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1-01-11 04:30:05

有个杀手叫无名 连载中

有个杀手叫无名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凸浮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它望着像武侠故事,实际上是个怎么说呢……很坑爹的的故事。  *虽然了说了不在乎看文的人回不直接回复,但虽然,可虽然,但是改不了的本着无直接回复不更新了的原则。  *能在这里连得始终这样的话就始终写始终这样并确保完结啦。  *占时不去划分“的”“地”“得”。由——《侠客行》。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用瞿清风的话说无名七人,就是懒,平时多接点低价低风险的生意多好,非喜欢干高危工作,搞得现在阁子里的药材支出特别大,其进药之丰富一度让江湖上风起传闻,曰饮露阁其实是间药坊。瞿清风自己也感叹,自从养了你们,我的医术都精进得让自己想改行从医。

      瞿清风还说了,饮露阁当初要了你们又不是尽挑的歪瓜裂枣,要说你们,怎么都不懂得利用一下自己的外在?多添补几件漂亮衣服有那么难么?搞得好像饮露阁穷的只买得起青色的布。六啊,我说几次你才可以改掉穿夜行衣还蒙面的坏习惯,你又不是去偷去摸,有什么见不得人?就这个问题,瞿清风还点名批评了无名,说他不懂得利用天生优势,无名很不爽,他一直觉得,杀手很简单,靠的是头脑和身手。但是如今竟也因为三个喜欢打扮的毛头小子被副阁主当众批评,他气结,打心眼里鄙视殇情楼。这也是今后他只身一人提剑血洗了殇情楼的原因之一,当然,只是很小一部分原因。

      比如无字辈,最近江湖上无琴,无伤,无心三位新秀异军突起,说起来就是三无,三人建了个殇情楼,生意红火得很,尤其是杀负心汉的生意,一抓一大把。这一度让饮露阁觉得不爽。用主公的话来说,殇情楼这个名字同饮露阁比起来,不仅露骨还浮浅得很,艳俗。艳俗在半年后改成了恶俗,可见主公成见之深。可瞿清风却这样评价殇情楼,杀人越货还长着生意人的头脑,很了不起。瞿清风是副阁主,他就是这么一个有着生意人头脑的杀手,因此他感触非常深。瞿清风感触一深就喜欢开会,放了七只鸽子把七个杀手召回了饮露阁。

      那一天,无名从街上回来,掂掂手里被算命先生讹的不剩多少的铜板,去酒馆要了一壶酒,破天荒的没有赊账。这青年一人独自喝着酒,俨然是过路少女眼中亮丽的风景线。而他只是盯着那壶兑了水的烧刀子呆了好久,没有说话。

      那么我们现在不妨来讲一下无名小时候的故事。

      说起何老头,差不多是无名在饮露阁最亲近的人。何老头没有什么头衔,常年负责饮露阁的炊饮、锅炉工作,平时闲着没事喜欢在柴房呆着。

      这不是废话么?无名腹诽着,要求老先生换一个名字。

      之后他提剑走人,很快消失在了行人之中。

      一般来说,是个在刀尖上讨生活的人物,他的童年通常是凄惨的,要么家道中落,苦大仇深,要么自幼受虐,残酷早熟。

      综合以上三条,无名想了又想,打算先想好备用的名字。

      首先是他的主公,也就是饮露阁的阁主。饮露阁是养杀手的地方,杀手质优但价格不菲。饮露阁的杀手有个规定,如要改名号,定要提前半个月递申请给主公,主公批下了,然后把自己的档案移交龘管事员记录在册。擅自改名就是离阁,一旦离阁就是背叛,背叛者会被追杀,要死的很惨很惨。

      “按照谐音,你可以叫无命。”

      无名睡下后,窗口什么东西倏地一声。无名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弹起,抬手截住袭向面门的暗器。咦,软软绵绵,乃是一只绣花鞋。只听窗外一声娇喝:“无名,就算天涯海角,你也别想躲开老娘!!”

      于是让我们一起分享一下那段不堪的记忆。

      老先生微笑着点点头:“按照多年来受选率最低的名字看,你完全可以叫‘无根’嘛!”

      可是无名同他们比起来,童年的日子过得是平平淡淡。无非是背着个破布袋四处走动,懒了就躺在路边,摊开布袋一动不动,做个乞丐。勤快了就到河边洗把脸,把自己打扮得精神一些,帮菜肉贩子做点短途跑腿捎口信的营生。夏天寻一处荒郊野地,冲着星空发呆,顺便喂喂蚊子,冬天找一处祠堂破庙,拣点干草柴火生个火,也好躲躲风雪。当然,我们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无名小时候无论从哪里要饭,经常能碰到一堆号称是丐帮的人把他赶走,还说占了他们的地盘,不是道上人云云。无名一般是一声不吭,拍屁股走人的,有时候倔劲儿上来就要和人家理论理论,后来也无非是一个小孩儿鼻青脸肿地离开了。这也是无名自懂事以来就一直在奔波的原因,以至于到了现在,无名一直对那什么丐帮无甚好感。

      老头向着无名咧嘴一笑,露出常年被旱烟迫害的大黄牙,把无名看了一哆嗦。后来,老头就一路跟着无名回到了饮露阁,路上主公果然没有搭理老头,冷脸薄怒。进门时,主公连头都没回,好像一路的好脾气都被老头耗尽了。无名有些为难,老头却自来熟一般跨进了院子,住进了柴房。

      其次,申请通过后还得自己想办法在五天内把新名字通知给另外六个杀手,这六个杀手同他一样,行踪不定,大江南北地游历,连领赏金都是用的飞鸽传书,也就年底吃年夜饭大家在饮露阁聚一聚,谈谈天说说地,侃侃最近的行情。

      老头要无名叫他何大爷。无名死活不干,坚决不叫任何人大爷,这在当时的无名看来,叫傲骨,后来证明,这是矫情。总之,无名就管老头叫何老头,一来二去也渐渐熟了。

      话说那天主公办完了事,领着捡回一条命的的无名一路回湘西老家。抹山头的几个杀手一言不发的散掉了,各走各的路。他们互不认识,互相之间却有一种属于杀手的默契。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