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6 09:32:30

达尔文残梦之宇宙补丁篇 完结

达尔文残梦之宇宙补丁篇

编辑:春风酿酒作者:丁思阳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达尔文很后悔当初,所以他意外发现自己的进化论有一个难以拟补的错误,这个错误切记说在他那个时代,即便到了昨天,依然也没一个人能给他罗列的清单不买账!反而是几百年来那些想给他的学说不买账的科学方法家反而愈发直接证明达尔文学说的非常大缺陷和不合理地性,其一、所有想帮组首先人们对达尔文的进化论已经再熟悉不过了,概括说就是:他说人类是猴子变成的!下面我们来做细致的分析:。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总之这就好像马和驴、狮子和老虎可以产生中间物种,而且现在我们也可以强行改变一些动物的基因序列,使其外观发生猛烈的变化一样。人类也必定是由猿类和另外一种无毛无尾面部平滑头更圆且皮肤更光滑细腻(连人的那种细小汗毛都没有)的生命杂交后产生的中间物种。

      如果能制做出这样的石刀石斧等工具那肯定不是猿猴,而成人类了,因为即使是今天的人类在没有任何现代工具的前提下,徒手用两个石头互相打凿出如同考古挖掘出的那样精巧的石头工具也几乎不太可能,何况是当时的猿猴呢?难道当时猿猴的大脑发达程度比今天的人类还高吗?

      我们现在通过考察已经确定的知道,猿类虽然有很强的学习和模仿能力,但是发明创造能力为零,那么打猎、种植等技术是如何产生并进入到猿类群体中的呢?只能是一种智力比所有猿类都高很多并且已经掌握这些基本技术的生物强行教给猿类的。

      但研究表明这种智力仅仅是指猿类们具有很强的模仿和学习能力,而发明创造能力几乎为零,也正是此原因,猿类根本不可能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就自然完成从猿类向人类的突破性进化,创新能力是他们智力上无法突破的瓶颈性障碍。创新发明就像是猿类们智力上无法逾越的鸿沟,这是他们不可能进化成人类的根本性问题。

      先看一“能形成文明主要机理的群体或社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能够让文明播种发芽开花的载体,也可以说是土壤,没有这部分第二点就不起丝毫作用。

      而在这四大要素中第二条,[平等的渴望]是其中的核心,是推动文明普及与传承的动力源,而第三、四两点则是打开文明之门的的敲门砖。

      综上所述,猿类仅仅是具有演化出文明的潜质,即可以成为一种外来新技术植入并发展的载体,但并不具备独自进化成人的特质(即创造力)。如果非要说人类是由猿类进化而来的,那必须得有一种当时智力就远远超越于猿猴的物种,将其基因强行改造成今天的样子(否则不但猿猴智力上瓶颈的突破无法解释,就是两者今天体征上的巨大差异也无法解释),然后再将某种新技术教授给改造后的猿猴,并蔓延其群体中才能说得通,所以说在没有外推动力的情形下,猿类自然进化成人类是不可能的。

      而且,达尔文的猿类进化成人类的大前提是几百万年前生存环境必须发生过巨大改变,但此观点也随现代科学考察被推翻,美国科考队已进入被称为人类诞生摇篮的非洲对其土壤进行同位素检测等考察研究,发现1500万年来那里的生态坏境没几乎发生过任何变化,如果非洲古猿能在环境不变的前提下自动进化成人类,将是生物进化学领域里最违反自然法则的事情。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猿类社会中的情感现象来说明情感的运作过程。经过科学家多年对灵长类人猿的观察研究,尤其是一位美国女科学家对黑猩猩的多年的近距离研究,使我们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其中以大猩猩、黑猩猩、猴子等情况最为典型,都有非常明显的社会现象,及其文化传承的现象,并发现其中的个体都具有明显的思维及智力现象,而且我们可以确定感情的复杂程度与大脑思维复杂程度应该成正比关系,也就是说种群内情感关系越复杂智力也越高。

      这说明猿猴类那种单纯的模仿学习的智力和能进行发明创新的智力之间有一种巨大的鸿沟,也即猿猴类的大脑智力存在难以突破的瓶颈性障碍,精准度极低,注意力涣散,凭空想象能力为零,创造力为零导致它们永远也不可能自动产生新技术和新发明。

      现象一:考古学家早已发现全世界的很多早期类人猿都以集体合作的方式捕杀牛马鹿大象豹子等大型猎物,那么好了,现在我们也假设一大群猿住在一个山洞里,他们会一群群的捕杀牛马鹿羊甚至大象、老虎等大体形动物,他们依靠群体出动互相协作来完成一次猎捕野兽这样危险难度较大的行动,其中必须要有相当默契的配合、统一的行为,甚至统一的口令(指挥)。而当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弓、石箭、石刀一类的武器,如果有,那就不叫猿类而叫人类了。因为到今天为止尚未发现任何一个野生猿类群体里有使用上述工具的,所以他们唯一的武器便是原石和树枝了,而今天的人类即使在手持弓箭等武器时去捕狼、老虎的时候仍要有计划有组织选时间并互相配合才能捕到那样凶猛的野兽呀,所以那些猿类在用那么简单的东西作武器时仍能捕到猎物,他们就更需要行动前有周密的计划、人员的分工和首领的号令,而如果大脑能进行如此复杂的活动,也就说明他们具备有智慧,即智力与现代的人类是一样的,我们相信,如果现在弄来一只这种会有计划有组织的,会捕杀凶猛野兽的“猿猴”教它学习数学、英语等它也能学懂。也就是说这种猿类已具有相当发达的大脑了,就像现在人类具有的大脑一样,然而这是多么荒谬和自相矛盾啊。而且这个现象的大前提必须是猿类主要以吃肉为生,可是我们知道大多数猿猴根本不吃肉,即使那些不排斥吃肉的猿猴,也只偶尔吃点顺手就可捕捉的昆虫小鱼虾之类的小肉食,但主食并非肉类,肉只是可有可无的配菜而已,更不会去像狮子老虎狼一样捕杀什么大型猎物,所以现象一有双重荒谬性。

      所以结论是种植技术根本不是逐渐、慢慢形成的,而是突然就学会的,因为挖坑埋种子与等待农作物长成熟,是一套完整的技术,不可分割,既然会埋就会等,而在会埋种子之前的猿猴在树上跳来跳去或在地上爬来爬去,怎么突然就会埋种子并用极大的耐心等种子长大,这怎么可能呢?除非有一个懂得完整种植技术的其他生物,并有能力强行的将种植技术教授给这群生性好动成天乱蹦乱跳的猴子们,并且就像今天的人驯服动物表演杂技一样强行训练猿猴们或猩猩们去学习如何埋种子、如何浇水、如何等待发芽结果、如何收获果实、如何食用果实等。也许人类的祖先们就像今天的黑猩猩一样有很强的模仿学习能力,结果便学会了种植技术。

      当新技术进入一个族群后,第一大要素中“平等的渴望”情感开始发挥巨大作用,它能使新技术迅速在此族群中传播开来,并且由于同类之间的互相学习比较容易,所以种植技术便在猿的同类之间世代流传学习,并运用得越发熟练。可以说每当一种新技术注入到一个群体里之后,新技术就会像传染病一样在此种群中迅速传开。当然有些新技术也遵循从地位的高层逐渐才普及到底层成员。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还会从一个猿猴部落传给另外的其他部落,从而范围越来越大。

      这说明猿类虽具有粗糙的模仿能力,但创造力和结构想象力为零。因为即使是将一块石头用现代的铁斧将其边缘打磨出利刃也需要大脑具有极其复杂的凭空构型能力和凭空想象力,比如敲哪个点?多大力度?敲完此点再敲哪个点?用多大力度?敲完此面再敲另一面,敲每个点都各需多大力度?力度开始由大到小再到极微小,都需极其小心等等这一系列过程都需要大脑进行极其复杂的自我推算和精度极高的凭空想象能力,以及能随时高度集中的注意力。

      下面我来说说产生文明的第二重要部分:新发明(即新技术)。首先来看:人类自动产生新发明(或新技术)的荒谬性。说到发明,也许有人会说:“这还用说,新发明或(新技术)是人类在生产劳动中产生的,人类的智力也是在生产劳动中得到进化的……”其实这是个荒唐而可笑的学说,它只适用于人类文明产生之后的人类社会中,比如比较近的几千年前,而完全不能用来解释:超远古的人类从猿类开始分化出来的那一关键时期。因为猿猴们根本不需要我们人类所谓的什么“生产劳动”,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个。而我们是否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我们人类的“生产劳动”到底是为了什么,它为何会产生在人类社会中,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因为,猿猴们不需要这荒唐的“生产劳动”依然可以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源远流长,它们在地球上的历史和人类一样长,和人类一样诞生在数百万年前或更长,而至今仍然和人类同时存在于地球上,并没有因为它们没有人类那荒唐的“生产劳动”而灭亡,这无疑是在向人类透露一个讯息:“生产劳动、科学技术”,这些根本不是人类自己在超远古时期(即人类还处于猿猴的时候)自己主动产生的。因为作为猿猴,它们不需要这些,它们有自己的天然生存模式,根本不需要什么人类模式的“生产劳动”。

      逐渐的、漫长的过程只可能是这样一种情况:一群猿根本不懂种植技术,可他们却成群的从树上跑下来,窜到田野、草原随便抓起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从未吃过的植物便吃了起来(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些猿猴疯了),从此以吃草,吃植物叶为主要食物,因为长期吃这些草地上的植物,发现有些植物种子还挺好吃,渐渐的这群猿开始由吃果子为主而变成了吃地面上的植物种子为主。这怎么可能呢?放着其他的容易吃的不吃,突然去吃那一粒一粒小的抓都抓不住的植物种子,(因为以猿猴的个性,它们是抓到一粒就吃一粒,不可能把它们攒到一起,等很多了才一口吃下),简直是荒谬。

      科学家早已发现,地球上除了人类之外其他所有动物身体上所发生的改变都遵守着为了适应周围环境这条自然法则,唯独人类身体的巨大改变和环境变化毫无关系,比如所有陆地哺乳动物都有毛或厚皮鳞甲和尾巴且嘴前凸,这说明有毛或厚皮鳞甲和尾巴嘴前凸更能适应环境,但是人类为何无毛无尾巴皮薄且脸部扁平呢?对此巨大改变我们不能像达尔文一样,简单归于环境变化,这是荒谬的,因为就算当时环境变化了,为什么当时一起经历过这种大改变的其他动物和猿类都没发生任何明显变化,唯独变成人类的这群猿猴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呢?难道它们当时遭到核辐射了?我们来看看今天地球上除了人类以外的所有其他猿类吧,几百万年来它们外貌体征几乎没发生任何变化,马达加斯加狐猴的体征上亿年来没发生任何变化,而其他动物就更不用说了,这说明人类的独特的改变完全不属于自然进化的范畴,非但不属于自然进化,而且必须是被外力强行进行基因改造而来的,因为人类体征的变化完全不符合自然环境,尤其在陆地上人类出现这种光滑无毛的薄细皮肤就更违反自然法则,而光滑无毛的皮肤只有在水里才说得通,比如海豚等。

      数百万乃至数千万年前,探索宇宙的先驱们就在各个浩瀚的星系间开创新星球,以便将智慧的明文火种撒播下去!让所有仍处于洪荒野蛮的有生命星球开出文明的鲜花!其中银河系就是一个幸运的星系,而在银河的数千亿颗星球中,地球也成了其中的一个幸运儿!

      那么到底一个具有何种特性的群体才能符合第一要素呢?那就是情感,是由一个具有情感的物种所组成的群体,即是符合条件的群体,即群落中的个体都是具有情感的动物,这一点非常关键。此情感是广义,不是平常的仅仅指人类中的,人类情感也是由此而衍生的,而此是指遍布于多种物种中的。那么广义情感指的是什么?如何定义呢?它是指最基本最根本的几种情感:一、血缘情。二、平等的渴望。三、被**的感觉。四、拥有后具有愉悦感。这是广义情感中的四大根本要素,凡具有以上四大要素的动物必将具有智力,也必定具有演化出文明的潜质。以往人们一直认为只有具有智慧的动物才有情感,认为智慧是主体,情感只不过是智慧的一个体现,这是严重的错误,因为智力来源于情感,也可说是情感造就了智慧(主要指社会性智力)。

      但是这些特点在它们身上一条也不存在,它们只会机械、粗糙的重复模仿人类的动作,所以才表现出胡乱敲打的现象,那么即便给猿类们用铁斧去将一个石头打凿成石刀或石斧,它们都一丝一毫也做不到,那在根本没有铁斧等现代工具的远古时代,猿猴们就能徒手用两个石头互相敲击成外型规则且非常薄或锋利的石刀石斧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后者难度更高,需要大脑具备更精准的注意力和想象力。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