一棵大树上,巨大的力量甚至将大树拦腰震断。白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敢起身便又摔倒了,殷红的鲜血顺着它的虎口流出。

      但是他的利爪还没有触碰到仇天的时候,仇天胸前的黑珠光芒大作,发出一声巨大的龙吟,一条虚幻的黑龙从他的珠子中飞出,将六眼猴震飞了几十米,然后栽在地上,一动不动。黑龙也飞了回来,重新钻进黑色珠子中,光芒也渐渐熄灭。

      “吼吼。”碧眼白虎回应道。

      “呼噜呼噜......”陈亚已经又睡着了,开始仇天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便悄悄的穿上衣服,蹑手蹑脚地打开窗户,翻了出去。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仇天的力量和灵活度甚至强于许多成年人,所以在福利院里他也总是以大哥哥的身份,尽力保护那些孤儿不受人欺负。

      六眼猴在地上翻转一下灵活的爬了起来,六只眼睛聚集到了一起恶狠狠地看着碧眼白虎,然后扬天发出一声刺耳的长啸,如同几万个婴儿一起放声啼哭。仇天赶忙捂住耳朵才不至于昏过去。

      仇天在这里胡思乱想了半天,才发觉这么这么长时间自己怎么还活着,便偷偷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无论谁见了都会大吃一惊的景象:白虎正匍匐在他的脚边,两只如同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他,显得十分可怜。这时仇天才注意到这头白虎背上有一道很长很深的伤口,两只前爪上也各有几道十分可怖的伤口。

      “我就要死了吗,死在一个老虎嘴里我不甘心啊,这么大的老虎我估计连一个渣都不会给我剩下。我不想死,我还没有找到我的父母,还没有给徐妈妈养老呢.....”.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