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9 07:33:11

道隐传 完结

道隐传

编辑:北溟有鱼作者:危楼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尽管一百个不愿意面对,南宫道还是站起身来,学着大人深深一礼,道:“多谢两位大师了。”这个谢,却是两个和尚为黎士忘诵经之德了。

      南宫道的清明的眼神里泛起一抹悲戚,虽然他只是个10岁的孩子,但是人人夸赞的聪明和多年行走江湖的历练,让他的心智比之同龄人成熟了很多很多。近十天以来,目睹黎士忘每次动用占卜之术后的虚脱与咯血,他明白,痛苦也好,痛哭也罢,黎叔的身体确实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故事说完了?”一个冷硬的声音突兀的传入山洞,把一老一小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一老一小对视一眼,他们知道,即便对方不进来,他们也逃不过,索性不如到先到外面,或许拂清寺的人就会到呢?

      “说来惭愧,我二人从百里外的叶城被这血燕认出,一路逃命,贫道用尽生平所学,隐约算出一路向着这个方向或有一线生机。贫道死不足惜,只是我自小收养的孩子······”黎士忘说着就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缓缓坐到在地。

      再者,黎士忘说,血燕追杀他们的原因是为了那个当年老者塞给他的铜镜,而铜镜是拂清寺的东西,如今到了拂清寺,他们把铜镜物归原主,自然怀璧之罪就没有了,血燕已经死去,血手帮要铜镜也不该在找他一个小孩子,何必再要他入寺当和尚?生存吗?打小就在江湖混,他自问还是能独立生存下去的,而这一点,没有人比黎士忘更了解!

      那被称作师兄的和尚没有答话,只是向着血燕道:“久闻血手帮威名,但我拂清寺千年来的规矩不能破,凡在我寺方圆十里杀伤人命者,死!”仿佛迎合着和尚的话,自始至终没有说出一句话的血燕,头一歪,一股鲜血从口中兀自流出,竟然就此死了!

      倒是黎士忘似乎知道这两个和尚或者说拂清寺的规矩,也不怎么惊讶,勉强向两个和尚一礼,道:“贫道黎士忘,谢二位大师救命之恩。”

      赶路,就见从老者来的方向追来一个黑衣男子,一脸杀气的停在他面前,问了老者逃走的方向。直到黑衣男子顺着他指的方向追去,黎士忘才突然发现,自己背后的包袱里,多了一样东西——一面铜镜!一面显然颇有些年头却又十分光洁的铜镜!

      “阿弥陀佛!”南宫道左边的一个浓眉大眼的和尚宣了一声佛号,道:“施主在我拂清寺外行凶伤人,可是不知我寺的规矩!”

      这叫做黎叔的中年道士俗名黎士忘,常年游走江湖,以卜卦相面为生,偶也为人看个风水,寻龙点穴什么的,足迹遍布云州、青州、靖州三大州。道儿本名南宫道,本是靖州人士,今年已满11岁,自打记事起,就跟着黎士忘闯荡江湖。黎士忘教他识文断字,诵经读典,却从不让他学他的卜卦相面的本事,也不让南宫道叫他师傅,只是以黎叔相称。据黎士忘给南宫道所说,南宫道乃是当年在一处山村内收养的。其实南宫道本就是一对男女送养到这户山民家中的。因为山民自家就有五个孩子,山中收成不易,实在养不活南宫道了。刚好碰上偶然借宿的黎士忘说跟这孩子有缘,又看他不像恶人,寻思着跟着这算命先生也能走出小山村,学个吃饭的本事,就由南宫道领养走了。

      血燕刚才还挺拔的身体,此时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软软地靠在树上。血燕艰难的抬起头,脸上已经透出了恐惧:“拂清寺!?”

      “不累,多亏这么多年随你走南闯北,这点路不算什么。对了,看我买了什么?”道儿边说边走到两个大包面前,打开其中一个,却是一包包的食物,有卤肉、烧鸡、馒头等等,另外一个大包打开。露出的却是一坛酒,也难为了这十岁的孩子,竟然提了如此重的东西。

      十年前,黎士忘干的也是这个四处给人算命的行当。那一日,他独自从青州前往靖州,在两州交界的芒山的山道上,遇上了一起追杀,一个身上带伤的老者从山道一侧的密林中跃出,自黎士忘身前擦身而过,接着又窜入了山道另一侧,几个起落就没入了山林中。一跃三丈的身手,让久走江湖的黎士忘明白,这是个武林中人,而且是个武功不弱的武林中人。

      一声惊喝,引得附近的游人纷纷驻足。只见一个锦衣中年人伸出一只大手抓向一个青色的瘦小身影,眼看这“小贼”就被抓个现行,没想到那瘦小的身子竟然十分滑溜,左肩膀一沉,腰向前一带,一个跨步闪过了抓来的大手。然后,那青色身影十分灵活的在几个游人之间穿插而走,锦衣中年人体型颇为厚实,要扒开行人追上谈何容易,很快那青色身影就消失在各色衣衫之间,徒留下锦衣中年人一脸怒气,狠狠的咒骂了几句。

      两个和尚也不急,默默的盘膝坐下,诵起了超度亡者的经文。

      拂清寺西面寺墙外,有一条上山小道,因为正值巳时,游人大都在寺内上香朝拜,几乎没有什么人在。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身传来,在干燥的土路上带起点点浮尘,一个青色身影映入眼帘,看那瘦弱和青色布衫,不是闹市中的“小贼”又是哪个?

      事情发生在几句话只见,此时的南宫道才意识到不对。毕竟是个孩子,即便心中早有准备,即便多年以来早已被黎士忘的豁达所侵染,看到从小相依为命的黎叔骤然死去,想起十日来黎士忘竟是用全部的心血精神演算一丝生机,他终于忍不住紧紧抱住黎士忘的遗体,恸哭出声。

      清风道:“小施主,此次不是说话之所,我们还是将这位施主先葬了吧,毕竟入土为安。”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