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13 09:46:54

塔克拉玛干消失 连载中

塔克拉玛干消失

编辑:梦中佳人作者:爱新觉罗越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塔克拉玛干神秘的的沙漠,你可曾想像她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智能程序怎么悄悄变为皇后,又怎么成了永恒的祝英台?  神秘的的武器怎么让几百人此外内脏被粉碎而死掉,是谁在背后痛下杀手?  怪异教授怎样在最最关键时刻力挽狂澜?  请看作者蕴酿了5年的中篇滕兰找到了标有她的姓名的座位,静静地坐了下来,开始回忆临来之前的景象:一名自称是安全部工作人员的人向她出示了证件,不等她安排好工作,就把她从实验室“请”了出来。她被告知,安全部要求她立即参加一场紧急会议,具体什么内容,到了就知道了。来人的行动是那样的匆忙,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挟持着走了出来。她被带上一部一看就是异常沉重的轿车,估计有防弹功能。一路上,无论滕兰怎么诘问那名工作人员,那人就是不露半点口风。那人显得忧心忡忡的,不时地看着窗外,同时不断地看着手表。轿车其实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到了公安部。而那个人给滕兰的感觉,就像是恨不得马上能飞过来才好似的。当她能够回过神来打量这间会议室时,她感觉整个过程,就像做梦一样。在她还有些恍惚的时候,又有几个人陆续走了进来。看样子,他们的情况和她差不多。这几个人,滕兰并没有仔细去观察,她相信,会议的组织者会介绍大家的。显然,每个人都怀有心事,无不为这种紧张而神秘的气氛所感染。。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十秒钟后,包和感觉自己并没有疼痛,他能感到自己所有的肢体都还在,于是他睁开了眼睛。他看到隐者恭敬地面向门口站立着,郭中校已经离开房间了。自己没有死,包和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时一缕头发从头上飘了下来。一定是隐者在郭中校开枪的一瞬间挡了一下,所以郭中校的手枪只是擦着包和的头顶扫了过去。隐者转过身,仍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包和说道:“包和,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看来郭中校以后随时会找机会打死你的。”隐者一语甫出,包和骇然无比。“他怎么会跟我玩儿真的?”“你呀,还有小孩子的顽劣。你昨天的行动,让探险队损失了十几名优秀的战士。那十几名战士都是跟郭中校摸爬滚打多少年,能够共生死的战友啊”隐者说完这句话,面孔中竟然也流露出了些许悲肃。包和知道,隐者这么多年的修炼,就是要达到大师的境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他现在的神色,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悲切。看来确实是有十几名战士牺牲了。怎么回事?“大师!请您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隐者叹了口气。缓缓地向包和讲了昨天包和晕倒后发生的事。

      第三天傍晚,一行人坐在还有些温热的沙垫上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大多数人的心情至少从脸上看还是轻松的。深入沙漠腹地三天来,大家什么险恶的情况也没碰到,有些人就开始放松了。这些新一代成长起来的战士,从小没有碰到过恶劣的环境,没有尝受过苦难的考验,没有被培养过坚定的信念,天知道当灾难真正来临了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郭中校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心情一点儿也不轻松。他知道,真正的恶战,在来临前通常都是没有什么征兆的。

      “我检查了死者的尸体后,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即使是几十个高手同时来偷袭他们,也不能打得如此整齐。又何况哪里同时凑齐那么多高手啊。这时郭中校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那就是有人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武器,在那些人没有预兆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把他们打死了。根据那些人的衣着,他们应该是***分子,他们要在这里伏击一个目标。根据他们尸体僵硬的程度,他们死的时间并不长。这个目标也许是使他们致死的人,也可能是在这个埋伏的时间段经过这里的我们。既然他们都已经死了,我们就先不究其伏击目标。郭中校和我都希望先检验所有的尸体,来验证我们的猜想,于是就让战士们检查所有的尸体。悲剧就在这时发生了。当一个战士检查其中一具尸体的时候,那具尸体,或者说那个人,并没有完全死亡。他竟然呼喝着拿起了身边的武器,朝着周围的人连续扳动了十几下扳机。太惨了,十几名久经杀场的战士就那样死去了。那个人打了一圈之后,才真正地死了。郭中校一气之下用刀把那人的尸体扎烂了。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抱住。那个人的胸膛已经被郭中校破开,头颅也被用刀捅穿了。我们这才发现,这个人的心脏长得与常人不同,他的心脏不仅异位,而且好像以前动过手术,心肌上安装了一种新型的起搏器。”“我明白了!”包和觉得突然灵光一闪,他猛拍了床帮一下,高声叫道。“一定是次声武器!只有次声武器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包和认为自己发现了新大陆,可以讲通他遇到的所有怪事。隐者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是次声,我不懂,但是郭中校一开始也是像你说的,认为是次声武器。但是他很快推翻了自己的假设。”“为什么?”包和愣了一下接着问道。“郭中校他说,次声武器以他了解的情况看,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先进到这个程度,能在大范围内让这么多人这么剧烈地死亡。大多数的武器还停留在试验阶段,顶多是让人感觉到心慌,烦躁,而不能这么剧烈的死亡。退一步说,即使真有这么大功率的次声武器,那么发射声波的人也一定死了。因为次声武器最难克服的一个技术难关就是方向性问题。次声武器的方向性非常差,这么大功率的发射,一定会伤害到发射者本人的。我问他会不会是有人用遥控的战车来发射这种武器呢?郭中校认为也不会的,因为那种战车的体积一定很大,如果不久之前有这么庞大的武器在这里的话,我们一定可以通过卫星探知这个消息的。我们目前还没有进入到那片神秘的区域,应该还可以接收到侦查卫星的信号。”“唉,可惜啊,十几个战士就这样白白的牺牲了。都是因为你的贪玩!”隐者恢复了无表情的状态。但是他对我的责备依然让我倍感羞愧。“不过郭中校通过这个事件也认识到,我们这趟旅程绝不会一帆风顺的,说不定那些人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至于什么人在他们发动攻击前先干掉了他们,我们也不得而知。现在在这个探险队中也就是我还能保护你了,如果你再做出什么让他反感的事来,必死无疑。”

      滕兰失声叫了出来。“请问那个黑色区域是什么?”

      “郭中校是此次行动的直接领导,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和郭中校直接沟通。但是,请大家注意,所有的人必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得私自行动。这是出自对您自身安全的考虑,也是对所有人安全的负责。”

      包和一路向北走着,心中越来越轻松。大漠的壮阔,几天来顺利的旅程,都让他放松了警惕。20分钟左右,包和就来到了那片砾石区。此时,太阳还没完全隐没,那片砾石参差的阴影构造出了诡异的气氛。包和放慢了脚步,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孤零零的背影向东斜拉成了一个长条,他忽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他来这里本来是寻找浪漫和美丽的,但是为什么会有怪异的感觉呢。他想了想,是直觉。直觉?包和是多料博士,心理学也是他选秀的一个方向。以他的学识,他知道直觉的产生一定是有什么事实依据或是感官感受为基础才能产生的。那么那些因素使他产生了怪异的感觉呢?是黑暗、阴影、过分的寂静?好像都不是。就在包和神五神六地找寻直觉证据的时候,一件东西映入了眼帘!对,就是那件东西,让他感觉到了怪异。在离他10米远的大石后,那块大石的阴影里,有一小片黑乎乎的东西。由于那片东西和阴影的颜色很接近,他刚才没有注意到。现在,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阴影的黑暗,他才大致看到阴影里的那片东西了。他掏出一支强力手电筒,将亮度调节到2000流明。这个亮度不至于使反光过于强烈从而看不清被照射到的物体。他左手握着电筒,右手下意识地从左腋下抻出了给他配备的ML50激光枪。他慢慢地到石块前,电筒的亮光照射到了那片物体。光亮映衬出的是一袭黑色丝织物,很容易使人想到是黑色的袍子。如果那真的是袍子,那么石块后面自然是有个人。包和一矮身躲到了一块石头后,这块石头足以抵挡对方发射过来的武器。“什么人!给我出来!”包和手有些发抖,他壮着胆子大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动静。“出来,不出来我就开枪了!”包和又喊了一句。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假如石块后真有一个人藏着,那个人又不是聋子的话。以包和的音量,对方肯定是可以听到的。即使对方不从隐身的地方走出来,至少也应该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他应该适当地再掩藏好自己的踪迹!而那片丝织物纹丝未动。

      “包和!包和!”,从他过来的方向有几个人在叫他的名字。估计离他有200米左右。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包和感觉如见了亲人一样,这一定是探险队发现了他离开了队伍,大家出来找他了。他想喊“我在这里。”可是刚才因为恐惧而呕吐,胃部的痉挛还未停止,他喊不出来。他努力把强光手电打开到最高的亮度,使劲朝天上和声音的方向挥动。光柱估计在一公里内都能看到。当他看到几个光柱也朝他这里照过来的时候,他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唐老师,您说的没错。”秦子骅并没有因为唐教授暴露了盘古一号的机密而懊恼。“实际上,我们知道现代侦查卫星都有对地面核爆的侦测功能,一般情况下,只有核爆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所以,我们迅速跟有关方面进行了沟通。我们了解到近期我国根本没有任何地面核试验,况且我国早在1996年9月就加入了联合国《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于是我们命令盘古一号继续拍摄。就在盘古一号第二次飞临红白山的时候,塔克拉玛干东部及中部的上空聚集了数万平方公里的积雨云。塔克拉玛干长年缺降雨,怎么会突然聚集了大面积的积雨云系?盘古一号无法通过光学探测器直接探测云层下方的情况,于是使用红外探测器组。通过红外探测,盘古一号发现在圆圈范围内鲜有生命迹象。最为奇怪的是,从圆圈边缘开始,生命迹象有所增多,似乎是什么神秘的力量将圆圈中的动物都赶到了圆圈以外”。秦子骅随即拿出了一张盘古一号拍摄的红外图像,把一些暗红色的斑点指给大家看。

      “诸位,今天请大家来,是有件非常紧急的危及国家安全的事件。此事需要大家通力协助。请大家耐心听完我的介绍,再发问。”秦子骅平静了一下会场的气氛,继续往下叙说。他随手按动了一个会议桌前面的按钮,他身后的大屏幕上立刻呈现出了柔和的光线,进而慢慢地显露出了一大片荒芜的沙漠。大屏幕上出现的景象使人如身临其境。

      “这也是正是我们要搞清楚的问题!”秦子骅有些郁闷地答道。回答中略带失望。

      “我叫秦子骅,是安全部第六处处长。”中年人很平静地开场。然而这一语甫出,却震惊四座!每个人的表情分明是显露出了无比的惊诧。这样的震惊,比刚才看到郭中校有过之而无不及!秦子骅给大家的震惊,之所以能超越郭中校,是因为郭中校是实实在在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的英雄人物。而秦子骅,则是一个尽人皆知,很少有人见过的传奇人物(有关秦子骅的传奇经历作者将另书别叙。)这样两个足以影响一个国家进程的传奇人物联袂出现在这里,可见这场会议是如何的重要!

      包和、隐者、滕兰、唐教授、郭中校、还有其他一百余名战士,一起埋葬了自己的战友。然后把那些神秘人物点了天火。这件事耽误了他们一天的旅程,也使郭中校和他的护卫队恨极了包和。滕兰的悲伤胜于仇恨,郭中校和隐者就不必说了。倒是唐教师的态度有些让人不解。他既不悲痛也不愤恨,给人的感觉,就是这种事情很可能发生,无法避免一样。他在埋葬战士前,轻轻地对着他们说了些哀悼的话,才使得郭中校不至于连唐教授一起记恨上。

      “唐老师,请您相信,我们这次行动几乎就是最后的一搏了,如果不能成功,那么有一种非常可怕的后果,就是再次爆发世界大战,甚至还没有等世界大战爆发,地球就已经毁灭了。我已经被授予在紧急时刻动用核武器的权利,您在家里继续过所谓的安稳日子的危险性绝不低于您参加的此次行动。如果您始终认为没有义务和责任来拯救这个国家,我不坚持要求您参加这一行动。”秦子骅镇定地对唐老师说道。唐老师不再发声,低下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还有谁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吗?请尽早提出来,我们可以讨论!”秦子骅用目光巡视了一下在座的所有人。看到大家都沉默不语,秦子骅接下来说道:“那么好,我来部署一下此次行动,请各位认真记,记在脑子里。”

      “秦处长,如果我没猜错,你之所以叫大家来这里,是为了组建一个探险队,让探险队去帮你搞清楚这些问题吧?这个极具危险性的任务,我等没有义务必须参与。如果你想打动在座的各位为国家卖命,最好把你们得到的信息如实告诉大家,不要像挤牙膏一样地问一句答一句。我再点你一下,盘古一号上面应该还有一种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进行探测的装备----鼹鼠。”。房间里更加安静了,所有被邀的人听到唐教授说要参见探险队,不由得惴惴不安了起来。秦子骅怔了一下,只略思了一下,就以非常坦诚的语气继续陈述。“是的,唐老师说的没错,请大家来不仅是国家的需要,也是诸位的人生使命。为何这样讲呢?刚才唐老师提到的鼹鼠系统,是我们的侦查卫星上安全级别不亚于核装置的最新的国家顶级保密设备。秦子骅没有追问唐老师是如何知道鼹鼠系统的,只是继续缓而有力地说:“简单地说,这种设备就像卫星的一个孩子。只有在极其危险的时刻,盘古一号才会启用这种探测方案。它会自动将这个设备发射到地面上常规设备不能探测到的部位或地区。这个鼹鼠系统是一种小型机器人系统,它可以自由行动,就像20年前美国发射的机遇号火星探测器。但是它的功能要比机遇号更多更复杂,人工智能程度也相当发达。鼹鼠系统现在已经到达塔克拉玛干。由于鼹鼠虽然使用的是太阳能和电池双路供电,但在塔克拉玛干多日不见阳光的情况下,它已难以行动。诸位前往那里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找到鼹鼠。”

      “可以!”秦子骅立即答应。年轻人站起来转身要走,秦子骅示意门口的警卫将其拦住。“对不起,您已经知道了国家机密,您现在还不能离开,需要等行动结束后才可以。”“什么?是你们把我们叫道这里来的,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年轻人激动地喊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了国家的大家哪有我等的小家!如果你觉得你不想为这个国家尽自己的力量,那也请为你的祖国母亲保守应该保守的秘密吧。请警卫把包先生送到3号楼。”秦子骅情绪有些激动。

      “那么离子探测器呢?如果地面真的有如此高速的大面积的生命活动,其必然使用的是非常规的动力系统。比妨说冷核动力,离子探测器应该可以探测到。”那位秦子骅称呼为唐老师的瘦老头再次发言。

      滕兰找到了标有她的姓名的座位,静静地坐了下来,开始回忆临来之前的景象:一名自称是安全部工作人员的人向她出示了证件,不等她安排好工作,就把她从实验室“请”了出来。她被告知,安全部要求她立即参加一场紧急会议,具体什么内容,到了就知道了。来人的行动是那样的匆忙,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挟持着走了出来。她被带上一部一看就是异常沉重的轿车,估计有防弹功能。一路上,无论滕兰怎么诘问那名工作人员,那人就是不露半点口风。那人显得忧心忡忡的,不时地看着窗外,同时不断地看着手表。轿车其实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到了公安部。而那个人给滕兰的感觉,就像是恨不得马上能飞过来才好似的。当她能够回过神来打量这间会议室时,她感觉整个过程,就像做梦一样。在她还有些恍惚的时候,又有几个人陆续走了进来。看样子,他们的情况和她差不多。这几个人,滕兰并没有仔细去观察,她相信,会议的组织者会介绍大家的。显然,每个人都怀有心事,无不为这种紧张而神秘的气氛所感染。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预示着会议的主角登场了。中间走着的是一个气质上看似非常普通的中年人,他身着标准的公安部制服。在中年人右侧,很显然是一个技术人员,大家对他没什么感觉。而在他的左侧,紧跟着一个面色铁青的身着军官制服的人,他的面孔让人感觉到了丝丝寒意。他的出现,立刻使人群有了些骚动。此人正是在全国英模报告团做巡回演讲的郭彦涛--郭中校。此人多次荣立战功,多次死里逃生。他为维护祖国的统一,打击外来势力的侵略付出过多少次血的代价。他的事迹妇孺皆知。他来参加会议,一定是有不寻常的事件发生了,大家不免紧张了起来。

      当包和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临时的帐篷里。他身旁站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他,摆出了一个练功的姿势。从背影和动作看,他应该就是那个队中的“隐者”。“喂!”包和叫了一声。隐者停止了动作,转过身来。他看到包和醒了,脸上还是那样面无表情。他掀动一下耳边的对讲机按钮,“郭中校,包和醒了,请过来一下。”包和望着隐者,他猜想郭中校过来以后一定会臭骂他一顿。而隐者守在自己身边做什么呢?自己昏了过去,为什么不是队医在照顾自己呢?不等他想清楚这些为什么,郭中校已经掀帘快速走了进来。“包和!请你回忆一下自己在昏倒之前看到了什么?”郭中校显然是急切,但是语气冰冷地问他。“他们都死了!他们都死了!”包和受到刺激的余波还未平,所以说话的声音甚是激动。“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郭中校继续逼问,他连一点儿探望病人,给予问候的意思都没有,语气像是在审问一个行将判罪的囚犯。“我怎么知道?我到那里时,他们已经是那样了。”包和没有好气地回答。“你不会是认为我杀了他们吧?”包和想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所以加了一句谁都不可能相信的反问。“你?不可能!”郭中校语气中带着嘲讽。“我就是想知道你昏倒前都看见了什么。这个对于我们探险队来说非常重要。”“我到那里时,他们已经死了,你们看到的应该和我看到的一样。”包和说的绝对是实话,他脸上呈现出绝对无辜的表情。郭中校盯着他看了一分钟。这一分钟让包和觉得异常难捱。“好,我相信你说的。”说完这话,包和松了一口气,他准备郭中校随之而来的劈头盖脸的责骂。然而,让包和惊诧异常的是,郭中校突然从腰际拔出他的ML50手枪,抬手一枪就打向了包和。包和整个人已经傻在了那里,他不敢相信郭中校真的敢做出这种事情!谋杀!原先他认为是过激的话,竟然就要成为现实,完了!包和闭上了眼等死。“嗤”地一声。包和听到了ML50迷你激光枪点燃目标时的声响,这一定是它烧焦自己脑袋时的声音。如果下辈子再跟军人打交道,自己一定不能去招惹他们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