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11-20 08:33:13

一部顶缸记 连载中

一部顶缸记

编辑:愁蝶未知作者:没懵分类:都市言情 主角:陆玉生,廖大发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出生于不久就分离了。一个在凌川叫陆玉生。一个在平阳叫廖大发。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今年廖起了歹心,费尽心机以买断费北企假借从银行等处贷了大笔款子。工厂“亲爱的,这几天你到底怎么了?”冉红奎小声说。他搂紧秀丽的腰,另一只手也拉紧了,两人几乎是紧贴身体在舞池里缓缓移动。这引来周围舞者的不时的注目。。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你装吧,这事儿你赖不掉!”

    “你不回家吗?”

    他眨着眼睛,还是没认出这个女人是谁。可从她不客气的态度判定,她该不是外人。就问:“你是谁?”

    “当然是公款,他们自己哪有这么多钱。第三笔你是使巧从市农机帮扶基金会贷的。在你买断北企头几天,去凌川市买来一台小型联机,全称叫小型玉米联合收割机。你用车拉着它去市政府应标。市政府正为北企挂牌一年多卖不出去犯愁呢,你就势提出买断北企,并提出先决条件:市里必须支持你开发联机产品,从市农机帮扶基金会贷款一千二百万元!市政府考虑你要开发的项目的确是农机产品,北企又卖不出去,就只好答应了你……”

    “啊,是这样。”田松陷于沉思。外甥女婿廖大发买断北企他是知道的,他还受廖的邀请参加了市政府举办的买断签字仪式。北企全称叫北方机械厂,原是平阳市最大的一家国企。按政策,北企这个大国企是不该卖的。可由于它负债累累,国家给免除了贷款外债五千万元,还有陈贷和社会债务过亿元!实在无法支撑,市政府就只好特殊对待了。开始,秀丽以及整个亲戚圈儿都反对大发下海。一是他仕途很顺利,今年三十二岁已是市经委任企划处副处长!弃之可惜。二呢,大家也不看好他,虽然他人很精明,绰号廖鬼子,可他秉性好逸恶劳,又不懂企业管理。还有个不便说的原因:就是他天性风流,结婚七年出轨行为不断。可他个人的选择别人挡不住,北企他还是买了。买了你倒好好干呀,不!先是买了台锃光瓦亮的宝马牌轿车坐上,开着它进出厂子很是神气威风!接着不从厂里待,频频地外出;短则一两天,长则五六天。理由很堂皇:学习和考察。时光荏苒,一晃过了两个来月,北企没有丝毫开工的迹象。到最后这次出去十天了还没回来……这回又确定有两千五百万元下落不明,那他极有可能已经携款潜逃!想着,田松问:“秀丽,你想咋办?”

    秀丽不再说话。她心情沉重啊,她不是妻子担心丈夫安危的那种,而是觉得廖要是突然离世,那两千五百万元下落不明的资金就难有着落了!自己就要背上黑锅和退赔……

    “喂,我说的事儿和人你可想起来了?”

    “真的?亲爱的你真好!我等你,快去快回!”冉红奎心花怒放,心想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明里暗里追求崔秀丽已经六年多,这位女神也只是最近才表态接受他。今晚又主动提出那关系要更进一步,他的心情哪能不激动呢?

    尊敬的读者,由于我们的主人公身份出现了问题,笔者得等待他做出选择,故暂称呼他为“失忆人”,已免造成混乱。

    失忆人想了想又问:“喂,那求你说说我的一些情况……”

    冉红奎只好起身跟随,嘴里还在说:“老说快了,快了是啥时候?”

    秀丽来到外面,冉红奎又欢天喜地的迎接她上车。车开了会儿,秀丽手机响,接完电话她好像傻了。冉问:“秀丽你怎么了?谁的电话?”

    舞厅里旋转的彩灯光让崔秀丽感觉眩晕,那柔美的小夜曲声音她亦听着烦心。脚下的舞步老跟不上节奏,被自己的情弟弟冉红奎拖拽着走。

    “唉,这该死的廖大发!死之前也要搅和咱俩。”冉红奎想想又说:“黑灯瞎火的,要不我跟你去抚平。”

    “可是弄错了怎么办?报案可不是好玩儿的!要是大发还回来,并且转款又有合理用途,你不是搅了他的创业吗?我看你还是再等几天吧。”田松思考之后说。

    失忆人注视对床的秀丽,心里说她可真美,她是自己的妻子吗?从她和自己说话的口气看是十之八九。可是,夫妻是多么亲近的关系呀?自己对她却没有一点儿熟悉的感觉。沉默了一会儿说:“喂,近些年的事儿我一点也不记得了,求你说说我中毒的事儿,我是跟谁一起吃的饭?给我下毒的是谁?报案了吗”

    秀丽下车时被染红奎死死地抱住了,秀丽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冉上边强吻怀中尤物的嘴,下边腾出一只手来脱她的裤子。秀丽挣脱不开就不动了。被吻得发出了娇昵的哼声……这是这对情人久久欲望冲动的蓄积,也算是爱情步入了实质阶段吧。接下来就是上演“车震”戏了。不用担心,这是大街背静的地方,又是傍夜里十点,没人注意这里。

    “不行!你想让咱俩的事昭告天下呀?”

    晚上,漫漫长夜失忆人和秀丽都睡不着。失忆人几次欲开口说身份的疑惑,可顾虑弄错了会影响夫妻感情而最终没说。秀丽一直悬心大发私下转款的事儿,这时觉得该问了。为了让他说真话,秀丽和顏悦色地说:“大发,咱是夫妻,你搞企业也是咱家庭的事儿,告诉我你把账上的资金转哪儿去了?”

    秀丽扶他站起,他大腿酸麻,身体直晃。稳神功夫,他瞧见床边地上有个尿瓶,一旁落着根导尿管儿。他明白让自己小腹胀起的原因了。可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这场剧烈的尿胀,他是否能活过来还是个未知数。这得归功于秀丽这两天的粗心:导尿管被她无意中绊掉了,她也忘了每天该去倒尿瓶。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