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文名著

更新时间:2021-02-18 13:43:08

衰运当头 已完成

衰运当头

编辑:书信起笔作者:奇热文学分类:美文名著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衰运兜头》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花海,花种,花甲,花家,花奴,花士,花之逸,花无蓉,九叶冰兰,兰花,百死之地,花窖,花藤,玄冰,玉板,丹田,无数,百花,花盟,星球,花天啸,花傲,花蕾,花无瑕,花脉,吴天,难以,约维蒂奇岛,海龙卷,黄…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吴天花盟小说名字叫做《衰运当头》,这里提供吴天花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衰运当头小说精选:“哼!这样你都死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花无暇看到花之逸全身上下完好,没有缺胳臂少腿,惊讶不已,心中更是一松。“我说……那个……能不能……给件衣服?”花之逸蹲在地上,磕磕巴巴的说道。……花之逸郁闷的穿着一件花无暇的衣服!虽然残花盟的制式服装不分男女,可是花无暇毕竟是女人,号码实在是小了点,套在身上的衣服,让花之逸感觉自己好像穿着小时候的衣服一般。“大小姐,你的花甲怎么了?你难道在这里遇到追杀的人了?”正在别扭的扭动身体的花之逸突…

    “大……大小姐!”花之逸听到黑雨的话,扭头看去。

    花之逸原地跳起老高,差点让黑雨吓死!

    “什么大大小姐!还小小小姐呢!”黑雨不无得意的看着花之逸惊惶失措的样子。

    呈现在花之逸面前的哪里是什么黑雨,根本就是花家权主花无蓉嘛!只不过是不像平常那样一身白衣,而是现在的一身黑色残花盟花士的装扮罢了!

    “不可能,不可能!啊,对了!你这么会做面具,你一定是照着大小姐的样子做了个面具戴着!丑婆娘,你居然胆敢冒充我们大小姐!看我不把你的脸撕下来!”花之逸看着黑雨,突然猛地一拍脑袋,似乎恍然大悟。

    黑雨看着花之逸发疯一般跳了过来,伸手就去抓自己的脸,吓了一跳,一脚就把花之逸踹飞好远。却不料,花之逸根本不顾自己是不是能制服黑雨,只是不管不顾的爬起来,冲向黑雨,伸手去抓他的脸。

    “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怎么学泼妇打架啊!”虽然花之逸不可能对黑雨造成什么伤害,可是黑雨还是被他疯狂的样子吓了一跳。

    所有人都珍视自己的脸皮,漂亮的女人尤其如此!黑雨虽然身为残花七杀,号称杀人不眨眼!可是轮到自己漂亮的脸蛋受到威胁,也仍然不免惊惶失措。

    “卑鄙小人,居然胆敢带着大小姐样子的面具!我不准你侮辱大小姐!”花之逸根本不理会黑雨,只管一次次的冲过来。

    花之逸根本无法接近黑雨,黑雨也因为某种原因不会真的打死花之逸。于是一个满身泥巴的男人一次次爬起来去撕女人的脸,女人不耐烦的一次次把他踢飞。黑雨本来身受重伤,尚未复原,整个下午的剧烈活动让她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力量。花之逸却是仗着体内妖异之花的能量不断修复受损的躯体,死命纠缠。

    也不知道到底是黑雨踢累了,还是花之逸强大了,太阳落山的时候,黑雨居然被花之逸一把扑个正着!

    “啊……”黑雨惊叫一声,无奈手脚酸软无力,无法阻止花之逸满是泥巴的手伸向自己的脸。

    花之逸压在黑雨身上,恍然未觉身体下是一个绝色美女,只管用尽最后的力量去撕黑雨的脸。却不料,力气全无之下,那只去撕黑雨俏丽容颜的手仿佛在她脸上捏了一把一般,接着,居然一头歪倒,再也爬不起来了。

    “怎么可能撕不掉?不过是个面具而已啊!”花之逸小声嘟囔着,却看着近在咫尺的黑雨毫无办法。

    “你这个无赖!这本来就是我的脸,你难道想撕掉我的脸吗?”黑雨有气无力的翻着白眼。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一个外人和我们花家大小姐一个样子!”花之逸没了力气,却毫不放弃自己的观点。

    黑雨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变得愤怒异常,伸手就要去抓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准备直接砸烂花之逸那张嘴。一动之下,才发觉那块平时自己一个指头都能弹飞的石头此刻居然连搬动一下都不可能!

    无奈的放弃了砸死花之逸的努力,仰面看着天空,半晌之后,方才幽幽说道:“我本来就是花家大小姐!和花无蓉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长得象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可能!我在花家十几年了,从来没听说过花家有两个大小姐!”花之逸干脆纽过头不看黑雨那种美若天仙却酷似花无蓉的脸。

    “哼,你一个小小花奴,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黑雨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爬起来靠着一块石头坐着,长出一口气之后,慢慢说道。

    “不错,我只是一个花奴!可是就算你是花家大小姐,你因为一些原因不在花家!可是没有理由连主母都不在花家吧?”花之逸干脆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可是事实就是这样!”顿了一顿,黑雨接着说道。“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故事?你爱说就说!”花之逸才不关心她的故事呢,就等着恢复一点力气,怎么去抓下她那张面具!

    “你不知道我,但是你应该知道花傲,花家上一代的权主!”黑雨突然咬牙切齿的说。“花傲年轻的时候,遇到了我的母亲!他看到我母亲的美丽,就对我母亲许下了无数的诺言。我母亲当时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女!哪里经的住花傲的甜言蜜语!以为自己以后真的可以与这个相貌英俊的人长相厮守!”

    “可是过了很久,花傲始终不提带着母亲回到花家的事情!母亲却想:不管能不能回到花家,只要能够和花傲在一起,也就无所谓了!”

    “很快,我的母亲有了身孕,可是花傲如论如何都不同意生下这个孩子!我的母亲虽然深爱花傲,可是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瞒着花傲偷偷剩下了这个孩子!那就是我!”

    “可是没想到,在我母亲怀了我以后,却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了!母亲还善良的以为,那是因为自己身孕的缘故!等到孩子生下来,花傲自然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然而,等我出生的时候,等来的不是花傲,却是一个妖艳的女人!那个女人对我母亲说,花傲已经不会再回来了!母亲伤心欲绝,可是又舍不得我,就自己带着我,希望把我养大,送回花家。不论她是不是能够获得幸福,可是她认为我不论如何都是花家的骨肉!我五岁的时候,母亲找到了花傲,可是花傲却根本不理会我们,甚至不承认自己认识母亲!母亲伤心欲绝,几个月以后渐渐形容枯槁,居然一病不起,就此死去!”

    “母亲临死的那天夜里,花傲来到我家。对我母亲说,他会把我带回花家!对于母亲,他说身不由己!母亲在这个时候居然还相信他!只是不断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待我!”

    “可是,谁能想到,花傲居然把我丢弃在残花盟!任我自生自灭!随着我渐渐长大,我心里就告诉自己,我终有一天要杀死花傲,为我的母亲报仇!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不论花傲曾经对我母亲如何,我都无法下手杀他!一拖就是几年下去,花傲居然死去!我对花傲下不了手,可是花家我可以!所以,我发誓,我一定会毁灭花家,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黑雨说着,不停的哭笑,最后,已经是咬牙切齿,好像恨不得吃花家人的肉!

    “呃……那个……那你应该姓花了?我还以为你姓黑呢!”花之逸虽然不太相信黑雨的故事,可是黑雨的表情却让花之逸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过候门深似海的道理花之逸懂得!在花海中的时候,花之逸曾经听花天啸他们经常胡侃一些大陆上的见闻,听说过许多大世家之间的故事,当然也听说过这样的段子。可是真有这么一个人活生生的在他面前讲述的时候,却又不敢相信。

    “不错!我有个花家的名字叫花无暇!这是母亲给我取的名字!可是现在这个名字只会让我恨!”黑雨,不,华无暇此刻已经泪流满面,手中的指甲都刺入了自己的手掌。

    “花无暇?好美的名字!”花之逸忽然觉得华无暇的话都是真的,费力的坐起来,爬到华无暇身边,靠着石头斜躺着。

    “你过来干什么?准备看看我丢人的表情吗?”花无暇突然拉下了脸。

    “我累了!躺着歇会行不?白长得跟大小姐一样了!”花之逸看到花无暇翻脸比翻书还快,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哼!就不让你躺这里,你怎么样?”花无暇突然奋力一脚把花之逸重新踹到地上,虽然累得气喘吁吁,可是却仿佛胜利一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如果不是我被丢弃到残花盟,你现在也得尊称我一声大小姐!”

    “好,我怕了你了!”花之逸干脆躺在地上不动了,突然想起她为什么抓自己这个问题来。“我说,你干嘛把我抓来啊?我不过是一个花奴罢了!”

    “算了!反正你也跑不了,我就告诉你吧!那天我看到你突然杀死十多个魔战士之后,我就觉得你好像跟残花盟世代等待的摧花之魔有关,所以我才拼着受伤把你抓回来!不然花无蓉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花无暇突然正色说道。

    “什么?摧花之魔?什么意思?我不过撕了两下你的脸,不至于这样诋毁我吧?”花之逸一听顿时觉得头大无比。

    就算自己品行再差也不至于跟那什么摧花之魔有什么关联吧?何况花之逸自问品行绝对不坏,就算这两天骂了花无暇几句,那也算不上魔这一类吧?更何况花之逸的爱花,可是花家上下皆知,甚至在其他世家都小有名气的!

    “卑鄙!”突然想到自己被花之逸骑在身上,还捏了几下脸,花无暇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没了力气,恐怕立刻就要把花之逸撕个粉碎了。

    “摧花之魔并不是那个意思!而是因为摧花之魔一旦出现,所有的花士在他面前就会变成毫无反抗力量的待宰羔羊!只要我们残花盟能够找到摧花之魔,品花四大世家就会乖乖臣服于我们残花盟脚下!那个时候,恐怕就再也不会有四大世家的称呼了!”花无暇的眼中突然冒出一道凛冽的杀气,看的花之逸心底直发毛。

    “可是我一个花奴,跟摧花之魔有什么关联?”花之逸还是忍不住继续问道。

    “你?当然不可能是摧花之魔!如果你是的话,恐怕我早就死了!我只是觉得你跟摧花之魔肯定有关联!只要把你带回残花盟,把你解剖,研究一下而已!”花无暇好像再说一件跟花之逸决不相关的事情一样。

    “什么?解剖?拿我解剖?!”花之逸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可是下一刻接着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对啊!不过你放心,我会先杀死你,然后再解剖的!至少你听我讲了个故事!我会感激你的!”花无蓉阴险的笑道。

    “不会吧,你们残花盟都是这么感激人的吗?”花之逸只觉的头皮发炸!

    “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花无暇突然不耐烦的挥挥手,自己取出帐篷,钻了进去。

    “不会吧!又要露天睡觉!喂,能不能给个毯子?天很冷啊!”花之逸看到花无暇自顾自钻进了帐篷,连忙大喊。

    “嘭……”一件乌黑的东西凌空飞来,直接砸向花之逸的脸。

    “谢谢!”虽然被砸了一下,可是至少自己还有毯子盖!“啊……不是吧!”

    砸在花之逸脸上的不是毯子,而是——一块大石头!

    花之逸愤愤的躺在地上,心里不停的嘀咕:哼,大小姐我是高攀不上了!不过,你?如果你那天落到我手里了,我他妈不让你做我媳妇我就不姓花了!

    山区的早晨很美,在这夏末的日子里,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大地都蒙上了一层雾茫茫的被子一般。

    花无暇钻出帐篷,对着太阳使劲伸了一个懒腰。一个晚上的休息,终于让她恢复了不少体力,体内的伤在药物的治疗下,似乎也好了几分。

    看着躺在地上,一脸微笑的花之逸,花无暇忍不住又是一脚飞了过去,把他踢了一个滚地葫芦!

    “我靠!你陪我的老婆!我正在做梦娶那个丑婆娘做老婆呢!”花之逸睡得香甜,正在做着一个抓住了花无暇给自己做老婆的梦。

    却不料,刚要进入洞房,却被人一脚踢醒!顿时忍不住大怒!

    “什么?娶我做老婆?下辈子吧!”花无暇一听,立刻就知道这个“丑婆娘”是自己!

    这家伙居然还敢有心思做这种梦,想都没想,立刻又是一记飞腿。

    “……”花之逸骂完才发现,踢自己的人正是花无暇,后悔已经晚了,只好随着花无暇的一脚,再次来了一个短暂的飞行……

    “想娶我?下辈子也别想!”花无暇双腿翻飞,把花之逸踢的象是一个学飞的小鸟,不停升起落下,然后一个嘴啃泥!

    ……

    “别,别打了!我不就是做了个梦吗?你至于吗你?”花之逸终于找到机会,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

    “哼!梦也不行!”花无暇一纵身,跳过石头,继续!

    “好好好,我以后不做梦了行不行?”花之逸心想:做梦我也能控制的话,我还怕你这个恶婆娘?

    “算了!过来,咱们赶路了!”花无暇觉得自己的气已经出的差不多了,放弃了追打花之逸。

    ……

    “嗯,那个大小姐!我们这是去哪里啊?残花盟在哪里呢?”花之逸看着自己脚下蔚蓝色的大海。

    “……”听到花之逸开口,花无蓉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抓住花之逸的手干脆一松……

    “啊……我不问了!救命!”花之逸觉得突然腰间一松,立刻身体失去支撑,向蓝若海落去。

    花之逸手脚乱蹬,眼看海面就要与自己的脸来一个亲密接触,腰中突然一紧,又被提了上去。

    “再罗嗦,我宰了你把你的尸体提回去!”花无暇恶狠狠的说道。

    ……

    十多天的日子就这么过去,每天被花无暇提着腰上的带子在天上狂飞,而且似乎花无暇的伤势恢复了不少,现在每天教训自己一顿,还颇有余力。体内的妖花能量虽然每次都能及时修复花之逸受伤的身体,可是每天被人沙包一样踢来踹去,总不是一件让人舒心的事情。现在花之逸什么都不敢说了,不论花无暇怎么折腾,干脆来个沉默是金!这么些天下来,他感觉到,似乎只要花无暇不动手,体内的妖花能量就不会动,而自己的性格似乎也会产生微妙的变化。只要妖异之花能量异动,平时自己肯定不会做出来的事情自己居然做得得心应手!比如,上一次趁着花无暇睡着,自己居然去摸了两把她的脸,当然,代价是一顿老拳!

    苦于无法逃脱这个魔女的手掌心,花之逸有心修炼,至少不会什么都不能做就这么给人当猪一样收拾。可是他唯一知道的修炼方法就是《花间曲》,但是花之逸体内根本就早已没有了《花间曲》运行的花脉。强行催动之下,居然感觉到了当日在远古花窖内的奇异花脉。虽然还十分模糊,可是至少出现了希望!而每次这奇异的花脉出现,自己的心性似乎都会改变很多,尤其是每次修炼醒来,自己都会都花无暇产生一些比较龌龊的想法,可是摄于她的老拳,每次都强压下自己的想法,但是最近几天,似乎这种情绪的压制越来越弱……

    花之逸慢慢适应了这种每天脸朝大地的飞行,此刻居然能够在空中睡着!当然,睡着的同时,体内的妖异花脉却在花之逸潜意识的催动下,一直不停的运转。

    如果他此刻清醒的话,恐怕就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妖异花脉已经开始渐渐变得清晰。

    一股清纯而妖异的能量,从丹田出发,流入心脉,转入五脏六腑,再飞上眉心,然后再化为丝丝清流,缓缓贯注全身,通过全身细小的花脉,慢慢渗入丹田,完成一个完整的循环。而这个过程恰恰就是当日妖异之花进入花之逸体内之前的情况。

    如果一颗花种,种入丹田,而丹田就是肥沃的土壤,在丹田能量的滋养下瞬间生长,扎下根须,然后伸出枝干,主枝就是心脉,而五脏六腑仿佛衬托主枝的绿叶,共同滋养着枝干,枝干继续生长,升入眉心,在眉心处开出一朵妖异之花……

    妖异之花瞬间凋零,又化为无数的能量分散到全身各处,然后流入丹田,如此循环,周而复始!虽然和《花间曲》修炼方法不同,但是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生理循环过程,或者说是自然界的花枯花荣的一个缩影。

    迷迷糊糊中,花之逸的意识跟着这妖异之花的花脉不停流转……

    花之逸站在一片花海之中,却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颗妖异的花种!!!

    周围百花怒放,千姿百态的奇花争相斗艳。而花之逸,却只是一颗小小的花种!

    “我要开花!”花之逸这样想着。

    种子沉入土地,贪婪的吸取着土壤中的养分,接着种子顶端裂开,冒出一个小小的花芽,花芽迅速生长,无数的根须伸进土地,源源不断的吸取着养分滋养着这株弱小的花苗。

    花之逸丹田一动,一株妖异的花苗立刻开始生长,养分不停的供应下,花苗迅速窜高,生出了十一片叶子,枝干不停向天空探去。在阳光的照耀下,花苗似乎成长完成,高高的托起了一个小小的花蕾。

    “我要开花!”花之逸再次想到。

    可是这个小小的花蕾却只是一个花蕾,却没有任何一丝想要开放的意思!

    过了许久,似乎花蕾终于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花之逸大喜,却突然感觉到那花蕾却耗尽了力量,已经无力开放……

    花蕾迅速凋零,紧紧包裹花蕊的花瓣变得枯干,偏偏凋落,落入脚下的泥土,化为原始的分子……

    于是花种似乎消失了……

    “我会开花!”花之逸感觉到花朵凋零,心里升起一股酸涩!

    未曾开花却在花蕾这个最让人心疼的阶段凋零,这是花之逸最不能看到的事情。在花海当中养护百花的时候,花之逸每次看到花蕾凋零,都要伤心几天。此刻再次看到花蕾凋零,种子却是自己……

    “不,我不会凋零!我会开花!一定会开花……”

    种子再一次沉入土地,生根、发芽、催生枝干、结出花蕾、花蕾凋零……

    “我一定会开花!”

    种子生根、发芽、催生枝干、结出花蕾、花蕾凋零……

    “我一定要开花!”花之逸心中嘶吼。

    种子生根、发芽;结出花蕾,花蕾上两片花瓣微微张开,却最终没有完成最后的使命,再次凋零……

    ……

    “吃东西了!”

    花之逸正在努力催开花蕾,这次已经有三片花瓣有开放的迹象了!可是,却突然被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屁股上惊醒了!

    “你干什么?我正在开花!”被人打断的花之逸勃然大怒。

    “你在开花?我让你结果!”已经好几天没有反抗自己的花之逸居然对自己大吼大叫,立刻一脚飞了过去。

    “我错了!不要打了!我错了……”花之逸凄惨的叫声再次在夜幕下的山岭中响起……

    ……

    “你刚刚不是在开花吗?开一个让我看看!”花无暇好整以暇的看着满脸乌青的花之逸。

    “我不过是做了个梦!值当的这么收拾我吗?”花之逸小心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左眼,立刻疼的倒抽冷气。

    “白痴!做个梦自己还能开花!你就等着到了巴卡岛凋谢吧你!”花无暇没好气的扔给花之逸一块硬的比石头还硬的干粮,自己钻进帐篷里吃饭去了。

    “梆梆梆……”花之逸郁闷的看着被干粮砸成两半的石头,彻底无语了。

    “哼!这样你都死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花无暇看到花之逸全身上下完好,没有缺胳臂少腿,惊讶不已,心中更是一松。

    “我说……那个……能不能……给件衣服?”花之逸蹲在地上,磕磕巴巴的说道。

    ……

    花之逸郁闷的穿着一件花无暇的衣服!虽然残花盟的制式服装不分男女,可是花无暇毕竟是女人,号码实在是小了点,套在身上的衣服,让花之逸感觉自己好像穿着小时候的衣服一般。

    “大小姐,你的花甲怎么了?你难道在这里遇到追杀的人了?”正在别扭的扭动身体的花之逸突然发现了花无暇的花甲变得暗淡无光。

    “没有!为了把你抓上来,让熔岩烫了一下!”花无暇毫不在乎的说,然后伸手抓起花之逸的后腰,继续向西飞行!

    花无暇虽然基本恢复了本身的伤势,可是这里毕竟环境太过恶劣,无法聚集更多的能量修补受损的花甲,所以,花之逸一眼就看到了。

    “您为了救我?去闯岩浆?”花之逸瞪大了眼睛。

    “哼!”虽然不是这么回事,不过花无暇懒得跟他解释,因为她心里想到了另外一个折磨花之逸的方法!

    “大小姐,谢谢你!”花之逸却是万分感动!

    花甲虽然纵横天下,但是也有弱点,比如刚刚的火山岩浆!对于花士来说,绝对是不愿意涉足的地区之一!当然,这种地方,所有人都不愿意来!即使号称适应能力最强的虫族宇宙船,恐怕都不敢到火山口转悠。而花无暇居然冒死前来救自己……

    这一句话立刻把花之逸在岩浆里对花无暇的愤恨丢到了九霄云外,代之以感激!

    “大小姐,我就知道!您本心是善良的人!长相和我们花家大小姐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品行当然不会坏的!我想,如果你回去和大小姐好好谈一谈,说不定就能尽释前嫌,你们还是好姐妹呢!”花之逸立刻改变了对花无暇的态度。

    “你闭嘴!”本来花无暇对于花之逸的感激还算是让她的怒气平息了一点点,可是听到这个家伙居然又开始无休止的说教,立刻勃然大怒!

    “唉!你怎么就不听人劝呢?大小姐是好人!你是她的姐妹,也不是坏人!你回去了,花家就多了一份力量,不会被那些坏人虎视眈眈的觊觎了!”花之逸看到她的表情,忍不住幽幽叹了一口气。

    花无暇立刻就要暴怒,但是那一声幽幽的叹息却让她忽然感到无限悲伤!这一声叹息仿佛是从心底发出来的一般,充满着花之逸的感情,虽然触及了花无暇最不能触摸的那一块心事,却让她再也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往前飞行!

    花之逸也沉默了,虽然花无暇性格乖张暴戾,但是这一路的接触下来,尤其是每次提到花家,她都会变得仿佛一头暴怒的母狮,但是,这好像正好说明了她内心的脆弱!在残酷的环境中长大,接受非人的训练,变成残花盟冷血的杀手!对于任何人来讲,如果经历了这样的人生,都难免性格变得不可琢磨。花之逸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她,她的本心也并不坏,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心灵!

    从花无暇不多的话语当中,花之逸也知道残花盟的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它们修炼的功法,虽然也是为了配合花甲,却因为无法得到完善的修炼方法,得到的都是残本的修炼功法,经过残花盟的不断改进,虽然也能早就强大的花士,只是这种修炼功法太过霸道,对于修炼的花士来说,所要经历的痛苦也是成倍增加!当然,付出总是与得到成正比的!修炼有成的残花盟黑甲花士的实力绝对强于四大世家的花士。因为四大世家的花士在结出花甲的过程中,不可能体会到那种生死边缘的挣扎!更恐怖的是缺少冰兰素的维护,绝大多数的花士都变成了毫无感情的杀戮工具,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坚持过去,而这些人自然就成为花士当中的佼佼者,也变成残花盟的中坚!

    残花盟的修炼功法也就叫做《残花曲》!

    如果不是由于残花盟的花士在结出花甲的过程中死亡率太高,恐怕品花四大世家早已被残花盟吞并!

    花无暇化身黑雨,经历了那种死亡的挣扎,而且凭借女人之身,居然熬过了没有冰兰素的痛苦结出花甲,更是成为残花盟的佼佼者!

    花之逸身为花家最好的花奴,当然明白没有冰兰素而成为花士意味着什么!那几乎是遍历十八层地狱一般!

    正要寻思如何劝说花无暇能够改邪归正,回归花家,花无暇的声音打断了花之逸的思考。

    “到了!”花无暇冷冷的声音传到花之逸的耳边。

    “残花盟不是在巴卡岛上吗?这里好像还是西大陆吧?”花之逸奇怪的看着地上仍然沟壑纵横的西大陆土地。

    “没错,这里还是西大陆!不过几千年前,这块土地突然变得坚硬无比,因为那个时候的人类用一种超能武器把这里的土地改变了结构!”花无暇笑嘻嘻的说道。

    “那这里……不是残花盟?”花之逸看着她突然变得灿烂无比的笑容,突然觉得身体一阵发寒!

    “废话!当然不是!过来帮忙!”花无暇不理花之逸的絮叨,用花甲的能量花瓣轰击半天,终于把几大块黑色,散发着金属光芒的石块轰碎!

    花之逸满腹疑惑,还是帮着花无蓉把这些碎石搬到了一道并不算很深的裂缝边上。

    “好了!下去!”花无暇突然对花之逸说道。

    “什么?下去?下去干……”花之逸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花无暇的花甲一脚踹了下去!

    “罗嗦!”花无暇狠毒的把那些花之逸亲手搬过来的碎石一股脑全部推下了地面裂缝。

    “卑鄙……”花之逸左窜右跳,踩着落下的黑岩。

    看到花之逸居然随着落下的岩石不断增多,上升了几米的高度,似乎只要自己一直这么埋下去,最后的结果就是花之逸随着不断上升的岩石爬出来!花无暇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突然举起花甲左臂,一道能量冲击波猛烈轰击在裂缝的一侧岩壁上!面对满天落下的黑岩,花之逸再也无法山壁,很快就被碎石埋了一个结实。

    这些碎石虽然极为坚硬,但是更恐怖的是:它们非常重!甚至超过了最沉重的金属!花之逸在十几米深的裂缝下,被这些坚硬的碎石砸的口吐鲜血,却无法躲避!虽然妖异之花放出了护罩,挡住了连绵下落的碎石,可是……

    看着花之逸被埋在岩石下面,花无蓉举起一支手臂,连连放出能量炮,直接把地面裂缝轰碎了……

    “哼,这下看你死不死!不过你大可放心,过几天我会把你的尸体带回残花盟解剖的!”花之逸模模糊糊中听到了花无暇得意的笑声。

    “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无耻的女人!”花之逸好歹靠着妖异之花的护罩坚持了下来,虽然被震的口吐鲜血,可是总好过岩浆里的焚烧!

    “我这不是作茧自缚吗?不过这个魔女到底想干嘛?”花之逸苦笑一下,身体被沉重的石头死死压住,难以动弹分毫。

    花之逸把全部力量聚集在双腿,试图给自己弄出一个至少能让自己活动一下的空间,试了足有一个小时,终于放弃了!这种邪门的石头重量太大了,即使只有拳头大的一块,恐怕也足有几十斤的重量,更何况被埋在十几米深得地下,若是能够衡量的话,怕是不会少于十几万斤的重量压在身上!无奈之下,花之逸干脆闭上眼睛,虽然即使凭借妖异之花的强悍,也不过在身上形成一层贴在身上的护罩,勉强维持他的身体不会被沉重的石头压碎!

    “我就不信,你会把我一直压在地下!”花之逸知道花无暇总会把自己挖出去,至少他会带走自己的尸体供她使用。

    只不过,要等到她前来挖出自己,至少也要自己那个时候还或者才行!既然脱困无望,干脆躺在地底开始修炼!

    花之逸慢慢静下心神,调动体内能量,从丹田开始缓缓运转。

    似乎几天下来,心脉开始变得慢慢清晰了!丹田之后,最近的就是心脉!如果心脏之处的花脉完全得到自己控制,那么后面的五脏六腑形成的十一片叶子就肯定会更容易的受到自己控制!

    渐渐的,花之逸全心投入了体内能量的修炼,而这一次修炼虽然没有外界的能量补充,却因为妖异之花的能量全力抵抗那些沉重的石头,反而放松了对于花脉的控制,花之逸的“夺权”工作进行的异常顺利!

    甚至,他似乎觉得,如果一直这样呆下去也不错!

    ……

    “哦……”花之逸最终突然发出一阵舒爽之极的声音。

    “终于完全控制心脉了!”花之逸兴奋的操纵体内能量在心脉和丹田之内来回运转,巩固自己的成果。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看着眼前一片片的漆黑,根本无法知道时间的花之逸只能大致的判断。“如果这个魔女还不放我出去,我就继续在这里修炼!终有一天,我全部控制了花脉,再最后收复丹田之内那庞大的能量之后,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也能逃出去!”

    不过,花之逸却忽视了另外一个问题:吃饭!

    虽然各种修炼士能够依靠自己体内的能量能够比常人多出数倍甚至十几倍的能量,也相应的依靠体内能量延长自己在毫无补给的情况下的生命。可是这只是延长而已……

    不久之后,花之逸就已经心神不安,修炼也无法进行,口干舌燥的感觉蔓延全身,而空空如也的腹部更是抽的难受!

    终于,花之逸再也抵抗不住饥饿的侵袭,眼前慢慢出现无数金色的星星不停的飞舞……

    金星消失以后,就是无尽的黑暗……

    ……

    “水……”

    “好,给你水!要多少有多少,不过你得自己把它们化成水!”花无暇看着嘴唇干裂的花之逸迷迷糊糊,神智不醒的样子,一把把他丢进了冰川的裂缝,然后很仔细的轰碎了无数的碎冰,把冰川裂缝连同花之逸一起冰封起来。

    “我可是很体贴的哦!你要水我就给你水了!”花无暇满意的看着被冰封在万年坚冰里的花之逸,十分悠闲的展开一个帐篷,钻了进去。

    时间回到三十天前……

    看着花之逸被黑岩活埋,花无暇惬意的拍了拍手,顺便在旁边的一条地缝上开了一个山洞,然后收起花甲,在山洞里展开一个帐篷,住了下来。

    这些黑岩正是残花盟花士最喜欢的修炼之地,只是因为这里是虫族的地方,残花盟无法在这里建立营地,而本身残花盟的管理又极为冷酷。大多数花士只能依靠每年的几次行动,从这里运输一些黑岩回到巴卡岛建造修炼场。

    花无暇早就知道这些事情,所以,顾不得返回巴卡岛,干脆在巨昆大陆的黑岩地带住了下来,尽快修炼,恢复功力!因为残花盟是一个实力生存的地方,花无暇虽然是残花七杀,一旦实力下降,即使是对抗敌人的时候暂时受伤,虽然会得到权主的安抚,但是从自己身边的战友那里得到的只会是落井下石!

    《残花曲》修炼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心志冷酷,学会对所有人都变得冷酷无情,在战场上方可发挥最强战力。而为了获得战场上生存的权力,残花盟的花士都极力通过黑岩的辅助进行修炼!因为黑岩不仅含有丰富的能量供给花士吸收,更是因为一旦吸收足够的黑岩能量,体内就会产生剧毒!至于为什么普通的黑岩可以帮助花士修炼,而吸收足够的黑岩能量却会产生剧毒,残花盟也无法得知!

    相较品花四大世家的花士,残花盟的花士本身实力就要高出一筹,更何况还携带无色五味,无形散发的剧毒!这也是残花盟的花甲全部都是黑色的原因!

    虽然品花四大世家都知道这个秘密,但是却无法控制!因为黑岩虽然稀少,但是在巨昆大陆上分布却十分广阔!品花四大世家虽然不屑于使用黑岩制造剧毒的花士,但是面对剧毒花士却没有什么办法!因为直到现在,穷四大世家百年之力,都未能破解黑岩产生剧毒的原因,更不要提研究解读剂!而且,即使残花盟都无法得到解决这种剧毒的方法,因为每一个残花盟的剧毒花士,所结出的花甲所蕴涵的剧毒都略有不同,偶尔因为这些魔战士之间互相欧斗,一旦中毒,只有一个结果:等死!

    花无暇所修炼的花甲更是剧毒无比!此刻花甲受损,来到这里自然是恢复最快的地方!但是这些黑岩也是各方白道势力经常巡查的地段,花无暇方才把花之逸直接埋进黑岩,一方面防止他逃跑,另外一方面是要防止他被来到这里巡逻的其他人类势力发现。

    十五天后,花无暇借助大片的黑岩,不仅体内伤势痊愈,花甲也得到修复,体内的花种甚至接近了进化的边缘。

    伤势痊愈,实力提升,花无暇高兴的差点忘记把花之逸从土里挖出来。但是挖出来以后,却发现,这小子虽然虚弱了一点,居然还没有死!

    给花之逸喂过一些水和食物,虽然他仍然昏迷未醒,可是至少不会死!花无暇甚至还把他搬进了自己的帐篷!

    但是问题在于花之逸处于昏迷状态发起了高烧,而且烧的说胡话!

    当然如果说点别的也没啥问题了!关键是他居然说了一句:“大小姐快跑,让我来对付那个丑婆娘!”

    ……

    于是,花之逸得到了花无暇的细心照顾,带着它不远千里,飞行到巨昆大陆最西边的万年不化的大海冰川中,然后扔进冰川裂缝给他降温然后解渴!

    ……

    冰川上的早晨很美,至少花无暇现在这么觉得!尤其是每天早晨起来看到冰封中的花之逸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感觉更美!

    “已经七天了,这家伙的脸色看起来还没有死的样子啊!嗯,这个方法不错,至少我带着他穿越大海的时候,不会腐烂坏掉!”花无暇看着花之逸,心里美滋滋的想到。

    第八天早晨……

    “不会吧,这家伙的脸色居然好一点了?”

    第十天早晨……

    “难道他真的是摧花之魔?可是如果他是摧花之魔,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呆在我的手里?而且就算是摧花之魔,这么折腾都死不了?”

    第十一天早晨……

    花无暇目瞪口呆的看着冰封中的花之逸居然睁开了眼睛,还对她笑了一下……

    第十二天早晨……

    花之逸满面笑容的站在了花无暇的面前,然后花无暇的飞退立刻飞了过来,然后就是花无暇的黑色花甲出现,对着花之逸就是一顿暴捶……

    ……

    “美丽的小姐,你好啊!”一个邪邪的声音突然传来。

    “什么人?”花无暇此刻已经累得浑身无力,却心生警兆,跳了起来。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巨昆大陆虫族四阶修炼士吴天!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一位美丽的小姐,希望能够跟小姐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这个自称虫族甲士的吴天居然穿着一身花衣服!

    花无暇虽然长居残花盟,见惯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各种人,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大男人穿着一身花衣服,顿时心中升起一股厌恶!

    “对不起,我没空!我们还要赶路!”花无暇冷冷说道。

    花无暇说完,伸手抓起花之逸,就要离开这里。毕竟这个地方是虫族的地盘,而残花盟和虫族之间的关系也不怎么地。

    “小姐,这样就走了吗?”吴天身形一闪,居然挡住了花无暇的去路。

    “你想干什么?”花无暇本要动手,却不料刚刚狂揍花之逸,居然把体内能量耗尽,此刻甚至花甲都难以幻化,顿时心里大急。

    “呵呵,遇到如此美丽的小姐,当然是想要请你到我们巨昆城做客喽!”吴天邪邪笑道。

    “我说了,我没空!”花无暇迈腿闪开,又要离开。

    “小姐,在这巨昆大陆还没有我吴天得不到的女人!”吴天脸色一沉,伸手抓向花无暇。

    “你,放手!”花无暇浑身无力之下,居然被吴天一把抓住手腕。

    “哈哈,跟着那个死鬼有什么好,跟着我吴天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今天你就跟我走吧!”吴天哈哈大笑,伸手一拽,就要把花无暇拉到自己怀里。

    “找死!”花无暇冷哼一声,强提能量,巨大的花甲猛地幻出。

    “啊……呵呵,没想到你居然是花士!不错啊,上次我抓到叶家的一个女花士,那感觉……啧啧……”吴天看到花无暇居然幻出花甲,不怒反而大喜。

    “去死!”花无暇全力发出一朵黑色竹花。

    “呵呵,看来你的六阶战纹是假的吧!”空中一闪,一架巨型蜈蚣一般的飞船凌空出现,化成一具人形光甲。

    这具蜈蚣飞船幻化的人形机甲,身体上遍布密密麻麻的蜈蚣腿,让花无暇十分恶心。可是这奇怪的机甲居然随便伸手就挡住了花无暇的能量花。

    吴天不再说话,猛地冲向花无暇,那似乎足有千百条的蜈蚣腿猛地伸长,齐齐抓向花无暇,花无暇大惊之下,无奈能量耗尽,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些恶心的蜈蚣腿紧紧抓住。

    “哈哈,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抓到一个六阶的小辣娘!”吴天看到花无暇居然不堪一击,顿时兴奋的大笑。

    “真是极品啊!”吴天看着已经失去花甲被自己牢牢抓住的花无暇,立刻伸手来捏花无暇的脸。

    眼看吴天的脏手就要抓到自己的脸,花无暇忍不住心中大痛,闭上了眼睛:“没想到我堂堂六阶花士,居然会被这个四阶的虫子凌辱!”

    “啊……”突然一声惨叫传入花无暇的耳中,接着只觉得自己身体一重,直接撞在结实的地面上。

    感到情况有异,花无暇强忍疼痛,睁开眼睛一看,却是呆了……

    只见原本被自己打的半死的花之逸居然站起,身上虽然没有花甲,却透出六条妖异的花藤,牢牢捆住了那个吴天。而那个吴天却似乎毫无反抗之力,尽管努力挣扎,却丝毫不能动弹。

    原来,花之逸在冰川下,功力大近,虽然还不能使用自己体内能量幻出花甲,可是稍微调动花脉之内的能量却已经可以做到!只是刚刚出来就被花无暇爆扁,虽然这种程度的攻击已经不能对花之逸造成伤害,可是花之逸无法灵活使用体内能量保护自己,仍然被打的半死!原本看到花无暇被吴天欺负,心中十分快慰,却不料吴天居然对花无暇动手动脚!花无暇悲愤的脸似乎刹那间变成了花无蓉,花之逸顿时爆起,体内能量居然受到自己控制散出体外。

    “侮辱花家的人,死!”花之逸大吼一声,全身功力尽出,猛地收紧了那六条花藤。

    六条花藤瞬间光华大盛,似乎活了一般,猛地收紧,只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吴天的那具蜈蚣机甲居然被花藤生生勒碎,变成片片甲块落在地上。

    “不要,放了我……”吴天立刻恐惧的大喊道。

    “侮辱花家的人,去死吧!”花之逸似乎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理会吴天的求饶。

    妖异花藤猛地炸裂,已经失去机甲,被花藤紧紧捆住的吴天顿时变成片片碎肉……

    “大小姐,你没事吧?呃……”花之逸踉踉跄跄走到花无暇面前,一头栽倒在地上。

    花家花傲小说名字叫做《衰运当头》,这里提供花家花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衰运当头小说精选:“大……大小姐!”花之逸听到黑雨的话,扭头看去。花之逸原地跳起老高,差点让黑雨吓死!“什么大大小姐!还小小小姐呢!”黑雨不无得意的看着花之逸惊惶失措的样子。呈现在花之逸面前的哪里是什么黑雨,根本就是花家权主花无蓉嘛!只不过是不像平常那样一身白衣,而是现在的一身黑色残花盟花士的装扮罢了!“不可能,不可能!啊,对了!你这么会做面具,你一定是照着大小姐的样子做了个面具戴着!丑婆娘,你居然胆敢冒充我们大小姐!看我不把你的脸撕下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