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4-26 04:32:18

武尊行天涯 连载中

武尊行天涯

编辑:风月瘦如刀作者:欧阳湘酒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天下风云变幻群雄逐鹿中原,妖族祸起四方云动,修罗族侵入天下万民怨声载道,此间一位银衣银发的少年以血铸刀,刀出风云四起电闪惊雷!因而刀太过嗜血和邪恶的力量,雷劫降临到连劈九刀欲毁去这把邪刀!九劫落下来终毁去此刀一半!少年一番心血付之东流,其妻不忍心看其如此!便魔焰森林,这里是魔兽的天堂方圆九百百万里内不知赢藏了多少魔兽,不过也时常有人三三两两的组成冒险队来着魔焰森林猎杀魔兽!说到魔兽虽然十分的凶猛和危险!但是,它们却是一身是宝,皮可以用来炼制极好的防具,爪子和一些毒可以制成一些攻击性的武器和一些丹药各种功效的都有!最重要和最好的那就要属魔兽的兽核了,不紧可以给修炼者修炼,还是修炼者门最流通的货币之一!兽核也分好坏高低,排名分别为白、青、蓝、紫、橙、红、灰、黑和兽王级的七彩,而其中白色为最低阶的,七彩择是最好的!行天涯和师妹韩舒舒自从陨星谷出来,韩舒舒就一路叽叽喳喳的好像一只小百灵一样。行天涯无语这到底是出来历练还是游玩的啊!就这样二人一路向魔焰森林深处走着!时过大半日天以尽黑,行天涯叫住韩舒舒不让其在走了!“舒舒师妹,我们今晚就在此先休息吧!这魔焰森林处处危机四伏夜晚会更加危险!”说着行天涯戒备的看着四周,不知是不是夜幕降临的缘故,四周时不时传来一阵阵魔兽的吼叫声!“师兄,你就不要老是这么见外了,你直接叫我舒舒就行,你说的是今晚我们就在此休息,明早在继续赶路!”说着韩舒舒席地而坐看着行天涯。“我觉得我们暴露在这外面十分的危险,你等我一会”说完行天涯就跟变戏法似的拿出斩魂刀朝着一处低洼走去!不一会时间行天涯就用斩魂刀挖掘出一处洞穴,他叫来韩舒舒二人向里走去行天涯居后不知从哪找来一块大石头封住了洞口。“师兄,你能给我讲讲你小时候吗?你的家人呢?”本就性格开朗的韩舒舒闲着无聊就问行天涯曾经的一些往事。“我无父无母,是师傅捡到把我抚养长大的,从小师傅就教我学习锻造,我今天的一切可以说都是来自师傅的!如果不是师傅可能我已经死了,师傅他老人家一直待我我亲生儿子一般看待!虽然说我们名义上是师徒,但是,我一直拿他老人家当父亲一般看待!”行天涯一脸严肃的说着,眼睛里面充满了真诚。“说起来我和师兄的遭遇一样也相差无几,我们同是孤儿我自幼跟着水无痕老师修炼,父母当时被仇家找上门就派老管家把我还在襁褓中的我送了出去,管家刚走仇家就来了,韩家全家包括家丁和仆人二十五口人在内全部被杀害!不过尽管这样管家和我还是一路被追杀!”说着平时开朗的韩舒舒开始抽泣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继续说着!“老管家抱着还在襁褓中的我逃了一天一夜,最终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晕倒了,而后是水老师救了我们,把我们带到紫阳宗跟着水老师修炼,在我十一岁时觉醒了先天神火,于是水老师就把我送到了师傅这里,以后得事你也知道!”听完韩舒舒的话,行天涯觉得这丫头和自己一样蛮可怜的于是便出声安慰到!“你不要难过,你是我师妹往后我就是当你是我亲妹妹一般看待!”韩舒舒破涕为笑,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望着行天涯说到“谢谢你师兄!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继续赶路。”“嗯,你高兴就好!”说着二人开始打坐入定!行天涯拿出师傅给的功法看了起来!看着玄奥晦涩的口诀,慢慢的行天涯不自觉开始运转起来闭上了双目,许久之后一股气开始出现,气按照口诀中的经脉开始运转起来!第一次修炼行天涯感觉非常舒服,潜意识下他差点舒服的叫声音来!在行天涯小心翼翼的控制下那股气被引向丹田,气开始在丹田中沉淀凝聚,若是能仔细看去的话能看到,行天涯丹田中的气特别像一条龙,就这样按照这种方法行天涯一次一次的重复着!丹田里的气也逐渐开始增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行天涯丹田中的气就满了,模模糊糊的感觉有一层屏障在丹田中出现,行天涯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说到“这就是灵气吗?好玄妙的感觉。”于是按照口诀中所述,行天涯掉动全身的灵气开始朝着那一层屏障冲击而去!只感觉周围的灵气像找到宣泄口一般疯狂的朝着行天涯而去,在行天涯一旁的韩舒舒早被他这么大的动静吵醒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一会后周围的灵气平静了下来行天涯也睁开了眼睛,韩舒舒才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望着他。行天涯站起来看着韩舒舒的摸样笑了笑说到“我脸上有花吗?这样看着我!”韩舒舒却说到“你达到后天期后期了?”行天涯看了看自己满身黑色的杂质还散发着淡淡的腥味挠了挠头说到“简单的来说好像是,师傅给我的功法我看着看着就开始不自觉的修炼起来,就感觉像水到渠成一般!不说这些了,师妹我去找水洗一下在回来!”说完行天涯就朝洞外跑出去了。话说修炼境界一共分为后天期、先天期、筑基、结丹、元婴、渡劫、孽火、分神、合体、化神、武神十一个大境界,而每一个境界除了后天期以外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和圆满!共计四十二个小境界!不一会行天涯不知跑哪去洗漱了换了一身银衣,就跑回了洞穴里。一看到行天涯进来韩舒舒立马就要问,可是却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便附耳在石头上听着洞外的声音,韩舒舒也是聪明的人立马就知道出事了!只听洞外一阵乱糟糟的踩踏声传来,行天涯和韩舒舒移开一点封住洞口的石头看着外面发生的事,外面群兽奔逃大树小树倒成一片,还有许多魔兽在奔逃中被另外一些强大的魔兽踩踏致死,这样的的景像可谓是好不壮观!只看得行天涯和韩舒舒是目瞪口呆,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后行天涯二人走出了洞穴,看着一地魔兽尸体行天涯立马就跑了上去!他是一个锻造师看着这些魔兽尸体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啊!他立马叫上韩舒舒“师妹,小心点兽潮虽然过了!但是这么多魔兽说不定还有没死透的,我们把这些魔兽的兽核挖出来就赶紧走,我总觉得事有蹊跷无缘无故为何会引发兽潮!”行天涯一脸凝重的看着向魔兽奔逃的反方向看去!“师兄,我知道了!”韩舒舒话虽这么但却不以为然,行天涯看着她这样子就知道自己师妹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没办法只有跟着她多留意四周的情况见机行事!地上一地的魔兽一路挖着兽核一路向着魔兽奔逃的反方向而去!虽然知道很危险,但毕竟是历练不经历风浪又怎会成长呢?而且如果说他们运气好说不定还有一番奇遇,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秉承着这样的心里二人一路走来也倒是平安无事而且还收获了许多兽核白色七百七十三枚,青色四百二十枚,蓝色一百一十三枚,紫色八十六枚,橙色十二枚这对于修炼者来说都算是很大一笔财富了,和一些渡劫期老怪也不相上下,如果这个消息要是放出去出去那肯定会有许多老怪物会打行天涯他们的主意,虽然行天涯和韩舒舒没出去历练过但是这点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于是行天涯便和韩舒舒商量着把自己的也放到她那,平时除非修炼不要轻易的拿出来,二人协商完后继续走着直到在没有魔兽尸体了,行天涯知道他们离危险也越来越近了!他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就这样走了不一会穿过灌木丛,行天涯他们便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这时他们才看到天空中有两个人一个红发中年人和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中年人在大战着,虽然行天涯他们隔着很远一段距离,但是二人激战中发出的气浪还是震他们一阵气血翻腾,惊慌中行天涯和韩舒舒立马向后退去,直到他们感觉退到他们还能承受的范围后,就听天空中的红发中年人朗生说到“李光炜,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已经做出退让了!你还想怎样?”长衫中年人李光炜看着红发中年人哼了一下道“四弟,你偷盗家族中的至宝为祸一方,今天按照家族里的祖训说什么也不能饶了你,束手就擒吧!”“做梦,你我都是元婴圆满的修为,今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说着二人便又在空中激战起来,由于行天涯他们修为太低所以空中二人早就知道这有两个小辈在看着他们,即便如此也没去理会,应为像行天涯如今的修为他们随便一挥手,行天涯二人都会化成烟尘!也正是应为这个原因行天涯二人也看不清空中的情况,只能看见一阵白光你来我往的,过了许久二人停了下来,只见两个中年人都十分的狼狈,哪个被长衫修士李光炜唤做“四弟”的中年人一头红发散乱披散在肩头,嘴角还流着鲜血。而长衫修士李光炜还相对于要好一点,只是一件蓝色的长衫被划破了几道口子。这时红发修士说到“李光炜,算你狠今天老子不陪你玩了,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下次相见等我功法大成就是你的死期”说完一阵空间扭曲红发修士便转身逃走了!原地却留下一个碎裂的阵盘!长衫修士李光炜一见此情况低声到“空间转移阵盘,可恶又让他逃走了!”。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魔焰森林,这里是魔兽的天堂方圆九百百万里内不知赢藏了多少魔兽,不过也时常有人三三两两的组成冒险队来着魔焰森林猎杀魔兽!说到魔兽虽然十分的凶猛和危险!但是,它们却是一身是宝,皮可以用来炼制极好的防具,爪子和一些毒可以制成一些攻击性的武器和一些丹药各种功效的都有!最重要和最好的那就要属魔兽的兽核了,不紧可以给修炼者修炼,还是修炼者门最流通的货币之一!兽核也分好坏高低,排名分别为白、青、蓝、紫、橙、红、灰、黑和兽王级的七彩,而其中白色为最低阶的,七彩择是最好的!行天涯和师妹韩舒舒自从陨星谷出来,韩舒舒就一路叽叽喳喳的好像一只小百灵一样。行天涯无语这到底是出来历练还是游玩的啊!就这样二人一路向魔焰森林深处走着!时过大半日天以尽黑,行天涯叫住韩舒舒不让其在走了!“舒舒师妹,我们今晚就在此先休息吧!这魔焰森林处处危机四伏夜晚会更加危险!”说着行天涯戒备的看着四周,不知是不是夜幕降临的缘故,四周时不时传来一阵阵魔兽的吼叫声!“师兄,你就不要老是这么见外了,你直接叫我舒舒就行,你说的是今晚我们就在此休息,明早在继续赶路!”说着韩舒舒席地而坐看着行天涯。“我觉得我们暴露在这外面十分的危险,你等我一会”说完行天涯就跟变戏法似的拿出斩魂刀朝着一处低洼走去!不一会时间行天涯就用斩魂刀挖掘出一处洞穴,他叫来韩舒舒二人向里走去行天涯居后不知从哪找来一块大石头封住了洞口。“师兄,你能给我讲讲你小时候吗?你的家人呢?”本就性格开朗的韩舒舒闲着无聊就问行天涯曾经的一些往事。“我无父无母,是师傅捡到把我抚养长大的,从小师傅就教我学习锻造,我今天的一切可以说都是来自师傅的!如果不是师傅可能我已经死了,师傅他老人家一直待我我亲生儿子一般看待!虽然说我们名义上是师徒,但是,我一直拿他老人家当父亲一般看待!”行天涯一脸严肃的说着,眼睛里面充满了真诚。“说起来我和师兄的遭遇一样也相差无几,我们同是孤儿我自幼跟着水无痕老师修炼,父母当时被仇家找上门就派老管家把我还在襁褓中的我送了出去,管家刚走仇家就来了,韩家全家包括家丁和仆人二十五口人在内全部被杀害!不过尽管这样管家和我还是一路被追杀!”说着平时开朗的韩舒舒开始抽泣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继续说着!“老管家抱着还在襁褓中的我逃了一天一夜,最终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晕倒了,而后是水老师救了我们,把我们带到紫阳宗跟着水老师修炼,在我十一岁时觉醒了先天神火,于是水老师就把我送到了师傅这里,以后得事你也知道!”听完韩舒舒的话,行天涯觉得这丫头和自己一样蛮可怜的于是便出声安慰到!“你不要难过,你是我师妹往后我就是当你是我亲妹妹一般看待!”韩舒舒破涕为笑,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望着行天涯说到“谢谢你师兄!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继续赶路。”“嗯,你高兴就好!”说着二人开始打坐入定!行天涯拿出师傅给的功法看了起来!看着玄奥晦涩的口诀,慢慢的行天涯不自觉开始运转起来闭上了双目,许久之后一股气开始出现,气按照口诀中的经脉开始运转起来!第一次修炼行天涯感觉非常舒服,潜意识下他差点舒服的叫声音来!在行天涯小心翼翼的控制下那股气被引向丹田,气开始在丹田中沉淀凝聚,若是能仔细看去的话能看到,行天涯丹田中的气特别像一条龙,就这样按照这种方法行天涯一次一次的重复着!丹田里的气也逐渐开始增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行天涯丹田中的气就满了,模模糊糊的感觉有一层屏障在丹田中出现,行天涯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说到“这就是灵气吗?好玄妙的感觉。”于是按照口诀中所述,行天涯掉动全身的灵气开始朝着那一层屏障冲击而去!只感觉周围的灵气像找到宣泄口一般疯狂的朝着行天涯而去,在行天涯一旁的韩舒舒早被他这么大的动静吵醒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一会后周围的灵气平静了下来行天涯也睁开了眼睛,韩舒舒才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望着他。行天涯站起来看着韩舒舒的摸样笑了笑说到“我脸上有花吗?这样看着我!”韩舒舒却说到“你达到后天期后期了?”行天涯看了看自己满身黑色的杂质还散发着淡淡的腥味挠了挠头说到“简单的来说好像是,师傅给我的功法我看着看着就开始不自觉的修炼起来,就感觉像水到渠成一般!不说这些了,师妹我去找水洗一下在回来!”说完行天涯就朝洞外跑出去了。话说修炼境界一共分为后天期、先天期、筑基、结丹、元婴、渡劫、孽火、分神、合体、化神、武神十一个大境界,而每一个境界除了后天期以外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和圆满!共计四十二个小境界!不一会行天涯不知跑哪去洗漱了换了一身银衣,就跑回了洞穴里。一看到行天涯进来韩舒舒立马就要问,可是却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便附耳在石头上听着洞外的声音,韩舒舒也是聪明的人立马就知道出事了!只听洞外一阵乱糟糟的踩踏声传来,行天涯和韩舒舒移开一点封住洞口的石头看着外面发生的事,外面群兽奔逃大树小树倒成一片,还有许多魔兽在奔逃中被另外一些强大的魔兽踩踏致死,这样的的景像可谓是好不壮观!只看得行天涯和韩舒舒是目瞪口呆,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后行天涯二人走出了洞穴,看着一地魔兽尸体行天涯立马就跑了上去!他是一个锻造师看着这些魔兽尸体那可是一大笔财富啊!他立马叫上韩舒舒“师妹,小心点兽潮虽然过了!但是这么多魔兽说不定还有没死透的,我们把这些魔兽的兽核挖出来就赶紧走,我总觉得事有蹊跷无缘无故为何会引发兽潮!”行天涯一脸凝重的看着向魔兽奔逃的反方向看去!“师兄,我知道了!”韩舒舒话虽这么但却不以为然,行天涯看着她这样子就知道自己师妹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没办法只有跟着她多留意四周的情况见机行事!地上一地的魔兽一路挖着兽核一路向着魔兽奔逃的反方向而去!虽然知道很危险,但毕竟是历练不经历风浪又怎会成长呢?而且如果说他们运气好说不定还有一番奇遇,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秉承着这样的心里二人一路走来也倒是平安无事而且还收获了许多兽核白色七百七十三枚,青色四百二十枚,蓝色一百一十三枚,紫色八十六枚,橙色十二枚这对于修炼者来说都算是很大一笔财富了,和一些渡劫期老怪也不相上下,如果这个消息要是放出去出去那肯定会有许多老怪物会打行天涯他们的主意,虽然行天涯和韩舒舒没出去历练过但是这点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于是行天涯便和韩舒舒商量着把自己的也放到她那,平时除非修炼不要轻易的拿出来,二人协商完后继续走着直到在没有魔兽尸体了,行天涯知道他们离危险也越来越近了!他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就这样走了不一会穿过灌木丛,行天涯他们便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这时他们才看到天空中有两个人一个红发中年人和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中年人在大战着,虽然行天涯他们隔着很远一段距离,但是二人激战中发出的气浪还是震他们一阵气血翻腾,惊慌中行天涯和韩舒舒立马向后退去,直到他们感觉退到他们还能承受的范围后,就听天空中的红发中年人朗生说到“李光炜,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已经做出退让了!你还想怎样?”长衫中年人李光炜看着红发中年人哼了一下道“四弟,你偷盗家族中的至宝为祸一方,今天按照家族里的祖训说什么也不能饶了你,束手就擒吧!”“做梦,你我都是元婴圆满的修为,今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说着二人便又在空中激战起来,由于行天涯他们修为太低所以空中二人早就知道这有两个小辈在看着他们,即便如此也没去理会,应为像行天涯如今的修为他们随便一挥手,行天涯二人都会化成烟尘!也正是应为这个原因行天涯二人也看不清空中的情况,只能看见一阵白光你来我往的,过了许久二人停了下来,只见两个中年人都十分的狼狈,哪个被长衫修士李光炜唤做“四弟”的中年人一头红发散乱披散在肩头,嘴角还流着鲜血。而长衫修士李光炜还相对于要好一点,只是一件蓝色的长衫被划破了几道口子。这时红发修士说到“李光炜,算你狠今天老子不陪你玩了,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下次相见等我功法大成就是你的死期”说完一阵空间扭曲红发修士便转身逃走了!原地却留下一个碎裂的阵盘!长衫修士李光炜一见此情况低声到“空间转移阵盘,可恶又让他逃走了!”

      烈火洲是炎国的一块小地方,这里常年烈焰缭绕一片荒芜,不过这也是炼器师的聚集地,说到炼器师,不得不说说里面的门道炼器师分九介,初窥门径踏入炼器师范畴的淬火师和百煅师!而淬火师和百煅师分二级,往后就是千煅师、宗级煅师、人级煅师、圣级煅师、神级煅师,这从千煅都没有一二级之分,只有初期、中期、圆满来概括!而从上古****开始宗、人、圣、神级煅师就没有在出现过,千煅师都可以当做一个国家的实力代表和象征!千煅师就都好像国宝一样为各个皇室的邀请对象!这样也说明了炼器师不管在哪都是很吃的开的!“天涯,休息一会吧!”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对着叫天涯的少年说到,“没事,师傅我不累,你老人家赶紧去里屋休息吧!我再去寒潭打两桶寒潭水用来淬火”那叫天涯的少年放下手中的一个水桶转头对老人说到!“嗯,九幽寒潭水是淬炼九天玄铁和赤星陨铁的极佳之选,不过你也不要太累休息一下吧!”话说啊!这叫天涯的少年银衣银发看着是好生俊郎!而且他还是这烈火洲唯一没有被烈焰缭绕陨星谷赵毅大师的亲传弟子,赵毅大师是炎国三位千煅师里最厉害和最德高望重的,炎国国主多次派人来邀请赵毅入宫为皇室服务,而且也给出了很大的报酬,而赵毅大师却没有动心果决的推辞了炎国国主的邀请!来的次数多了,赵毅大师就独自跑到陨星谷在此隐居研究炼器,数年后赵毅炼器上出现了瓶颈,就决定外出云游,在火云郡游历散心!直到要回到陨星谷时,赵毅在路上捡到一个男婴!在附近等了一会见无人认领,赵毅又膝下无一子半女,觉得其可怜于是就捡回去抚养了!十二年后男婴长成一个俊郎的少年!赵毅也没有隐瞒少年的生事并且将一身炼器的本领倾囊相授!赵毅为少年取名为“行天涯,意为行遍天涯”十二岁的行天涯传承了师傅高超的手艺,而如今十二岁的他已经是一位二级淬火师,而且也觉醒了神火“星河烈焰”!赵毅也不吝啬的经常夸其是天才!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四年过去,行天涯也更加帅气俊郎。这一天,赵毅将行天涯叫到自己的房中“天涯啊,这转眼你来这陨星谷中也有十六年了吧”行天涯看着师傅也不知道师傅想说什么就没有开口!赵毅继续说到:“你自幼在谷中跟随为师学艺,如今你也是一位初窥门径的二级淬火师,为师觉得应该让你出去历练一番,整天跟着我这个糟老头子也不是一回事,你也该是出去历练的时候了”行天涯看着师傅急着说到“徒儿自幼无父无母!是师傅将我养大成人!今天,师傅是要赶我出谷吗?徒儿还没有给师傅尽孝呢”赵毅看着行天涯着急的样子笑着说到“你这孩子都想些什么呢?让你出谷是为了让你多增长阅历!不是赶你出谷。”行天涯还想说什么赵毅却打断了他说到“你外出历练没有一点防身的手段也是不行的,这是为师早年在北冥国天霜寒域的一处古遗迹中得到的一册修炼功法,名叫“御龙术”,哎,为师愚钝参悟多年始终不得其解,你天资聪慧这等功法就传授于你吧”说完赵毅慈爱的望着行天涯!“是,师傅徒儿一定会好好参悟不负师傅厚望”行天涯看了看师傅在看着秘籍!伸手接了过来!“嗯,此次你外出历练,给你三天时间准备,准备妥当之后你就先到魔焰森林修行三年,等你有了自保之力在步入红尘中去吧!这是吾最得意之作斩魂刀,如今就留给你当防身之物吧”说着赵毅从手级拿出斩魂刀递给了行天涯!行天涯从师傅手里双手接过斩魂刀说到“师傅,要是没什么事徒儿了告退了,师傅您老多注意休息!”“嗯,去吧!”赵毅望着行天涯慈祥的笑着说到。行天涯转身走出了房门,轻轻的掩上门,之后回到了自己房中。“我老家伙,你就这么舍得让你哪宝贝徒儿离开你啊!”房中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看着行天涯离去的方向一脸笑意的说到!赵毅看着面前的白衣老者然后微微一笑说“水老道,你都快百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神出鬼没的啊!你是不是想吓死老夫才甘心啊!”“得了吧,你还不是快百岁的人,不要老提我的年龄,我和你不一样我可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赵毅一脸鄙夷的看了水老道一眼而后慢吞吞的说到“你还和当年一样老不羞,怎么今天到我这来不会是和我叙旧的吧!有事就赶紧说吧!”“嘿嘿,还是你这老家伙了解老道我,我今天来是想请你收徒的。”水老道望着赵毅笑嘻嘻的说到。“哦,术法高深的水老道你竟然要我收徒,是何居心啊?”赵毅双眼微微的闭着缓缓开口说到。“切,赵老怪就咋这交情说这样就见外了不是”赵毅没说话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水老道,水老道见赵毅没说话继续说到“早年我收了一个女娃做徒弟,她天资聪颖,从小体内就有先天神火附身!我思考者就决定让她来跟你学艺。”赵毅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身来到水老道跟前。“水老道,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一来就叫老夫收徒,想必写女娃一定很讨你的欢心,那好吧!就让老夫看看你说的这女娃有何特别之处!”“嘿嘿,这么说就是答应了?”说着水老道转身对门外喊到“舒舒,进来吧!”说完一个十三四岁的妙龄少女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着水老道和赵毅略微一欠身说“谢师傅愿收舒舒为徒”赵毅微微一愣,而后又不经莞尔一笑说到“我这还没开口呢就先叫上了,是水老道教你的吧?小丫头真是个鬼灵精,水老道说你拥有先天神火可否让老夫瞧瞧?”“嗯好,师傅请看!”说着释放出神火!赵毅抬眼看去转眼间就惊讶的叫出了声音“极寒冰焰”赵毅吃惊的张大了嘴楞楞的望着韩舒舒释放出的神火,好半天赵毅才回过神来缓缓的说到“是个好苗子,老夫愿破例收你为徒。”说完水老道看了韩舒舒一眼,韩舒舒何等精明,看到师尊水老道的眼神就立马跪下说到“谢师傅愿收弟子为徒。”赵毅一脸笑意的点头应到“起来吧,既然收你为徒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你,你天涯师兄我赐了他斩魂刀,那为师也赐你一件防身之物,这是当年我在这陨星谷中开采的山精铁母加天霜寒域内换的得九极寒玉锻造而成的一对耳坠,今天就赐于你吧!”韩舒舒接过耳坠欣喜的说到“谢谢师傅。”而后带上了耳坠,。水老道看着韩舒舒笑眯眯的说到“你先退下吧!我和赵老怪商量一些事!”“嗯,徒儿告退”说完韩舒舒走出了房间,第一次到陨星谷的她闲来无事就随便的逛了起来!不一会的功夫韩舒舒走着走着来到了锻造台旁看着锻造台,发现锻造台中烧着一块铁,铁块通红却始终未化成铁水,于是就放出“极寒冰焰”眨眼间就将铁块融化了!此时行天涯走了过来看到这里的情况就急忙喊到“停下来,停下来!”可是为时已晚煅造台中的铁块此时已经化成了铁水在锻造模具中,行天涯快步跑到锻造台前转身看着韩舒舒到“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你看你干的好事!”面对着怒气冲冲跑过来对着自己一通责问的行天涯,韩舒舒吓的不由的朝后退了两步,娇小的双峰微微起伏,小脸通红的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我叫韩舒舒,师傅们谈事叫我出来,我就四处逛逛就来到这,看到锻造台中的铁块通红却一直未曾融化,就用神火把它给融了!”说完韩舒舒紧张的抬起头看着行天涯,就在行天涯刚要继续责问时,赵毅的声音响起“怎么了?你们这是吵什么呢?”行天涯和韩舒舒转身就见赵毅和水老道朝他们走来!行天涯和韩舒舒一见赵毅走过来!赶忙过去齐声说到“徒儿,见过师傅!”行天涯转头看了韩舒舒一眼,就听赵毅说到“天涯啊!你旁边这个是你小师妹不得无礼。”“啊!”行天涯惊讶的看着韩舒舒,他记得师傅就自己一个徒弟啊!哪来的小师妹啊?就在行天涯不解之时,听到赵毅这么一说的韩舒舒就说到“原来是师兄,我是师傅刚刚收的徒弟,我叫韩舒舒。”行天涯这么一听才知道,感情这真的是自己的小师妹,行天涯回到“原来是这样,刚刚我还以为炎国又派人来”赵毅笑了笑“既然如此,天涯啊!刚刚我和水老道商量了一下,觉得你和舒舒都阅历尚浅决定让你们出去历练一番你觉得如何?”行天涯一愣而后还是说到“一切全听师傅安排”赵毅微微一笑没有在言语,只听一直站在赵毅身后的水老道望着行天涯等人嘿嘿一笑而后说到“你们要外出历练,老道我也没什么好送的,那个叫什么天涯的小子你来,这是我的三道灵气攻击隐在你的丹田意念一动即可催发!对敌之时催发可保你一次性命。”看着满脸疑惑的行天涯赵毅微笑着说到“这是紫阳宗的水无痕,是紫阳宗的大长老。”听到师傅的介绍行天涯赶忙上前行礼“晚辈行天涯,谢过水前辈。”水老道一听满脸堆笑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将目光转向了韩舒舒说到“舒舒,你如今修炼功法不可怠慢,这是此功法的余下完本,好生修炼切记要循序渐进莫要操之过急!”韩舒舒拿过功法吐了吐香舌应到“知道了师尊,徒儿谨遵教诲。”赵毅看了看两人后说到“好了,择日不如撞日,事不宜迟!你们赶紧出谷吧!魔焰森林对于磨砺你们是个好去处,在里面修行三年,等你们有了自保之力再去红尘闯荡吧”行天涯和韩舒舒齐声应“弟子明白!”转身向谷外走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