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16 09:34:24

末世雄图 完结

末世雄图

编辑:捱过春秋作者:ws纹身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中国沃尔夫物理奖第一人因失恋了跳桥,借助自己的发明自杀后却意外再次穿越到异世界。他九牛二虎之力千辛万苦回地球,本来想用自己的奇异经历为物理学再作贡献,却意外发现地球已面目全非。一种很奇怪的病毒突然爆发了,人类社会一瞬间奔溃,僵尸满地,野兽纵横驰骋......他一路去追寻黄柏副市长站在这群人打头位置,身旁站着的是S大的校长陈友年院士。稍后一点的是黄市长的秘书、S大物理学院院长和几位老教授等人。再其后就是一大帮年轻学生。他们排着整齐的方阵,手里高高举着一幅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迎刘阆教授载誉归来。。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陈院士,沃尔夫物理奖可是仅次于诺贝尔奖的啊。这次刘教授获得这个大奖,是震惊国内的大事,各大报纸都是拿来当头版头条的。吴健雄女士虽然也拿过这个奖,但她毕竟不是中国国籍,中国人获得这个奖,刘教授是第一人,大振国人士气啊。”黄柏不着痕迹的看了下表,一边卖弄着刚从网上看来的沃尔夫奖项知识。陈友年也是一脸唏嘘,感叹道:“是啊,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拿这个奖,是整个中国物理学界的骄傲,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喜事。刘阆教授让我们这些搞物理的中国人扬眉吐气了。”

      门外站着的是刘阆。他从收到若水短信的一刻起,就马不停蹄往H城赶。快到若水家时又遇上了堵车,他一刻也不想等,就下车直接跑了过来。他在路上就想过见面时该说什么话语,可真正见面了,却一下子哽住了。他这次能以三十岁的年纪,获得沃尔夫物理奖,在国内而言,应该说是一种巨大的成就。但现在突然觉得,这份荣誉,少了她的分享,那也不过如此。

      严格来说,刘阆还当不得“教授”这个称呼。他在S大物理学院一直是助教的职称。直到学院收到沃尔夫基金学会的邀请函,才破格提升为副教授。这次他载誉归来,学校决定再破格提升他一级,成为了教授。所以,在他本人尚不知道的情形下,他连跳三级,以三十岁的年龄,成为了S大创校以来最年轻的教授。所以,当黄市长盛赞刘阆年轻有为时,陈友年校长脸上多少有些尴尬。

      那野兽乍一看像头老虎,却又跟虎有些不像。浑身斑条纹,头却比虎要长了许多,嘴巴突出,露出两根尖锐的锯齿。脑门上方还长了根漆黑的角,一看就让人觉得锋锐无比。体型有两米多高,身子也有三米来长,屁股后面还拖了根一米长的尾巴。那尾巴色彩格外艳丽,尾尖却是锥形,外面还包了层骨质外壳。这东西浑身上下都是武器,一看就不好惹。

      他一激动,眼前的图景突然消失。这次,他费了老大劲才重新做到内视。他毕竟是物理学家,看着经脉里流动的东西,暗想这难道就是能量?可从来也没听说过谁能见到能量啊?身为新时代青年,能量这个词耳熟能详,再平常不过,可要说能量具体是什么,谁也答不上来。

      他这话让黄柏有些不喜,难道我这个主管文教的副市长来接机,就不重视了?看手表的动作幅度就不免大了些,没有过于遮掩。他冲身后的秘书道:“小余,你去机场问问,是不是飞机晚点了。”余秘书答应一声,刚要走开,却听到身边一阵骚动,陈友年激动的喊道:“出来了,出来了!”

      他不由激动了。若真是如此,黑洞旅行兼有治病健体之功效啊!

      若水的泪哗哗的流下来,如同外面淅沥的雨。她继续道:“我只是个女人,我不懂薛定谔的猫啊狗的,我只是想有个能经常陪在身边,对我嘘寒问暖的男人。我要的不是你那些冷冰冰的数据,我不想知道世界是不是客观存在的,不想知道光速是否可以超越,时间能否倒流!我只想要一个家。可你给不了我。你三十岁了,到现在依然是个大学助教,每月拿那么点可怜的工资,一百年都买不起一套房。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不等她拒绝,他就转身离开了。外面的雨依然在下着,打在他身上,一点点浸透到他的心里。他觉得很冷,浸入到骨子里的冷。他原以为物理就是他的全部,有了物理,他就可以很满足。但现在知道错了,他的全部不是物理,而是若水!她在他身边时不觉得,现在失去了,才知道她对他而言,是这么的珍贵。没了她,他的人生,是这么的了――无――生――趣!第二天一大早,人们发现S大最年轻的教授,中国获得沃尔夫物理奖第一人,三十岁的年轻物理学家刘阆,在获奖回来的当天晚上,突兀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我回来了吗?”刘阆喃喃自语道。此刻,他坐在一个小山包上,刚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格外的清新,山下茂密的青草显得分外妖娆,连天空,都是那么的一碧如洗。可他心里却也随之异常沉重,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情一一从他脑中闪过,眼神就迷离起来。

      他终于清醒过来。终于知道了自己是谁,来自什么地方,却不明白这是哪儿,又怎么变成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不对,现在是十七八岁了。他吃下珠子后,发现自己突然间蹭蹭的长高了三十多厘米,变成了一个十八来岁的少年了。

      是的,那儿还有三十多斤重的兔子。那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兔子长着锋利的牙齿和绿色的眼睛。他来了大约三个月后,那个地方就变得更加古怪起来,天气说变就变,风霜雨雪,说来就来。更要命的是,那些动植物都疯长起来。尤其是动物,更是几乎三天一个样。今天还是温顺无比,只能乖乖躺餐盘里的地鼠,过几天就能如猎狗般大小,生出长长獠牙,见人就咬,给刘阆的打猎生涯带来许多困难。庆幸的是,这种变化好像是随机的,就算是同一种动物,也不是所有的都能变得这么厉害,要不然,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在这儿存活下去。

      他理清这一切,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年多的经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若宣之于众,将会在物理界掀起多大的波澜啊。更有可能让当代物理研究往前走上一大步,甚至突破樊笼,最终实现几代物理人孜孜以求的梦想,建立起大一统论。

      这肚脐眼下方,莫不就是丹田?但是那儿黑漆漆一片,他下意识的就不敢去查探,心底隐隐有着一丝畏惧。那黑漆漆的模样,竟让他联想到了黑洞。他看着那股能量一遍遍运行,然后慢慢壮大,心底就疑惑了,这明显违背了能量守恒定律啊,这能量,是从哪儿来的?

      刘阆一下子就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们结婚吧。”若水的泪流了下来,她扬了扬手,上面有一枚闪亮的钻戒紧紧箍在了她的无名指上,晃得他眼花。她笑道:“晚了。我十八岁进入大学认识你,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你自己算算,你陪我的时间有多少?从读书时开始,你哪一天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何时关心过我的感受?年轻时我很崇拜你,觉得你才华横溢,与众不同。可现在我三十了,不再是小女孩了。我已经过了崇拜一个人的年纪,我现在只想有个家。而你,给不了我。”

      H城的黄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让这个城市看起来更加的朦胧。若水静静的坐在阳台上,看着雨幕发呆。已到了晚饭时间,远处林立的高楼里万家灯火――都是下班回家在忙着做饭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起了小时候在乡下,每到傍晚时飘散在空气里的饭香味儿。那味道让她如此的温馨――那是家的味道。

      他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梦里,尽是另一个叫刘阆的一生,反反复复不断重播。求学、恋爱、毕业、获奖、分手到把自己点燃,看得他泪流满面。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不知为何,他却那么的有代入感,高兴他的每一次高兴,伤心他的每一次伤心,就连死时的痛苦都是这么清晰。他反复念着刘阆这个名字,就跟着了魔一般,不知疲倦。不知多久之后,他突然福至心灵般的一动,脑海中原本混沌的一处突然清明,脱口而出道:“我就是刘阆!”

      就这样,他和小白在那儿相依为命的生存下来。本来这样下去,也许他会如鲁宾逊一般老死在那个荒凉的地方,至死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又到了什么地方...直到遇到了那只老虎似的凶猛巨兽。

      若水依旧坐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屋外的万家灯火。刘阆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他看着她的脸,却看不到她的眼,一种陌生感油然而生。他说道:“能告诉我原因吗?”若水回过头看着他道:“我今年三十了。”

      穿越黑洞,人体物质部分被分解成基本粒子,只有精神才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保持完整。他作为一个科学家兼神秘学家、儒道释爱好者、风水堪舆大师,有着常人无法匹敌的精神力量。更关键的是,要将人体变成一座核反应堆,精神力量正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因素。这正是他论文中秘而不宣的部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