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4-19 04:36:56

醉蝶西风传 连载中

醉蝶西风传

编辑:诗人的血液作者:方于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西风醉蝶处,双双蝴蝶飞。幽梦欲教何处觅?知音难寻!怎找寻?  提剑江湖为红颜,爱恨情仇,剪不断地,理还乱…… 醉蝶西风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崇祯四年,时值冬季,雪花纷纷落下,如群魔乱舞。官道上交叉错杂地堆放着一具具官兵尸体,雪地上满是血渍,道两旁的杂草被风吹得瑟瑟发抖,风还时不时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怒号声。从白茫茫一片雪原上隐现出一辆囚车随之傍着十来个官兵,从远处徐徐行来。。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话音未落,身边的草丛中便发出阵阵“挲、挲……”声,听似有东西在草丛中移动,鬼王听声辨位后,判断出大致位置,飞速从腰包里捻起一枚钢珠就朝草中疾甩出去。

      待那老和尚说罢,突然从人群中站出个虬髯大汉,贼眉鼠眼、颇有粗砺莽荡之气,手指着老和尚叫道:“你奶奶个爷爷的,这纯属书生之谈,放什么狗臭屁?!老子这么大老远赶来,难道就为听你这句屁话?老子事还多,今晚得商量好。这我倒是要看看,醉蝶、西风到底是什么货色,教天底下这么多英雄好汉肯为之折腰丧命!”,“是啊、是啊,说的……”,众人又叽叽喳喳埋怨起来。

      傍晚时分,北高峰少林寺上灯火通明,各路英雄豪杰皆聚于此,喧喧嚷嚷,众声喧哗,好不热闹。

      这时从人群中站出一人,此人正是武林头号人物------窦靖华,他挥了挥衣袖,虽是满头白发,又是满脸白须,身材矮小,但面容神态却是神采熠熠,完全不像是五十来岁的老者:“我想我们与其干耗唇舌,倒不如用武艺来切磋高下定夺,大家意下如何?”。很多人听齐都变色、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是呀,争来争去谁都没理,还是要看谁最有本事,这得用真本事来解决……”,“这,谁敌得过他啊?”……“那么,你们谁先来?”,窦靖华傲然道。

      旁边有的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吓得魂飞魄散。唯有上官云假装镇定自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辈功夫果然名不虚传!”。话音未落,就猛的将剑拔出指着窦靖华厉声呼喝道:“请前辈试试我上官世家的青云剑法!多多指教!”。上官云第一招便使出一招鹤破青云式,只将剑猛的斜向上一刺,连着一招青云皆散,收手将剑向前横劈,窦靖华仍只顾躲闪,并不出招,上官云又接着将内力运于剑上向前猛的一刺。

      小二此时早已惊呆,这哪里是人间能有的女子,生得如此超凡脱俗,细细的柳叶眉儿,长长的睫毛儿在春风的吹拂下一动一动,双瞳剪水,甚是灵动。仪态端庄,举止文雅,一看便是名门闺秀。

      一旁紧闭双眼的窦靖华,默默不语,只是大笑着向殿门走去:“都是鼠辈,都是……!”,忽然一阵如悦耳风铃的声音传入大殿,“爷爷,爷爷您没事吧?”,看着爷爷紧闭的双眼,随即对着上官云摆好架势喊道:“狗贼,暗算我爷爷,拿命来!”,待要冲上去时却被窦靖华一把拉住:“灵儿咱们走,别生事,走。”,灵儿这才很不情愿的被爷爷拖着往外走,还不时回头怒瞥一下上官云,上官云反之却柔情似春水般望着她,看得上官云身后那姑娘有些苦恼。上官云只是觉得这姑娘生得十分水灵,娇嫩可爱,心中不禁顿生爱慕之情。

      那少女这才微微抬起头羞涩地瞧了瞧,见眼前这男子虽生得面目清秀,剑宇星眉,这鼻孔里却倒是倒插几根青草,令人忍俊不禁,她见小二如此狼狈,不禁用手捂着嘴偷偷嘤嘤发笑。

      小二不一会儿就到了肉店,向屠户要了五斤牛肉,付了银子后突生想法:舅妈应该不会着急,看现在时候尚早,不如我先去城外溪边捉条鱼,烤了吃后再把牛肉送回去,这样倒也不迟,再说自己都已经好久没美美地吃顿肉了。想罢,自己都已经馋的自己流下口水。于是他风风火火、迫不及待地奔出南城门,往西南方向走到龙涎溪,越往溪边走,从远处传来的箫声越清楚,箫声悠悠扬扬,从里至外都透着股凄凉劲儿,使人听罢难免会情不自禁落下泪来。越向溪边走,一个少女的背影越加显现出来,仅是背影就如出水芙蓉般。这小二眼珠子骨碌一转,嘻嘻一笑后,连蹦带跳到离那女子十来步的溪边,用双手捧起一掊清水,奔向那女子,想要用手上的水去泼那女子,谁知在离那女子两步远处却一个跟头跌了下来,不仅脸蛋儿陷在泥土里,还吃下不少沙泥,他想:“我要是抬起头她肯定在看着我哩!”,可当他抬起来时,看到的一切却令他扫兴,那少女似乎并未在意到他的存在,仍专注于吹箫。这小二有些恼,光火地责备道:“吵死了,吵死了,要吹就去别处,我要在这捉鱼哩,你把鱼儿都吓跑啦!”,话音刚落,箫声即断,那女子低着头站起身,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她的脸,只是道出声:“对不住,打扰了。”,便徐徐向远处走去。

      那小二早已神游于天地之外,只是傻傻地注视着那女子水灵灵的双眼。

      少女的声音甜美娇柔,和婉细切,令这二十来岁、长久不经人事的小二听得全身酥麻,已然忘却自我,不知身在何处。

      当他回过神来,转过头去,便看见一双充满血丝,瞪得极大的死鱼眼正上下左右打量着自己。

      崇祯四年,时值冬季,雪花纷纷落下,如群魔乱舞。官道上交叉错杂地堆放着一具具官兵尸体,雪地上满是血渍,道两旁的杂草被风吹得瑟瑟发抖,风还时不时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怒号声。从白茫茫一片雪原上隐现出一辆囚车随之傍着十来个官兵,从远处徐徐行来。

      在她对面的二弟子程懿看着这等美人,心中甚是焦躁。

      待回到客栈,段叹风像贼似的一边四处打量一边走,就是生怕见到舅妈,当舅妈一看到他小子鬼鬼祟祟的样子,就十分光火,于是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手中的鸡毛掸子呼喝道:“你个小王八蛋,叫你去买个牛肉,你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客人都走光啦!还要不要做生意?你这个小畜生……你,你,你……你哎……”,段叹风也没再多理会这些,急忙地奔回房间,重重地掼上门后,便傻傻地坐在床边望着窗外,他曾一再努力说服自己不再去想那少女,可脑海中却总是不断浮现嫣儿的身影。

      杭州城,城里城外、大街小巷皆热闹非凡,街道上一旦偶尔有一群官兵摇辔放马疾驰、绝尘掠过,众路人都赶忙退避一边,待官兵驰远后,街道上便又热闹起来,众声喧哗起来。只是有家客栈却与这杭州城热闹氛围格格不入,生意也一直较为冷清。

      众人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道:“哎,西风剑如今又下落不明,走罢,走……”,大家都颇有些扫兴,皆徐徐散去,只有上官云呆坐在地上,在一旁的表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安慰表哥,心中只是干着急,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过了许久,“来,我先,谁怕谁啊?”,窦靖华循着这粗犷的声音望去,一看原来是那莽撞大汉,这大胡子跳出人群,拔出厚背宝刀对着窦靖华就是一顿乱砍,窦靖华只是躲闪,并不出招,忽听得他道一声:“三招已过,多有得罪!”。说那时快,还真是快,只见窦靖华用左手反手一拨就拨开大刀,用了好一个以柔克刚之法!接着顺势将内力运足于手掌之上,一掌拍打在大胡子胸口,拍得那厮后退十来步。

      蓦然,“挲、挲挲……”声戛然而止,鬼王脸上已然冒出豆大汗珠,他弯腰踟躅前去,想去一探个究竟。他走到草前后,鼓起十二分勇气,迅速拨开草丛,借着火光定睛一看,才终于松了口气,原来是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兔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