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1-04-20 12:34:31

刀塔新世界 已完成

刀塔新世界

编辑:长青诗作者:奇热文学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秦朗,无天,玄天,周芷,周女天,天派,以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dota新世界》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秦朗,无天,玄天,周芷,周女天,天派,以后,法术,都是之间的故事。dota新世界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七月的北京市里阳光明媚,好像春天的气息蔓延到了此刻的七月,而在这个生机勃勃的月份,秦朗终于拿到了自己的毕业证书。

    这个毕业证书其实也就是大学本科毕业证,秦朗刚从学校里出来,就兴高采烈地奔跑起来,他似乎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秦朗一边跑着,一边回忆起来,自己能拿到这份证书,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他依然记得自己在二十年以前,家人给自己最大的梦想,也是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将来考上正规的大学,能有一个大学毕业证,从而改变家人一生的命运,但是命运好似捉弄他们似的。

    在小学时候,秦朗的成绩还是可以的,在仅有二十个人的班级里,能排到前五名,但是在升入初中以后,开始成绩还可以,但自打初二喜欢上了网络游戏,这学习成绩就算是一落千丈,再也没有回升了。终于,在初三的时候,秦朗好好反省的一次,有所感悟。

    其实秦朗算是一个比较聪慧的孩子,看到周围都是些贫穷下等的人,自打在小时候就竖立了要高考进大学,成就自己的人生梦想,但是这两年堕落了,所以要赶快站起来,于是在自己的提议下,他便转了学校。

    转学之后的秦朗学习非常努力,成绩提升速度也是非常的快,老师同学的都看在眼里,于是她就考上了一所不算太差的高中学校,然而在这所高中学校里,他是拼了命疯狂的读书,在高考前期,也是玩了命的学,最终考上了一所大专。

    但高考分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都傻了,一直成绩比较不错的秦朗,竟然只拿到了大专的分数线。本来想复读的他,经过一个暑假的思考,决定还是撤销整个想法了,决定先上这个大专吧,大专上完以后再说本科的事情。

    然而,一转眼三年过去了,再一转眼四年又过去了,如今已经接近而立之年的秦朗,终于通过自我的苦学,拿到了专科毕业证书。其实他很早就认为学历什么的不重要了,毕竟自己已经是一个有工作经验的人,但是保守封建的家人可不这么认为,他们始终希望秦朗可以有一个大学毕业。

    于是,现在的秦朗可以说是非常兴奋,一方面是大学毕业证终于有了,另一方面自己刚刚离职了一家公司,现在要去另一家公司面试应聘了。

    其实马上要应聘的这一家企业,可以说是一个大企业,刚刚进入世界五百强,据说新进员工底薪都保持在白领级别,而且里面女员工居多,这让屌丝了快三十年的秦朗,十分向往这里。

    尤其是现在,秦朗已经拿到了学校的正规毕业证书,以及在前任公司工作四年的介绍,这样的面试材料,想必这家五百强公司是必然会接受的。

    一想到以后能够过上的舒服日子,秦朗就想笑得合不拢嘴,因为那真是一个美好的向往,而企盼多年,这些美好的向往马上就要实现了。秦朗继续奔跑着,只是没有发现,身后的天边,隐约出现的黑点。

    修真大陆中,巨大的天空被分为了两边,一边被升腾的黑色雾气所笼罩,另一边则是阳光明媚。

    这里就是世界的另一端,修真大陆里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大战。

    这场大战已经酝酿了几百年的时间了,修魔者的领袖鬼惑,站在黑雾气的前段,看着前面修仙者的领袖无天。

    鬼惑此刻的心情实在是太兴奋了,她几乎想象不到自己会有这么兴奋的时候,以前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然而当真实面对的时候,那股喜悦似乎要冲破苍穹了。

    鬼惑正是这修魔者的首领,身后所站立着的,就是无数的修魔者,他们个个身穿黑色金甲圣衣,威风凛凛地站在偌大的天空中,一眼看过去几乎让人以为是黑色的云朵,遮蔽了半个天空呢。

    而另一边,无天所带领的白色人群,也是昂说阔步地站在这里,脚下飘着全是白色的云朵,象征着他们所代表的正义。

    “鬼惑,你就不要执迷不悟了,束手就擒才是最好的选择”,无天的语气正气凌然,像是从天庭传下来似的,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同时,身后的士兵们也跟着高声呼喝起来,大概他们也是为了雄壮自家的士气吧,齐声高喊着‘束手就擒,束手就擒……’。声音传到黑云这里,修魔者都不禁笑了起来,而且这笑声越听越觉得猖狂,竟然盖过了他们的呼喝声。

    鬼惑听着自己这方面的笑声,在看着前面这些衣着靓丽的人的身影,不禁笑得更浓了。

    它叫鬼惑,是如今修魔者的领袖,今年已经有二百多岁了,但是外表看上去,依旧是个壮年时候的模样。鬼惑从小就生活在鬼雾山中,是前任鬼王的孩子。

    但是,年纪幼小的他,是并不知道自己是鬼王的孩子的,因为鬼王为了更好的锻炼自己的孩子,在刚出生不久,就把孩子扔在了这里,让他独自锻炼去了。

    年幼的鬼王,早早地学会了爬行,找到了一座山洞,在山洞里生存下来,吃的和野兽的差不多,几乎维持着和野兽一样的生存模式,一直到了他一百岁那年,才长成了一个成人模样。

    在修真大陆里,一百岁对于一个人来讲,还算是少年时期,但是因为鬼惑天生具有很强的修魔天赋,加上一百年在山中的磨练,自己的修魔道行可以说是日益精进,如今完全可以与那些顶尖高手媲美了。

    而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鬼王终于出现了,对鬼惑说出了一切,鬼惑知晓自己竟然是鬼王之子的时候,紧紧地拥抱着鬼王,生气地说为什么你现在才出现,以前干嘛了。

    鬼王把它们的使命,告诉了鬼惑。原来,在整个修真大陆里,分为两个势力,一个势力就是以无天为代表的修真派,另一派呢就是鬼王为代表的修魔派。修魔派在曾几何时,曾经是整个修真大陆的望着,逍遥无比,无人可挡,但随着时光变迁,他们魔族逐渐势微,如今已经算是在这修仙大军的统治下,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地活着了。

    不过,事实上,鬼王暗中也积蓄着许多力量,就期待有朝一日自己得到不错的将军,以这个将军为首领的,对修仙一族进行猛烈的进攻。其实鬼王暗中积攒的小鬼并不比修仙者少,只不过没有一员猛将出现,所以才蜗居多年。

    现在,鬼王看到了自己的儿子鬼惑,终于是具备这样的能力。

    然而,就在他为自己的孩子感到高兴的时候,另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修仙族大概是察觉到了他们的住处,派领重兵来进攻了。这让当时正沉浸在喜悦和天伦之乐中的鬼王措手不及,然而不等自己有所防备,仙族的人就已经攻了进来。

    这一次,修魔者一族大败,只有一些残兵流了下来,还有当时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鬼惑。

    自此,鬼惑对于修仙一族的仇恨,便如同熊熊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他再次进入了自己的黑雾山中,做进一步的修炼。这一修炼,可就是五十年之久。五十年里,鬼惑几乎去遍了黑雾山的每一个角落,他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般地成长。

    整个黑雾山烟雾缭绕,延绵千里,里面怪物巨多,几乎天下没有人不畏惧这里的,而进入这里的人,也很少有人能够出去,只是在数年之后,这里出了一个传奇,也就是鬼惑在这里生活了多年,出现在了世界上。

    鬼惑一出来,就立马把山下的几个村子的人,在一瞬间全部都杀光了,甚至是鸡鸭狗这些动物的生命也毫不保留地杀光了。但毕竟是穷乡僻壤,所以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接下来,鬼惑就又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他把附近的几个县城的人,全部杀光了。

    这件事,一下子就震惊了天下,包括这修仙一族中最著名的门派青天派,也注意到了鬼惑,很快,青天派就派出高手,前来猎杀鬼惑。

    但是,让青天派大跌眼镜的是,尽管派出的都是门派内一顶一的高手,但是几次三番下来,自己派出的人都是全军覆没,没有一个回来消息的。据说在不久后,这些被派出的人的尸首,全部被悬挂着城门之上,而旁边都写着几个大字‘鬼惑到此一游’。

    这一次,鬼惑的名声可以说是更进一步的提高了,放眼整个世界,没有人不知道他了。于是,无数的隐居在各个地方的小鬼们,看到自己的领袖再度出现,全部都受到了感召似的,立马都出现了。

    仅仅是一个月不到,在仙族还没来得及防御的时候,魔族已经召集了上万名弟子,这些弟子全是之前鬼王留下来的,而此时雄心勃勃的鬼惑,也希望靠着自己无比的实力,以及成千上万的弟子,来一场大战,把那修仙族踩在自己的脚底下。

    以黑雾山为据点,鬼惑开始了大面积的进攻,几乎保持着战无不胜的战绩,从黑雾山眼看就要打到了擎天城中,而这个擎天城中,众所周知的仙族大派青天派的总部就在这里。

    也就是说,只要攻陷了这里,那么魔族的势力将再度一统世界,称雄一切,鬼惑想到这里,算是完成了父亲多年的愿望,不禁高兴地大叫起来。

    青天派的掌门人无天,在这个时候急白了头发,他自从数年前战胜鬼王之后,以为世间再修魔者这方面,再也不会遇到敌手了,所以也就怠慢了修炼,现在的功力对比多年前,反而不如当时,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一个强悍的新对手,而且自称是鬼王的儿子。

    开始时无天仅仅是派一些强将去应对,但是到了现在,鬼惑带领的大军已经抵达了城门外,他似乎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了,至少在修仙者中,他因为数年前的那次大战,是被摆在了很高的位置的,所以如果这时候他能够克敌制胜的话,那么一定是成为一段佳话,流传下来的。

    于是,在这擎天城外,开始了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

    无天把家里祖传的宝物都拿过来了,正是因为自己对于战胜对方没有信心,所以才拿了这么多宝物过来,以此来增加自己的实力。不过正好,这些宝物其实力量都非常大,尽管这鬼惑的力量其实远在无天之上,但几个回合下来,双方似乎都维持着平稳状态。

    “哈哈,只要我能战胜你,那么这些宝物都将是我的,那我的功力……”,鬼惑笑得越来越猖狂,因为他能感觉到,这无天确实是功力低微,甚至比不上自己之前打败的那些将领,但就是他那手中的法宝,极为厉害,甚至几次让鬼惑都觉得自己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鬼惑依然是一点畏惧没有,自从黑雾山出来以后,自己就一直是一点畏惧没有,他这法宝虽然厉害,但是看样子也是山穷水尽了,而自己依然力量充盈着。

    无天气喘吁吁地看着正在微笑的鬼惑,难以置信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因为这鬼惑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这么努力,宝物的力量也发挥到了最大,却只能阻止了他的进攻,却没有起到一点伤害的作用,这一点让无天难以置信。

    难道,眼看这天下,就让归这魔族所有吗?就要让这一群修魔者,得到天下的掌控权了吗?想到这里,无天满是不甘,他不愿自己的千秋基业毁于这里,也不愿让广大百姓把他的事情传位笑话,他的目标可是成为一名为了屠魔事业,鞠躬尽力的人啊,怎么能死在这呢!

    想到这里,无天满心的不甘,决定用出自己最大的法宝,尽管使用这个东西的话,可能连自己的命也不保了,但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修真大陆的统一和安定,他必须这么做了。

    无天喘着气,从口袋里拿出了镇天塔。这个镇天塔是一个上古的神器,传说是当年托塔李天王李靖手中的镇天宝塔的孪生兄弟,不过命运颠沛流离,到了凡间被丢在某个地方,而在数年前被无天感应到了,拿来归自己所用。

    不过,无天后来后感受到,这镇天塔是一个太过神奇的宝物,里面有诸多功能,许多都是他至今都未研究出来的。他只会利用这宝塔进行攻击,尽管还从未运用过,但他有感觉,一旦攻击下去,力道就可以非常大,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而这一次,没有选择的无天,只能这样做了。

    他拿出了镇天塔,镇天塔又叫做‘如意镇天塔’,是可以自由地变大变小的,无天试着把它变大的时候,才发现因为刚才跟鬼惑激战的时候,自己用的灵力过多了,所以导致自己根本运用不起这么厉害的东西了。

    鬼惑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所以拿出了这个吧。鬼惑哈哈一笑,也不着急攻击,反正觉得胜利必然是属于自己的,所以就在原地等待着,看着无天能使用怎样的招数。

    在身后上万士兵的注视下,无天手中拿着镇天塔,用力地念动咒术,试着催化其中力量,却完全不行,这一试足足试了有十几分钟,十几分钟过后,无天才意识到四周的人都在看自己,不同于身后的自家士兵,是期待的眼神,前方的魔族的士兵,简直是在看笑话一样。

    鬼惑说道;“快啊,再用力啊,本小爷等着你看你怎么用这法宝”。

    这句充满挑衅意味的话,着实激怒了无天,他作为天下第一门派的青天派的掌门人,除了当年做学徒以后,成为掌门的几十年来,哪里受过这样的嘲讽,立马就怒了。

    要知道,对于位高权重的人来说,面子远远比输赢重要,所以这一次,他就狠了一下心,用自己毕生的能力,把自己的生命力给逼迫了出去。

    生命力可以转化为灵力,而一旦转化出去,那灵力将是非常盛大的,无可比拟的,但相对来说,转化者也要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比如可以因此就失去了生命,也是有可能的。

    无天是深深了解这一点的,但是为了世界的太平,为了小时候老师教导自己的真言,自己此时此刻必须这么做了。然而他又觉得,其实这么做也未必不可,因为自己年龄已经是老年了,即使不是这么一次大战,想必自己也活不了太久了,而之前自己还一直畅想着,想着有生之年或许能否动用一下这个最为厉害的镇天宝塔,自从鬼王死后便觉得可能没这个机会了。

    然而,此时此刻,他觉得此生无憾了。

    周芷周女天小说名字叫做《刀塔新世界》,这里提供周芷周女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刀塔新世界小说精选:这种语气,分明就是古代书生们交流时所用的语气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自己明明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啊!秦朗正想要辩解,却听另一个白头净面的人说道;“哎呀,算了,这小子长得如此清秀可人,也是我们几个臭男人比不了的,所以师妹对他疼爱有加,也属正常,我们还是去修行吧,不要在意这些了,否则待会掌门来了,又该说我们懈怠了”。这个人说完,旁边的几个书生立马跟着拍拍手,表示赞同,然后并肩走了出去,独留秦朗和周芷在这屋内。秦朗听到这…

    这种语气,分明就是古代书生们交流时所用的语气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自己明明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啊!

    秦朗正想要辩解,却听另一个白头净面的人说道;“哎呀,算了,这小子长得如此清秀可人,也是我们几个臭男人比不了的,所以师妹对他疼爱有加,也属正常,我们还是去修行吧,不要在意这些了,否则待会掌门来了,又该说我们懈怠了”。

    这个人说完,旁边的几个书生立马跟着拍拍手,表示赞同,然后并肩走了出去,独留秦朗和周芷在这屋内。

    秦朗听到这个书生说到最后时,不禁彻底的震惊起来,因为他竟然说什么‘掌门’‘修行’,这分明就是玄幻小说里的字眼嘛!怎么会出现在他四周呢!他感觉自己要歇斯底里的崩溃了!

    然而,不等他说什么,这周芷就主动问起了他,显然这周芷也是个十分乖巧可人的女孩,问起话来也是语气轻微,像只温柔的绵羊,说道;“这位师弟,你是失忆了吧?别怕,这里是织女山织天派,我是织天派掌门人周女天的女儿,在这里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的,你放心吧”。

    说道这里,秦朗其实更晕了,他觉得这里是哪跟哪啊!什么门派什么女儿,自己明明要着急着去那家世界五百强面试呢!

    “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我吧,我全部都回答给你”,周芷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极其轻微,好像面对一只未经世事的孩子。

    此刻秦朗心中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一时间疑问堆积成了山在自己的脑海里,自己仍然是双目空洞着不知所以。

    宁静了大概三四分钟的样子,周芷见他一直不说话,也没有主动张口问道,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噢,想必你是失忆得太多了,不知什么是什么了,这样吧,我先给你一本书,你看着,看完了有什么问题再问我”。

    说着,周芷跑了出去,没过一会就又回来了,不过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周芷看样子很着急的蔓延,把书扔进了秦朗的怀里,说道;“刚才遇到我妈妈了,妈妈说让我赶紧去修炼,所以不能在这里陪你了,你先自己看着吧,不懂的圈起来,回头问我”。

    周芷说完这些,就转身跑了出去,而秦朗茫然地从床铺上拿起这本书,看到封面的几个大字;《修真大陆百科全书》。

    仅仅是看到这个书名,秦朗就彻底震惊了!他只听说过《百科全书》,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修真大陆’也有什么百科全书啊!就算有,那也应该是存在于玄幻小说中的啊。

    他捏了捏自己的耳朵,疼痛感传输到神经中,告诉他这些并非幻梦,而是真实的!

    “难道……”,秦朗不敢相信地把书放在了一边,然后看着窗外明亮的天空,自言自语道;“难道,自己来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吗!”

    对于一个曾经经历过高考的人来讲,读完一本白话文的书并不需要很长时间,就如同此刻秦朗读着的这一本书。里面的语言虽然也略有生涩,有一些的遣词造句与之前自己理解的不太一样,但是通篇下来,并没有特别让人理解不了的地方。

    然而,越是这样,反倒越让秦朗觉得可怕。因为其实在他之前读那些奇幻小说时候的联想中,即使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谓的异世界,那么这个异世界也应该是与真实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包括文字、人物本性、语言等。可是,这个地方与自己所在的二十一世纪,简直就是修真模式不一样,语言人物什么的差不多嘛!

    这本《百科全书》里面介绍的很详细,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做‘修真大陆’的地方,在数十年前,修真大陆是一块完整的大陆,由修仙者统治着,而作为修魔者,只是在很小的地方苟且生活着,而且还要忍受修仙者对他们一直以来的攻击和绞杀。

    但是,就在数十年以前,修魔者突然来了个大反击,以当时名为‘鬼惑’为代表的众多魔族人,对仙族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攻击,这一战一直打到了擎天城门下。

    擎天城是一个什么地方呢?这里可以说是修真大陆的中心,大陆中最顶尖的门派全部都设立在这里,比如无人不知的青天派就在这里,而这里一旦被攻陷,那么代表这整个大陆就都在魔者的统治下了。

    然而,当时为了应付这声势浩大的攻击,修仙者可以说是精疲力尽,倾尽了所有的力量,然而,最终还是没能抵抗住,当魔族大军来到擎天城的门下的时候,所有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最后的青天门派掌门人无天的身上。因为在此之前的几十年前,就是无天杀死了魔族的最高掌门人呢。

    无天并没有让人失望,与这鬼惑进行了殊死的战斗,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虽然无天拼尽全力,但最后还是动用了他所有的法宝,终于把这个魔族的首领鬼惑给战胜了。

    战胜之后,无天因为精疲力尽,失去了生命,而魔族首领鬼惑,也退隐在黑雾山中,这么多年都没有出来了。

    看到这里,秦朗把书放下,对着外面的阳光努力地睁开眼睛,这哪里是什么历史题材,分明就是玄幻剧嘛!自己怎么陷入这里了啊!

    可是,他却丝毫无能为力,面对这个世界还太过陌生,他几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现在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自己该怎么办呢?

    心里想着这些,他决定如果待会那周芷过来的话,自己就请求她带自己,认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果然,在天色快要黑了的时候,周芷还是穿着那一件素绿的衣服,如同仙女一般,轻飘飘地跑了过来了,说道;“嘿嘿,你醒了啊,这本书看多少了?”。

    秦朗第一次鼓起勇气对她对话,说道;“看完了”。

    “什么!看完了”,周芷着实不敢相信,因为她曾经花了两个星期才看完,毕竟她是一个不喜欢看书的孩子。

    “那你该大概了解了吧,想起一些什么没有?还是完全失去记忆吗?”,周芷询问的语气虽然轻微,但是秦朗在心里还是骂了起来,想到,我能想起什么啊?我说我没有失忆,我本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呢,谁知道从天上砸来个什么东西,把我砸到这里来了!我在修车铺的三十块钱还没有付呢!如果车被偷走了怎么办!

    心里这样想着,但秦朗却不敢言语,又是一阵沉默。周芷看到他的沉默,似乎是意料之内,微微的点点头,说道;“没关系啦,反正以后日久天长,你我在一起的时间还很多,慢慢帮你恢复。喏,这一次别让我给你端饭了,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帮我端饭”,秦朗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着,他几乎都不敢相信这句话,因为他今年已经近三十岁了,但从来都是屌丝一个,光棍一生,从来没拉过女孩子的手,怎么还能在不知觉中享受一个如此漂亮的妹子给自己端饭的待遇呢!

    尽管秦朗不敢相信,却也不敢提出疑问,只好跟着她,往门口走去了。

    走出去的瞬间,一股剧烈的热风扑面而来,或者说不是热风,是一种温度恰好的风,给了秦朗极大的舒适感,霎间这几天的疑惑与不解似乎都有所发泄,没有那么的不舒服了,她看着面前的景色,露出了笑容。

    因为这景色,的确是让不得不笑的样子。

    繁华像是受到了感召,在这偌大的花园中,一齐的进行绽放,而且绽放的姿势、位置,甚至所飘散出来的香气,似乎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飘散出来,不过五颜六色各不一样,一直平铺到视线的尽头。

    秦朗看着这花海,啥时间呆了,觉得这里怎么可以这么美丽!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嘛!而原本拉着他的手的周芷,忽然感觉到他停了下来,立马转过头去看了看,发觉还在发呆的秦朗,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哈哈,怎么了,没见过怎么繁盛的吗?也难怪咯,你们作为普通人,肯定是很难看到这一幕的”。

    秦朗一听到‘普通人’这三个字,就觉得格外刺耳,但是自己似乎又无从反驳,因为这句话似乎是认真的。

    “快走啦,食堂里的人都在等着我们呢”,说完,周芷就不耐烦地拉着秦朗的手,往前面走去了,一边走还一边介绍起来,说道;“怕你不熟悉,这几天就有我来带真你,说来也真巧,我刚晋升为训练师,没想到带的第一个师弟,竟然你这样的失忆人”。

    秦朗听着好像天外飞音一样,不知该怎么作答,只好唯唯诺诺。

    进入餐厅后,秦朗首先看到的是两个巨大的柱子,柱子上刻的是栩栩如生的花朵,而在柱子的最高端,用黄金的颜色雕刻着‘织天’两个字。

    秦朗猛然想起来了,在周芷的口中,这不就是‘织天派’吗?柱子下面有一张巨大的桌子,这桌子设计的很巧妙,以往秦朗在高档餐厅吃饭的时候,才能看到这样可以旋转的桌子,但是举凡能旋转的桌子是因为下面有电力在支撑着,而这里明显是一个没有电力的世界,这桌子竟然主动在以极慢的速度旋转。

    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摆在了上面。在桌子的最前方,坐着一个衣着端庄的女子,看面目有那么三十多岁左右,虽然是女子,脸上却有几分抹不去的英气,眉目间不怒自威,同时却也有几分俏丽与妖娆,是一个威严与美丽并存的女子。

    这个人仅看了一眼,就知道绝对是这织天派的掌门人,也就是周芷的母亲周女天了。周女天面无表情地做着,毫无喜怒哀乐的模样,看着踏步而来的周芷和秦朗。

    周芷拉着秦朗,坐在了与周女天对面的位置,周芷惬意地笑着,表示着自己的尴尬。

    这时候,周女天主动开口了,说道;“小伙子,你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啊?”。

    这话听着严肃中带着几分英气,倒像一个掌控天下的帝王说出来的,立马让秦朗联想到了电视剧里的武则天,但是这人的气场绝对要完胜电视里的武则天。而当秦朗听到这句话的内容时,脑海里却奇怪地涌现出去了《西游记》里的情节,自己忍不住很想说一句‘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

    秦朗知道绝对是不能这样说了,于是就缄默了,看着周围。这一沉默,周围的弟子们都转而看着他。这时候秦朗才发现,这织天派是个女子众多的门派,差不多在白天时候自己见到的那几个男子,是这里唯一的男子了,只有五六个,而除此以外的几十个人,几乎全是女子。

    这些女子中,看上去有些貌美如花,年轻漂亮,有些也如同这周芷一般楚楚动人,却也有一些老弱病残,残花败柳,或者是沉鱼落雁的。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看着,让秦朗一下子联想起了在初中时候第一次登台演讲时的样子,那时候也是万众瞩目,可当时自己明明非常自信且流利地把演讲稿念完了啊!

    这一次,年近而立之年的他,竟然被众人看得脸红了。

    一发觉秦朗脸红了,一些女子已经忍不住爆发出了笑声,而在最前方坐着的周女天,显然也是极少见到男子脸红的,也是捂着嘴在那里窃笑。

    这时候只有周芷在自己旁边,并没有笑出来,而是立马轻轻打了一下秦朗,接着说都;“这家伙刚看完《百科全书》,估计还是出于完全失忆状态,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大家就别这么严格要求了,这几天我好好带带他,等到他记忆出来了,在回答这些问题不迟”。

    听到自己女儿有条不紊的回答,周女天也点了点头,表示赞许,然后又说道;“好,但是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这个孩子,秦朗”。

    当周女天说出‘秦朗’这两个字的时候,包括秦朗自己在内,所有人都意外了一下,因为要知道一个新来没两天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掌门大人熟知性命呢!这一点包括掌门之女周芷也好奇。

    “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我可并没有问过你,也没有问过任何人啊”,周女天的脸色中有说不出的复杂。

    “不知……”,这次,是秦朗主动开口说话了。

    “因为这个……”,说完,周女天就从自己的袖口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在了餐桌上。虽然隔着很远,但是秦朗还是看清楚了这个东西。这个东西的出现,的确让他大为吃惊,他实在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他的手里。

    这东西,也就是秦朗的身份证,上面自然有秦朗的性命,以及他一九八五年出生的日期。

    秦朗想跟他们解释,却不知如何是好,一时竟然语塞了,两边的人好像都想问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出于对掌门大人的怯弱,都没有说出来。

    良久,大家再度陷入了沉默中,而这次,还是周芷帮他解了围,说道;“他回忆还没有回来,兴许记不得,不如等以后……”

    说道这里,周女天再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想自己的女儿果然长大了,已经知道替尴尬的气氛解围了,这的确是难得的一点。

    周女天点头笑笑,然后说道;“芷儿,今天是你成为合格训练师几天的日子了?”。

    周芷听到,立马毫不犹豫地回到;“答母亲大人,已经五天了”

    “五天,好”,周女天笑道,说着;“就把这个秦朗,收为我们织天派六十七任弟子,男派弟子的第七位,由你代为训练和培养,知道吗?我要看你的成绩”。

    “是!”,周芷好像接受了一个很让自己高兴的任务,点了点头说着。

    秦朗听到这里的时候,觉得十分的讶然,一方面自己竟然被这门派收为了弟子,那么是不是代表以后要跟他们学习这些奇怪的法术了?还有就是自己竟然来到一个女子如此多的门派!她刚才说的是男派弟子第七个,那么今天早上的时候在自己屋子里站着的就有六个,说明整个门派六十七个弟子,其实就七个男的啊!

    这是在上高中时候的秦朗,多么渴望的一件事情啊,渴望进入大学以后,能来到一个美女遍地,但色狼却极少的班级,这样自己就算是吃香的了!可是现在真的进入了这么一个地方,自己反倒没有这么欣喜,甚至还是无限的恐慌,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啊!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没有人能回答秦朗的这些问题,他只好跟着周芷以及众多师姐师兄一起,把桌子上的饭菜,一口一口的放进嘴里。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