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4-20 04:34:32

江湖悦栈 连载中

江湖悦栈

编辑:长街暗渡作者:柒只蜗牛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江湖悦栈主要原因讲诉一群江湖儿女的恩恩怨怨,他也可以是曾的贵族,也也可以是身具绝技的豪侠,亦也可以是名门忠良后;她也可以是经历过世事的豪门,也也可以是帅气逼人的女侠,亦也可以是娇滴滴的美人。 江湖悦栈老吴接过郝神医手中的《九极针法》,说:“师傅教育的是,弟子一定不忘记师傅的教诲。将这本《九极针法》的功力发挥大最大。”。展开

本书标签:

推荐阅读

精彩情节:

      老吴在药山上待的时间也是挺长的的了,他对郝神医说:“师傅,我在这山上待的时间已经有一年多了,我想下山去看看妹妹和我的那几朋友,您的针法我也学的差不多了,应该能够医治一些小病的了。”郝神医抬头看了看天空,叹气了一下:“哎,一年啦。你在这一年里配合我的治疗,还学习了不少的医术,算不上已经出师了,但是能去帮助一下那些穷苦的百姓还是够用的。”说完拿出了自己用多年的时间编写的书《九极针法》,递给吴仁耀,说:“孩子,你还没有完全学会这针法的奥秘,为师给你留下这本针法书籍,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做一个救世救民的郎中。”

      老吴收拾完行李,走到了山门口,准备下山的时候,几个师兄来送他,陈师兄则是给老吴带了一些他自己特质的一些药草,毛师兄则是送老吴一批特殊的布,老吴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用处,但是他很高兴的接下后,并对他们是说一声道别就走了。

      老吴接过郝神医手中的瓶子说:“师傅,这些药物是以针法为主的医治吗,我下山后,会好好学习你的九极针法的,会把他发扬光大的。”

      老吴接过郝神医手中的《九极针法》,说:“师傅教育的是,弟子一定不忘记师傅的教诲。将这本《九极针法》的功力发挥大最大。”

      老吴拿着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这是郝神医走了进来,老吴说:“师傅,你怎么来了。快坐。”郝神医说:“当年啊,我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孩子,转眼就是二十几年啊,现在长大了呀,师傅很是欣慰,你现在的长相也越来越像你父亲当年的样子了。”

      老吴躺在马车上,打开九极针法,仔细学习,很是震惊,觉得郝神医就是在世的华佗,针法的奥秘,另老吴有事另一番滋味。

      郝神医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给老吴说,这些是我特制的一些丹药,日后你会用的上的,你在配合我书上所说,将这些药物的功效发挥到最大了。

      在城西的一家客栈关门后,吴老二以白银五百两盘下了这个店。吴老二的好友谢凝来道贺,说:“恭喜老吴啊,茶馆开张啦。”只见吴老二伸着手向着谢,说:“谢您能来我的开张仪式呀。”谢凝疑惑,“怎么着,我这不是来了吗?”吴老二解释道“是谢谢您能带着女儿来,不是谢凝。”众人都笑了。吴老二介绍他的儿子吴仁耀和女儿吴芝晴给谢凝的家人,只见谢凝的女儿嘉欣笑道,“哈哈,还有叫无人要的。”谢凝赶紧向吴老二道歉,“小女不懂事,吴兄莫怪呀。”吴老二说道:“没事,小孩嘛.”只见吴仁耀满脸的不爽的看着嘉欣。嘉欣比较任性,也满脸不爽的看着吴仁耀。酒桌上,两人更是不得了,看似友好饭桌,但是这两个人之间充满着火药味,吴仁耀很快的吃完离开了酒桌。宴会散场了,吴仁耀在刚才吃饭的饭桌,发现了一个香囊,拾起后,他有试探性的闻了一下,感觉还不错,茉莉花的香味,这时,芝晴走了过来说:“哥,这是嘉欣姐给你道歉的礼物吗?”吴仁耀说:“不是。”芝晴拿过香囊,说:“我等会去还给她吧。”吴仁耀说道:“妹妹,还是我去还吧,我顺便认识她一下。”说完拿过香囊,转过头,露出了很诡异的笑容。吴仁耀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瓶粉末后,很诡异的笑了一下。第二天,嘉欣在自己的家门口发现的自己昨天丢失的香囊,很开心的捡了起来,别回了腰上。突然,嘉欣觉得好生奇怪,感觉有点不对,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发现她过敏了,由于嘉欣体质较差,吴仁耀有在她的香囊上放了好些奇怪的粉末。嘉欣的皮肤上开始长出一些疹子,她赶集跑回了家中。经过郎中的诊治,过敏有了好转,听说了这件事的吴仁耀觉得有些痛快。第二天,吴仁耀见了嘉欣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图一时的高兴之后,他说漏嘴了“我的粉末的滋味怎么样,不好受吧。”说完嘉欣想打一巴掌,但是被吴仁耀接住了,吴仁耀还很得意的说:“好男不跟恶女斗,你是打不过我的。”随后他又很讽刺的笑了几下,走掉了。嘉欣对这件事心有不甘,于是,叫她父亲叫她武功,谢凝很惊讶,“平时教都不学,今天怎么还主动要学习了呢”,就开始叫嘉欣谢家祖传的武功云开掌。嘉欣学了一段日子之后,觉得小有成就感,心情一好就去逛逛市集。嘉欣正开心的挑着鲜花,小手绢的时候,这时,吴仁耀和芝晴出现在她旁边,吴仁耀还给嘉欣起了个花名“小疹子”,嘉欣怒发冲冠,冷笑道:“来的正好,新帐旧账一起算。”接着就使了几招云开掌,吴仁耀就被拍飞开了。路人没有敢劝架的,还有人感叹道:“小小年纪,有如此武功修为,长江后浪推前浪呀。”嘉欣很开心的笑了,芝晴也不敢说什么,只好扶着吴仁耀回家。由于这两个孩子的关系,大人们经常串门给双方道歉,大人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好,双方就觉得这两个孩子有缘分,就订下了娃娃亲。时光飞逝,吴家茶铺生意兴隆,但是谢家却出现了意外,父母双亡,吴老二也就收留下了嘉欣。三年过去,吴家很疼爱嘉欣,视如己出,嘉欣和芝晴的关系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好,吴家生意做越大,都有与外国贸易,富可敌国,但是这样的好日子也不长了,关外异族入侵,国家召集了几个有钱的商户,要他们把百分之九十五的钱上交国库,商户当然不愿意啦,就让他们都离开。大家认为这就完了,谁知有些官员举报说吴家茶生意有与外国通敌的可能,朝廷查封了吴家,吴老二被捕,当时吴仁耀还七岁,嘉欣也是。吴母带着吴仁耀,谢嘉欣,吴芝晴离开了京城,来到了一个不算富裕的桃花镇生活,她把最后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开了一家客栈叫“茶酒山庄”七年过去了,山庄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吴老二也没有消息,吴母病危,吴母叫来吴仁耀,嘉欣,芝晴,“让他们不要再去想他们父亲的事情,团结一致,好好生活。”并把吴仁耀和谢嘉欣定下娃娃亲的事也交代了,但是吴母病重,他们两个也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吴母逝世后,吴仁耀没有钱埋葬吴母,实在没有办法他想把山庄买掉,然后自己一人行走江湖,这是只见一个巴掌拍了过来,是芝晴的,她生气的说道:“你去行走江湖,我和嘉欣姐怎么办?”吴仁耀陷入了沉思。最后,他很严肃的说道:“先埋葬母亲后再说。”孙宁宁家是开武馆,因为想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孙宁宁在她家中也没拿多少银子就出跑了出来,在路上看到吴仁耀要埋葬母亲没钱,也没有人想帮助他们,孙宁宁只好拿出身上最后的五十两来帮助们。吴仁耀最后没有钱还给孙宁宁,拿出了山庄的房契给孙宁宁。孙宁宁接手了,准备开张,招了几个伙计,跑堂:吴仁耀,厨娘:吴芝晴,杂役:谢嘉欣,账房:徐景浩。孙宁宁给山庄重新的改了个名字,叫“宜家悦栈”。客栈开张,孙宁宁提出:“伙计们,第一天,我们不要利润要客流量。”嘉欣说道:“看看咱这跑堂的,名字就会是今天的客流量,无人要嘛。”天哪,他们之间十几年的恩恩怨怨还没解开,只见他们两人对视了很久,芝晴拉着景浩和宁宁的手赶紧说道:“这两人的恩怨都十几年了,大伙劝劝哈。”说完景浩走过来,还没说话,只见这两人异口同声的说:“没你事,一边待着去。”景浩当时就被他们的阵势惊住,当时景浩没有放弃,又准备劝架,他们有异口同声的说:“都说了没你事,一边待着去”,这惊人的同步让景浩惊呆了,很奸的笑了一下,说:“我发现啊,你们竟然能如此同步,有没有想过在一起啊。”他们有一起说道:“谁和他同步啦,是他在学我的。”说着两人又对这说,还是异口同声的说着:“学我干嘛。”“还学”“住嘴”两人同时扭头走开了。晚饭时间,孙宁宁看了看两人,冷冷的说:“今天开张,你们两个去哪啦?不说上不准吃饭。”说完对着景浩说:“按照店规,应该怎么处理这事呢?”景浩跑向柜台,拿出了传说中的店规,吴仁耀和嘉欣很疑惑,说:“什么时候订的店规,我怎么不知道呢。”孙宁宁奸笑了一下,拉着景浩和芝晴的说:“这是我们在你们吵架的时候订的,根据店规的第三条偷懒不干活,工钱扣半,休假全免,好的很,又省下二钱银子。”只见他们两个脸上露出了不满,但是他们又不敢说,只好扣钱了。饭桌上,两人看着芝晴做的饭菜,垂涎欲滴呀,他们都看道了同一块排骨,两人同时夹着,火药味有农了起来。正看着,掌柜的拍了饭桌,“够了,还吃不吃啦,有着精力,留着明天干活,赶紧吃饭。”两人只好消停的吃饭。第二天,嘉欣和吴仁耀还没有起床,宁宁急了,“这客人都来了,两人咋还没起呢,看来要采取一些手段了。”冷笑了一下。宁宁先走道了景浩和吴仁耀的房间,叫上景浩拿上店规,宁宁手上拿着一个苍蝇拍,走道吴仁耀的床前,直接一苍蝇拍拍下去,吓得吴仁耀蹦了起来,吴仁耀摆出了咏春的手势:“咏春,吴仁耀。”宁宁又是一苍蝇拍拍下去:“还咏春,我拍死你。”追着吴仁耀满屋子的跑,喊着;“掌柜的,不敢啦,别拍啦。”收拾完吴仁耀之后,孙宁宁又来道了谢嘉欣的房间,一边是芝晴整洁的床铺,另一边可是嘉欣乱七八糟的桌子以及睡在床上的嘉欣。嘉欣突然睁开了眼睛,只见宁宁很友好的一笑,“睡的还舒服吗,谢大美女?”嘉欣还不知怎么回事回答道:“还行就是这床有点硬。”宁宁马上变了脸色,很生气的说道:“大伙都起床了,就你不用干活啦?”接着就是一苍蝇拍拍下去。两人被叫醒了之后,宁宁趁着没有开门做生意,又是对这两人教育了一顿,但是宁宁的教育不同于其他的掌柜的,她罚吴仁耀站在盆的边上,罚嘉欣扎着马步,谁掉下一次就罚银十文钱。吴仁耀当时就不满了,说道:“小疹子有练过武术,扎马步是基础知识。”“小贞子?你是爬出来的?”吴仁耀给众人解释了这个名字的来历,宁宁听完之后,又生气又想笑,宁宁又说道,“无论谁掉下来是一起罚钱的。”他们两这才明白,吴仁耀故意掉了下啦,徐景浩就在划一笔,只见谢嘉欣气得快炸了,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向吴仁耀的盆,吴仁耀摔了个正着,嘉欣在一边哈哈大笑着,宁宁一苍蝇拍拍了过去,谢嘉欣一躲就躲过去了,谁料吴仁耀不知从哪随手抓了一条抹布扔了过去,嘉欣来不及躲开,砸在她脸上,众人都惊呆了,因为嘉欣的招牌眼神(怒杀)出现了。噼里啪啦,吴仁耀被一顿爆怼一顿之后,老老实实回去干活。宁宁他们躲在楼梯后感慨道:“仁耀不打不老实呀,终于可以做生意啦。伙计们,开门啦!”吴仁耀与嘉欣也井井有条的干起活来。一个月下来,客栈的生意不是很好,伙计们都是新手,没有什么经验,而且掌柜的也没有经营过客栈,他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对策。宁宁看人都到齐了就说:“说说你们对现在的客栈的看法,每个人都要说。”吴仁耀第一个说道:“要不我们在招多几个人来试试,这样上菜的速度都有了,回头客不就多了吗?”宁宁冷笑还带着鄙视的眼神说道:“这个月扣了你们两的工钱都这样了,招人你给钱啊?”吴仁耀弱弱接着说:“不能招,肯定不能招。”芝晴很得意的说:“要不我减少菜的份量,这样就可以减少菜钱去招多点人了。”宁宁又是一样的眼神说:“菜少了,哪会有回头客咧,都不动脑子。”宁宁问景浩,景浩说想着呢,有问嘉欣,嘉欣得意的说道:“本小姐的建议肯定可以的。”她开始吊大家的胃口,众人给予回应的是鄙视和嫌弃的眼神,宁宁没看好她,准备叫大家晚上回屋好好想,嘉欣赶紧拉住众人,说:“听完再走嘛。”大家又是回应一个嫌弃的表情。嘉欣说完她的建议之后,只见宁宁在笑,大家也就跟着一起笑了。嘉欣一副自尊心很受挫的样子说着:“一个建议而已嘛,至于笑成这样?”宁宁解释道:“这个建议很好,就他啦。”说完,众人很疑惑的样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