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1-01-14 07:30:55

武乐苍穹 完结

武乐苍穹

编辑:翩若惊鸿作者:御风无痕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立足于于古典武侠与奇幻世界仙侠之间,放眼中国于世间沧桑巨变,感慨人间冷暖忧伤。奏一曲离歌,饮一杯生酒。剑随心而动走,侠肝义胆行道,道者玄妙无穷。大道五千,五千大道。因果循环,其势坠也。不入五行,握剑临渊。巍峨华山,群峰与日月争辉,绿荫蔽天,回廊曲折,幽径遍布。凡人求仙问道之所,群峰之上又有仙宫道府,紫薇居中,玄矶阁驻。世间美其名曰:华山神府。。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陈枭转身离去,没有回头看徐老头一眼,走出了石亭,随后那队骑兵整整齐齐,秩序井然出现在陈枭面前,陈枭翻身上马。

      陈枭策马飞驰,身后的骑兵紧随其后,在一处铁索江桥处,魁梧雄壮器宇不凡的甲胄将校,孤傲的站立着,眼牟平静却蕴藏无限的杀机,浅黄的皮肤之下野心勃勃,双手抱于胸前,棕色的短发,灰白色的凤羽轻甲,面对着冰封的江河。陈枭见到此人,立刻勒马,打手一挥,身后的骑兵停下。

      “本座与天尊早已谋划过了,天尊也将不日出关,至于师傅那边还是尽量以阻扰为主,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杀机,陈枭你所说的话太过硬实!”

      千年山门十年乱,人心肆虐乱有始,仙宫道府今何在;

      “孔大家,吾等都知晓神府的宗旨和原则,可千年山门终究抵不过人心肆乱,吾等不如静观时局如何变幻,顺时而制,迎时而动。天下向来纷争不断,江湖和朝廷更是如此,鄙闻孔大家有西湖的绿袍龙井,不知可否一尝?”

      孔师笑而不语,然示意下人去沏茶,二人又开始清谈天下时局,论道至月上三竿方才结束。

      “玄圣你的心从来不曾如此这样过,恩师这样做明显是跟我们作对!”

      朝堂之上百家名士和圣贤儒士内心感到无比的紧张,千年来华山神府一直以独立于世俗之外,从不涉猎江湖和朝堂事,眼下愈多华山神府参与江湖事,引得这些人发自内心的惶恐不安,圣贤儒士大家孔师在会客百家名士泰斗司马镜,在自己的兰苑竹亭论道谈论天下时局。

      徐老头听后脸色出现异常,一掌拍向石桌,顷刻间石桌四分五裂,陈枭看后,没有丝毫神情变化。

      “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咱们所做的事本来有违老王爷的意愿,可是小王爷却支持我们这样做!”

      陈枭点头,挥手示意,那队骑兵开始缓慢地后撤,整整齐齐,秩序井然。

      “好吧,是玄圣派他来拖延我进入帝都吗?”

      司马镜并未作答,而是习惯性地点了一下头。

      经历三天三夜地循环往复,雪依然再下,徐老头的酒壶已空,白衣后生泰然自若,纹丝不动。不停地下雪,石亭的四周,雪厚度正在不断增加。徐老头和白衣后生却不以为然,戴着面具的白衣后生,面具下没有任何的表情,眼里还是散发出万丈的寒光,依旧是双眸杀气逼人,那股傲人的气势愈发让人感到不安啊,徐老头看着眼前这位江湖上少有非凡高深内力的晚辈后生,能够与他僵持三天三夜,并且在这冰天雪夜之中,屹立不动如山,如此修为放眼江湖武林之中,与之争日月光辉者恐怕鲜有青年俊少啊!不过这世间存在无数可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徐老头心里思量许久,愈想愈不平静,白衣后生有很大的可塑性,当年的徐老头曾收武华之子为徒,倾囊相授毕生武学,传授玄宗武术,由于武华之子天赋异禀,拥有非凡悟性,武学根基又非常深厚牢固,加之十分刻苦训练,精益求精,造就不世巅峰,名震江湖武林。

      此人姓徐,名奎,字郁夫。江湖武学泰斗,朝廷密授神武司天师一职,执掌江湖事。近来江湖武林风云迭起,平静的江湖血雨腥风滚滚而来,昆仑派掌门封玉离奇死亡,门派弟子为查凶手,向神武司求救,一时间江湖各路议论纷纷。神武司将此事告知皇帝,由于朝廷和江湖的关系微妙,处理不当恐危及自身统治。这才钦命尉迟向天四处寻找徐郁夫,请他代朝廷调查。

      “司马兄江湖即将大乱,而这****的源头就是华山神府,独立于世俗之外的山门滚入这世间洪流,不知是结束,还是加剧。”

      “哈哈哈!威胁我……”

      徐老头还是坐在石亭之中,石亭之外风雪阵阵,彼此之间对峙还在持续,突然,原本平静的四周开始喧闹起来,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马蹄声如雷霆千钧,气势如虹,令人感觉不寒而栗。随着马蹄声渐渐地临近,徐老头看向东方,那是帝都的方向,一队铁甲骑兵缓缓出现在二人的面前,铁甲之上的“虎”字霸气威武,马上的士兵个个眼神充满旺盛战意杀气,身上展示出勇猛战士所具备的一切。忽然徐老头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一个高大威武气势不凡的青年人出现他的面前,这个人的脸庞略显粗犷,一道伤疤在左半边脸上,眼眸让人畏惧,地狱的火焰在他的眼中熊熊燃烧,赤红色长发遇风而舞,五尺玄重铁剑抱于胸前,紧接缓步走向石亭并站在石亭前如同白衣后生一般。徐老头莫名恼怒,站起身大喝一声,声如洪钟般,响雷袭来。空中的雪乱了节奏,地上的雪没了样子,石亭前的白衣后生和抱剑武将没有丝毫后退一步,倒是那队骑兵后退了几步。随后,抱剑武将踏步向前,徐老头又是大喝一声,他不退一步。徐老头见状,慢慢地坐回石凳,露出了喜悦表情。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