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文名著

更新时间:2020-10-14 13:31:43

神兵之寒隐 已完成

神兵之寒隐

编辑:情话微凉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美文名著 主角:褚惊寒,褚大爷,乐三娘,玉闻笛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神兵之寒隐》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褚惊寒,褚大爷,乐三娘,玉闻笛之间的故事。神兵之寒隐约1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阿明和阿威其实很好奇这个男人跟他们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样的白吃白喝,换作别人,怕是早被他们姑娘用绳子捆捆,扔江里喂鱼去了,可是这个男人,那本账簿是越积越厚,欠的账越来越多,从未还过,却也仍然相安无事地每隔几日就要上酒坊来偷喝一回酒,而他来的那几日,不知是不是错觉,姑娘的心情总是特别的好,虽然他们觉得这个连五官都看不出来的男人有些配不上他们姑娘,但他们姑娘已经嫁过一回人了,又是个寡妇,还有人要的话,也还是别挑的好!所以,他们都私底下认为这男人怕是姑娘的情人。。。。。。。

    乐三娘无疑也是个美丽的女人。惯穿红色,肌肤赛雪,峨眉宛转,明眸皓齿,娇艳如同牡丹,却多刺亦如蔷薇,没有人知道她会不会武功,但那些曾经想借生意之便占她便宜的人,都没啥好下场,要么断胳膊断腿,要么就是鼻青脸肿。于是,男人们就算有那个色心,也再没那个色胆,只能敬而远之。除了一人之外,只除了一人……。只是,那人却不是为了她的美色,而是为了……

    淡然一瞥,褚惊寒兀自笑着,眸底笑意凉薄,“我手上没有寒隐刀!”他们该庆幸,否则,现下躺在地上的只会是尸体,而不是还能哀叫喊痛的伤兵。

    寒隐刀失踪五年。这是哪怕已经时过境迁五个年头,仍然让江湖中人唏嘘扼腕的事实。那柄在修罗庄的神兵谱上,排名第三的寒隐刀是真的……失踪了,从五年前,意气风发的“寒隐客”褚惊寒如同流星般陨落在这茫茫江湖之中,那柄来历不明,却伴随着褚惊寒从名不见经传的初生牛犊走到闻名江湖,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也在同时,随着它的主人消失无踪。有遗憾的,有扼腕的,更有觊觎的。可是,寒隐刀,死了。褚惊寒最好的朋友,那个有着倾城之貌的玉闻笛有一回是这般说的,神情无奈而悲伤。于是,江湖中人众说纷纭,都以为真正死去的不是寒隐刀,而是再未出现过的“寒隐客”,褚惊寒。

    “好说好说!如今没有寒隐客了,只有褚惊寒,诸位,有何指教?”褚惊寒倒是一摆手,应得爽快,事已至此,再否认也没意思,何况,以他现在这副尊容,还能认出他也实属不易,让他不感动都不行呢!

    “这位爷,你还是先冷静冷静,有话好说!”跑堂的阿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个切步挡在那虎背熊腰的男子身前,即便眼中带怒,却仍然满脸涎笑地试图粉饰太平,小事化了。笑脸迎人,这是他家姑娘千叮万嘱,生财之道,不可违也。

    眼角余光一闪,褚惊寒已经笑吟吟地弹开两指所夹的刀尖,少年被震得虎口发麻,还没喘过气来时,胸口便已经被人一拍,点穴制住,往旁一推,视线所及,褚惊寒正对着他,笑着眨眼,“好生在一旁观摩,难得的机会,可别说师兄不照顾你!”话落,褚惊寒高壮的身形已经化为轻盈的流云,往后侧掠而去,让人眼花缭乱的散影之中,只听一阵哀叫不绝,只凭一双肉掌两条腿,不过短短的一刻,那一堆江湖人已经倒了一大半,褚惊寒长身玉立在战圈之中,余下那几人畏畏缩缩着,却再不敢抡剑砍上去。

    “不把褚惊寒交出来,爷就没话好说!你给爷起开!”大手一挥,男人身后,那些个都是提刀拎剑,满脸厉色的江湖中人,让他愈加肆无忌惮,毫不收敛的力道将比寻常男子还瘦小些的阿威整个人扫到一边,跌撞在桌角,再翻扑在长凳之上,“哐啷”一声,又是压坏了一张长凳。

    预想中的疼痛却未曾自脸颊传来,不过闭眼忍痛的须臾间,一只有力的臂膀自身后探出,堪堪将那只高高扬起的巴掌架在了她头顶,回首,撞上一张被掩在胡须下,辨不出五官的脸,猫儿般的眼中匆匆掠过一丝光彩,却是,蓦然心安。

    言下之意,再砸下去,就不知道了!褚惊寒摸摸鼻头,暗笑在心底,他就说了,谁能在她这儿讨上便宜?那不是与虎谋皮吗?她可是像狐狸一样奸诈,也像老虎一样凶悍的乐三娘啊!

    “嗯。对了,还有记得找人去衢州找王老板收酒账,赊欠也得有个期限,我这儿可不是善堂……”一边徐步而走,一边吩咐着,柔缓的嗓音微冷,却仍然娇脆如夜莺鸣唱。脚步,在此时,蓦地一顿。转眼,皓目如月,定定望向墙根处,一扇紧锁的暗门,寻香酒坊藏酒的酒窖所在。瑶鼻几不可察地轻嗅,酒坊里酒香不足为奇,只是今夜,浓郁得不可思议了些。明眸深处有丝奇异的色彩,一闪而没。“于叔,您先去歇着。”艳红的裙摆一旋,荡过一道绚丽的圆弧,女子独自朝着那道暗门而去。。。。。。

    “姑娘放心。这事儿我已经仔细交代阿明了,他一向做事谨慎妥当,不会出差错的。”走在女子身侧的是个青衣老者,正是送月楼和寻香酒坊管事的于叔。

    狭长的丹凤眼儿中,一抹厉色匆匆掠过,乐三娘眸子半眯,“长凳一张,三两纹银,还有。。。。。。”斜眼见着在阿强扶持下,勉强站起身来,还在抚着痛处龇牙咧嘴的阿威,红唇一扯,冷道,“阿威的诊治、调理,就比照一支长白山老山参的价钱算就好,于叔,先记上,一会儿你去问问城里的药铺,老山参市价多少,切切实实地记上,别说咱们占了人家便宜!”

    不过一醉楼最出名的却不是这江景,而在于一个“酒”字,这酒楼自然是卖酒,但一醉楼的酒香醇爽洌,余味缠绵,总让人喝上一次便上了瘾,加上那重金礼聘来的大厨,一手好厨艺,让人食髓知味,流连忘返,一醉楼每日的生意是好到不行。

    “首先,寒隐刀不在我手!二来,我已经退隐江湖五年之久,有什么理由要杀他们?何况你们指控我杀的人当中,还有一个是我忘年之交的老钟头,不觉得太离谱了吗?再说了,我人在江州,难道还能分身,去衢州、江北镖局,还有饿虎沟附近的小村庄去杀人吗?不过。。。。。。我看就算我能说出一百个人不是我杀的理由,你们也不见得会相信,既然如此,我也务须多费唇舌了,不是?”扯唇淡淡一笑,褚惊寒语气清淡,甚至连一丝的讥嘲也没有,反倒是有一丝遗憾,遗憾着面前这些人竟没有聪明到,察觉到正被人操纵一如棋盘之上的黑白子,被人拿来当剑使了。原本,就是冲着他来的,他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是连累了旁人辛劳,真是罪过罪过,好大的罪过啊!

    “寒。。。。。。寒隐客?”那一厢,当先那男人身后,那一堆武林人士中,总算有人认出了眼前杀出的程咬金,一边抖颤着手指,一边犹带不确定地道,那惶然的神色,不知道是惊,还是怕。

    “褚惊寒!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给被你害死的武林同道一个公道说法!”

    暗门之内,酒香馥郁,两个倾倒的酒坛中间,躺着一个烂醉的男人,脸容不修边幅,五官深藏在浓密的须发之后,难以辨识,乐三娘却是冷冷哼上了一声。走上前去,穿着精致绣花鞋的玉足不由分说踢上那男人的。。。。。。。脸,一下接着一下,“喂!起来!起来算算酒账,可别清醒了又说姑奶奶赖你!喂!”醉死的男人呻吟一声,然后,翻过身,继续睡他的大头觉,再无反应。很好啊,两坛她新酿的“雪沁”,一坛装的是五斤,两坛他喝得一滴不剩,能不醉死么?不过,她可是已经好心提醒他了,他自己不醒来,那就怪不了她了。乐三娘星眸乍亮,魅惑的红唇弯起,心情甚好地扬声道,“阿明,阿威,把东西拿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