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9 04:30:25

北腿王 完结

北腿王

编辑:青梅佐酒作者:虚静子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江湖危机四伏,人心叵测,恍惚间间,但见血雨腥风。  初代北腿王临终时前留下的警世恒言:“武术,乃杀了人技!”  拳谚有云:“手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又曰:“一拳三分,拳打七分”。 北腿王以及最新章晌午时分,擂台四面人山人海,喧嚣异常。宽约二十丈的方形擂台以整齐的石材堆砌而成,四周砌有五级台阶,江湖各派人士除隐忍未到,皆团围首领而坐,散列在擂台周围。擂台正北方向,距离三丈远处赫然摆放着巨大的镀金龙椅,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刺眼,龙椅上平铺九张完整虎皮,虎皮上第三代北腿王啸天正襟危坐,身披金丝蚕衣,脚踩兽王履,面色红润,虽年过花甲,依然不见半根白发。啸天环视西周,同时暗运内力,以气传音,四下霎时安静下来。于是,三代北腿王开口说道:“自初代北腿王统一北腿一派至今已有三百余年,承蒙江湖各堂门的关照,北腿门方能延续至今天,今日北腿门邀请各位堂门兄弟来,是请诸位一同见证四代北腿王的比选,以免去日后通告!”话音刚落,只见台下人群中一人嘴角微翘,心中暗忖:“耀武扬威罢了!”此人五官端正,面白肤净,细看之下,正是飞鹰堂堂主闻能。。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来人,安排一间干净的屋子给这位姑娘住下。”

      “正是在下,诸位兄弟突然出手,想必是认错人了吧。”“泰山王”随手将布袋扎紧,跟树枝一同扔在一旁。

      “一名弟子的尸首今早在其住处被发现,但未敢肯定就是这名弟子所为。”

      “只要能再见到你,受再多苦也是值得的。”

      “哦?何人所为?”

      黄昏时分,涨潮之际,“泰山王”驾着飞鸢站在射鸥岛东南角临海的高崖处,忽然一阵劲风吹来,飞鸢腾空而起,向着虎鲨岛飞去。一个半时辰之后,虎鲨岛已近在眼前了,萧一世拨动机关,降低飞鸢的高度,准备滑翔着陆,这时,随着飞溅的浪花,一只巨大的虎鲨跃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飞鸢,萧一世没有急升飞鸢的高度,他知道刹那间根本来不及,于是反而双脚含劲,急冲向虎鲨的巨口,在虎鲨咬合的一瞬,萧一世连出数脚踢在虎鲨巨大的牙齿上,借力升起数丈,而后安然滑落在虎鲨岛的绝壁上,虎鲨岛不同于一般的海岛,岛的周围地形险峻,均为深海,没有浅滩,而飞蟹也只能在岛上的石洞中搜寻。此时,天色已暗,萧一世藏好飞鸢,做上记号,就近捡些干柴,生起火堆,盘坐休息,偶尔群蝠飞过,一夜无事。

      “第三社得到密令,在虎鲨岛设下埋伏,准备除掉你,我先前不知“泰山王”竟是你,在裂谷见到如此熟悉的身影,我亦是惊喜万分,后来你与山岛珠交手身受刀伤,加之触景生情,中了迷烟。”

      “虽然起初难以抑制喜悦之情,但是随后我便知道她不是你,跟我走吧,瑶儿。”

      “我不在这两日,可有什么动静?”

      “瑶儿!”萧一世飞身紧紧抱住女子,已是泪流满面。

      “萧郎,你没事吧。”女子语带关切,同时近身上前。萧一世一脸困惑地抬起头,待女子近身时,他突然拔出腹部双匕,猛刺入女子胸口,女子当下瘫软在萧一世怀中。

      “哗”的一声,萧一世纵身跳入百丈裂谷,遇树断树,遇岩劈岩,腿劲中带着愤恨。须臾已到谷底,海滩边数百只螃蟹横行霸道,赤橙黄绿青蓝紫各式各样的应有尽有,“还是你们自在,得罪了!”说着从腰间掏出布袋,用树枝挑逗螃蟹堆中的飞蟹,当它用螯钳住树枝时,迅速扔进布袋中,若不如此,凭手去抓,任他萧一世武功绝顶,亦难逃被蟹螯钳夹之苦。这种巧妙的方法委实奏效,不到半柱香功夫,布袋已装满一半,“嗖嗖嗖”,几枚异物从四面八方急射向专注逮螃蟹的萧一世,“泰山王”岂是等闲,腾身躲闪,几枚异物打到螃蟹群中,几只螃蟹登时壳破而死,可怜其横行一世,竟死于非命。“苦无?隐宗的诸位,现身说话!”话音刚落,十数名夜行者立现,且成锥形摆开架势。

      “是。”

      “嗯。”

      “是!”

      话说“泰山王”出门向西,不到半日,便来到一处石洞,石洞似乎天然形成,漆黑泛潮的巨石上长满墨绿色的苔藓,入口不远处斜立着一块不足三尺高的石碑,石碑上分两排写着朱红色的六个小字“天机不可泄露”。萧一世大步走进石洞,石洞内部显然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宽敞得多。“虎鲨岛有去难回啊!”沙哑的声音来自石洞中央的一张破烂不堪的木床上,一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右手撑着头斜卧在烂木床上,左手握着发霉掉角的蒲扇遮在胸前。随后他微微睁开眼,蒲扇一扬道,“上座,倒茶”。只见床边两个妙龄少女一个搬来躺椅,一个转身沏茶,不比床上斜卧之人,这两个侍女倒是生的白净,穿戴整齐。萧一世拱手行礼,便就坐下。

      “哦?我萧一世自问没有得罪过贵宗的人,缘何对我出手?”

      “哎?左腿怎么无法动弹?”

      “若你有心,为父母守孝后,为何不来寻我或是为我而死。”

      四目相对,二人暗自运功提气,白永义一个箭步跃身上前,半空中丢出折扇,折扇登时撑开,在距离“地狱鬼”面门半尺处停下,完全遮住“地狱鬼”的视线,白永义随即双腿左右开弓,带着内劲踢在邓尤膝盖、小腹等要害处,任凭邓尤左挪右闪,折扇似有灵气一般,紧紧遮住他的面门,此招名为“有眼无珠”,属于北腿第三境形腿中的招式,意在完全封锁对手五感中的观感,对于武术造诣不高、仍然依赖观感的对手极为有效。“地狱鬼”见无法摆脱白永义的“有眼无珠”,索性站立不动,任由白永义踢击,白永义见邓尤不躲闪,自觉是同门兄弟,下不去重手,在他犹豫的一瞬间,收腿慢了些,这时邓尤突然发难,双手钳住白永义未来得及收回的左腿,右脚爆炸般踢向白永义左腿膝盖,“轰~”的一声闷响,白永义左膝登时碎裂,崩溅的鲜血和膝盖处的长衫一同化为灰烬,“逍遥书生”和他的折扇也一同坠地,胜负已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