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23 04:30:33

五行传之秦汉 完结

五行传之秦汉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一阵风儿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乏有修仙修佛的门派,根据自身体质与自然力量的运用,不会产生了一系列的特意修练超自然能力的世家,主要原因为齐的水家,楚的火家,燕的土家,赵的金家,魏的木家。故事突然发生在秦始皇三十二年(前221),秦军直趋齐都临淄,秦国建立统一六国五家阵型的第一排是以攻击见长的三家,分别是中间的火家,右边的水家,左边金家;第二排是防守见长的土家;第三排是以治疗见长的木家。每家之间相距约1000米。之所以如此排阵,原因一,土家和木家在之前的守国之战中两位第一代掌门刚刚战死,实力已远不如其他三家;原因二,木家是以草药擅长治疗的一个家门,他们此次战役主要是为前面战斗受伤的人员疗伤,放在后方最安全;原因三,土家是用土石善于建设壁垒的一个家门,由他们在中间,退可保护木家,进可支援前方三家。。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看见燕埋已经派遣燕坎撤退,燕地召回了白虎说道“既然你愿意撤退,那就好了,我先走了”燕埋说道“你去哪里?”燕地略思片刻“去找其他三家,也劝他们撤退。”燕埋愤怒道“逆子,我已经被逼撤退了,你还要给我去丢人现眼么?”燕地笑着说“从小到大在你心中面子比亲情还重,就算我不劝他们也会有人去收拾他们的,不是吗?”燕埋有点自愧“总之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燕地骄傲的笑着“你和叔父联手都未必拦得住我吧!”燕埋从见到长子直到连番败北,已经羞愧难当,现在还处处被长子羞辱,自知说再多,也是给自己增加羞辱,燕埋说着“就当是父亲对儿的管教吧,与家门无关。”说着运起功来,他知道对付现在的长子,不用全力是不可能有机会战胜的,为了不遗余力的用出全力,这次运功时间有点久,而燕地不知道父亲会用什么招数,只是觉得现在的父亲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自己虽然双手并未做运功的姿势,但是体内已经默默的运功以防万一。一会,燕埋同样的将双手打入地下,叫道“入土为安”,突然大地变成淤泥,所有东西开始陷入淤泥之中,燕地大惊失色“你居然用这招对付我。”这一招顾名思义,是土壤将人拉入地底,让人永世长眠的招数,父亲用出这样的招数是想将燕地置之死地。白虎首先冲向燕埋希望能打断此招,青毛狮也奔向白虎,保护主人,虽然青毛狮和猛犸象被白虎多次攻击,毕竟是土家的宠物,还是有一定的土石保护身体,所以受伤程度并不是很重,所以恢复也较快,当白虎和青毛狮同时跳在半空,白虎的优势依然明显,青毛狮无法近身,而白虎一爪深深的打在青毛狮脸上,在青毛狮落地的一瞬间,白虎直接跳到青毛狮身上,死死的咬住了青毛狮的脖子,直到确认青毛狮死亡,白虎朝天长啸一声,眼睛转向了燕埋。同时燕地也是发功双手击地,叫道“土崩瓦解”,这一招对付硬化的土石攻击非常有效,但是对于软化的淤泥,只能减缓他将自己拖入泥土速度,并不能直接破解次招,燕地几个箭步飞跑过去,燕埋早就计算过了他与燕地的距离,以泥土下陷的速度,燕地根本不可能跑到他的身边,但是他没想到青毛狮能在几秒内被白虎击倒,白虎也意识到了这点,跑向燕地,不愧是神兽,虽然也受到淤泥下陷的影响,但是还是能跑到燕地身边,燕地骑上了白虎,白虎奋力奔向燕埋,边跑白虎的身体因为下陷步步艰难,当距离燕埋10米之处,已经是淤泥很深的地方了,白虎自知无法跑过去,便奋力一跃,燕地知道白虎用意,站立在白虎的背上,从白虎身上跳向燕埋,燕地知道直接跳过去也是距离燕埋2,3米的地方,很容易被淤泥拖入地底,他便打开双手,2堆飞石打出,燕埋双手还打在地上让淤泥变得更深,所以准备忍痛接次2堆飞石,不想这两堆飞石直打燕埋两手运气的血脉,淤泥一时停止了下陷,同时燕地正好落地,一秒的时间,冲到燕埋身上,重重的一掌打飞了燕埋,淤泥也停止了下陷,并慢慢恢复硬化,白虎从淤泥中挣脱出来,冲向打飞的燕埋,四个爪子按照燕埋的两只手臂和两条腿,让他无法发力,爪子深深插入经脉之中,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咬断燕埋的脖子,燕地急忙叫道,“白虎”燕地挥挥手说道“他可以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妈妈说我这辈子都是他的儿子,走吧”说着与白虎离开了这里,燕埋已经全身无力的躺着看着长子离开的背影,眼角泛着一丝泪光。是儿子不杀的欣慰,还是自己刚刚想杀死儿子的懊悔,亦或是看到儿子今时今日已经有翻天覆地的能力而感到喜悦之泪。

      当燕埋刚走出百余步后,路口被一个英俊少年挡住去路,此人不是他人,正是离开土家多年燕地,也是燕埋的长子,年仅18岁.

      白虎准备攻击趟在地上的青毛狮,只听见燕埋那传来“积土成山”,青毛狮和猛犸象前面起了两个小山丘阻挡了白虎的路线和视线,燕埋对燕坎说道“你带着猛犸象和燕圭,回去带着门人和魏林先离开这里”燕坎自知不是对手,召回了猛犸象“你的意思我们撤退?那其他三家呢?”“木家被灭,燕地带着白虎而来,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你通知三家,劝他们也离开吧”,燕坎点了下头,无奈的说道“那也只好这样了,如果其他三家坚持要战斗呢?”燕埋低声的说道“那就说我们土家与白虎一战损失惨重,木家被灭只能自己疗伤,不能再战,先请离开。”燕坎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带着燕圭回头就走。此时的燕圭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傻了,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哥哥,哥哥,哥哥。。。”,父亲和哥哥居然成为敌人,虽然父亲和哥哥一直不和,但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他好想叫哥哥别再打了,但是他知道现在他说什么也没用。

      更多人相信这个只是巧合,随即,几十人各提武器冲将上来,这次燕地,做了个运功的姿势,速度极快,双手抱拳打在地面上,叫道”地动山摇“,燕埋所在之地,开始地震般摇动,冲上来的门人都站立不稳,不一会只见飞石从燕地那打出,几十个人瞬间应声倒地。

      燕埋听到这个话脸都气炸了,燕坎说道“兄长,知道你不愿出手,我来吧。”

      火家掌门楚炽看着两个儿子已经将秦军的二千先锋部队完全压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此时突然看见后方木家屯驻的地方燃起了狼烟,楚炽看了下右边的水家,左边的金家,并无动静。楚炽吩咐左右”让土家派人去看看。“此路是秦军必经之路,楚炽思索着应该不是秦军偷袭后方,暂时先不调动,等有了情报再做打算。

      另外一边,燕址骑着金钱豹带着魏林赶回了土家,将木家发生的一切简单的给土家掌门燕埋交代了下,燕埋知道事态严重,一方面让燕址火速将情报告知火家掌门楚炽,另外一方面让自己的弟弟,也是三师弟燕坎(年龄29)留守土家照顾自己的儿子燕圭(年仅10岁)和木家的魏林,自己带着土门百余人精英去救援木家。

      燕埋突然在这里看到长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倒是燕地先开口”你们不用去了,木家已经被灭门了,你们也不要再抵抗秦军了,今天秦灭六国,一统中原,势在必行。“燕埋气道”逆子,你胡说什么?“燕地说”奉秦王命,凡阻挡秦军者,杀无赦。“燕埋的脸一下子就很严肃的说道”你投靠了秦贼?“燕地一笑”不错,今天我会帮助秦王完成一统大业,我不想伤及同门,你们走吧。“”好大的口气!“突然燕埋身边一个门人说着就冲了上去”掌门,现在木家危难不是叙家事的时候,我先擒了他,小孩子不懂事以后好好管教就是了。“

      此时,尸兵已经将所有木家的人杀完了,开始包围魏棉过来,有几个尸兵甚至还想去抓魏林,魏棉快速运功,双手打在地上叫道”万木缠绕“,瞬间离白龙马较近的草绊住了几个尸兵的脚,树枝展开形成了一道屏障,有些尸兵靠近树枝,就被树枝缠绕住。就在此刻,包围魏棉的尸兵,扑了上来,有些用手中的武器砍刺着,甚至有些撕咬魏棉的身体。确保儿子安全离开后,魏棉双手才离开地面,几掌将身边的尸兵打开,伤口传来阵阵疼痛,特别是被撕咬的伤口,他很清楚通过撕咬,尸兵的剧毒已经侵入体内,本来他可以为自己解毒,但是现在被尸兵重重包围,他知道生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魏棉用尽全力,快速运功双手合并,这次与上次不同,运功的时候身边的大树落叶纷纷掉下,花瓣开始脱落,草根根蠢蠢欲动。魏棉双手手掌向外用力打开,突然周围50米内的花草树木就像弓箭一样飞向周围尸兵,尸兵却好像并无什么影响。的确这些尸兵,本无生命,普通的攻击是无法打倒这些尸兵的。当魏棉双手手掌抱成拳头以后,叫到”借花献佛“,只见大片的尸兵体内突然花草树木从体内长出,尸兵几声痛苦的嗷叫后应声倒地。

      这是晴空万里的一天,正午太阳直射这大地。五家已经严阵以待,就等秦兵到来。午时,远方沙尘滚滚,是秦兵的骑兵先锋部队。不一会,这二千骑兵先锋部队已经来到火家正前方约三百米处,只见两人从火家阵营中跳出,其中一人是楚焰,(现联盟排名第七),是火家掌门楚炽长子,也是大徒弟,年龄34;另外一人是楚灿,(现联盟排名第十),是火家掌门楚炽次子,也是二徒弟,年龄30。两人运功,手掌隐约能看到火光,当两手向外推开的时候,楚焰叫到”刀山火海“,只见一团火焰从楚焰手中打出,落入秦兵中间,火焰立马扩散开来,不停的有火焰向上窜动就像是地下有刀剑刺向秦兵;另外一边楚灿叫到”星火燎原“,只见一团火焰也从楚灿手中打出,不同的是火焰打向秦军半空,到了半空突然像烟花一样散开,洒落到秦军所在地面上,火焰落在地上,原来的火势更加猛烈。这两团火焰突然出现,秦兵明显毫无准备,正中央的秦兵几乎立马被烧死,正中央周边被烧着的士兵跳下马匹就地打滚。一时间,战马的嘶叫声和士兵的哭喊声响彻火海。有几个没被烧到的士兵,开始往后撤退,此时空中飞出两只火红的鸟,一只是楚焰的宠物丹顶鹤,脖子以上通红;另外一只是楚灿的宠物火雄鹰,翅膀扇动着火焰。两只鸟冲向逃跑的士兵,丹顶鹤的鸟嘴和火雄鹰的翅膀所碰之处随即燃烧起来,士兵虽然骑着马但是怎么有此二鸟飞的快,二鸟几乎已经把秦兵的退路给封死了。看后面已经无路可退,其他士兵索性就快马加鞭朝着楚焰、楚灿二人冲杀过来,此二人也不慌不忙,摆好姿势也冲入秦军与秦兵搏斗起来。

      看着大约一万的尸兵倒下,更远处的尸兵又开始朝魏棉聚集而来,此时的魏棉已经虚弱到站立都很艰难了,靠着身边的一棵已经光秃的小树短暂的休息着。当尸群再次包围住魏棉的时候,魏棉勉强的摆好迎敌的姿势,对于功力几乎用尽,体内剧毒扩散的魏棉想通过短暂的休息,再次发动木之术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只能徒手与尸兵们搏斗。尸兵一拥而上,在魏棉打倒了几个尸兵后,发现自己的四肢和脖子突然没了知觉,眼睛也开始模糊了,魏棉仔细一看,自己的四肢和脖子被五个蛇头,死死咬住。不错是五个蛇头,不是五条蛇,正是三大妖兽之一的九头蛇,没想到当年背叛师门的魏材不但用了木之禁术”借尸还阳“,还召唤了九头蛇作为他的宠物。魏材(魏棉的师兄,年龄33)从尸群中走出来奸笑着说道”本来想慢慢的让尸兵杀死你的,上面说了让我速战速决,免生事端,那就给你个痛快点的,只怪师父当年看错了人,我看你怎么下去给师父交代,哈哈。。。“说完九头蛇另外四个头朝着魏棉的心肝脾肺咬去。魏棉眼前的模糊变成一片漆黑,享年31岁、

      五家阵型的第一排是以攻击见长的三家,分别是中间的火家,右边的水家,左边金家;第二排是防守见长的土家;第三排是以治疗见长的木家。每家之间相距约1000米。之所以如此排阵,原因一,土家和木家在之前的守国之战中两位第一代掌门刚刚战死,实力已远不如其他三家;原因二,木家是以草药擅长治疗的一个家门,他们此次战役主要是为前面战斗受伤的人员疗伤,放在后方最安全;原因三,土家是用土石善于建设壁垒的一个家门,由他们在中间,退可保护木家,进可支援前方三家。

      从公元前230年,秦国共计10年的时间,先后按顺消灭韩、赵、魏、楚、燕五国。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军对齐境发动进攻,直趋齐都临淄,中原一统在即。此时为了反秦复国的勇士们纷纷齐聚临淄城外,准备用最后的力量与秦军殊死一战,希望能阻止秦国统一的脚步。其中以修行五行之术的各国高手声势最大,主要是来自赵国的金家第一代掌门赵锡(现五行联盟排名第三)和其门人;来自魏国的木家第二代掌门魏棉(现联盟排名第八)和其门人;来自楚国的火家第一代掌门楚炽(现联盟排名第一,并被奉为五行联盟盟主)和其门人;来自燕国的土家二代掌门燕埋(现联盟排名第四)和其门人。他们与齐国的水家第一代掌门齐泽(现联盟排名第二)和其门人汇合在郊外,共计上千人。根据之前讨论好的,五家已经摆好“T“字形的阵型,准备与号称百万雄师的秦军殊死一搏。

      燕埋知道今天的燕地,不是多年前出走的长子了,对于长子今天的武功修为,作为父亲很欣慰;但是作为现在的敌人却很无奈的说道”你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帮本门,一起抗击秦军?“燕地看出父亲无奈的表情,自满的笑着说”帮谁不重要,只是我想早点结束连年战争,就因为各国战乱不息,多少孩子无家可归,没有父亲的关爱。“燕埋眉头一紧,的确自从燕地出生后,燕埋作为土家第二代掌门候选人,不得不帮助第一代掌门打理家门事务,后来燕地母亲在战乱中身亡后,燕埋在第一代掌门撮合下又娶了新妻,本以为有个后妈可以照顾燕地,2年后,诞下了次子燕圭后,他有时间也是照顾次子燕圭,对燕地的关怀反而更少了,对于这个长子燕地,真的没有给予过什么父爱,导致4年前突然离家出走,音讯全无。”本来我也可以和魏材一样偷袭你们的,我现在只想早点统一,大家不用为了战乱而无辜枉死,请你带领门人退出吧“燕地打断了燕埋的思绪。燕埋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燕地说道”不可能,你觉得秦王嬴政是个好皇帝么,他一统天下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吗。。。“燕地马上说道”那齐王有能力一统天下么,如果让他当皇帝就能国泰民安么,还是继续保持战乱的状态直到出现一个明君?“燕埋无言以对,只是默默的说了句”五行联盟同气连枝,现在木门危难,我不能袖手旁观。“燕地自信的答到”如果你想减少其他门人的伤亡,你也可以劝他们早早离开,现在还来得及。“此时燕坎已经赶到,燕圭看见燕地,喜出望外的叫道“哥哥!”燕地不以理会“我不是你哥哥,你还是劝下你父亲,快点退下,不然我怕你连父亲都没了”

      上回说到:当土家掌门燕埋刚走出百余步后,路口被一个英俊少年挡住去路,此人不是他人,正是离开土家多年的燕地,燕埋的长子。

      看到木家的狼烟,土家掌门燕埋已经派遣二师弟燕址(年龄33)骑着他的宠物金钱豹去木家打听。当燕址到达了木家驻扎的地方,燕址惊呆了,木家门人几乎全躺在地上,好像是中了剧毒,只有零散的几个门人正在搏斗,而跟他们搏斗的是数以万计的血肉模糊的士兵,他们不是秦国的士兵,是被秦国攻破的其他五国的士兵,但是这些士兵本身就已经血肉模糊了,怎么还能战斗,燕埋还想定睛看个究竟。突然一匹白马跳到他的身边,是木家掌门魏棉,他急促的说道”是我师兄魏材回来了,他用毒气偷袭了我们,而且还召唤了尸兵攻击我们“魏棉跳下马继续说道”林儿也中了毒,我已经给他解了毒,你带他和白龙马(魏棉的宠物)离开这,我来挡住它们。“燕址这才看见白龙马上还趴着一个孩童,年仅10岁,燕址知道事态紧急,他一句”我马上搬救兵“扭头就想走。此时半苏醒的魏林,也就是魏棉的儿子,他拉着父亲的衣角,小声说道”我不走,我要。。。“话还没说完,”是爸爸不够强大,才让木家几乎灭门“魏棉打断了儿子的话,用一种决绝的眼神看着魏林”你是我,不,整个木家的希望“魏林流着眼泪,不舍的放开了父亲的衣角。魏棉眼角也开始泛着一丝泪光”以后的路爸爸会陪着你,直到你复兴家门,不然爸爸没脸去见你爷爷啊。“魏棉拍了下白龙马,白龙马意会的快速跟着燕址往土家的方向奔驰而去。魏棉低下头,自语到”对不起,让你那么小就背负那么大的责任。“

      此时另一边,燕坎听说哥哥被侄子给拦住去路,准备带人去看下情况。燕圭听说是自己的哥哥,执意要跟着燕坎去看看,燕坎觉得毕竟是一家人,也就答应了燕圭,燕坎交代了下其他人,好好照顾魏林,就带着燕圭朝燕埋那赶去。

      说罢,此人提剑而上,燕地很快打出一掌,掌中飞石直落胸口,此人应声倒地。”好快“”怎么他都不需要运功吗“突如其来的一掌,周围的人无不惊慌失措,毕竟才一个年满18的少年啊,如此的修为恐怕只有几位第一代掌门才能做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