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2-22 04:29:50

情剑恩仇录 完结

情剑恩仇录

编辑:眉目不知秋作者:风影剑客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幅‘清风潇雨图’,居然引起一场武林纷争。怨恨、欲望、诡计环环相扣。我将带大家走入我眼中的江湖,与您一同体会恩怨情仇,深度剖析何为侠之大者。  我不喜欢武侠小说,这是我最终决定写的原因。只此而已。一会功夫,酒菜已经全部上齐,宋青书早已饿极,立即狼吞虎咽起来。木红婉恐怕他噎着,叮嘱他慢些吃,宋青书哪里肯听,一边点头,一边忙不迭的往嘴里塞东西。木红婉见他饿狼般的样子,连连摇头不已。。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魁梧大汉万没料到木红婉招式如此凌厉,心中暗自吃惊。心想难怪她一剑就能将师弟的耳朵削掉,武功的确了得。他不敢大意,身形后退数步,将木红婉凌厉的一鞭避开,左拳向木红婉劈面打来,正是点苍派的‘五绝相形拳’。这套拳法刚猛雄浑,他力气又极大,因而使出来更是风声呼呼,震人心魄。

      蓝衫少女看着宋青书,又看看尤冠昭,不禁掩面而笑,他怕被苍髯老者责怪,不敢笑出声来,心里暗想道:“这个小男孩不过七八岁的样子,不但长得聪秀可爱,连骂人也这般有趣,若有机会一定要和他交个朋友。”

      尤冠昭见宋青书用手指着自己,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心想一定是这个小子出其不备打了自己,他一向自视甚高,今日却在一个女子面前颜面无存,心中已是羞臊难当。如今又被一个娃娃弄得洋相百出,传扬出去,还如何在武林同道面前抬起头来。顿时暴叫如雷,一晃身形窜到宋青书面前,气急败坏地骂道:“小畜生胆敢冒犯老子,看我不将你撕成碎片喂狼去!”他大怒之下面容极为骇人,寻常孩子早就吓个半死,宋青书却全然不惧,指着尤冠昭的脸骂道:“小畜生武功差劲的很,却在他老子面前作威作福,当真该打!”他只因尤冠昭骂过他小畜生,心中愤愤不平,不肯放过他,反而只管尤冠昭叫小畜生,将自己称为老子。二人年纪相差甚多,叫人听来忍俊不禁。

      何断明怪叫一声,踉跄倒退数步,用手捂着右耳处,鲜血顺着指缝流个不停。那魁梧的大汉见何断明被削掉了右耳,疼得哇哇怪叫,痛苦至极,急忙为他上药包扎。回身骂道:“你这毒妇出手竟然如此狠辣,大爷今天绝饶不了你。”何断明也强忍疼痛破口骂道:“你削掉大爷一只耳朵,大爷定要一刀一刀割了你的肉,教你求生不能欲死不得。”又哎呦哎呦痛叫个不停。

      木红婉娇叱一声,手中软鞭一招‘横扫千军’向尤冠昭腰间扫来。尤冠昭手中没有兵刃,酒楼内又狭小拥挤不易闪躲,三五招后便已被逼到角落里,上窜下跳,狼狈不堪。木红婉步步紧逼,软鞭越发攻势凌厉,将尤冠昭紧紧围住。尤冠昭只觉周身上下皆是鞭影,他一身功夫自然不弱,身法却迟缓笨拙,被木红婉势如疾风般的攻势下,手忙脚乱,片刻之功已是冷汗涔涔,衣衫尽湿。

      哪知宋青书不待他拳头击到,已飞身跳到另一张桌上。他收拳不及,桌子顿时粉碎。

      尤冠昭一抓落空,心惊不已,猛觉臀部被打了一拳,回身一看,宋青书正笑嘻嘻地望着自己。顿时面目狰狞,怒吼一声,一招‘鹰转九霄’左爪再向宋青书肩头抓来,同时身形前欺,右掌一招‘挥杆入林’拍向宋青书的前胸。宋青书见他双眼通红,招式凶狠,不敢硬接,向旁一窜身,跳到一张桌子上。尤冠昭两次出手都未能打到宋青书,只气得哇哇怪叫,见宋青书正站在桌子上冲自己做鬼脸,越发怒不可遏,猛扑上前,化爪为拳,重重击在桌子上。心想:你从桌子上掉下来,再想跑自然不会很快,我就可以将你抓住,一掌结果你的性命。

      尤冠昭嘿嘿冷笑几声,倏忽五指如钩向宋青书面门抓来,他这一抓又狠又准,速度又极快,眼见得宋青书性命已是岌岌可危。蓝衫少女不由一声惊呼,脱口骂道:“对付一个小孩子,竟然下这么重的手,天龙派的人好不要脸!”她对宋青书颇有好感,见他处境危急顿生不平之心。却见爹和两位师兄看着自己,只得忍气坐下,心里却为宋青书担心不已。定睛看时,就见宋青书身形游鱼般向旁纵出,竟跳到了尤冠昭的身后,在尤冠昭臀部狠狠打了一拳。蓝衫少女即惊又喜,暗自称奇不已。

      宋青书见木红婉将尤冠昭打得只有招架之功,狼狈至极,不由拍掌笑道:“娘,这个没教养的小畜生可是难驯服得很,你可一定要替我好好管教管教他。”随即又叹口气,说道:“只是不要伤害了他的性命,否则我这做老子的可是会伤心难过的。”木红婉攻势不减,口中却连说了三个好字,娘依你便是。软鞭猛然挥卷而出,向尤冠昭面门打来。这一鞭乃是木红婉的看家本领,八八六十四路‘落红鞭法’中最为幻化莫测的一招‘暗影锁魂’,他七岁时便跟随父亲‘流云叟’木英练习这套鞭法,再加她天性聪颖伶俐,悟性极高,竟然将木英的‘落花流水’剑法融汇贯通其中,卷、扫、点、刺,每一式都蕴含极多的变化,十分了得。

      魁梧大汉脸色大变,猛地欺身上前,右手犹如鹰爪般向宋青书当头抓下。宋铮见他双目精光四射,身体强壮远超常人,所使的招数正是以力道见长的大力鹰爪功,便知他一身硬功夫不弱。倘若这一爪抓到宋青书,必然骨断筋折。正要出手相救,木红婉早已从腰间抖出一条软鞭,手腕轻轻一抖,软鞭已如灵蛇一般向那大汉手腕袭来。

      道人将一坛酒喝个精光,又要了一坛,只是不再像先前那样狂饮,由怀中掏出一只古铜色的杯子,浅饮细酌。木红婉咯咯笑道:“这位道长真是有趣得很,喝酒还要自己带杯子。”宋铮轻轻摇摇头,木红婉深知他的用意,低头不再说话。

      尤冠昭被木红婉一鞭打中肩头,痛彻心肺,见何断明与木红婉交上了手,强忍痛楚,由身后夹攻上来,出手便是大力鹰爪功中最阴毒的招式。宋青书见尤冠昭从身后偷袭,他尽管年幼却是心胸坦荡,眼里极瞧不起这样的卑劣之举。心中气恼,由桌子上端起一盘未吃完的杏仁豆腐,照着尤冠昭劈面打来。他虽然身小力弱,却天生好动,又受过宋铮夫妇点拨,力气远比寻常孩童要大得多。尤冠昭意念专注之下,毫无戒备之心,一盘杏仁豆腐不偏不倚扣在脸上。弄得尤冠昭满头满脸汤水横流,他不知何物,一双手在脸上乱抓,他本就面容凶恶,乱抓之下,反把自己涂抹得如同油面厉鬼一般。酒楼内客人中多半都是过往的商人,一动起手来,唯恐平白送了性命,早已溜之大吉。只有几个带着兵刃的武林中人并未离开,其中一个蓝衫少女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他身旁坐着的一位苍髯老者轻咳了一声,蓝衫少女这才强忍住笑将头低了下去。酒楼店主和几个伙计原本吓的躲在里间偷看,不敢出来,此时见到尤冠昭狼狈之态,也都掩面偷笑。

      木红婉冷笑道:“从此你就改叫‘何短命’,岂不更好?”她话语未落,已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短剑,直向何断明的右耳削来。何断明哪里想到木红婉会突然动手,突见寒光一闪,便知不妙,想要撤身闪避。哪知木红婉出手极快,他脚下尚未移动半分,只觉一阵剧痛,右耳已被木红婉一剑削掉。

      一会功夫,酒菜已经全部上齐,宋青书早已饿极,立即狼吞虎咽起来。木红婉恐怕他噎着,叮嘱他慢些吃,宋青书哪里肯听,一边点头,一边忙不迭的往嘴里塞东西。木红婉见他饿狼般的样子,连连摇头不已。

      木红婉见他拳法势大力沉,不敢硬接他这一拳,眼见拳头已到眼前,身体却是丝毫不动。左手二指如剑点向魁梧大汉手腕‘大陵穴’。魁梧大汉暗叫不妙,他凝力出拳,正是想到即便不能将木红婉打得口吐鲜血,也足以将其逼退,那知木红婉身形不动之下,点穴手法如此精微奥妙。大惊之下,强自缩臂收拳,身体倒退数步才勉强站稳。他乃是天龙派掌门冯鹤鸣的大弟子尤冠昭,深得冯鹤鸣的真传,一身硬功颇为了得,自闯荡武林以来鲜逢对手,因此目空一切。不想与一个女子交手,竟然处处受制于人,若不是自己反应神速,早已败下阵来。

      这时天色渐渐阴暗下来,木红婉看了看天,但见浓云如墨翻滚而来,情知这场雨不会小。她念头未落,就见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大雨倾盆而下。木红婉双眉微蹙道:“这场雨看来一时半会不会停,怕是不能再赶路了。”宋铮道:“正好寻一家客栈好好休息一晚,明早赶路不迟。”

      二人大爷大爷地骂个不停,宋青书见二人对他娘口出不逊,早已气恼难奈,双眉一挑,跳到凳子之上,用手指着何断明二人骂道:“两个混蛋龟孙子敢骂我娘,你是谁家的大爷?”又用手一指自己,骂道:“你们的大爷在这站着呢!”他稚气未脱,声音却极高,骂的又十分有趣,不但木红婉宋铮二人笑出声来,就连那位道人也不禁抚须大笑。

      木红婉粉面含嗔,眼现杀机。那人见木红婉不曾言语,又向前凑进一步,说道:“在下天龙派的何断明,敢问......。”他话未说完,木红婉忽地站起身形,说道:“我倒要为你改个名字,不知你可愿意?”何断明喜笑颜开,只当木红婉对他有意,他**成性,**女子无数,且每次事成必割去女子一耳留以为念,手段卑劣深为武林中人所不耻。他左边耳朵便是在汝阳作案时,被华山派的掌门‘青云剑’焦南木斩下。本想小惩大诫,令其悔改,不想他却无所顾忌,仍是胡作非为。今日见木红婉宛如天仙的容貌,色心顿起。笑道:“娘子要我改叫什么?”

      宋铮见何断明由身后偷袭木红婉,便喊道:“婉妹小心!”木红婉听到身后风声急促,猛然飘身掠起,身在半空之中盈盈下落,一身绿衫袅娜翩飞,宛若月宫仙子一般,一声娇叱,软鞭反向何断明面门打来。她身法轻盈舒展,姿势翩跹,鞭法又精微奥妙,那吃酒的道人也不由脱口叫了声:“好功夫!”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