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0-18 07:30:51

大风香云 完结

大风香云

编辑:青梅佐酒作者:菜园公子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大风香云》是菜园公子的“风花雪月”武侠系列小说第一部。少年英雄,绝世佳人。前程路上多妖邪,奋发图强神威狂被践踏。创千秋伟业,活一生洒脱。 大风香云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忽听韩风骂道:“今日可让我大开眼界了。不知从哪个阴曹地府里钻出这四个鬼怪来。这个大胖子脑门定是被驴踢了,陷进这么老大一个坑,可以取来做成夜壶撒尿用。那个会走的竹杆儿脸拉得这么长,好象人人都欠了他钱没还一样。还有那个球状的玩意儿,削了他的四肢,便可安装在马车下面做轮儿使。还有这个风吹即倒的家伙,也只剩半口气了。”四人听他尽情羞辱,难听之极,均是气愤。马脸嘿嘿冷笑道:“小孩儿,且让你过过嘴瘾,一会儿砍你头时,方晓得我们泰山四杰的厉害。”韩风破口大骂道:“****你祖宗十八代,瞧瞧你们这鬼样,便知你爹你爷你奶奶的祖宗全是些头上长疮脚底流脓人见人嫌的乌龟王八蛋。”泰山四怪听他骂得如此恶毒,辱及他们的祖宗先人,都气得暴跳如雷,纷纷怒喝。。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忽听韩风骂道:“今日可让我大开眼界了。不知从哪个阴曹地府里钻出这四个鬼怪来。这个大胖子脑门定是被驴踢了,陷进这么老大一个坑,可以取来做成夜壶撒尿用。那个会走的竹杆儿脸拉得这么长,好象人人都欠了他钱没还一样。还有那个球状的玩意儿,削了他的四肢,便可安装在马车下面做轮儿使。还有这个风吹即倒的家伙,也只剩半口气了。”四人听他尽情羞辱,难听之极,均是气愤。马脸嘿嘿冷笑道:“小孩儿,且让你过过嘴瘾,一会儿砍你头时,方晓得我们泰山四杰的厉害。”韩风破口大骂道:“****你祖宗十八代,瞧瞧你们这鬼样,便知你爹你爷你奶奶的祖宗全是些头上长疮脚底流脓人见人嫌的乌龟王八蛋。”泰山四怪听他骂得如此恶毒,辱及他们的祖宗先人,都气得暴跳如雷,纷纷怒喝。

      马脸安慰他几句,随后挽起袖口,左手持剑,逼近高诚,铁青着脸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才知真假。久闻高诚大名,如雷贯耳,我当是多么厉害的英雄。谁知连我四弟都打不过,还要靠这小鬼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才侥幸取胜。”矮球尖声道:“不是他高诚不厉害,而是我们泰山四杰太厉害了。这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中更有强中手。”高诚冷笑道:“泰山四杰是你们自封的。我只听说泰山有周吴郑王四怪。行事龌龊,惟利是图,从不讲江湖道义,十足的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韩风道:“叔叔,你太抬举他们了。什么泰山四怪,该叫他们泰山四鼠,泰山四犬,泰山四鬼,今日咱们被鬼缠上了。”

      洞口约有二尺高,可矮身而入。里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四怪寻了些枯枝败叶,扎成两捆火把,用火折子点燃了。马脸周康道:“这两人敢进入此洞,说明他们对洞中情况十分熟悉,甚至会在洞中埋设了机关也说不定。”病鬼郑贵道:“大师兄所言甚是,那小鬼曾说布下了天罗地网,要让我们死无丧身之地。咱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万分谨慎。”朝天鼻怒道:“咱们师兄弟四个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只有别人怕我们,我们何曾怕过人?如今竟被武功不如我们的两人吓得半死不活,岂不羞死?你们怕了,我可不怕,我举火把前行探路,你们小心跟来吧。”说罢,从马脸手中夺过火把,一弓腰径入洞中。

      两人相互搀扶,跌跌撞撞向洞口摸去。走了一阵,渐见光亮,快到洞口了。两人不禁喜悦。猛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洞中又暗了下来,但仍有少许光线射来。马脸惊道:“不好,他们用大石封堵了洞口。”赶到洞口时,果见一块数千斤的巨石嵌卡在洞口,马脸与病鬼合力去推,巨石纹丝不动。

      谁想初次交锋,朝天鼻王耕田便被废了。其实单以武功而论,高诚是敌不过四人中任何一人。这种胯下偷袭之法,高韩二人早已反复练习多次。今日头回实战,居然凑效。朝天鼻王耕田伤得窝囊,气炸了肺,见大师兄还在与高韩二人斗嘴,焦躁起来,厉声叫道:“大师兄,还与他费什么口舌,趁早杀了他们罢了。”马脸周康道:“师弟说的是。”剑身一抖,挺剑便刺,高诚挥剑来挡,铮的一声,火星四溅,高诚手中剑略被荡出。高诚心中一凛:这马脸的功夫远在朝天鼻之上!自己在他手上怕是走不过一百回合。口中叫道:“风儿快跑。”韩风听了,扭头便跑。高诚等韩风走远了,突施杀招,将马脸周康逼退,转身疾走。

      吃一堑长一智,泰山四怪再也不敢托大,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启身上所有感官,小心翼翼地追踪而来。转过山崖,却已不见高韩二人踪影。正疑惑间,矮球吴德假咳一声,只见他食指竖在嘴上,示意噤声。众人又顺着他手的指向看去,不远处依稀有个洞口。四人走近一瞧,果然是个洞口,这洞口为杂木乱草遮挡,若不细看,还真难发现。看得出洞口有了新近践踏的痕迹,虽然进去之人有意将倒伏的乱草扶正,但欲盖弥彰,这种小聪明岂能瞒过泰山四怪?

      马脸惊叫:“不好,此烟有毒,闭气莫吸。”却又听韩风唱道:“穿心烂肺万毒烟,吸进一口见阎王。”马脸背起朝天鼻便往回跑,病鬼紧随其后,遑遑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心中的惧意已到极点。只觉得那两人如同鬼魅,早已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只等他们来上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毫无还手之力。不,连还手的机会都不给他们。病鬼只恨师兄跑得太慢,有几次都踩上了师兄的脚后跟。朝天鼻手中的火把早已丢了,而病鬼跑得太急,激起一股劲风将火把吹灭了。洞中骤然全黑,马脸收势不住,脑壳已重重地撞上了洞壁,只撞得眼冒金星,额上立刻坟起一个大包。马脸骂道:“师弟,你真是胆小如鼠。”

      两人一交上手,高诚便知今日遇上了劲敌。这朝天鼻刀法严谨老辣,势大力沉。虽然他右手使刀,碍于右侧崖壁,没有回旋地方,刀法无法畅快,但仍难寻其破绽。高诚虽占了地利,也堪堪与他战个平手。

      马脸感觉背上的朝天鼻身子已经冰凉了,知道四弟已死,把他放下来。病鬼问道:“死了?”马脸哽咽道:“死了。”病鬼凄然道:“只剩我们两个了。”马脸道:“是。”正说着话,病鬼忽觉屁股一阵奇痒,伸手摸去,一团东西叮在他的屁股上,将这东西再一细摸,骇然发现却是一个被斩落的蛇头,正死死咬住他的屁股不放。病鬼吓得五内俱碎,哭叫着拨出蛇头,砸在地上,踏上一脚,将其揉为齑粉。马脸道:“你也被蛇咬了?”病鬼语带哭音嗯了一声。马脸又问:“咬在什么地方?”病鬼尴尬道:“屁股上。”马脸忍不住嘿嘿一笑。病鬼怒道:“这当口,亏你还笑得出来。我们两人都要死在这里了。”马脸自知失态,忙道歉道:“师弟莫怪,我这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我的右腿开始麻木了,这些蛇果然有毒。咱们得出去速作处理。”

      韩风见朝天鼻攻势凌厉,大占上风,而高诚疲于应付,十分被动。韩风叫道:“叔叔,我肚子痛。”高诚道:“解完手,便不会痛了。”韩风依言蹲下,撩开衣服,却取出一张精致的小弓,搭箭便射。朝天鼻眼见高诚要败,心中正自喜悦。忽见一箭从高诚胯下迎胸射来,躲无处躲,只得横过朴刀来挡,如此一来,自己门户洞开,高诚正等这一机会,剑光一闪,朝天鼻惨叫一声,一条右臂硬生生被缷了下来,连带着朴刀直往山涧掉下。后面马脸三人眼见朝天鼻胜利在望,正指点谈笑时,不料风云突变,不知怎地,朝天鼻竟受了重伤。马脸挺剑跃上,救下朝天鼻。从袍子上撕下两块布来,先止住了血,然后替他包扎了残臂。朝天鼻倒也硬气,痛得满头大汗,口中却未呻吟一下。只是骂道:“这小鬼太狡猾,他放冷箭。”

      马脸寒声道:“我们又中圈套了。”此言一出,病鬼朝天鼻如披冰雪,心都冷了。四怪空有一身上乘武功,却毫无用武之地,对方毛都没损一根,已方却已经一死一伤。病鬼惧意大盛,说道:“大师兄,我在明敌在暗,如此下去又会稀里糊涂中了他们的奸计。我认为此地不宜久留,不如忍了一时之气,暂且退出洞去,再来从长计议。”朝天鼻大不甘心,厉声骂道:“放屁放屁,你若害怕,趁早滚蛋。泰山四杰岂能如此脓包?此仇不报,咱们以后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就在这时。忽听前面一声巨响,整个山洞都颤动了一下。随后一阵浓烟滚滚涌来,朝天鼻正张口大骂,猝不及防,呛了一大口。随即剧烈地咳嗽起来,只见他不自禁用断臂去擦摩咽喉,脸憋得通红,青筋暴起,状极痛苦。

      高诚对泰山四怪早有耳闻,他们是同门师兄弟,师父是郑填海。这郑填海本是昆仑派掌门石鉴的首徒,武功卓绝,江湖上人称“霸王剑”。本以为在师父百年之后掌门之位非他莫属,谁知师父晚年时收了一个关门弟子许涛,师父十分喜爱这小师弟,不但将一身绝技传授于他,还有传他掌门之位的意思。这就激起了郑填海的强烈不满,联合几个心腹,想要逼宫。石鉴得到消息,一怒之下,将郑填海逐出了昆仑派。郑填海来到泰山自立门户,收了周吴郑王四个弟子。他们跟随郑填海倒也学得一身本事,在江湖上行走,予取予求,人人都要让他们三分。王彦升日夜担心高诚韩风回来复仇,忽然想到一个交情不错的朋友,那就是人称“霸王剑”的郑填海。知道此人武功十分了得,而且行事狠辣,让他去追杀那两人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于是封了几百两黄金,派人上泰山恳请郑填海替他消除这心头之患。郑填海收下重金,马上就派出人称泰山四怪的周康吴德郑贵王耕田下山寻找高韩二人。马脸周康是大师兄,二师兄是矮球吴德,三师兄病鬼郑贵,是郑填海兄长之子,师弟朝天鼻王耕田。师兄弟四人奉命下山,经过许多波折,吃了不少苦头,天涯海角的寻找了三年,总算找到高韩二人。

      矮球吴德提着一对铜锤护住胸口,紧随其后。病鬼举着另一火把跟进,马脸断后。走了数米远,洞已变高变宽,高两米有余,宽可容两人并肩行走。虽然路面不平,蜿蜒曲折,所幸并无岔道。四怪正全神贯注,步步为营,摸索前进时,忽听洞里传来声音:“矮球矮球身最短,走上百步气先断。”洞中传声,虽然失真,四怪仍能分辨出这是出自韩风之口。矮球听了,身子一颤,通通两声,铜锤掉在地上,顿时立定不动。其余三怪,见有异常,忙围过来察看。马脸笑道:“这小鬼吓唬你呢。何必当真。”话未说完,又咦了一声。只见矮球脸色怪异,满头大汗,气喘如牛,身体慢慢软倒。三怪大惊,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马脸在矮球身上摸了一会,并未发现什么,大惑不解。却听矮球微声道:“这洞里有股邪气,让我呼吸不得。”说完,头无力垂下,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洞中奇黑,连一丝微光都没有。两人只能一步一步摸过去。朝天鼻一直咳嗽不停,咳得声嘶力竭,到后来一口口鲜血狂喷而出,泼的马脸满头满颈热血淋漓。两人又摸了一会,忽闻一阵腥臭之风迎面扑来,又听嘶嘶怪声盈耳,两人正惊疑间,马脸忽感脚上一痛,忙弯腰往痛处摸去,手上触到一根冰凉滑腻蠕动的东西。马脸惨叫道:“是蛇,我被蛇咬了!”将那条兀自咬住他脚不松口的蛇扯脱,狠狠甩出去。病鬼只觉得群蛇在脚上挨挨碰碰,蜿蜒缠绕,早吓得心胆俱裂,若无马脸在旁,真要放声大哭了。只听韩风又唱道:“千条毒蛇齐出洞,泰山四鬼一窝端。”马脸狞笑道:“罢罢罢,三弟,咱们拚了吧。”挥剑在地上乱划,双脚在地上狂蹬。病鬼见走投无路,忽然怒发如狂,挥动钢鞭在地上狂抽。一时间腥风血雨,蛇群被斩杀大半,剩下的悄悄溜走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