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4-20 04:34:31

传国玉玺之碧眼狐狸 完结

传国玉玺之碧眼狐狸

编辑:诗人的血液作者:合欢童子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中原王庭腐化没落,宦官东林党人专权祸乱,异族的势力蠢蠢欲动,传国玉玺被盗窃它的解开封印之地,再现人间。又一场腥风血雨将要热潮,昏庸的帝王、贪婪的欲望地权臣、狠毒的宦官和野狐岭上那双数百年来窥觑中原沃土的碧眼,都在企图可获取它蕴含着的梦幻般的权力。却,兀良电光下,一只马队正没命的向某个方向狂奔。马都是好马,黑乌亮的毛皮,浸透了冷雨,马嘴里喷出的白气想云雾一样,随着马的起伏而起伏飘动。骑士也是好骑士,他们粘在马背上,和马成为了一体。每个人骑着一匹,带着一批,,列成一队雁阵。铁蹄齐整的踏过大地,却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咔剌剌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一片开阔地,一道长河横贯而过。如同水银泄地一样。开阔地两侧的丘陵连绵起伏。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子茅草。马队的前锋丝毫没有压制速度的意思,毫无顾忌的踏碎这水银镜面。就在头马的前提刚刚踏上对岸的一瞬间。吴昂----------一声沉闷的狼嚎。划破这黑程程得夜,俩侧的坟丘子上,狼群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漫下来,向马队两翼发起冲击。两翼的骑手腾身跃起,换到外侧的马上,而手里已经多了一面滕盾。一根断刺。。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推荐阅读

精彩情节:

      狼群打猎的地盘是有划分的,在水草丰美的坝头草原上,镶嵌着一颗美丽的明珠-------汉人都称呼他为天鹅湖。,蒙人称她为安固里淖。大淖东侧是头狼老疤瘌及其狼群的地盘。大淖以西是头狼白胡子的地盘,两块领地以大淖为界,跨界围猎无异于宣战,必然会引发狼群血拼。

      秦巴托领命去了,他的七个兄弟,连他八个人,是大萨满手下最勇猛的巴图鲁,是大萨满最信任的人。

      咦,那不是西大淖一带的头狼白胡子吗?他怎么跑到东大淖来了,来老疤瘌的地盘上寻死么?

      入夜的草原,深蓝的天幕低垂,风一阵紧似一阵,齐腰深的野草随风起伏,沉闷的雷声从天际滚滚而来,暴雨将至。乌布西奔大萨满将祭坛收拾停当,解下系在腰间的铜铃摇了摇,那铜铃用紫铜筑成,装在绿檀的木抦上,小巧精致。铃摇动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四野呼啸的风声,雷声似乎都压不住它。铃声刚停,就从祭坛的乾位上分出一声短促的狼嗥,紧接着其它几个方位依次有狼嗥响应。然后,整个草原的狼群都被唤醒了,此起彼伏的狼嗥响彻四面八方,这是群兽合唱的战歌,充满了嗜血的热望。

      然而,这一次,雇主却不是要他们来买命的,而是要他们送一样东西。这东西牵连着陈千上万人得生死。不论是谁,一旦拥有它,你可以在你足迹到达的任何地方,为所欲为,同时,你也将永无宁日,无时无刻都要面对伸向它的掠夺之手,明处暗处的死亡威胁。

      今日,他晓谕部落的族人,入夜后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毡房。安排八位巴图鲁埋伏在祭坛四周,为他护法。今夜主持的祭礼,不是平常的祈福禳灾,治病求子之类的。乃是萨满教最为艰深的法式--------------附生之术。萨满师要用公鹿的鲜血呼唤狼神降临,得到它的许可,会允许萨满师将自己的灵魂附在任何头狼身上,这样萨满可以直接控制整个狼群,这种祭祀也称作鹿血祭。虽然是萨满教代代相传的法式,但在乌布西奔大萨满之前,已经有数代萨满不会了。因为这种祭式,非常的诡异危险,没有人知道哈瓦那的真实旨意,它也许会吞噬掉祭师的灵魂也未可知。即便它允许,谁又能知道它会向部落索要什么回报呢?

      电光下,一只马队正没命的向某个方向狂奔。马都是好马,黑乌亮的毛皮,浸透了冷雨,马嘴里喷出的白气想云雾一样,随着马的起伏而起伏飘动。骑士也是好骑士,他们粘在马背上,和马成为了一体。每个人骑着一匹,带着一批,,列成一队雁阵。铁蹄齐整的踏过大地,却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咔剌剌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一片开阔地,一道长河横贯而过。如同水银泄地一样。开阔地两侧的丘陵连绵起伏。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子茅草。马队的前锋丝毫没有压制速度的意思,毫无顾忌的踏碎这水银镜面。就在头马的前提刚刚踏上对岸的一瞬间。吴昂----------一声沉闷的狼嚎。划破这黑程程得夜,俩侧的坟丘子上,狼群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漫下来,向马队两翼发起冲击。两翼的骑手腾身跃起,换到外侧的马上,而手里已经多了一面滕盾。一根断刺。

      浓密的蒿草深处,散落着星星点点的几个毡房,就像雨后草原冒出来的大白蘑菇。一块圆乎乎的土丘上,燃着时明时灭的一团篝火。土丘周围围的一圈矮柱被篝火照的时隐时现。

      黑沉沉的天,漫无边际的雨,刀子样的闪电从半天空划到草原的边际,划破这混沌的夜。

      老头儿微微拧转身子,望着已经转过来的马队,低沉的回答道:

      巴托带着你的七个兄弟到祭坛去,埋伏在祭坛的八个方位,出我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祭坛,否则格杀勿论。

      山丘上冲下来的狼群,裹挟着泥水,带着蛮横的杀气,向两記闷拳,碰的砸在马队的两翼上。准确的说是砸在了两翼骑手的藤牌上,但是。第一批扑上来的,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藤牌上的倒挂毒刺结果了性命。,瞬间裹进了马蹄子底下,被踩成了烂泥。狼群呲着牙,一波一波的往上攻,毫不顾忌同伴的死亡,土坡上,头狼在督阵。然而,两翼的骑手显然都是硬手,舞动藤牌和断刺,将狼群一层层得剥落马下,马队的速度却没有减慢一丝一毫,滑过河流后,反而越发加速向前疾奔。

      大萨满左手持铃,右手持鼓,铃鼓和鸣,盘旋起舞。火堆开始越烧越旺,红红的火团一个劲儿的向上跳跃,好像要吞噬天空。配合着火焰的腾跃,大萨满围绕着火堆盘旋跳跃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渐渐进入一种癫狂的状态,铃鼓和鸣的声音密集犹如一度声墙。陡然间,火光暴涨,烈焰腾起数丈高,发出炽烈的白光。大萨满重重的跌坐在地上,狼群发出最后一声悠长的啸叫,久久回荡在草原的夜空。四野重又回归寂静。

      祭神之火烧的是公鹿的油膏,因而非常炽热,雨水在离火堆俩三尺的地方就被烧掉了,形成一股气柱。吹的乌布西奔大萨满的法衣猎猎作响,大萨满的法衣挂满了世代相传的铜镜和狼牙,他是近几代萨满中最为杰出的一个,引领整个兀良哈部族在坝头草原日益兴盛,用他的威严和仁慈兼并了原先各自为政的数十个小部落,成为了整个坝头草原的主祭萨满。

      不会的,俩群狼合伙啦,打不起来了。

      乌布西奔大萨满之所以冒这么大的风险动用秘传的附生之术,是因为数日前,中原天启王宫中来了一个信使,要他们不惜代价截住经由草原入关的一对人马,说这些人身上带着一样东西,事关重大,要把这东西留下,把这批人杀个干净。且事情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人看出是什么人下的手。来人再三强调,是要做的干净,更要做的巧妙,绝不能让人看出半点蛛丝马迹。如果此事办的漂亮,那大萨满的请求便可不日兑现。来人虽然只是一个信使,但是身份显赫,且单枪匹马,不带一个随从跑到这边疆蛮荒之地,毛如此之大的风险,可见这事是怎样的重大。况且,许下如此优厚之条件,也确实令即便是大萨满这样的人物怦然心动。乌布西奔大萨满考虑了好几个夜晚,如果不让人看出是谁干的,那只有使用这个办法。附生之术依然失传数代,他之所以学会,也纯属机缘巧合。那他为这个术所做的一切准备,促他之外任何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就可以避过身边的一切耳目。而去劫杀那些人也是借禽兽的力量,即便被人看到或是有什么人来查看,也绝对看不出个所以然,此计不用,那就再无良策了。

      合伙?绣娘惊得眼珠子瞪得溜圆,怪不得的师父下着大雨带我出来,感情是有这样奇怪的事情,“他们平常斗得那么凶,今天怎么会合伙?”

      大帐中,大萨满打开挂了铜锁的筘箱,把一件件历代萨满传下来的法衣,铜镜,狼牙拿出来,披挂在自己身上,今晚的仪式,要靠祖先的庇护才能成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