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0-15 04:31:11

长安游侠传 连载中

长安游侠传

编辑:南风北海作者:看山听水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在唐朝元和十年间,在两京长安、洛阳之间蕴酿着一个大阴谋,一个八宝匣子,引得江湖豪杰、京城游侠、宫中宦官、朝廷宰相、世家大族、藩镇诸侯……更有甚者是皇族成员的争夺…… 长安游侠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这一年是大唐宪宗元和十年。正是暮春四月,长安城郊曲江池东南一隅杏园内杏花开的正盛。杏花洁白,一阵风吹过,满园落花纷纷扬扬,一瓣残花飘出杏园,落在园边一个少女的胳膊上。少女粗布裙钗,坐于一辆牛车的车辕之上,车前一个老叟牵着牛鼻子踽踽而行。她用手捻起落花,见花瓣凋零,不禁心有所思,起声歌唱。。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白居易道:“云仝一共赠我三粒,嘱咐我三日吃一粒,今日是第七日,我吃了两粒,还有一粒,微之兄若想看,就请到舍下一游。”两人相偕,一起到白居易府上,在书房内白居易取出那粒丹药,元稹就见一粒绿色丸子,只有蚕豆大小,通体浑圆,取出后,竟是满室清香。元稹不禁抚掌赞道:“常说海上神山盛产仙丹灵药,这粒丹药,莫不是从海上神山来的么?”

      少女笑一声道:“鲍三爷好胆色。五十两银子,也无甚意思,不如这样罢,我再加点注码,此后各位若还有好鸡,敢与朱朱相斗,不幸输了呢,我只拿鲍三爷那五十两花红,要有幸赢了,我爷孙俩每一场返你们一百两便是。”

      酒家娘子见他并未生怒,反到夸赞她的酒好,不禁一愣,期期艾艾道:“这……也算不得什么……造福人间,却是太过……”转身走回柜台时心里思忖:“这大汉这般身材,反而十分有礼;那矮子不过三寸身躯,却暴躁如斯,世上的人,原来都这般奇怪……”

      白招拒喃喃道:“崔二先生,江湖闻名,可不是什么脓包……”似乎甚是不解。

      心头疼的厉害,一时间腿脚竟无一点力气,眼前发黑,便要跌倒。待要张口呼车夫相扶时,口中只是呼呼直喘,竟发不出声音。快要跌倒时,一只大手扶住,一人道:“学士小心。”带着他轻轻巧巧的钻进马车。

      原来唐代斗鸡之风最盛,民间数有因斗鸡而攀援高位的。唐玄宗时的贾昌以斗鸡为五百小儿长,后来的王铁以斗鸡供奉禁中,所谓“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斗鸡之业已成为平民博取富贵的一条捷径。有了这样的榜样,长安以斗鸡为业的人越来越多,更发展为一种赌博形式,到元和十年的时候,新上任的京兆尹柳公绰性恶浮靡,尤其讨厌城中男女无事日以斗鸡为博,遂上书宪宗皇帝,只允许民间在寒食、清明时于城郊斗鸡,其他日子法令禁绝。但正如元稹所说,斗鸡之风已成积习,又怎是一纸禁令可以改变的?莫说王侯贵族家里了,就是民间,依然对斗鸡乐此不疲。不过原来都是在东市、西市等热闹市场里,聚集数百人下注赌博,京兆府兵丁抓的紧了后,就移倒了偏僻的南市。

      云仝大喝一声,跃到半空,双掌齐出,推向那道云霞。便见霞光更甚,云仝双掌推出,身子在半空中突然又向后翻出丈许,落在地上,摇了两摇,硬生生稳住身躯。那道云霞,在半空中飘得甚是温柔,径直向他而来,云仝转过身子,又扭过腰来,一掌拍出,每一个动作都缓慢异常,似乎身后有一道线拉着他,使他不能舒展动作。

      白居易大惊,心想他此时出现,莫不是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崔二先生,赶来取了自己性命么?车辕上打瞌睡的车夫惊醒,掀开马车帘子,探头问道:“老爷吃酒回来啦,脚步却轻,小得毫没听……这位是谁?”

      老叟依然蹲在地上,他似乎没有听到刚才鲍三郎喝少女对话,脸上依然一副呆呆怔怔的表情,见清瘦汉子揭开铁笼子上,一只雄壮公鸡踱进场中,叹息一声:“可惜。”转身放出朱朱。

      白衣人笑道:“娘子太过客气。我三人寻常本好酒肉,奈何这几日恰逢斋期,要吃几日斋饭,娘子可倒三碗清水,我们自有干粮。”

      “炭,我的炭……”老叟脚步踉踉仓仓,往外就抢,道:“这满满一车,全要烧没了,我爷孙两要怎么过活啊……”云仝一把拉住老叟,沉声道:“‘火郎君’,你也来了。”

      白衣人出语轻薄,酒家娘子脸上腮红更深,她“啐”了一声,心中自嘲:“我自小身子健壮,无病无灾,又有什么体态娇怯?至于身上清香,那是有的,想来也只是酒醪的香味。”此时她脑中也清醒过来,心知这三人必不是寻常酒客。黄衣矮子适才动怒发火时面目狰狞,他长了一只酒糟鼻子,动怒时那个大鼻子越发红的厉害,此时就如在她面前闪烁;玄衣汉子瞎了一只眼睛,脸上更添几分煞气;便是这白衣男子,话音虽然温柔,但那一对小蛇,昂头霍霍,看着太过渗人。想到这里,心里害怕,对白衣男子小声说道:“客官若不吃酒,小店里还有上好的牛羊肉,这就为客官盛上。”

      “你这糟老骨头,”酒家娘子急急走出,骂道:“早晚要死,喝什么酒啊?”伸手接过老叟手中铜钱,看了一下,又撇回他手中,道:“一文铜钱能干什么?一碗酒两文钱。这酒你可喝不起,拿着你的钱,回去为这把老骨头买寿材去吧!”

      “世间事不过缘起缘灭,这酒肆中人,便是都死在今日,也是因缘所至,又有什么可惜?云兄既然仁慈,就请到杏园中来罢。”话音方罢,酒肆中鲜红倏忽退去,酒桌、凳子、酒坛、酒碗、茅草屋顶……还是原样颜色,就似从没有过什么变化一般。

      来人正是鲍三郎。他见白居易旁边站着一个微胖儒生,知他们是两人同来,遂问道:“学士,不知这位朋友是——?”白居易道:“他是我的好友,姓元名稹,现官居膳部员外郎。”又对元稹道:“微之兄,这就是我那日在杏园酒肆里遇到的长安游侠了。”

      酒水色黄,与墨黑气流颜色分明,半空中就见气流越来越粗,片刻间竟如成年人手掌大小,黄色酒柱却只有尾指粗细,但抵住那道气流后仍是昂然向前,竟逼得墨黑气流向后退去。儒生生平从未见过此等异象,一时间目瞪口呆,长叹一声道:“如此神技,两位奈何天人哉!”

      鲍三郎笑道:“两位原来是寻我那云大哥来了,他稍后就来,两位且先随我进圈内看斗几场鸡罢!”白居易奇道:“壮士原来认识云仝?”元稹同时问道:“人这么多,若看斗鸡时,怎么挤将进去?”

      朱家、郭解是两位汉代大侠,白居易拿云仝比作他们,云仝心中大喜,道:“学士此言,云某如何敢当?云某行走江湖十余年,却从未见过如学士这般风liu人物,倒是有一件事,学士却做得差了!”白居易奇道:“不敏什么事做差了?尊驾直言就可,无须隐瞒。”云仝道:“学士开口尊驾,闭口尊驾,如此多礼,云某粗鲁汉子,又有什么尊可言?听着着实难受。”

      她唱的曲子是中唐大诗人白居易所作的诗歌《花非花》,诗意朦胧含蓄,抒发了一种人生短暂、往昔难觅的追念惋惜之情。少女嗓音清脆,歌声响亮入云,道旁一个儒生驻足倾听,片刻间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轻声道:“花非花,雾非雾……世事变幻如花非花、似雾非雾,原也不是少年人能领会到的。”

      少女轻轻摇着白葱一般的手指,对着鲍三郎笑道:“又是五十两。”鲍三郎满头大汗,回头喊道:“谁家还有上好斗鸡?”两个汉子挤着,各夸自己的斗鸡雄壮,要与朱朱相斗。少女娇笑道:“抢什么?两只鸡一起下场就是。你二人若是赢了,我还你二百两银子便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