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19 01:39:23

羊爱上狼 已完结

羊爱上狼

编辑:长歌陌路作者:弦弄分类:都市言情 主角:陆行远 叶馨柔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的话说叶馨柔是一只羊,那么陆行远是一只狼。羊看见狼便会躲得远远超过的,虽然叶馨柔这只羊选择飞蛾灭火自取灭亡。明明白不能够爱他,但是义无反顾的去爱他,即使自己死掉也没关系,这也许是爱的力量,但狼未免太太狠下心来.....卓越马上打电话询问姜谦当时的情况。姜谦说:“席暮殇的内部等级管理非常严格,虽然曾经有数名卧底顺利打进去,但是对于最高管理阶层的内幕还是一无所知。当时我们围捕席暮殇时,确实同时逮捕了很多看似是席暮殇手下的精锐,可是审讯时,才发现他们跟随席暮殇的时间都不超过两年。在我拿到那份名单时,本来也曾继续追查过他们的下落,但是一无所获。这时领导又安排我去调查另一个大案,我只好把事情交待给了手下的其他民警。等我回来的时候,席暮殇已经终审枪决了,案卷也开始封禁了。我只能抓紧最后的时间,暗地复印了那些卷宗,却再也没机会过问结果。”。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席暮殇狠狠的抽了手下一个耳光。那个身高超过1米9的汉子,直接栽到了地上,然后又迅速的爬起来,耷拉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出,半边脸夸张的肿胀起来。

    在等待手术的时间里,姜谦给卓越打电话,希望他们能过来一趟,代替自己抓紧时间审讯罪犯,卓越问过姜谦的伤势后,笑着说:“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姜谦笑:“谢谢了,卓越,可是真的不需要。我一定会特别小心谨慎的,如果看到有‘保镖’跟着我,对方不敢冒险了,放弃行动怎么办?我更希望早点把他们引出来。”卓越说:“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那么傻,我会吩咐他们暗中保护你而不露身份的。这件事你得听我们的,我们不能眼看着你处于危险之中坐视不理。”姜谦知道说不过卓越只好答应:“那就让你们费心了。真的谢谢了。”卓越豪爽的说:“我们现在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了,还客气什么?”

    如果报复,就应该有下一步的动作,要是单纯恶作剧,那么送来的光盘又太过恶劣和下作了。眼看着陆行远也没有

    叶馨柔的日子还是一样的难熬,但是心情却似乎有了些不同。自从调教小女孩开始,叶馨柔不需要每日蜷缩在牢笼一样的房间里,战战兢兢的面对席暮殇的逼视,而是呆在调教室里,和小女孩互相安慰,互相鼓励着度过白天的时间。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小女孩跟叶馨柔日渐熟捻起来,似乎也有一点点的明白叶馨柔的心意了。

    席暮殇恨恨的盯着他,眼睛里的怒火几乎可以把对方焚尸:“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盯个人盯不住,杀个人又杀不死。只会耽误事!”席暮殇越说越气,抄起桌上的水晶大烟缸就朝地上砸过去。

    叶馨柔表面恭敬的回答,心里却有自己的坚持,就算魔鬼把自己折磨死,也绝对不会让小卷毛来代替自己受罪。她不确定,凭借席暮殇的尖锐,是否早已看穿了她的用意,可是如果真的看穿了的话,又怎么会一直隐而不发呢?这可不是魔鬼的作风。

    姜谦笑着说:“好。”然后挂了电话。他很庆幸这次有卓越和陆行远的帮忙,同时也深感忧虑,时间越拖的久,也许自己这边会越被动。叶馨柔到底怎么样了?她又在哪里呢?

    每每教育小卷毛的时候,叶馨柔就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训练营里一样,她把全部感情和心血都倾注到了小卷毛的身上,把她当作了自己在这里唯一真正意义上的亲人。有了这层安慰,叶馨柔觉得连面对席暮殇的残酷对待,都好象比以前容易了许多。

    很快信息就反馈回来,卓越原先安排混进企业的弟兄汇报,老板似乎有两个人,一个是出面全权处理各项事务的陈民董事长,私下里,他们都叫他“陈叔”,是个早期移民美国的华裔第二代。目前国内分支的所有经营项目都在他的一手控制之下。但是似乎,企业并不归他一人所有,另外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一直坐镇美国,从来没有来过中国的分公司。那个人谁都没有见过,只知道也是个美籍华裔。没有中文名字,就连英文名字知道的人也不多。

    在接近姜谦身边时,其中一个男人似乎因为口角,玩笑般的用力推了一把自己右侧的同伴,右侧那人身体一倒就往姜谦的身上撞去。一切都太突然了,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闭着眼睛的姜谦只感觉到一阵气流扑面而来,只来得及睁眼本能的侧身一让,几乎同时胸腹间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雪白的刀刃穿透于身体中,再次出现时,刀刃上布满了鲜红的液体,顺着刀尖往地上滴去。凶手一招得手,立刻就要补上第二刀。姜谦忍痛急速起身,同时掀翻了桌子,迫使对方三人向后退去。而坐在小吃摊另一边的三个少年也疾步过来,开始和那三个人交手。

    席暮殇一脚踹开调教室的大门,把里面正席地而坐簇膝交谈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吓了一大跳。

    席暮殇冷笑:“原来你就是这么调教她的。我果然小看你了。你现在不但敢对着我撒谎,还敢当着我的面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小卷毛也已经爬起来,怯怯的躲在叶馨柔的后面,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叶馨柔正温柔的给坐在自己腿边的小卷毛,讲解着手里拿着的刑棍,冷不防席暮殇怒气冲冲的闯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黑衣打手。叶馨柔先反应过来,立刻起身挡在小卷毛的身前,低头恭敬的叫了声:“主人。”

    姜谦非常希望这次的遇袭跟叶馨柔的案子有关系,为了慎重保密起见,他刻意不想让局里的同事和领导知道,本来想包扎一下缝两针就回家,却不料医生认为伤口很深,虽然没伤到要害,但是同样很严重,必须要住院治疗。姜谦没办法,为了不让事情闹的更大,只好听从医生的安排,但是找了个借口,要求院方帮他隐瞒这次受伤的事实,对外只说是因为急性阑尾炎手术住院。

    房间内的哭声震天,叶馨柔冷傲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专注的挥鞭,选择下手之处。席暮殇冷眼看了一会儿,然后噙着一抹儿冷笑离开了调教室。

    卢定军缩在那里,舒了口气,少爷还是念及这么多年的兄弟情分饶了自己了。轻轻摸摸肿的一塌糊涂的脸庞,还真他妈的痛!都是那帮兔崽子惹的祸!

    这天早上,吃过早餐,叶馨柔换好调教师的衣服,准备去看小卷毛。一个黑衣打手敲门进来后,走到席暮殇的身边低声耳语了一番。眼看着席暮殇的脸色遽然变的难看,继而狰狞起来。叶馨柔不知道怎么下意识的就联想起陆行远来,眼看着席暮殇快速起身和手下去书房,叶馨柔抑制住心跳,偷偷跟在了后面,反正去调教室也的确要路过书房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