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4-26 04:32:18

仙非凡 连载中

仙非凡

编辑:南风北海作者:平静的一把刀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什么是仙,什么是凡。自由翱翔九天是仙,身在红尘即为凡。  在茫茫中,自我以为超脱一切得道成仙就可悠闲惬意而为  却未成想过,有时候候,做一个凡人是一种幸福和快乐。  越大的能力代表着越大的责任,可以得到的越多丧失的也就越多。  站在高处,却丧失一切时,才能体会到到什么在这最后的安宁中,却被一堆噪杂的马蹄声给生生破坏了,一队身披毛毡的马队冲进了镇子里。将没来得及收的饼摊撞了个七零八碎,心疼的做饼的陈老二‘丫’的叫了起来。刚要破口大骂,就见马队忽的停了下来,马队为首骑白马的打了个呼哨,整个马队调头向陈老二直愣愣的冲了过来。。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街口的药房的杜医生也就三十多岁。他其实看不了什么大病,好在在镇子里也没什么大病给他看。平时也就伤风感冒腿脚通,随便抓两幅药也就完事了。这也到冬天了,天气冻得人直哆嗦。老杜也就早早的关了门。可刚关门没多久,门就被啪啪的敲得作响。老杜一阵疑惑,也不知道谁家的人得了什么急病这么着急。不过街里街坊的,开个门也就没什么大碍的。

      等开门一看,却是福来客栈的刘大牛,还没等开口,刘大牛就哇哇的叫了起来。“杜医生,你快去看看小狗子吧,小狗子撞在树上晕倒了,血流的快把他流干了。”

      张元武来到福来客栈近二十年只消失过两回,是没有打招呼的消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记得他第一次消失是在镇子被响马劫掠过后,等他回来的后镇子就再也没见过马匪了。至于第二次消失是在十年前,到也没什么前因。只知道等他回来,怀中抱了个婴孩儿,镇子上就多了个小不点小狗子。

      “听我师父说:所谓的寻仙之人,指的是一群想要成仙却没有被点化的人,身体里有了气感,却没有形成气,只能用些小法术的人。”

      福来客栈的煮马肉不愧是最地道的一家,香气四溢的马肉勾的人胃口大开,那一大队人马都没有什么言语,只是不停的将马肉捞出来送进嘴里。唯有那少女却是闲不住,将客栈仔仔细细打量过了四五遍觉得没意思了,却又跑到掌柜那里玩起了掌柜的算盘。等弄明白怎么回事后又失去了兴趣,回到那大汉面前腻了起来“爹,你说国师有没有咱家那的清尘老道厉害啊,那老道士气的名字也怪,就把自家的观名到了个个,不过那个老道士可厉害了,一挥手就把观前的小河给冻住了,可是他却不收我当徒弟。爹,要不你帮我求求他收我当徒弟吧。”

      小狗子没有大名,张元武把他抱回来也没有给他起什么名字,也许是觉得人名贱了好活吧,就叫他小狗子,后来满镇上的人也都叫开他小狗子了。

      那大汉宠溺的看了那少女一眼“囡囡,那老道士也就是个寻仙之人,自身还未脱尘呢,哪有什么厉害的,国师可比他厉害多了,听说国师在京都一挥手,就把京都的护城河冻住了一半,在一挥手,京都就下起了大雪。我还听说国师出自仙门呢。”

      天快黑了,福来客栈的伙计掌灯准备打烊,出门挂灯笼的时候却看见尘土飞扬的一大队人马朝自己冲来。吓得‘哎呦’一声便从梯子上向后掉落下来,却没想自己比客栈的门楣高了些许,‘砰’的一声撞在了门楣上,将自己向前弹去,正撞在梯子上,便又和梯子一起滑下了台阶,正摔在一匹枣红色的马旁边。

      那个黑小子也没听掌柜骂完,哧溜一下从后边的桌下钻过,掀开通往后院的帘子,就消失了。

      ‘啪’的一声,把沉迷在幸福中的陈老二吓了一跳,才想起自己眼前的马队来。

      陈老二感到身边一暗,就多了一匹马,那叫小五子的汉子向他又吼了一嗓子:“给老子指个方向,看你跑的还没咱凉州的兔子快,等你到了老子就该摸黑了。”陈老二看着小五子皱紧的眉头,赶紧给向东指了指,低声道:“直走跑两个口就到了。”

      刘大牛正数着星星呢,听见自家掌柜的骂声,赶忙往起爬,刚弓起腰来,觉得背一沉,往上一用力,却敌不过背上的得重量,又趴在了地上。一抬头,面前多了一双红色的小皮靴,如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爹。这家客栈还挺懂事的嘛,还派个伙计给我当脚凳呢。‘哎’就是这个伙计身体太弱了。爹,你看他又趴在地上了。”说完,还踹了踹刘大牛。

      “爹要见过仙人,爹不就…”

      那二十几个大汉轰然喊了声:“谢大人。”便悄然低头吃喝。

      刘大牛缓缓的将头转向黄掌柜,心里想:这次肯定死定了。只见黄掌柜一张胖胖的脸瞬间变成了黑色,浑身起的直哆嗦,指着刘大牛就咆哮道:“你们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一个有钱了就把老子当苦力。一个还没怎么样呢就打老子闺女的主意,你们两个真是小王八蛋。刘大牛,老子告诉你个小王八蛋,老子闺女是加大户人家的,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死了这份心吧。”说完,也不等刘大牛反应,摔门就走了。

      那骑白马的骑客掀开头上戴的毛毡,却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那大汉怔了怔身,却把身上套着的毛毡敞开了大半,露出了里面紫色的劲服,也露出了。。。马鞍前挎着的大刀。

      这一摔门,倒是把小狗子给震了起来。小狗子看见刘大牛哭丧的脸,问了句:“大牛哥,你哭丧着脸做什么?”刘大牛瞪了小狗子一眼,道:“掌柜的知道我和小玉的事情了。”小狗子抓的脑袋想了会,轻轻的捅了捅刘大牛,悄悄地说:“大牛哥,没我什么事吧?”

      陈老二赶紧抬起头,用谄媚的笑容向那大汉道:“大爷,您有什么事儿。”

      在这最后的安宁中,却被一堆噪杂的马蹄声给生生破坏了,一队身披毛毡的马队冲进了镇子里。将没来得及收的饼摊撞了个七零八碎,心疼的做饼的陈老二‘丫’的叫了起来。刚要破口大骂,就见马队忽的停了下来,马队为首骑白马的打了个呼哨,整个马队调头向陈老二直愣愣的冲了过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