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21-04-07 10:36:48

循神 连载中

循神

编辑:青梅佐酒作者:Z无用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那些神,是人吧。 循神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年轻的警察念完了地上的布条——或者说一份遗嘱。在场的人都看着张可,好像等着他再说些什么。。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他怕极了。今天这幢房子就是那么诡异。从门房到主楼,一路开过来,平时来来往往的佣人,今天谁都没见着。在车里等了半个钟头,他才轻轻推开大门,张可发现客厅里的帘子都拉着,酒红色的阳光把地板染成了血池。

      “现在的新来的……。佘主任,一起吃饭去吧。”

      环顾这间低矮的平房,一只白炽灯像快熄灭的太阳,微弱的光散在积灰的家具上,便再无力落在别的角落。厚厚的窗帘尽职地阻挡着真正的阳光,上面的花纹如眼睛似的,监视着屋子里的两个人——充满疑问的年轻医生和一位几近崩溃的中年母亲。

      “主管就在楼上!可我刚都把门敲破了,他怎么不出来”,张可觉得有些不妙。

      老管蹲下来,掏出手绢帮张可擦干额头的血和汗,“你别怕,他们来了,我来……”,话还没说完,老管就一头栽在张可怀里。张可一把推开老管,可老管脖子里的血已经喷了他一身,张可本能地往外挪,突然他摸到一块冰凉的东西——那把斩骨刀。

      张可只觉得胸口发闷,舌头发麻,脑袋里有一万句话,可嘴只是半张着,什么也喊不出来。而老管好像一尊杀神,警惕的眼神里带着轻蔑,好像等着张可——自己的猎物——先有什么动作,露出破绽。

      但她已经不是中年人了。灰色的头发虽然仍旧吸取她干瘦身体的养分,但早已不像往日那样油量蓬松。一双泛灰眼睛下,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神采。就像两块石头,随意落在在一片干裂的土地上。水泥地上有她最疼爱的儿子的影子么?那为什么她一直盯着地,好像小孙下一刻就又会穿着警服,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她面前。

      那天打扫卫生的阿姨回到家向老伴抱怨:“也不知道地上滴了什么红红的东西,那个笔盖头粘在上面拉也拉不下来!”

      “这是?”

      “在哪儿?!”,张可的走马灯被老管一声厉问打断了,“我问你,他们在哪儿?!”

      “李医生,学校只教了你们和病人聊闲天?还是只有你是这样瞎弄的?”李济华把笔一摔,就要冲过去揍佘主任。旁边的同事好像知道他们会起冲突一样,赶紧把他拉出了房间。佘主任笑着看李济华被推出房间,手里拨弄着笔帽——是刚才李济华摔的那支笔的。

      “王主管!”张可用力喊了一嗓子,现在也顾不得三楼是禁区了,只想有人能扶他一把,快点儿离开这里,“主管你在么?!”,可再也没有声音回答他。

      “可以了,小孙同志,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休息去吧”,坐在白桌子后面的男人突然打断了警察的话。

      “谁……谁在哪儿”,张可不明白,这个杀人犯想干什么。

      他试着喊佣人们的名字,可不见有人出来。没办法,只能壮着胆子上了三楼。站在唯一的一扇房门前,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敲了门。第一天上班的时候,王主管曾经厉声警告过他,至多在楼下客厅里等老板,楼上绝不能去。听见他嘟囔了一句“有钱人真怪”,王主管露出了点儿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

      张可只能自己撑着地,慢慢地向拐角的楼梯移。就在他靠着墙,准备歇会儿再下台阶的时候,楼下传来了脚步声,“总算来人了”,张可长舒了一口气。但他的心还没放下来,马上就凉了。因为他看见,管家老管站在台阶上,直勾勾地盯着他,手里攥着一柄斩骨刀。

      趴在门上看了好一会儿,张可更加觉得“有钱人真怪”是对的。房间里空无一物,阳光穿过三扇落地窗,把整个房间照得透亮——与其说这是房间,不如说是个仓库。张可失望地走下楼,准备回车里等着,到点儿就下班走人。

      突然他觉出来,这不是自己的声音么!更确切地说,这是王主管的铃声!他为每个号码都录了一段铃声——让每个人报自己的名字,方便他在口袋里盲按接听或者拒接。张可马上挂了电话,自己的“声音”就消失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