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1-04-20 12:34:31

风声鹤唳 已完成

风声鹤唳

编辑:执伞青衣袖作者:奇热文学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叶天,叶兰,叶兰的母,叶兰母亲,兰的母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风声鹤唳》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叶天,宸宇,宸宇的母,宸宇母亲,兰的母亲,金恒,战士本力,云飞,蒙着面人,邱叶,文冽,文歆之间的故事。风声鹤唳评论交流微信在线免费深度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叶天叶兰小说名字叫做《风声鹤唳》,这里提供叶天叶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声鹤唳小说精选:叶天来到新世界已经有了三个月,叶天也彻底了解了新世界的法则,同时也明白了当初那个希望之门前的少年的那一句话:“新世界是美好也是黑暗的,祝你们好运。”是的,世界末日之后,新世界已经建立起了新的秩序,同时也迎来了新的黑暗。新世界对于叶天来说,是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在新世界里面,叶天再一次进入了繁荣的人类社会,而不幸的则是,因为叶天的父亲叶子弦曾经是天籁之殿的天籁殿主。天籁殿主曾经是新世界的王者,现在已经落…

    叶天来到新世界已经有了三个月,叶天也彻底了解了新世界的法则,同时也明白了当初那个希望之门前的少年的那一句话:“新世界是美好也是黑暗的,祝你们好运。”

    是的,世界末日之后,新世界已经建立起了新的秩序,同时也迎来了新的黑暗。新世界对于叶天来说,是幸运的,同时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在新世界里面,叶天再一次进入了繁荣的人类社会,而不幸的则是,因为叶天的父亲叶子弦曾经是天籁之殿的天籁殿主。

    天籁殿主曾经是新世界的王者,现在已经落没了,叶天作为天籁之子,进入新世界就像一个前朝的太子进入了一个兴起的王朝。这是何等的凶险!

    在叶天刚刚踏入新世界之时,罗西已经联合了新世界的几大家族伏击叶天。幸好当时哈尔尊挺身而出,挡住了几大家族的围攻。叶天,谢世坤,漠雪,丁鼓,邱叶也因此走散,不过幸好的,几人已经计划好了,化整为零,以后在京都的闻名大酒店帝国集合。

    叶天和蕊儿在一起,其余几人又分为了一个个团体。

    叶天在这三个月来,生活可谓是东逃西窜,要不是蕊儿机智无比,叶天有次差一点都被几大家族给抓到的,叶天想想被几大家族抓到之后的惨状就有些不寒而栗。

    虽然生活也些坚苦,但是叶天有着调皮机智的蕊儿陪伴,再加上刻苦的修炼,旅途倒也有些滋味。

    在某一天,蕊儿突然跟叶天讲了一下自己的身世。关于蕊儿的身世,叶天的记忆只在多年以前,当然叶天重伤,与蕊儿相遇,两人都是可怜虫,心心相惜,便同伴一起走到了谢家村,在谢家村度过了许多年了,结识了谢世坤,漠雪,邱叶等人。当蕊儿对叶天**讲明了自己的身世之时,叶天惊呆了,想不到自己的身世非凡有着天籁之子的身份,而蕊儿的身份也是不简单,蕊儿只是说自己的记忆模模糊糊,自己好像是大陆上一个有名叫做战狂佣兵团团长的女儿,因为遭到了袭击所以跟父亲走散了,然后遇到了叶天。蕊儿还有意劝说让叶天去找自己的父亲,让她的父亲帮忙。

    关于这点,叶天心里是没有底的,如果事情顺利的话,有战狂佣兵团的帮忙,这对于自己重震天籁之殿是有许多帮助的,但是现在情况不明了,要是蕊儿的父亲与新世界几大家族是一起的,自己傻呼呼的跑过去,那岂不是羊入虎口?但是叶天也不想伤了蕊儿的心,只是应付了几句,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找个时机,让蕊儿回到她父亲身边,这样的话,蕊儿的安全问题也不是问题了,叶天自己闯荡江湖,前往京都会面也会安心了许多。

    这一日,清晨的雾气刚刚散去,叶天与蕊儿又早早的赶路,毕竟早点到京都还是好的,可以对地形有许熟悉。

    可是路程却被一件事情给打断了,因为叶天在路上竟然看到了,强抢民女的戏头,两个无赖正在撕扯一个小姑娘的衣服,且不说蕊儿被这事给气的,叶天也大怒了起来,二话不说,提着剑便冲了上去,叶天的武技已经是十分的高明了,两个只会欺负平民的无赖能有什么本领,没有过几个回合,两个无赖随后一声惨叫,便被叶天砍成了两截。

    看了面前叶天暴怒杀无赖的场景,蕊儿失了一会神,突然像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叶天,见他没望向自己,晕红着脸蛋靠着那个女孩低声道:“那,那两个坏人,没,没欺负到你吧。”

    小女孩一怔,转而蜡黄的小脸升起一阵红晕,低声道:“他们他们刚脱脱下我的衣服你们你们就来了。你好,我叫叶兰。谢谢你救我了。”

    蕊儿舒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好了。”

    叶兰抿着嘴低着头,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一语不发,可能在她心底根本从来升起过蕊儿的那种担心,她的心底还记挂着自己父母的医药费,蕊儿却不知道叶兰心底在想些什么,瞧见对方这模样,忽的道:“你的家在哪?”

    叶兰闻言抬头指了指贫民区里面道:“就在里面。”

    蕊儿“哦”了一声,忽的像想到什么,扭头对叶天道:“我们就去着小女孩家好不好,刚好也让我们有个落脚的地方。”

    叶天听到这话,闭着眼想了想,点点头,既然他下不了手伤害这小女孩,就一直和她在一起,等到自己伤势好转了再离开也不迟。

    “叶兰,带我们去你家好么?我们想去看看你的父母,兴许能帮到你哦。”蕊儿笑了笑,摸了摸叶兰的小脑袋一脸温和的笑容。

    叶兰只是一名十几岁大的小女孩,听到说眼前这位天使一样的姐姐愿意帮助自己心底只觉欣喜,哪顾得考虑他们是否真的能帮到自己,急忙回道:“好,好啊,叶兰谢谢姐姐,谢谢,谢谢姐姐。”

    蕊儿笑了笑,却有些苦涩,摸了摸叶兰的脑袋,又对叶天道:“我还是没劲动不了,这几天走得太累了。”

    叶天转过脸看了看蕊儿,道:“等到明天天明,你自然就好了。”

    蕊儿听到这般说,也觉无可奈何,道:“那怎么办,去叶兰家还得让你背着么?”

    叶天哼了一声,慢慢走到蕊儿跟前,道:“是我背着你,我都没意见,你发什么牢骚。”

    蕊儿不服了,嚷道:“谁叫几天赶路。”

    叶天也不理蕊儿在跟前蹲下,道:“少废话,上来吧。”

    蕊儿话说一般被打断了,纵有牢骚也没得处发,只好不情不愿的挪上叶天的背后,待抓牢了,叶天站起身来,回头又望向叶兰,道:“带我们去你家。”

    叶天的话冷冰冰的,浑不带一丝的温度,这话说着好像是他要去叶兰家找麻烦一样,叶兰不过十多岁大的小姑娘,刚才见叶天杀了无赖,本就对叶天惧怕无比,又听着这话,木着脖子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不该。

    “你怎么又这样?”蕊儿见叶天一句话又将叶兰怔楞在了原地,不住抱怨,转而又对叶兰道:“叶兰,带姐姐去你家好么?”

    叶兰将视线从叶天转到蕊儿身上,心底这才安定了些,点点头,从地面爬起来走到了两人前面,叶天见状,不紧不慢地跟到了后面。

    杂草丛生、废物垃圾到处都是,污水横流,哪怕是在夜晚都散发着刺鼻难闻的恶臭,老鼠、臭虫四处游荡,叶天和蕊儿进入到贫民区内部才发觉这里的生存环境真是恶劣到令人难以想象,真不知道这里面的人都是怎样生存下去的。

    叶天和蕊儿都微微蹩起了眉头,蕊儿更是拿手指捏住了自己的鼻头,而叶兰却像麻木了一般,四溢的恶臭仿佛根本闻不到,小心翼翼地淌着污水一步步朝里面走去。

    不多一会,叶兰领着叶天和蕊儿走到一处矮棚子前,叶兰指着这小棚子对蕊儿道:“姐姐,这,这就是我的家。”

    蕊儿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这小棚子,或许说,这根本不算是一个帐篷——棚子四角用砖石固定,这砖石也不知道用过多久,上面居然都长满了青苔,构成这小棚子的麻布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清洗过,上面布满的灰尘、油污,散发的种种怪味几乎让蕊儿这自小爱洁的千金小姐作呕。

    “你你住这?”蕊儿有点不敢相信,说夸张点,在她家,就是一只狗也比叶兰的住的地方要干净。

    听到蕊儿带着惊奇的一声,叶兰自卑的低下了头,虽然她对轻视、侮辱、厌恶这种种都已经麻木,可好不容易才碰到这样一个好似天仙的姐姐善意地对待自己,心底的自尊被唤起了点点,没想到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只能无助的点点头,几如蚊呐道:“是的姐姐,你们你们还要进去么?”

    蕊儿毕竟是千金大小姐,何曾顾得了叶兰这样一个小女孩的心理感受?她看了看叶天,深咽了一口口水,道:“真的真的要要进去么?”

    叶天看了看叶兰的“家”,心头感叹了一口气,以前他住的地方算是很差了,可和叶兰住的地方一比,以前他的住的几乎都可以算是天堂了。

    “进去吧,有个地方遮风挡雨,总比风餐露宿的好。”叶天想也没怎么想回道。

    蕊儿听到叶天这般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她现在手脚无力只能是叶天走到哪,她跟到哪,点点头道:“那那行。”

    “来姐姐。”叶兰听两人是要进这帐篷,急忙撩起了门口的破布招呼两人进屋,不过由始至终她也只敢招呼蕊儿,叶天连看都不敢看。

    叶天也不管叶兰有没有招呼自己,低头便朝里面走去,不进这帐篷还好,一进帐篷一股刺鼻的腐臭湿气迎面扑来,叶天倒还好,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至于蕊儿都打起了干呕。

    “叶叶兰,是是你回来么?”叶天和蕊儿刚进里面,棚子里就有人发觉了,听声音该是名中年妇女,说话有气无力,极其虚弱,应该就是叶兰的母亲。

    “是是我。”叶兰听到那女人的声音急忙进入帐篷,走到一角拾起一方破旧的烛台,又从不知道哪里捡来一截烧的差不多的蜡烛点燃,昏暗的烛光虚弱的燃起,这才让这黑黢黢的小棚子亮堂了一些。

    这烛光照亮了小棚子才让叶天和蕊儿看清了小棚子内的情形,这小棚子还算宽敞,起码可以容纳五六个人,棚子虽然不小,但里面却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称作“家具”的东西,只有一些破旧的小木台堆放在潮湿的地面上,勉强算作放置东西的木桌,除此之外,这小棚子再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

    在小棚子一角堆放着一大捧杂草,能看清有两个人躺在上面,一男一女,应该就是叶兰的父母,而看到这两人叶天也才发觉腐臭味道的源头,这两人肉体都开始发生了腐烂,可见所受病痛绝对不轻。

    杂草堆上的女人头发蓬乱,面容十分憔悴,面色苍白,毫无一丝血色,隐约有些浮肿,口鼻附近到处都有干汩的血迹,惨不堪言,按叶兰的年龄推断的话,这女人至多只有三十来岁,可现在的她看起来起码有了五六十岁,让人几可想象她所遭受的病痛折磨是何其痛苦,至于躺在她内侧的男人则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如何。

    “这么晚了,你你去哪了?”叶兰的母亲只注意到自己的女儿,竟一时没有注意到小棚子里挤进来两名陌生人。

    叶兰今夜完全是瞒着自己的母亲去的,她可不敢对自己的母亲道出实情,有些**地回道:“没没去哪,就是,就是想去外面看看,看看有没吃的”

    叶兰的母亲瞧着女儿这幅模样,痛心的抚了抚女儿的秀发,疼惜道:“你饿了么,等妈妈今天晚上休息一下,明天明天我出去找吃的。”

    叶兰摇了摇头,伸手擦去母亲口鼻之上的血迹,抿着嘴道:“不,妈妈,您病了,就好好休息,我会出去找吃的的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可是”叶兰的母亲听到这话,顿时眼角湿润,一方面因为女儿的懂事,一方面又因为自己的病而无可奈何。

    “叶叶兰?”蕊儿在一边听见这对母女的对话,只觉的心底酸涩难忍,忍不住出言唤了一声叶兰。

    “他们他们是谁?”女人这才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叶天和蕊儿这两个陌生人,待看到蕊儿便是一愣,这两个年轻人,男的倒还好,这女的面容姣美,仿佛天仙一般,与小棚子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叶兰急忙坐到杂草堆边扶着自己的母亲道:“这位姐姐是我在外面碰到的,暂时想来我家住一晚。”

    叶兰的母亲有些发愣,这么美的姑娘去哪住没有地方,怎么会到这贫民区来借宿?可她又想不出其他的合理解释,若说这对男女对他们家有什么不轨的想法,那更可笑,他们家连“家徒四壁”都说不上,还有什么能让人看上的?

    “是么”叶兰的母亲虚弱的挤出一丝微笑望向叶天和蕊儿,道:“对不起两位,我我家就这样的条件如果两位不嫌弃就就睡一晚吧。”

    蕊儿处在这下的环境下只觉的全身发麻,怎还会睡得着,不过对方如此善意也不好直接回绝,冲着叶兰的母亲点了点头,忽然她感觉叶天有些怪异,眼角的余光一扫,居然看到叶天,在笑

    叶天绝非真正的心如坚铁,他的心里也有温情,也向往着濡慕亲情,看着叶兰和她母亲之间暖暖的母女情意,他仿佛看到往日的自己和母亲,从前的母亲也不是这般对待自己的么?原来,天下的母亲都一样,为了自己的儿女,哪怕耗尽心力也是万般值得的。

    叶兰母亲的笑容很虚弱,也很无力,但是这种笑容让叶天仿佛看到了母亲的笑容,闪烁着母性的光辉,他心中的坚冰慢慢融化,不自觉得对叶兰的母亲还以微笑。

    “你你笑了”蕊儿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瞪大了眼睛,从来到新世界之后见到这叶天开始她好像就没见过他这般温和的发笑,不论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高傲模样,此刻,他居然会对贫民区一名普通的中年妇女还以善意的微笑,这,是为什么?

    叶天听到蕊儿的声音,又急忙抿住了嘴,换上了一副冰冷的模样,仿佛刚刚他发笑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一样。

    “唔?你怎么不笑了,多笑笑嘛,你笑起来也挺好看的。”蕊儿见自己一句话又让叶天止住了笑容,坏坏的笑了一声。

    叶天冰着脸庞侧了侧脸道:“我刚笑了么?是你看错了。”

    蕊儿一怔,娇小的鼻子皱了皱也没将叶天话听进去,只不过在心底对叶天的看法又发生了一点微微的改观。

    “姐姐,你们,你们就只能在那边挤一挤了。”叶兰将她的母亲放平,又慢慢地挪到叶天身前,却还是不敢看叶天,只是对蕊儿指着小棚子一角道。

    蕊儿和叶天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在那里也堆着一堆杂草,想是平日叶兰睡觉的地方。

    叶天倒没什么,风餐露宿的事他经历的多了,能有这样的条件让他养伤就不错了,可蕊儿却如何能忍耐这般恶劣的睡眠环境,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对了,叶兰,你妈妈究竟是患了什么病?”蕊儿这才想起她来叶兰家的主要目的,急忙开口问道。

    叶天叶兰的母小说名字叫做《风声鹤唳》,这里提供叶天叶兰的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声鹤唳小说精选:“啊——”蕊儿惊呼了一声,她何曾能想到昨天还好好的活着的人转眼之间就这么逝去了生命?“叶天,叶天!”蕊儿急忙转身奔向叶天,她难以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毒夺去了生命,她宁可相信是自己出了错。叶天被蕊儿惊醒,准确的说,是蕊儿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不过他不想让蕊儿尴尬,装作未醒而已。“什么事?”叶天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奇怪道。蕊儿一把抓起叶天的手奔到叶兰母亲身边,指着叶兰的母亲急道:“大婶,大婶怎么了,我我”叶天皱着眉也不再…

    “啊——”蕊儿惊呼了一声,她何曾能想到昨天还好好的活着的人转眼之间就这么逝去了生命?

    “叶天,叶天!”蕊儿急忙转身奔向叶天,她难以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毒夺去了生命,她宁可相信是自己出了错。

    叶天被蕊儿惊醒,准确的说,是蕊儿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不过他不想让蕊儿尴尬,装作未醒而已。

    “什么事?”叶天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奇怪道。

    蕊儿一把抓起叶天的手奔到叶兰母亲身边,指着叶兰的母亲急道:“大婶,大婶怎么了,我我”

    叶天皱着眉也不再听蕊儿废话,难不成叶兰的母亲出了什么问题?按说她体内的毒还未攻入血气就算是毒发身亡也不会这么快啊,叶天奇怪伸手探了探叶兰母亲的脉搏——早已停止了跳动,显然身亡多时。

    “嗯?”叶天看了看叶兰母亲的面容,觉得有些奇怪,这分明不是中毒身亡的症状,这到底怎么回事?

    “大婶怎么了?”蕊儿却很关系叶兰的母亲,不住催促叶天。

    叶天抬头看了看蕊儿道:“她已经死了。”

    蕊儿一怔,转而小脸一沉,不相信一般摇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边喃喃自语,视线又转到了小小的叶兰身上,叶兰仍然熟睡着,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她已经失去了她至亲的亲人,从这一刻开始,她已经是一名孤儿了。

    叶天又低头看了看叶兰的母亲,忽然发觉她的嘴角有些鲜血,还很新鲜,应该不是中毒导致的,叶天低头想了想,突然脑门一闪,伸手轻轻掰开了叶兰母亲的嘴唇,这一看果然印证了他的想法,叶兰的母亲,是咬舌自尽的。

    “她是咬舌自尽的。”叶天叹了口气,没想到叶兰的母亲为了彻底绝了叶兰的心居然会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就是死,也会选择为了儿女而死。

    蕊儿一怔,转而悲伤道:“怎么会这样?”

    叶天扭头看了看蕊儿,淡淡道:“叶兰的母亲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绝了叶兰的念,让她无牵无挂的跟着你走。”

    蕊儿听到这话,心底一沉,视线又转到叶兰身上,好像是对叶兰的母亲承诺一般,温柔道:“放心吧,大婶,我一定会照顾好叶兰的。”

    叶天看着叶兰母亲的遗体叹了口气,转而又走到叶兰父亲那边,稍一探查,果不出所料,她的父亲终于支撑不住了,毒发身亡,或许死了也好,起码是种解脱。

    “哎——”叶天叹了口气,没想到一夕之间一个家就这么瓦解了。

    “唔——天使姐姐,你怎么了?”叶兰突然之间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看到蕊儿怜爱的看着自己,一脸不解和迷茫。

    蕊儿爱怜的摸了摸叶兰的小脑袋,笑道:“没什么,叶兰,你醒了。”

    叶兰“嗯”了声,又看了两眼蕊儿,心底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突然,她的手触到母亲的手,居然毫无一丝热度,叶兰心底一凉,赶紧扭头朝自己的母亲看去,然而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她心顿时沉到了无底深渊,自己的母亲,死了。

    “妈妈,妈妈!”叶兰浑然不敢相信这是真正,扑到母亲的身上大哭摇晃着她的遗体,但是叶兰的母亲就像是陷入了沉睡之中,根本感受不到女儿的悲痛。

    蕊儿赶紧上前搂着叶兰安慰道:“叶兰,别伤心了,别伤心了。”

    叶兰只是大哭,根本不理会蕊儿,直到哭得她的嗓子都哑了。

    蕊儿任叶兰发泄了半晌,待她情绪稍稍稳定了些才对叶天道:“先让叶兰将避毒珠服下吧。”

    叶天“嗯”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了避毒珠,递给了蕊儿,蕊儿接了过来,想劝服叶兰服下,但此时的叶兰怎么肯听从蕊儿的,不住的摇着头低声啜泣,任凭蕊儿如何劝服就是不从,最后还得求助叶天,叶天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直接掐着叶兰的后颈掰开她的嘴唇,直接给塞了进去,蕊儿被叶天粗鲁的行为吓了一跳,但见叶兰已经服下了药剂,心底也放松了大半。

    “叶兰,你放心,你的母亲和父亲虽然已经走了,但是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就跟着我走吧,好么?”蕊儿轻轻拍着叶兰的肩膀不住安慰,想转移开叶兰的注意力,叶兰也没什么反应,就是望着父母的遗体不住啜泣。

    如此过了好半天,叶兰终于止住了哭泣,但一停止哭泣,她又出奇的安静,就这么呆呆看着自己父母的遗体一动不动,好像是被点了穴一样。

    蕊儿瞧见叶兰的异样,拍了拍她的肩膀,但对方却毫无反应,蕊儿心底担心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又求助于叶天,叶天看了看叶兰,淡淡道:“哀莫大心死,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父母双亡的现实,让她自己静一静就好了。”

    蕊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底却对叶兰仍旧很担心,但她听从了叶天的话,从叶兰身边走开,不再打扰她。

    蕊儿走到叶天身边,看了看叶兰,叹了口气,这才扭头对叶天道:“叶兰真是可怜,这么小就没了父母,哎,我们还是寻个时间将她的父母葬了吧,也算最后对大婶做的事了。”

    叶天点点头,道:“白天人多眼杂,晚上我会找个地方将他们夫妻埋葬。”

    蕊儿“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叶天的想法,顿了顿,又抬头望着叶天道:“那我们呢?还是留在贫民区么?”蕊儿没有注意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的意识不自觉的就将自己和叶天放到了一起。

    叶天吸了口气,摇摇头回道:“贫民区终究不是久留之地,我会找个地方养伤。”

    叶天体内的战士本力已被他压制住,唯一的损伤就是身体上的,贫民区这个地方连最基本的食物都没有保障怎么来养伤?更何况这贫民区虽然暂时很安全,但时间一长却未必不会引起罗西那边的注意。

    蕊儿“哦”了一声,却听叶天又道:“至于你,现在你的手脚能够行动,我介意你还是去你父亲那里。”

    蕊儿一怔,看了看叶天,眼神复杂的闪烁的两下,忽然开口道:“其实,你愿意跟着我去我家,我想我们还是能庇护到你的。”

    叶天闻言心道:“庇护我,若是你知道就是叶天,恐怕巴不得我早点死吧。”他心里如此想,嘴上却未表露半分,冷笑了一声道:“庇护?我才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我还不相信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蕊儿听到这话急道:“你别逞强了,帝都这个地方真不是靠个人的力量能够成事的,如果没有”

    “够了!”叶天伸手打算蕊儿,转过脸看着蕊儿道:“我的生死不需要任何人插手,我的事你也不用你来过问。”

    蕊儿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气急了,道:“行行行,懒得管你,你要死要活跟我都没关系!”

    蕊儿这般“关心”叶天倒不是其他,主要是已经对他有了好感。

    “行了,我要休息了,什么时候走你自己看着办。”叶天冲蕊儿摆了摆手,转身走向草垛,待走到那堆草垛子上直接盘腿坐了下去,什么也不再理会。

    夜色已深,在贫民区边缘一处空地,叶天迎着风默默凝视着身前的两具遗体,这两具遗体,便是叶兰的双亲,此刻叶天正准备将两人下葬。

    得知叶天要埋葬自己的双亲,叶兰千万个不愿意,饶是她如此惧怕叶天也敢正面顶撞,扑在父母的遗体上死活不让叶天抬走自己的父母,迫于无奈,叶天伸手将叶兰击晕,将叶兰父亲的遗体带了出来,决定就在这贫民区不远的地方就地埋葬,蕊儿则留下照顾晕过去的叶兰。

    “希望你们安息。”叶天看了看眼前的这对苦命的夫妻,闭上眼默默祈祷了一番,接着走到两具遗体边用临时拿木棍做成的“铲子”开始一铲一铲的挖起坑来。

    过了一会,叶天身前逐渐出现了两个浅坑,刚好足够容纳两人,叶天轻轻摸了摸额头的细汗,转而跳出浅坑将木棍扔到一边,去抬两人的遗体。

    叶天力量不小,很轻松的便将叶兰的母亲先推进了这小浅坑中,待将叶兰的母亲身形摆正,又伸出手臂推向叶兰的父亲,就在叶天推动这具遗体的时候,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叶兰父亲的胸口好像有些怪异。

    叶天奇怪看了看叶兰父亲的胸口,迟疑了片刻,伸手解开了叶兰父亲胸前已被血块凝结的衣裳,待完全解开露出叶兰父亲的胸口叶天看到的一幕却让他为之一怔。

    但见叶兰父亲的胸口之上有三个掌印,将他的胸口打的深深凹陷了下去,掌印成乌紫色,哪怕叶兰父亲身亡多时,这种妖异的颜色依然不减,在一片斑白的胸口格外显眼。

    “怎么会这样?”叶天顿时有些发愣,这三掌明显是高手所为,叶兰的父亲只是贫民区很普通的平民,他能惹到什么样的高手对他下此毒手?而且这掌印成乌紫色明显是一招毒掌,除了自己谁能打出带着自己体内毒功之毒的一掌呢?叶天百思不得其解,望着叶兰父亲胸口的掌印一时发了呆。

    突然,他脑门一闪,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困扰多时的谜团霎时解开,他终于明白了叶兰父亲的身上为什么会带上自己体内毒功之毒!

    如果叶天没有猜错的话,叶兰的父亲定是遇到了被自己毒功所伤的高手,这名高手为毒所伤体内毒素不除性命堪忧,为了解掉体内之毒,采取了最为残酷的方法,即将自己体内之毒完全引渡到另一人的身上!

    那这人会是谁呢?叶天又陷入了困惑。

    “回来了?”叶天回到小棚子的时候,蕊儿正蹲在草垛边看护着熟睡的叶兰,见叶天回来了,不由自主的招呼了一声,可打完这声招呼却觉得有些不对,这可是待家的妻子对劳累一天的丈夫才会用的语气啊

    蕊儿顿时表情有些尴尬,好在叶天对感情木讷也没察觉到任何不妥,只是点点头,踱着步子走到蕊儿身边望着叶兰道:“她还没醒么?”

    蕊儿见叶天注意力没放在自己身上,心不由放松大半,点头道:“是啊,只是梦里不停的说糊话。”

    叶天“嗯”了声点点头。

    蕊儿又问道:“大婶和大叔都都下葬了?”

    叶天点点头道:“下葬的地方并不远,从贫民区出去很容易能找到,如果叶兰以后想自己的父母了,你可以带她来看看。”

    蕊儿“哦”了一声,问道:“叶兰现在怎么样?我倒是很担心她,她已经失去了父母,万一她再有个差池”

    叶天摇摇头道:“你不用担心,叶兰体内的毒已经消除了差不多了,她现在只是因为长期吃不饱饭,身子孱弱而已,如果你真的原意带她回去好好照顾她,她的精神会恢复过来的。”

    蕊儿急忙道:“我当然愿意。”

    叶天轻轻一笑,道:“希望如此。”说完这话叶天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蕊儿道:“这是我刚刚找来的食物,你也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赶紧吃吧。”

    蕊儿一怔,意外的看了看叶天,但她的确觉着腹中饥渴难耐,道了声“谢谢”伸手接过这个小纸包,纸包还散发着温热,也不知道是食物很新鲜还是在叶天怀中揣得太久的缘故。

    叶天递给蕊儿这包裹着食物的纸包过后什么也不再多说,转身走到小棚子门口不远的地方盘腿坐好,缓缓闭上了双目,好像这顷刻之间便已经入睡。

    蕊儿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叶天,直到叶天闭上了眼睛这才打开手中的小纸包,顿时一打开一股清香的味道直逼鼻端,撩拨得她的肚子叫唤的更厉害了。

    “是桂珍糕!”蕊儿眼神一喜,这种糕点她可喜欢吃了,没想到叶天竟能弄来!

    蕊儿一天滴水未沾,此时饿的是前胸贴后背,见到如此美食岂还能忍的下去,笑吟吟的便要咬去,就在她迷人的嘴唇快接触到这糕点时突然却顿住了,视线转到了熟睡的叶兰身上,朝着对方爱怜的一笑,从纸包中取出一小块,而后又将纸包包好放到了叶兰的小脑袋边。

    蕊儿的这边的动作一点不漏的全落进了叶天的眼睛,他的嘴角扬起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但很快便恢复了原样,一动不动,仿佛入定的老僧一般。

    蕊儿却是不知,斯斯文文的食用着手中小的可怜的糕点,哪怕她的食量着实不大,这小小的糕点还是根本不够填饱她的肚子。

    蕊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还是空荡荡的,不过暂时也压下了她的饥饿感,“睡吧,睡吧,睡了就不饿了。”蕊儿自言自语了一番,又看了看叶天,蹲坐到叶兰身边,将头枕到自己的膝盖上,不一会,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

    天色微亮,一轮旭日从东方升起,缓缓地浮出云端,光明瞬间驱逐了黑暗,洒满了整片大地,不多时,整座大陆帝都尽在它的笼罩之下,当然,也包括几乎被人遗忘的贫民区。

    叶天迎着朗朗的日光踏出小棚,将整个身体都沐浴在日光的照射中,暖暖的,很舒服。

    他的身后跟着蕊儿,一脸忧愁,不时会回望一番小棚内,轻叹着气。

    “怎么办?叶兰还是不肯吃东西,这么下去”蕊儿走到叶天身边,一脸担忧的望着小棚内。

    今日一早叶兰便醒了,只不过好像换了一个人般,静静的缩在角落一语不发,任凭蕊儿费尽口舌她也理都不理,仿佛根本听到她在说什么,蕊儿担心不已但又无可奈何——她可以让叶天掰开叶兰的最吃药,也总不能让叶天掰开她的嘴吃东西吧。

    “她父母双亡,一时接受不了是正常的。”叶天却一脸冷漠,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叶兰的死活。

    蕊儿叹了口气,道:“她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她本来身子就弱,再这么拖着不肯进食,我怕她会撑不住。”

    叶天摇摇头道:“你放心吧,我喂她服食的避毒珠是异兽内胆制成的,功效不仅仅限于解毒,还可养生益体,一两天不吃饭,死不了的。”

    蕊儿还是不放心,回道:“说是这样说,可时间长了,我还是怕”

    叶天侧过脸看着蕊儿道:“如果你真的担心叶兰,就尽快带着她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去过另一种生活,环境换了她自然会慢慢恢复过来。”

    蕊儿一怔,抬头道:“离开?嗯我明白的。”忽的又道:“那那你呢?”

    叶天又扭头望向天际,淡淡道:“天大地大,总有一个我容身的地方。”

    蕊儿看着叶天的侧脸,充满孤傲和不羁,还想劝他跟着自己走的话顷刻便被吞进了肚子,抿着嘴点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只是只是我们以后以后还会见面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