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文名著

更新时间:2020-10-14 13:31:30

盘古 已完成

盘古

编辑:惊起绿窗眠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美文名著 主角:戈壁,古代,风水,霍迪尼,时代,单位,石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下午快要上班的时候,一个声音把我叫了出去,无奈放下手中的活跑了出去。因为那个时候我算是新人,那些老头子对于我这个混饭的非常的反感,爷爷告诉我,叫我有什么事情都自己担下来,比如每天来的早些打扫卫生,不说实际的,装着也要表现下把。虽然我这个时候已经热得不想动一下了,但还是慢慢的蠕动了过去。

    古戈壁沙漠上流传着一个离奇的传说———在茫茫的戈壁沙丘中常有一种巨大的血红色虫子出没,它们形状十分怪异,会喷射出强腐蚀性的剧毒**,此外,这些巨大的虫子还可从眼睛中放射出一股强电流,让数米之外的人或动物顷刻毙命,然后,将猎物慢慢地吞噬……大家把它称为“死亡之虫”。

    我好奇的舔了舔手指,看着那被人翻开过的一页,因为当初的慌忙还有一个小角夹在那页。

    戈壁:双鱼玉佩

    思考之间,我猛然的看见他拿着包裹兴冲冲的跑了回来,到了转角的楼梯就开始拆封包裹,那是一个黑色匣子墨一般的色彩中一个小型的废墟被人刻画在其中,废墟古城四周的墙垣多出坍塌,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楼屋孤伶伶地站立着,显得格外悲壮。而这废墟的上方却是一个斗篷,不同于我们国家的那种,却是我在诸多国外电影中看到的那般,斗篷半空而立,好像有一个虚影在他的里面把他掀成一种半掩的样子,如同一尊古神看着人世间的苍凉。

    “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妈的,都要给你气死了。”爷爷的嗓门果然撒开了就骂“你这个败类,上班烦了就敢跑出去鬼混,我说你鬼混吧!还混不到一女崽子回来,真不知道你到底在干嘛?”

    盘古小说名字叫做《盘古》,这里提供盘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盘古小说精选:我有点好奇的把册子摊开在桌上,才发现这东西被什么人翻开过?因为灰尘的痕迹已经在这一页被人擦拭的干干净净。我记得我那时刚被爷爷带进局里的时候,我很是无奈的只能和一个老头共用一张桌子,而每天还要帮忙拖地抹桌子,直到过了十多天。局长才找人给我从后院抬出来一张脏的不成样的木桌。这张桌子我记得局长在我进来的时候有开玩笑似的和我提到过,说是上几任局长做过的,让后很是亲切的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努力加油。”当时我一听心…

    我已经不记得他是从我说道第几个字的时候开始颤抖的,我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我看着这个比我年长的老人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蹲下来嘴巴发出咽鸣声,接着还没等我安慰他他就飞奔了出去。

    56-60年之间那里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你们可以理解成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

    “不敢了,不敢了。”我一听顿时苦逼了,我一个从没有出去过的屌丝要是被放去出差了,那不是回来的路都找不到了,想想以前就连大学我也是就近的读的,才没有想过去多远的地方呢。

    我低头......定下神来一看......世界观猛然像是被什么打碎了。

    戈壁小说名字叫做《盘古》,这里提供戈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盘古小说精选:南北朝时﹐一些新建的大寺院﹐如北魏洛阳永宁寺﹐仍采取塔为中心﹐四周由堂﹑阁围成方形庭院的布局。这一时期盛行“舍宅为寺”的功德活动。许多王侯贵族第宅改建为佛寺。改建时一般不大改动原布避﹐而以原前厅为佛殿﹐后堂为讲堂﹐原有的廊庑环绕﹐有的还保留了原来的花园。此种风格布局更属通用式的﹐成为以后汉化佛寺建筑的主流。南北朝时期的寺院现无存者。作为实物存留的则有石窟寺﹐以云冈石窟和敦煌早期石窟为代表。中国最早凿建的石窟寺在新疆…

    没有相当专业的军事素养,根本不可能设计出这样的军事要塞。可谁是要塞的设计者?谁又是它的建造者?

    “我也想知道啊!你就别管了,我这里还有好多东西要送呢。”

    对于胡老头这种不冷不热的习惯我已经司空见惯了,不过想到地下室的那个哑巴老叔居然是这封邮件的接收人,多少还是感到不解的。其实之前并不是没有他的信和邮件,只不过我来的时候领导对我特别关注过,让我把没有姓名的信啊,邮件啊!都放在地下室的门口。

    我心情失落的看了一眼那个神秘的老头,顿时想要跑过去问他档案的事情,可想想他一个哑巴我们怎么交流啊,然后在想一想我就要远离我,上班,回家,游戏,睡觉的无限循环,我更没有心思去管什么别的了,而且爷爷那个死老头子还特地损我说我找不到女朋友,妈的.....我一定......。算了还是想想游戏里的事情吧,估计要一个月不能玩了,里面的任务.......。

    依据前两次探寻经验,麦克勒编写了一份具有实用价值的“情报资料”,是陆续前来探索“死亡之虫”的科学家和猎人们的必读信息。

    捷克探险家伊凡?麦克勒是探寻“死亡之虫”的权威专家,他早在1990年和1992年分别两次来到蒙古寻找“死亡之虫”的踪迹,尽管前两次探险并未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但是他已被“死亡之虫”的神秘感深深吸引。

    我有点好奇的把册子摊开在桌上,才发现这东西被什么人翻开过?因为灰尘的痕迹已经在这一页被人擦拭的干干净净。

    然而这个人物却在势力达到顶点时离奇消失了。直到中国学者杨镰率领考察团,重新走上这条“被遗忘的古道”,才揭开这个世纪之谜。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