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1-02-23 07:39:17

吾心霸业 完结

吾心霸业

编辑:诗人的血液作者:雪程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狂妄自大神盘古氏开天辟地不知道几十万元会,有那人间界东胜神州正到处旌旗飘飞狼烟乱起。佛门妖巫或偏安江南一偶,或为那人间教统争来一线生机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主角 吾心霸业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引子;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我是谁?我到底从何处来?我到底是谁。。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王灰抬眼愕然看着忘忧真人,然后似豁然大悟般笑了起来。“我到是忘记了,真人身在红尘却行那俗人无法企及之山外之事,又怎么看不明白呢?不瞒真人,我也是最近才偶然发现此事,正要与真人说,恳求真人给拿个主意。”忘忧真人笑了笑,王灰倒不好问什么,只好把自己偶然发现的怪异之事,向忘忧真人叙说以求忘忧给自己出个主意。

      序文;自大神盘古氏开天辟地不知几十万元会,有那人间界东胜神州正四处旌旗飘飞狼烟乱起。佛道妖巫或偏安一偶,或为那人间教统争得一线生机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此次为师推演天机,人间界刀兵乱起,你所出之小山村因你降生也在劫难之中,却是不好化解。能存活下来之人将来莫不与你有天大关系,望善待之。知你此时怪为师为何不告诉你此次劫难好提前防范。一是此劫难已成,非为师所能强改,二是此劫难因你而生,若强行化解对你不利或劫难更加严重,望吾徒谅解,一切尽待吾徒寻回真我之时自会明了。过刚易折,过柔不立,望吾徒这一世能改变自我追寻你之大道,你本先天混沌道体,望勤加修炼为师所传道法。世事艰辛,到也是磨砺之好场所,苦难之中有莫大机缘,一切慎之慎之。。。

      额头处随着眼神转动不时闪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阴阳图案,一切显得那么诡异却又那么平和。

      凌宇则和大虎兴高采烈的各自回家去了。还未到家门口,凌宇扯开嗓子就喊。“爹、妈我回来了,可以开饭了吗?”这时一个端庄不失典雅的女人慈祥的站在门口,“快去洗手就等你自己了,你爹今天打了两只兔子还有一只斑羚,赶明去镇上连前几天打的黑熊卖了给你添置一身衣服顺便置办些家用。”

      就这样三个人饿了就吃些肉干,渴了就喝口山泉,不觉又是日暮时分。慢慢的大虎也体会到了气感,三个人却不敢在回那伤心之处,只是留在这山洞修炼。

      对于凌宇的请求孙先生实在是莫可奈何,因为这大虎实在太笨了。三天竟然没学会一个字,但小凌宇既然开口了,看来自己也只好勉为其难收下大虎别无他法。见孙先生答应凌宇教自己认识字大虎不住的给孙先生磕头。“快回家吃饭吧,不然一会你们父母要来我这要人了。”孙先生说着进了自己的小屋。

      大虎接过包裹没有问为什么,他虽然生性木呐淳厚但并不笨,知道凌宇会告诉自己想知道的东西。拿着风干的肉干三个人一阵狼吞虎咽,已经一夜没有吃东西了,由于担惊受怕显得特别的饥饿。

      这新生儿出生之时却也不同凡响。自出娘胎只哭一声,而后眨巴着灵动幽深的双眼不望身边忙碌之人却望向那浩渺长空。

      说完这番话,只见主人只是一个劲的摇头点头却是一幅无可奈何之举。听到这我怕惊动几人,毕竟那道人和那妖人不是我辈凡夫俗子可比,所以就不敢多做停留悄悄溜回我住的房间。却是不敢和任何人说起。只是心中不住想,此番怕是不知多少黎民百姓遭殃心里十分不快,又担心自己能在这佛道之争中活的几天。前些日子见到真人行事多存仗义之举,所以贸然恳求真人该如何行事放可摆脱此次劫难?还望真人教我。

      这话说来两年以前,有一次我奉主人之命征讨山东刘霸道,立时三月方平息此贼,回到东都洛阳回复主人交命,主人对我此次作战成果极其满意。并大摆宴席犒劳三军将领,席间主人长嘘短叹说:“当今圣上穷兵黩武惑乱宫闱,和当初初登大宝之时判若两人,说着不觉潸然泪下,一个劲说愧对先皇所嘱。而我等一般将领自是为主人胸襟佩服的五体投地,更对当今圣上心存不满,不知不觉众将领和我还有主人都喝的酩酊大醉。”

      已经是日暮时分,林子深处不时有一两声狼的嚎叫,这是一处位于太白山南麓的小山村。山村人不多,也就三几十户人家,村子是一位南北朝时逃避刀兵之乱的凌姓老人所建,后来相继一些厌倦俗世战乱的人逃来形成了这小小村落,所以村子杂姓不多。老人年轻时到也学过些枪棒武艺,尤其擅长射箭,所以村子里传下的后代到多了些剽悍之气。平时男子弓猎女子农桑,而换取一些生活必须品则需走两三日去山脚边一处叫陶然镇的地方,到是和睦相处多是靠山吃山也还算乱世中的一处安乐之地。

      ‘我现在传你们些强身的法门,也可以说是初级修真的法门。我知道你们怀疑我怎么会这些,你们该记得村子东边那邋遢老人吧?那是我师傅,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现在我就传你们些我会的修炼法门,也好在这乱世中能安身立命。’吃完肉干,凌宇开始传授大虎和小梅自己会的道法。说是道法也只是些行气运气并引气之流,毕竟凌宇自己也是修炼无多,也只好等待自己日后修炼有成在逐一传授了。

      “你爹给村东头那老人家送肉去了,我刚炖好的。这不回来了,你看。”

      说起凌宇孙先生到是一直喜爱有加,这孩子在自己眼里就是个神童。才五六岁年纪就已经把自己的知识学了个遍,自己祖上传的三本连自己都研究不透的医书《灵枢》《铜人腧穴针灸图经》《本草经》都过目不忘,估计已经小成,还教了自己一些并不懂的练气法门和医术。只是凌宇一再请求自己给他保密,所以孙先生也只好权做不知了,在孙先生眼里凌宇即活泼又充满了神秘气息,这种感觉也只在村子东头那不知名的一邋遢老头身上才感觉过一回。到是凌宇经常去那邋遢老头那里,二人间似乎有着某种关系,自己到也问过几回,可每次凌宇总是找别的理由搪塞自己。所以孙先生也就一如既往的在这村里住着绝口不问关于那老头的事了。

      四;迷雾

      引子;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我是谁?我到底从何处来?我到底是谁。

      “怎么还不回家吃饭?”几个孩子陆续回各自的家去吃晚饭。孙先生发现凌宇和大虎并未离去,似乎找自己有事。大虎为难的看了看凌宇,嘴张了张似乎有什么话没说出来。凌宇对着孙先生一笑,露出两颗招牌似的小虎牙。“大虎说小梅嫌弃他不认识字不跟他玩,请先生不要怪他笨就开恩教他识字吧!”说完还对着孙先生一个劲的挤眉弄眼。

      真人,你说主人此次派你我前来剿灭朱燮、扶风是何用意?当今圣上不修人道,乱伦宫闱,横征暴敛致使刀兵四起民不聊生,主人为何不登高一呼推翻暴君反而助纣为虐,乱用奸佞之人行此苟且之事呢?’

      中军营帐内王灰正陪同一位身材瘦长道人边喝酒边絮叨着心里的不解,仅凭王灰这一番言语也见其并未良心泯灭还算是位铁血汉子。也正是因为其性情敦厚使其后来救了自己一命。瘦长道人俗家姓胡,原本南朝一小小秀才,二十年不得志,后遁入深山巧遇一即将飞升上界之仙。此仙传截教龟灵圣母道统见胡秀才有极佳修仙潜质,念自己没几年即将飞升,念及缘分遂传了胡秀才截教道法。待胡秀才修炼小成因当年不得志时,受过宇文氏恩惠下山答应帮宇文氏效命八年来了,已还当年所欠因果并自称忘忧真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