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21-01-08 08:59:48

向着光 连载中

向着光

编辑:旧梦拾遗作者:夏未央yy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了连续2一个月了,肖弋的每一次午觉都要在千般痛苦……的针扎下醒过来。总是会会觉得很累,偏偏睡到响午才醒过来,可刚吃完午餐,浓浓的睡意立刻便冲斥到整个身体。 向着光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肖弋听说过“鬼压床”,可他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他只是会在网上留意类似的事件,科学的解释是,压力过大,休息不够,心脏供血不足等现象导致的。是的,这样就能说得通了,他有先天性主动脉瓣结构异常所致的心脏病,只是他从小养尊处优,被照顾得很好,不存在压力大、休息不足这种情况,而且除了偶尔的胸闷气短,他基本没有受到过病痛的影响,为什么这个月会在睡梦中这么频繁地感到不适。。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邱然刚刚大学毕业,一门心思地把精力全放在了他的摄影展上,他从小爱好摄影,大学的专业也是摄影,这么多年来他给肖弋拍的照片已经有几大箱子。邱然总是喜欢拿相机对着肖弋感慨,“我说你这小子到底给女蜗娘娘说了多少好话,让他给你捏了这么一张惊为天人的脸……“是的,肖弋有高挺的鼻梁,明显的下颚弧度和清澈的电眼,笑容灿烂,给人一种无比干净美好的感觉,而他平静地站在那里时,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清淡高冷的魅力,让你不能靠近,不想靠近,似乎任何的出入都是对他的打扰。

      “陈阿姨家里有事提前走了!”肖弋的声音很淡,可能他从小就被嘱咐,要心平气和,不能急躁,不能激动。所以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淡淡的,淡淡地微笑,淡淡的说话,淡淡地走过人群,淡得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般。肖秦此刻就有这种错觉,眼前的儿子在灯光下显得虚无起来,他似乎在渐渐变得透明,肖秦立马伸手握住儿子的肩膀,这个幻境才猛地破碎开来。“早点休息吧,我今晚不出去了,有事打我电话。”他拍拍儿子的肩,便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说真的,你有什么心事吧?有暗恋的女生了?”邱然依然不放心地继续追问,只是他的“说真的”永远都不能“正经”。“如果有心事,会是那个女生,不是我。”肖弋淡定地回答。“我去,我代表全球的女性同胞臣服在您的盛世美颜下好吗?”邱然对着肖弋翻了个白眼后又凑过去问“那是为什么?”

      “明天周末,哥带你出去玩玩?”邱然已经很会和肖弋相处了,他了解他的病痛,却从不提及,他只是很努力地将他从黑暗里带向光明,让他没有机会忧郁与失望,让他体会充满阳光与希望的生活。肖弋对他点头微笑,那是他这辈子最不想错过的笑容。

      肖秦很仔细地把房子检查了一遍,门和窗户都是紧闭着的,这是多年来陈阿姨出门前的习惯,也没有外人闯入的痕迹,更加谈不上丢东西。他不放心地仔细翻看了每个监控记录,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是肖弋所指的那个黑影跳进来的位置是监控盲区,他甚至拿着手电去那个地方仔细地找了,没有鞋印,没有手印,什么都没有。肖秦是学刑警出身的,他对犯罪迹象比旁人要更加敏感,而现在,他也只能安慰自己这应该是肖弋一个人在家精神紧张导致的幻影了。

      光线空间不是肖弋想象的空间,邱然是一个非常乐观快乐的人,他所设计的摄影场所应该是光彩陆离的,或者至少是明亮的,而这里,除了展品所挂之处有淡淡射灯照亮,其它地方都是灰暗的,那些照片在黑暗里显得沉重,散发出的淡淡微光似乎再与整个黑暗作斗争,肖弋感到些许压力,便疑惑地看着邱然。“怎么?想不到你哥也是有深度有格调的人吧?,是不是很酷炫?”

      已经连续一个月了,肖弋的每一次午觉都会在万般痛苦的针扎下醒来。总是觉得很累,明明睡到响午才醒来,可刚吃完午餐,浓浓的睡意立马便充斥到整个身体。他躺在床上,平时睡觉前爱玩手机的毛病也没有了,不到两分钟便能进入深度的睡眠中。然后他只觉得头特别的痛,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呼吸不了,也动弹不了,他觉得不适的感觉已经让自己清醒了,可却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有时候挣扎着睁开半只眼,看着依然熟悉的房间便想,还是睡着吧,既然这么难,何必一定要起来。有时候他会很艰难的看看墙上的时钟,接着睡去,继续在黑暗中任不适的感觉蔓延,他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因为他在睡梦中可以听到很多声音,看到很多东西,甚至感觉到有人触摸他的身体。他想或者是做梦,或者是陈阿姨进来帮他盖好了被子,便下意识地说服自己不再细想,只是很多次等他再睁眼看时钟时,那时间不过才走了几分钟。

      邱然是肖弋最好的朋友,肖弋已经不记得他们认识多久了,好像有记忆开始,邱然就在他的世界里,邱然爸爸是肖秦的同事,十六年前一次出警任务,邱然爸爸替肖秦挡了一枪,光荣殉职,此后,七岁的邱然就一直被肖秦带在身边,视若亲子。邱然对自己的亲身父亲是没有多少印象的,但他知道这个对他比对亲生儿子更溺爱的男人并不是他的父亲,这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父亲已经死了,肖秦和肖弋是世上对他最好的人了,他不用纠结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家人也很默契得从不提及这层关系,邱然叫肖秦叔叔,肖秦却总是向外人介绍说邱然是儿子。旁人的好奇也是有的,只是肖秦从不苟言笑,身居要职,非常严肃,除非他自己愿意解释,不然不会有人去找他要解释,毕竟这样的人,必须和他说话之前都会倍感压力,做足准备,怎么会谈及其它。

      “爸爸,你快看看是不是丢什么东西了?”肖弋见到爸爸,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一进门便打开了经过的所有开关,只是为了提前告诉儿子,是他回来了。他敲开肖弋的房门,肖弋还是保持着下午的动作,很安静地坐在窗前,身子微靠在沙发椅上,灯光下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肖弋不喜欢医院,就算偶尔身体不舒服他也是忍忍就过去了,可能是因为害怕吧,他害怕去到医院就会听到他病情加重的消息,或者不去理会就能给他自己很健康的假象吧,是啊,他也只是个19岁的孩子,在生死面前,应该要害怕的。这一天,肖弋又被痛苦的午休弄得心神不宁,不睡难受,睡了起来更难受,一直到下午五点多,他都不能平复心情,只能坐在窗前听自己的心跳声,他真的可以听到,很急促,扑通扑通,像是随时会跳出来一般,所以他不敢动,不敢分神,不敢做任何可能会影响心情的事情,只是那么坐着,看着黑夜渐渐席卷整个天空。

      “这段时间,我睡不好觉,总是做梦,很累。”肖弋如实地回答,脸上疲惫的神情似乎更深了一层。

      一个星期没回家的邱然一眼就感觉到了肖弋憔悴的神色,他打趣着肖弋说“才一个星期不见而已,都瘦了一圈了,这么想我?”“摄影展进展怎么样了?我还以为你打算跟着照片里的我过下半生了呢?……”肖弋回应着他的打趣,只是他无心的玩笑让邱然突然感觉很不舒服,他似乎看到了这句话变成事实的那一幕,肖弋在照片里对他微笑,而在这个房子里,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却再也没有了肖弋。“去去去……下周一,光线空间,哥哥亲自来接你去。“邱然急忙抬手会散这股不好的镜像,也打断了肖弋的话。

      “你喜欢这种风格的照片?你平时给我拍照不是这样的啊?”肖弋还是很疑惑,邱然替他拍过很多次照片,他也看过他相机里的照片,他总是喜欢关注身边的每一个细节和美丽的事物,每每看到照片里的自己也是阳光快乐的,而现在却完全被邱然作品中充斥的黑暗与颓废震撼。肖弋停在一副展品前,看得很认真,这张照片的标题只有一个字——鸦。照片整个基调是黑白的,里面有个很平淡的女人,平淡是因为这个人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她的唇色很深,是很暗的红色,她微闭双眼,肩头站着一只乌鸦,羽毛顺滑光洁,黑亮迷人,它就这样对着她,看着她,除了似乎带有魔力的眼睛,它的腹部、腿部都是模糊的,肖弋慢慢被这双眼睛吸引,想要走进看得更清楚。这时邱然的身影在身后响起,“影像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黑暗系会让你觉得我有性格的黑暗面,其实不然,因为我充满幻想,对一切都有着无尽的好奇,所以我的作品都充满了神秘和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比如这个女人,就算她走到人群里会淹没在无数普通的容颜里,可她在我的镜头里却可以呈现独一无二的美,我的每张作品中都蕴含着令人兴奋的新思维,敢于挑战和想象极限,这种把幻想和现实相结合的艺术形式,一直以来都是我所追求的。”邱然的话让倍感压抑的肖弋瞬间轻松了很多,这只是一种他不懂的专业涵养,无关其他。“你不一样,不管在现实还是我的幻想里,我都希望你的身边充满阳光”,最后邱然还不忘回答他的问题。

      突然,他看到一个黑影,从高高的围墙上跳进院子里,一眨眼便不见了,快如闪电,无声无息。肖弋的房间没有开灯,那个黑影并不知道他的存在吧,心开始更加急剧的跳动,他只好一手捂住左胸,屏住呼吸地等着将会发出地声音。然而,什么声音都没有再发出,好像刚刚那个影子只是幻觉,或者是夜里风中的树影。肖弋没有精力去搞明白他疑惑的事情,只是想,明天醒来大概就能知道今晚家里丢失什么东西了。估量着那人应该已经离开,肖弋给爸爸肖秦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家里好像进来了小偷,希望他尽早回来。肖秦听到儿子的电话心里一紧,他根本不担心家里会丢什么东西,他只担心一个人在家的肖弋。虽然肖弋没有跟小偷正面碰到,也告诉他小偷很可能已经离开家,可他不敢拿唯一的儿子冒一丝风险,半个小时后,肖秦便回到了家。

      肖弋听说过“鬼压床”,可他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他只是会在网上留意类似的事件,科学的解释是,压力过大,休息不够,心脏供血不足等现象导致的。是的,这样就能说得通了,他有先天性主动脉瓣结构异常所致的心脏病,只是他从小养尊处优,被照顾得很好,不存在压力大、休息不足这种情况,而且除了偶尔的胸闷气短,他基本没有受到过病痛的影响,为什么这个月会在睡梦中这么频繁地感到不适。

      其实肖弋会这么容易的把情感带入画展是有原因的,那天晚上他进入的那个梦境,那个靠在他胸前的男人,不就正如着照片中的人吗?他周遭充满黑暗,他看不清他,只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拨开那层迷雾。“哥,我困了,我休息一下,你先忙。”肖弋想到那个梦,睡衣便阵阵来袭。

      九月的阳光让人感觉很舒服,不炙热,也无法被忽视,肖弋一大早便敲开了邱然的房门,白底蓝纹的运动套装裹住他精致白皙的脸庞,看上去很阳光很精神。邱然眨眨看得出神的眼镜,瞌睡也醒了一大半,果然,这么多年来最令他高兴的是还是肖弋,只要他微笑,自己也会不自主地嘴角上扬。“走,哥带你潇洒带你飞!”邱然摸着肖弋柔软的发丝宠溺地说。

      “没什么要紧,是不是吓到你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家?陈阿姨呢?”肖秦还是和平常一样,一般不开口,开口基本都是问句,只是这一次的语气里充满了关心与温柔。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