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20-11-15 08:59:51

失恋引发罪状 连载中

失恋引发罪状

编辑:辞旧迎新作者:桠莺歌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由于一次失恋了,引起的惊天大密谋策划。 失恋了引起罪状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依照自己的直觉在四周找个一番,却始终找不到丝毫有身体拖动的痕迹。那人,暂且称之为人。我也并没有看清是否是个人。我继续在四周寻找。如今也正是深夜两点,路上行人已然寥寥无几。我也正是因为之前的失恋而久久不能忘却才看到这等事的。十分钟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收获。我便灰心意冷的向家走去,不想在找这什么东西了,反正又不管我的事。可能是由于刚才那件事对我造成的恐惧感,我不再走以前回家的路了。那条路出奇的阴森,平时都是我和哥哥一起回家。我们形影不离,但是今天他却留宿到他同学家。我只能自己走其他的一条比较宽阔而且比起那条路更加明朗,我想那里应该比较安全。。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我猫了一句:“麻烦你了。”我也是很不情愿的。

      我继续问道:“荒芜是怎么回事?是个村子?啊?不是吧。”

      哎,对了。还翻出来个手机不是吗?看看,这是个黑色iPhone4,我听女友说这家伙很古板,没想到这家伙还挺跟得上时代。还剩百分之30的电,不太多了。抓紧时间赶紧看吧。首先是短信,第一条竟然是我前女友给他发的暧昧短信。草,你大爷的。羡慕嫉妒恨皆有。第二条是他妈让他回家吃饭云云。倒数第二条是我前女友给他发今天出来看电影。最后一条,我一打开我就蒙了。上书:吕鑫泽来灵野村庄。吕鑫泽是我的名字。我晕,这怎么回事。我也不认识这家伙,知道这家伙都是与前女友闲聊时说的。他的手机怎么会有让我去灵野村庄的短信?难道这家伙也叫吕鑫泽?也不对啊。我前女友说这家伙叫王什么,反正就是姓王,而老子姓吕。这怎么解释?难道我的名字是这家伙的笔名或者艺名。我擦,这事。难道不是巧合?目的就是让我去,不对啊!我是为了我前女友才从其他城市搬来的。我在这个城市就认识我女友、哥哥和楼下卖煎饼果子的。世界上重名的很多,我想大概发错了吧。对了,我前女友约这倒霉蛋看电影去不是。这怎么回事,难道去的路上遭遇不测?这也太倒霉了,不过我也没心情替他惋惜了。对了,手机。草,我这脑子。我用这手机给我女朋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我这脑子。

      如今已经是凌晨8点。我告别了那家伙,把枪装在集装箱里。我一出来便叫了辆的士并告诉司机我要去灵野村庄。司机先是一愣,问道:“你你要去哪地方,那地方荒了很久了。”我说那不是个酒店吗?司机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出来。司机问我说:“你说的是不是绿野山庄。”我喷了出来,原来我记错了。我心突然掉了下来,我也不再有信心了。本来我以为是个酒店,没什么问题。进去谈不拢,就突突他或者他们。现在这情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哎,背个死人。是个人肯定会恐怖,除非是那些有着特殊职业的人。在这,我就不一一论述了。我也是个正常人,不会不害怕的。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没办法。我把这家伙抬到了离我家大概1里的小树林,这里树挺多。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恐怖片看多了,心里不觉一冷。我把这家伙放了下来,累的我一下坐到地上。又一次的问候了他全家。休息大概两分钟后,我开始翻他的衣服兜。死人的衣服味道可不是那么好闻的。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我最开始翻出来了一个笔记本,接下来又翻出来了一把钥匙。我把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还没吃完的口香糖和一个手机。令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我竟然他妈的在男的死人兜里翻出个修指甲刀。**的不会是变态吧。我一生最不能看什么变态了,他妈的死不足惜。但是听我前女友说他这家伙很man的,难道只是假象?这家伙是个伪娘。我晕,还是这根本就是我女朋友的?丫的,事情越来越乱。草,不管了。

      “5公里吧。半个小时吧。”司机很不屑的答道。我心想这司机拽什么拽啊。

      我依照自己的直觉在四周找个一番,却始终找不到丝毫有身体拖动的痕迹。那人,暂且称之为人。我也并没有看清是否是个人。我继续在四周寻找。如今也正是深夜两点,路上行人已然寥寥无几。我也正是因为之前的失恋而久久不能忘却才看到这等事的。十分钟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收获。我便灰心意冷的向家走去,不想在找这什么东西了,反正又不管我的事。可能是由于刚才那件事对我造成的恐惧感,我不再走以前回家的路了。那条路出奇的阴森,平时都是我和哥哥一起回家。我们形影不离,但是今天他却留宿到他同学家。我只能自己走其他的一条比较宽阔而且比起那条路更加明朗,我想那里应该比较安全。

      一个寂静的夜晚,我一个人在床上无聊的发呆。风徐徐撩过我的窗帘。映进来的竟是一张苍白不带血色的面孔,地上还带着血迹。我脑子一热,没想太多。我连忙穿上衣服爬下楼梯,迅速飞到在房间看到的地方。那里竟什么也没有,而且那斑斑的血迹却了无生息的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消失在我的眼中?

      “你们去那地方谈生意,可真有闲情逸致的啊。”司机笑了笑。

      司机捋了捋胡子道:“是啊,你去那干啥。那里没什么人了。”|

      当然,这种事情我也不可能给其他人说。痛苦需要自己去承受。

      我随口一句:“去谈生意。”

      哎。就是这事太复杂把我脑子整成这个样子了。我拨通了女友的手机号,“您拨打的电话现在无法接通云云”,这。这。这,完了。我又拨通了她家里的电话,妈的。这回更扯,“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重复”我晕,今天晚上我还打呢。不过几个小时,就算你家急着换电话号码也不至于大晚上吧。我更晕了,神智也已经乱了。我下意识的从包中把那死家伙的口香糖拿出来直接掰开塞到了嘴里,突然发现我连包装一起吃进去了。吃进去了。这还不是重点。我马上从口中抽了出来,立马埋怨了一句:“死人的东西真不好吃。”突然我发现,包装袋上竟然有字。

      我情急之下,萌生了一个念头。难道我哥哥也在他们手中?我向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我哥哥呢?是不是你们?过了2分钟,那个号码也回了。我在看这条短信的时候,我也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刚刚经历了丧亲之痛,我的理智也恢复了。上书:哦,这家伙是你哥哥啊。看他这挫样,哈哈。这次,是真的。我的头瞬间蒙了一下,我如今,真是没有任何退路。更可恨的是,我竟然不知道搞成这样是怎么回事?我回了一条:到底为什么?我哥哥现在怎么样?你们敢动我哥哥试试。过了5分钟才回过来。在这5分钟,我回忆了我和我的亲人的故事。等待是最难熬的,因为你并不知道下一秒究竟会发生什么事。信息内容:这可由不得你。我给你说了,要想知道一切来灵野村庄。懂否?我气得牙痒痒。事到如今,我只得这么做。我别无选择,要想帮亲人报仇只能选择这条路。而且这条路可能是不归的。我向黑市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说要把枪。朋友告诉我枪的价格,这是我不能承受的。并且问我你这是要抢银行啊?孩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但是他会尽可能帮我。我心想:你就是干这个的,还给老子讲道理。我说我豁出去了,半个小时后我赶到了他那里拿了把枪。这枪是一把半自动步枪,性能还不错。起码我认为差不多,虽说我以前没接触过。我也没想到我会接触这个东西,只是逼不得已。我从他仓库出来时,他还是在劝我。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问司机:“那地方离这里大概多远,多长时间能到啊?”

      我这人比较有特点,但是这特点不是太好的。就是我回答别人问题不经大脑。

      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却是心灰意冷。不再想起那什么苍白面孔和血迹,而是在想这段感情怎样挽回。快到家了,正津津有味的想和好后的幸福景象。突然脚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使我重心不稳,还是摔倒了。起来刚想骂街时,没想到那张苍白不带血色的面孔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中。这次,看的更加透彻。啊,这不是我前女友的现男友吗?啊,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和我前女友在一起?难道?我脑子一下乱了起来。那我女朋友在哪?天啊!难道他出事了。此时此刻,我心里想的全是我女朋友,完全忘了这个还不知道死没死的人了。我试着用手触摸那人的鼻息,可惜,这人救不活了。如果,一到这里救马上实施抢救就可以挽救了。哎,一条人命葬送在我手里。正自责着,突然想起,这人就是刚才那家伙。

      我看了半天,终于看清上边写到:吕博轩,我说的就是你。我擦,我的头皮一下子就发麻了。吕博轩是我之前的名字,我后来才改成吕鑫泽。我彻底无语了,我连话也说不出来。而且这个名字,连我女友都不知道。对了,我之前翻出来时,怎么没看到上边有字。还是因为沾到了我的口水,难道是这样?还是我根本就没看到?不对啊,我的眼睛很毒的啊。这在以前是学校公认的。但是经历了刚才的一段,我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大的东西移动我竟然看不到。哎,是老了啊!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悲哀啊。只有我哥哥知道我以前的名字?难道我哥哥故意整我?整个这个恶作剧,难道这家伙没死?我擦,根本不可能。哥哥比我大七岁,而且从小就识大体,处处让着我。不可能吓唬我啊。难道是公安局把我的信息泄露出去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