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5 04:30:34

走出梦幻 连载中

走出梦幻

编辑:长街暗渡作者:曾忆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而已身在现实,活在梦里,后身在梦里,活在现实 走出来梦幻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虽然他是我师弟,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这也太让人无法忍受了呀……”。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眼见客厅里的一群,澜溪没辙了,难道就这么耗下去,一直等身后这个环着她的人自己良心发现,再来招呼这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客人?无奈的叹气,小手后撤揽住他的头,往前一拽,在那人抗议刚起时用唇堵上。男人一愣,反客为主,攻城略地,霸道的人。但是这个吻在一声闷哼中结束,废话,虽然来自现代,但是自己还没到有雅兴让这么一群男人观赏的地步,所以狠狠的咬了一下男人的唇。“澜溪!”刚要表示不满,暖暖的唇又送了上来,但是一处即离,“这么多人呢”说完,换了个姿势,埋首在他胸前,男人这才把脸面对大厅那一群人。

      “不,我从来没咬过人,你是第一个,我想也会是最后一个”从来没和人说话超过十个字的男人就这样和怀里的人自然的谈着,全然没理会前面战场的厮杀。不过,实在是那血腥味过于的强烈,虽然她的香气可以让身边的人不会闻到,但对于血腥敏感的她就不能忽略了。本来还想享受一下男人温暖怀抱的澜溪,不得不坐正身子,遥望那修罗场。无奈的抿抿唇,“唉,就不能消停会儿,总是打打杀杀的,”剥下依然揽在她身上的双臂,“你要干嘛?”“去阻止战争”“开玩笑?”恶魔自打回神的一刻就知道,这个仙人儿绝对不会像真正的仙人那样,因为那注入神彩的眸子全都是调皮的笑意。“不是开玩笑,那些半截身子的,是你的杰作吧”没有疑问,完全是肯定的语气。“你想怎样阻止战争?”没有正面回答,但是澜溪知道自己的肯定不会错。“你看着好啦”语毕,缓缓飘起,没错,是飘着。“不许跟过来,乖乖在这,否则不理你了”之后无视那男人充满疑惑,不舍的表情,径自飘向战场。

      “凌峰,我要红色的,不要这个啦……”只见一双嫩白的小手,紧紧的抓着男人胸前洁白的长衫,而且还意犹未尽的拧拧。被拽着的人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嘟囔的小嘴儿,皱眉的表情,可爱到让人想捏一下的小脸儿,他做了,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大手轻轻的捏了一下,感觉不错意犹未尽的接着捏。澜溪眼睛危险的眯了一下,突然甜甜的笑了:“人家就是要穿红色的啦……”男人仍旧没说话,径自的玩着她的脸,因为太嫩了所以捏捏就留下了红印,随即马上大掌慢慢的缓缓的揉着,哪想到越揉越红,皱了眉。“澜溪呀,我只是轻轻的捏一下,怎么办,很疼吗?”澜溪给他一个卫生眼,“我刚才说什么你没听见?”“呃,你说怎么办,你看都红的快滴血了?”“你!真是够了!”转身坐在主位上,生气的倒茶猛灌。顺便警告坐在旁边笑的直不起腰的太子。“有完没完,笑死你得了”“天天……天呀,怎么会这么白痴,哇哈哈……,实在是受不了了,你看他还是刚才那姿势”是的,雪大侠还是那个揉人家脸的姿势,一脸烦恼的自言自语。又赏了他一个卫生眼,澜溪认命的拉过他坐在主位上,自己舒舒服服的坐在他大腿上。很自然的,男人环上她的纤腰,头往她颈上一靠,贪婪的吸着只有她身上才有的芳香。旁边的安通笑够了,摸了摸眼角的泪“冷大小姐,我师弟从来都是冷冰冰的,怎么你一来他就变成这样了?”一边躲着那个在身后蹭着自己脖子的赖皮的男人,“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把我们的上辈子和他交代了一下,谁知道他就变成这样啦。我说,别咬,我不是吃的。”蓝启林也看不下去了,他也太,太有伤风化了。“我说师弟呀,你能不能把你的眼睛赏给我们点儿?”想想自己就窝囊,自己可是太子诶,怎么就是这待遇,来了不坐主位,他认了,怎么就这么不遭人待见呢。没半点回答,那人还在自顾自的研究哪个地方好吃,不时的舔舔这咬咬那的。气傻了客厅里的一群人。没错,是一群人,安通他们师兄几个呗。为了亲眼见见所谓的仙人,他们可是从天南海北赶来的呢。可是这是什么状况,仙人没见过,但是绝对不会是眼前这样的吧。虽然那容貌,那灵气的确有当仙人的资格,但是那大而化之的行为,真的不敢让人想象,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拯救千人的天上掉下来的人。就刚才他们刚进门,就见一雪球撞向师弟怀里,而且好大声嚷嚷着不要穿白色的衣服,要穿红色的。而师弟顺势抱起她就走向客厅,顺便撂下一句“来客厅”。众师兄久久才反应过来,这三个字是对他们说的。只是到了客厅,就见那团雪球,不这下看清了,是一个大美人揪着师弟的前襟大声的抗议,而师弟呢,不说了,说了就觉得丢脸,他们还是觉得以前那个严肃的,冷酷的师弟才是最好的,现在这个,不认了吧。

      “笑话,澜河本属于我红家为什么要让给你们,我说蓝太子,这一年来你们国家抢走了这么多土地难道就不知满足的想要染指我红家,未免太霸道,欺人太甚”

      “这是三个问题吧?”“呃……”“呵呵,我呢,从天上来,来这为了这个男人怀抱,这个男人到哪去,我就会到那去。可以了吧?”这下安通更不明白了,“从天上来?那你是神仙?”“我都回答你三个问题了耶”“雪凌峰,我的名”不喜欢仙儿以男人来叫他所以自报家门。“冷澜溪,我的名”澜溪愣了一下之后笑嘻嘻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其实,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是觉得血腥味太浓了,所以就让他们走了而以,嗯嗯,就是这样。”怕大家不信的样子,澜溪边说边点头,表情那叫一个认真呀。“什么!你把我们要不容易得来的胜利就这样放飞啦?”启林不干的吼着,本来可以把澜河拿到手的。澜溪被这一吼差点从男人身上滑下来,多亏了腰间那双忠实的始终不动的手自己才免遭与大地亲吻的危险。澜溪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怎么一句话都没有,不禁回头一看就后悔了,自己惹到这个人了?他是什么表情,脸真臭。不过现在不是安内的时候,自顾的坐正后,眼盯着启林,一个字一个字的“你的胜利是我家男人打来的,我为什么不能放?我家男人还没说话呢,别以为你是太子就这样仗势欺人。”“你!雪凌峰,你管不管她?哈?”男人瞬间抱起澜溪就走,显然是因澜溪看见自己生气却不理人惹恼了他。不给别人机会,他要好好的和澜溪说说了。澜溪感到他的怒气哪敢再嚣张,她知道这回这个男人不是和自己耍性子,他是真生气。乖乖的圈在男人怀里不吭声了。“你不能带走她,我还没问完呢。”“行了,老五,你没看见小六的脸,你还敢惹他。”安通也觉得不对劲,赶紧阻止了启林。启林再看看其他几个人的表情,“怎么了?”“第一次见小六有这样的表情呢。潇然,你觉得那是不是……”“吃醋,绝对是吃醋的表情。”潇然给出答案。“嗯,我也这么认为,自二师兄介绍自己开始,澜溪那丫头不知死活的要往你那扑,小六脸就拉下来了,你没看见,那手虽然没使劲,但是青筋都往外蹦呢。”雪凌云给出证据。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交流后,顿时爆发出震耳的笑声。“哈……,这下有趣了,不知道是咱家小弟栽了,还是澜溪那丫头栽了,哈哈哈……”要是澜溪看见他们现在幸灾乐祸的表情,自己一定吐血,哪还有磊落,正义,凛然的人,全都是一群等着看好戏的小人模样。澜溪一定把刚才的印象当作自己做梦。不过他们的真正本性不是随便示人的,澜溪也是很久之后才真正的和他们融为一家人,才真正的了解家人的含义。

      因此当蓝启林正琢磨着怎样让小师弟停下来给他点儿时间来和对方谈谈条件,避免再徒增伤亡,而对方正在寻找出路时,他们都被天空中那骤然变得缤纷的彩霞还有那浓烈的香气所吸引。除了那个还在一味的杀人的人,还有那些正在恐惧的被杀的士兵外,所有的人都被这异象所震撼。眼见那彩霞越聚越多,香气越来越浓,几乎掩盖了鲜血的腥臭,然而彩霞像有意识一样,最深的一处一直追随着那个魔的黑雾,突然一个红色的球状物体从那彩霞最深的一处飘落,越来越近,那明亮的球体慢慢淡去,同时也把那团黑雾一同消去,直到那个还在忙碌的杀人的恶魔也注意到这个球的时候,球已经在他上方四五米处了,这回不仅是他,战场上连那些正被截了半边身子的人都看见了那个球里的情况,那是一个人,是一个女人,是一个让那些快咽气的人都忘了死亡的痛苦的女人。自打能够看清球里的状况一刻,战场就没有半点声音,静悄悄的,仿佛怕惊动了球里那个熟睡的人儿。就这样,那个有意识的球体经过短暂的迟疑,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之后,就迅速的飘到恶魔身前,噗的一声破了,而那个球里的睡美人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落在了那个下意识伸出手接住她的恶魔怀里。恶魔一脸的不可思议,所有的人都夸张的长大了嘴,还没死的半截身子的人当场全都翻白眼死过去了。恶魔感受着怀里的人儿,那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容颜,那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的神态,让人好期待她睁开那双一定会让人魂牵梦绕的眼眸。到底会是怎样的眼睛才会配的上这样的人呀。他的所有精神都集中在了她身上,忘却了一切,倘若这时有人捅他一刀估计他都不会有反应。

      那个他们口中的小师弟依然是洁净的白色长衫,没染上一丝尘埃,当然血渍也没有。敌方统帅一见到这个煞星的残忍以及功夫的高深就完全慌了手脚,如果他只是杀人还好,但是他的气场好像一团黑雾,走到哪就会把那里变成修罗地,让人望而却步哪还有勇气上千杀敌呀,来不及逃跑的士兵全都惨死,眼看那团黑雾就要像他这边飘来,红岐山不得不放弃这次的突袭,本来计划天衣无缝,但是虽然敌方兵力不足自己三分之一,但是这个煞星一人可以迅速消灭他三分之一的兵力而毫发无伤依然淡定从容的身手让他感到恐惧。

      而离着比较远的蓝启林第一个反应过来,“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把仙女带过来”正想着怎样让他停下杀戮的蓝启林在看到终于停下来的杀戮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把自己的小师弟叫回来,当然也有想仔细看看从天上落下来的美女了。到底是怎样的美人,让他那个小师弟从魔一下子变回来的呢。红岐山也想看看那仙女的容颜,但是局势不容他有那样的肖想。眼看着那个天人的仙子,伴着那浓浓的香气随着那个恶魔而去。

      “话不能这么说,现在就是讲谁强就是谁家的,既然你们敌不过我们就乖乖俯首称臣吧”

      但是谁又知道,恶魔怀里的人被这杀气腾腾的喊声惊醒了呢,只有恶魔知道。本想堵住仙儿的耳朵,但无奈双手抱着她,只见她微微颤颤那蝴蝶般的睫毛,睁开了那让人期待已久的双眸。那水润过的眼睛,那泛着暖色的眼神,那清澈到让人自惭形秽的双瞳,恶魔一下子被吸取了灵魂,就这样和她静静的对视,直到她完全的清醒,直到她伸手抚摸上他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温柔如水的容颜。“还是这么的好看呀,你”说话的同时,眼睛仿佛注上了光彩,更是让恶魔失去了自我,呆呆的,很多年之后听她说那是让她睡后想想都会笑出来的表情。看着这个恶魔可爱的不得了的,澜溪叹了口气,吻上了这个呆掉的男人。慢慢用唇点点那微凉的薄片,还是薄唇呀,这个薄情的男人,见这个被吻了还是没反应的男人,不禁笑了下,小小的咬了这个木头一口。而下唇遭袭的男人这才反应过来。低头专注的看着这个做完坏事的女人那俏皮的脸颊,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也许只是本能,下意识的一口要在了那粉嫩的酒窝上。虽然没用力,但是离开时还是留下了两排印记,所以就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而怀里的人儿一点儿也没挣扎,在他离开她脸颊时还吃吃的笑着“还是这么爱咬人呀”

      “好啦,大家也都认识了,澜溪,你该说说上次在战场的事了吧?明着看你是说服红国士兵投降,可是,你实际是放了他们,让我们什么也没得到呀。”安通,也就是大师兄喽,自打下山就一直帮着蓝启林打江山的人,这时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这可是正事。大家一听,都向澜溪投去疑问的眼神,虽然除了安通,他们几个都无国无家,但是唯一的老五是蓝国太子,他们当然帮着自家人。

      红岐山见对方这么坚决,自己也没有妥协的意愿,于是咬咬牙,冲着自己的士兵髙喝到:“我红家男儿们,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土而战死杀场?”“愿意……”这声声回答震撼着空旷的土地,也许是知道自己不会活着回去,把面对死亡的恐惧,和为了自己亲人而死的决心全都灌注在了这愿意的两个字中,蓝家士兵并没有被这气壮山河的气势吓到,毕竟他们拥有对方望尘莫及的实力,因此只是静静的等待主帅下达命令。

      “你打算如何?”安通和恶魔尾随在队伍后面,不时的瞟一眼那个依然一身红衣,但是被小师弟用衣衫遮住了的较小的仙儿。那一头的红发就没法遮了。总不能闷到她吧。虽然蓝家军经过严格训练,但是好奇心人人有,而且这人还是从天上下来的,而且还可以变生,虽然不知道仙儿在战场上做了什么,但是这也够他们拿来闲聊的了。本来可以下军令不准泄露,但是因为仙儿得罪了太子,所以主帅不发话,别人哪敢说什么。安通早就从太子嘴里听说了这仙儿的所作所为,感觉这是个麻烦,是个大麻烦呀。

      “你们来干什么?”,蓝启林冲天翻了个卫生眼,“我呢,是想问问你怀里的仙儿,那天战场上的事,他们就是新奇的来看看他们未来的弟妹到底是何方神圣,掠到了咱小师弟你的心。”澜溪一听,无语,把在男人身上揩油的手老实的收回来,把自己偎在男人臂膀下的身子坐正,整了整在男人胸前蹭乱的头发,目光再次扫视,眉头一皱,不耐烦,“凌峰,咱好好说说话吧”这个男人虽然没了记忆,但还是一样的见了自己就变白痴,“你不想给我介绍介绍,你的师兄们?”。听罢,男人这才把拉她入怀的手乖乖的改搂纤腰,不甘愿的抿了抿薄唇。“呵呵,冷姑娘,我小师弟的性格,还是我们自己来吧。在下姓萧,名逸峰,乃凌峰的二师兄。”澜溪看着面前这位二师兄,突然想扑过去好好抱着亲亲的冲动,她做了,但是腰间的温热顿时让身体抖了一下。悄悄的把前倾的身子缩回来,乖乖的继续偎在男人胸前。“叫我澜溪就行,呵呵,大师兄。”“哈……,这哪是仙子呀,大师兄,澜溪是吧,我叫潇然,是你三师兄。快叫”“三师兄!”澜溪很给面子的称呼着,亮亮的眸子闪射微波。不知道这位三师兄的底细的人一定会被他磊落的外貌迷惑。这还是澜溪很久后才悟出的道理,这位三师兄一身青衣白衫,腰间长箫恰到好处的点缀,尾穗却是妖艳的红色,说不出的诡异但是却又是那么协调。澜溪第一次觉得自己会和这个人最亲。“三师兄,你呀,不过,澜溪,你真的是仙子吗?”把视线移到说话的人前,如果不是他说话,自己一定不会注意到这个人。这个让人感觉不到存在的人,但是定睛一看,一定会被他谪仙的气质迷住。“我行四,姓雪,名凌云。”“四师兄好!”澜溪那个美呀,这才是神仙级别的呀,自己真是小巫见大巫呀。“那蓝太子就是老五喽?”投去一个蔑视的眼神,澜溪就是想逗这个总是爱生气的蓝国太子。“切,你家男人还排在我后面呢。”“这就不对了,老五,要不是你非得用年龄排,你可是师傅最后收的呢,按道理你应该在凌峰后面。”递给澜溪一个眼神,潇然觉得自己找到盟友了,以前总是自己爱逗老五,这回来了个小丫头,肯定很好玩。“太子原来仗着自己身份欺压民众呀,啧啧”澜溪边摇头边说,很默契的和潇然一答一和。

      恶魔在听见自己师兄的叫声后就好不忧郁的策马回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战场的污浊染上他怀里的身子,那柔软的带着他没闻过的香气的身子。

      “诶?你是?”“我师兄,安通”“哦,你问吧”“请问姑娘从哪来,到哪去,为何来?”

      蓝启林在见到师弟怀里的人的霎那就知道,他的师弟栽了,不可否认如果他不是心有所属一定会被那尚未苏醒的人儿迷住,而且师弟还是第一次这样仅仅的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人呢。一直把目光投到怀里的人的恶魔,感到蓝启林的目光,眯着眼警告着。被小师弟这么一瞥,蓝启林摸摸鼻梁,若无其事的调转马头,处理那正准备逃跑的敌人。而怀里的人可能是感受到了他的煞气,微微的皱皱眉,扭扭身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依然酣睡。致使恶魔又把所有的目光投到了她身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