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8 12:00:00

一妇难逑:王爷面冷心邪 连载中

一妇难逑:王爷面冷心邪

编辑:长青诗作者:阅读王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陆楼翊,浮沁,玉佩,尹承墨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妇难逑:王爷面冷心邪》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陆楼翊,浮沁,玉佩,尹承墨之间的故事。一妇难逑:王爷面冷心邪约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陆楼翊一回到房间,虚晃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将原先揣在怀里的玉佩拿出来丢在桌子上,听着那玉佩落在桌上发出的一声闷响,陆楼翊一脸后怕的深吸一口气,一副还没缓过来的样子。

    意识到那就是范老时,陆楼翊还未上前,话还没开口,东西还没交到人手里,却见那范老的态度一下恭敬起来,蠕动着唇似要说什么,而后意识到了什么,将那话又给咽了回去,只是那略有些浑浊的双目中一直难掩激动之情。

    汝窑毁窑灭迹,当中精品散落已是难寻,已是百年前的事了,若非有心,这段已湮灭在过往里的事情又怎会知道的如此之详细?

    陆楼翊自小被当做男孩来养,又被放纵多年,常混迹在那些三教九流的场所里,这一身的痞气似浑然天成,说着这般轻佻的话语,做着这么放肆的动作都好似信手拈来。

    没过一会儿工夫,只见绿豆手里拿着一块不知是什么的碎片,垂头丧气的推门进来,只见他这一进门,首先是将手中的碎片端端正正的放在桌上,跪下道:“属下去晚了一步,那二人早就走了,不过,属下在她们住的屋内找到了这个。”说完,看了看那桌上的碎片,又低下了头。

    可怜陆楼翊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被人无视的这么彻底,心里的怒火那是翻着番的往上涌,狠狠的握着手中折扇,似要将那扇子给掰断泄愤一样,不过好一会儿之后,陆楼翊忽然笑了起来,那笑的真叫一个荡漾,黝黑的眸子里染上狐狸般狡黠的笑意。

    浮沁性子严肃又认真,明明以前也是个贴心的可人儿,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可人儿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陆楼翊小小的看了一眼浮沁,又把头低了下去,眼前这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浮沁,让她心里有点害怕。

    尹韶墨朝陆楼翊露出一抹高深的笑,看着她说了一句:“先来后到。”随后迈步进了门,而他身后那叫绿豆的小厮则是在进门的那一瞬间回头朝他们做了一个鬼脸,还很体贴的关上了门。

    “阿沁端着脸就不美了,小爷喜欢美人儿,来,阿沁给小爷笑一个?”这没过一会儿的功夫,陆楼翊又是故态复萌,端着一副纨绔不羁的笑意,伸手挑着浮沁的下颌,言语颇为轻佻。

    听到浮沁松了口,陆楼翊原本垂下的头猛一下抬起,脸上露出一抹不可谓之灿烂的笑,抱着浮沁就道:“我就知道阿沁你舍不得说我的!”那撒娇讨好的样子,弄得浮沁浑身不自在,黏了一会儿后,浮沁就将陆楼翊给推开了。

    浮沁瞧着她这低头知错的模样,叹了口气,她知道陆楼翊本性并不坏,只是被放纵惯了,性子一下收不回来,她看着她那乌黑浓密的头顶,好久,才道:“少爷,奴婢希望,这事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眼前少年拦了路,再看少年身旁女子手中拎着的那个素色盒子,显然也是找范老来锯瓷的,可是他们上月就与范老说好了……

    “少爷!”浮沁跟在陆楼翊身后走进房间,就看见她坐在凳子上,双手捂着脸,忍不住皱起了眉,声音也变得严肃了几分,陆楼翊一听她这似咬着牙般唤她名字,就知道她是生气了,立马抬起头带着一丝委屈和讨好轻声道:“好阿沁,你也看到了,那姓墨的眼神多吓人,我……”

    “少爷,这样可以吗?”浮沁说完,双目含春,盈盈垂下,面朝陆楼翊露出一抹羞涩浅笑,浮沁长相算不得出挑,最多也只能算的上清秀,可她那一双眼睛长得甚好,柳眉杏目隐隐含着一丝笑意,生气时,杏目圆瞪,眸中的怒意似要喷薄而出,却一点也不叫人还怕,反倒是带着一股子俏皮,高兴时,双眸微微弯起,好似月牙儿。

    那叫绿豆的小厮看着陆楼翊那张隐忍的快要扭曲的面容,嘴角不可置否的抽了抽,心里是万分的憋屈,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被叫绿豆好不好?

    两相一对比下,尹承墨顿时明白过来,为何陆楼翊会这般清楚汝窑真伪,原来他身边就带了一块真汝窑,虽说是碎了,碎了?尹承墨看了看手中的碎片,复又想起那日里在小巷里初见他那紧张的模样,顿时笑了出来。

    陆楼翊浮沁小说名字叫做《一妇难逑:王爷面冷心邪》,这里提供陆楼翊浮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妇难逑:王爷面冷心邪小说精选:陆楼翊一回到房间,虚晃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将原先揣在怀里的玉佩拿出来丢在桌子上,听着那玉佩落在桌上发出的一声闷响,陆楼翊一脸后怕的深吸一口气,一副还没缓过来的样子。“少爷!”浮沁跟在陆楼翊身后走进房间,就看见她坐在凳子上,双手捂着脸,忍不住皱起了眉,声音也变得严肃了几分,陆楼翊一听她这似咬着牙般唤她名字,就知道她是生气了,立马抬起头带着一丝委屈和讨好轻声道:“好阿沁,你也看到了,那姓墨的眼神多吓人,我……”浮沁性…

    这话落还没得片刻,浮沁就听见陆楼翊道:“阿沁还站着做什么,快来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这地方我真是一点儿都不想待下去了。”

    绿豆一听这话,当即犹如茅塞顿开,抬起头一拍脑门,笑道:“爷,属下怎的将这个给忘记了?属下立马去问,立马去问。”绿豆如蒙大赦一般,站起身一溜烟的就跑了,跟脚底抹了油一般。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