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9-16 07:33:07

苍神纪 连载中

苍神纪

编辑:山川赋作者:九七小胖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谁人可阻我殷天证道成神 苍神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殷天弯腰拾起掉落的信封,缓步走到床边,将包裹放到床上。打开了信封。“小子,你看到信了证明你来取东西了。那些是留个你的。我留下信只有一件事要说,是关于你与小雪的。”殷天看到这里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什么,嘴角划起了微小的弧度,继续看信“小雪从小就与你相识,你们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但是,小天。我猜你应该也知道小雪未来必定不凡,而她的男人也一定不能比她差。而你,小天你是没有一丝灵根的!灵根是一个人变强最基本的条件啊!你连基础的这一关都过不去,又如何同小雪相比呢/?我希望你把小雪忘掉,你们注定是不可能。谨记我的话!你们如果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孩子,我想说的只有这些,希望你明白我的苦心。”殷天将信塞回信封,拿起一块火石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将信点燃,看着信燃成灰烬。殷天看了一眼窗外,吹熄了蜡烛,将烛台拿到手中,抽出被单,迅速的将包裹的金币倒在被单上,将烛台塞进包裹又胡乱的塞进一些杂物。将装有金币的被单塞在了床的空隙里。做完这些,殷天抬头看了看窗口,起身一把将包裹丢出窗外人就向门口冲去。殷天相信,只要自己能跑到村里的广场就安全了,但是,殷天的手刚接触到门,就听到窗外传来一个难听的声音“包裹是假的,给我抓住他!‘殷天暗道一声“糟糕!”他没想到对方有两个人,殷天急忙向后退,但已经晚了,门被一股巨力撞开,殷天直接被撞倒在地。殷天抬头看,只见一个蒙了面的大汉站在门口,眼光凶狠的看了一眼殷天。殷天看着大汉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汉子蒙着面,肯定是村里的人,只要自己将钱交给他应该就会平安无事。“臭小子,还想跑!说钱藏哪里了!”这大汉声音难听到了极点,明显是故意的改变的。“费什么话,直接找!”门口有走进一个蒙面大汉,大汉进门随手就将门关紧,“你看着他,我去找。”刚进门的大汉叮嘱了同伙一下就开始在房间寻找。殷天暗暗地看着看管他的大汉,大汉见殷天看着他,恶狠狠的说“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眼睛抠出来!”然后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蒙在脸上的布,似乎是感觉脸上的布可能没遮掩住自己的脸,大汉解开系在脑袋后面的结,想要重新系一下。殷天看了大汉的动作,暗自叹了句“愚蠢”。还没等殷天做完感叹,原本被大汉拿在手里的布从他手中滑落,大汉的面孔一下子暴露在殷天的面前。殷天暗叫一声“不好”猛的冲起,一把打开门,这是殷天的反应绝对是够快的,还没等大汉做反应就冲出门外。大汉殷天认识是村子里的,叫赵木,平时就爱干偷鸡摸狗的事,和他一起的应该是李石,两人狼狈为奸,经常混在一起。今天出现在这儿,应该是听说夏雪离开,来这找些自己能用得上的东西,结果撞到自己打开包裹,看到了一包裹的金币心生歹意。殷天奋力的向村中的广场冲去,身后传来赵木追来的脚步声,赵木边追边向屋里喊:“石头哥,那小子跑了!”李石刚寻到金币听了怒骂:“妈的,你个蠢货。”拿起金币向门外冲去。殷天拼命的跑,“在先前跑不远就会有村民”殷天心想着,脚下更卖力的跑。突然,殷天感觉肩膀传来一股拉扯之力,殷天一惊,转身一拳向追过来的赵木打去,赵木向后躲闪,殷天又转身向前跑去,身后的赵木见殷天又要跑远,猛地先前一脚踹出,殷天身后受力,向前倒去。赵木一把抓住他按在了地上,殷天挣扎着要起来,两人扭打雪地里,赵木的力气要远远大于殷天,很快殷天就被赵木压在身下,殷天双手被赵木抓住眼见要被擒住,这时殷天抬起一脚就踢在赵木的跨下,赵木一把松开了手捂住胯下倒在地上,殷天刚一起身,就听到耳边一阵破风声,紧接着一阵剧痛从头部传来,殷天感觉一阵眩晕,就失去了知觉倒在了雪地上。身后李石拎着一根木棒一脚踢在赵木身上骂道:“起来!把这小子抬回夏雪家。”赵木急忙起身,背起殷天,两人看看四周确定没人急忙向夏雪家跑去。“噗通”赵木将殷天从背上扔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奶奶的,累死我了!”李石白了一眼“要不是你这个蠢货,会有这些事!看个人都看不好。”赵木丝毫不在意李石的训骂,看了看地上的殷天,。抬头看向李石“石头哥,现在怎么办啊!这小子看到我的脸了,这要是....”赵木没继续说而是有盯着李石,“哎,等到晚上的时候把这小子丢到北山上熔岩洞的岩浆里。”李石看了看地上的殷天,阴沉的说道。“啊,那他岂不是就死了,李哥!这些年我们只是小偷小摸,可没杀过人啊!”赵木一听要杀掉殷天有些惊慌,李石抬起头“哼,木子。他已经知道到你是谁了,这件事不是他死可就是你死。你要想好。”赵木听了李石的话,有些沉吟。“晚上,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他丢进去,不会有任何人会知道,我们保证安全。要是留着他,一切都会暴露,我们谁也跑不了。而让他消失,最简单最安全的就是杀掉他。”李石看出赵木的沉吟之色继续说到,赵木看了看殷天思量了一会点点头:“好,只有这么办才安全。李哥我听你的。”李石暗暗一笑,装做没听出赵木对自己称呼上的变化,“行,我们先找些东西把这小子装一下。”夜,风呼啸而过。吹过安静了许久的村庄。村庄里漆黑一片,如同泼洒出的墨汁,没有丝毫杂色。在这纯粹的黑的隐藏下,两个人影在匆忙得向山上赶着,这两人手中还抬着东西,脚步却丝毫不慢,似乎十分着急“石头哥,熔岩洞要到了。”走在前面的人忽然开口对后面的人说,“嗯。快走,丢完我们就走。别叫人发现。”“嗯。”这二人分明是,抓了殷天的李石和赵木。这两人很快就赶到了洞口,迅速窜进了山洞。两人向洞中走了一会,一片岩浆池就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放下殷天,“你去,丢吧。我累了。”李石靠在山壁上装出很累的样子,赵木看了看翻滚的岩浆,向后退了退,转头对李石说:“石头哥,我...我不敢啊。”李石直起靠在山壁上的身子。走到殷天身边弯腰抬起他的腿,“傻愣着干嘛,过来帮忙。”一旁的赵木急忙过来抬起殷天的上身,两人奋力将殷天向着岩浆池丢出。殷天整个人悬起来,脸部向下逐渐的向岩浆池掉落,带在殷天脖子上的项链不经意间滑落出来,悬在殷天胸前,率先的与岩浆接触,项链上的狼牙刚一接触立刻闪过一道红光,狼牙上凝出一滴血,滴进岩浆,紧接着,殷天也坠入岩浆。在上边的两人见殷天坠入岩浆,放心的离去。。。新书新人,希望大家支持。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无风,雪轻柔柔的飘落。染白了大陆东北边上的安静小山村。在小山村的广场上一个少年静静的拥着一个少女。两人安静的看着面前刚刚完成的雪人。“天哥,我好冷”女孩动了动轻声说。男孩抱着女孩的手紧了紧让自己的身体紧紧挨着女孩,用体温温暖女孩,口中轻轻道:“小雪,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女孩身子一颤,眼泪瞬间涌出。挣脱男孩大吼:“我不走,你不是答应我照顾我一辈子吗?你凭什么说话不算数!”男孩安静的听着女孩的话,神情有些黯然开口道:“不要任性好吗,你当初来这里是为了躲避难事,如今已经安全了,你应该和风爷爷回去了,你....”“凭什么,他们叫我来这里我就必须来,叫我走就走!我离不开你....”女孩打断男孩的话情绪激动的挥舞着双手,男孩一把抱过女孩,“夏雪,你听着我回去找你,一定会。”夏雪听了情绪渐渐平复,男孩松开夏雪,回头对在一旁等候多时的一位老人说:“风爷爷,你带小雪走吧。”老人看着男孩说:“殷天,你这可又欠她一个承诺。你啊!就是不开窍。哎”说完老人转向夏雪一躬身说:“小姐,我们走吧。”夏雪缓步走向老人,忽然停了下来,转身跑向殷天,紧紧地抱住他,“小雪...”殷天也环抱住夏雪,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最后夏雪松开了殷天,从怀中拿出一个狼牙项链,戴在了殷天的脖子上,说:“这是我爸爸在我走时给我的,现在我给你,见链如见人,千万不要忘了我的恋。”殷天握住了项链道:“放心,我不会忘的。”“我走了。”夏雪来到老人身边抬头对老人说:“风爷爷,我们走吧。”老人点点头,随手丢给阴天一把钥匙,抬头对殷天说:“小子,我在我和小雪住的房子里留了点东西,你有时间去取吧,顺便帮我转告你父亲一声,有些事不要太固执,当年也许真是意外。”“嗯,放心风爷爷我一定会告诉父亲的。您保重啊。帮我照顾好小雪”殷天看了一眼夏雪道,“放心,我们走了。”老人带着夏雪向村子外走去,走到村口时夏雪忽然回头朝殷天喊道:“殷天,我只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后你我十八岁,你来天月谷娶我!”说完夏雪转身离开消失在了殷天的视野里,殷天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小雪,对不起,保重!”说完转身向家走去。“吱呀”殷天推开门走进家,母亲静静的躺在床上,床头摆满了各种药罐,母亲自他记事以来就一直是躺着的从不下床,准确的说她是一直沉睡从未醒过。父亲说母亲有重病在身。所以平时殷天就和父亲学医术。平时父亲外出都是他为母亲煎药,喂药。今天他要送夏雪走所以他父亲就亲自煎药。听到开门声殷战从厨房出来,看了看殷天道:“走啦?”“嗯。走啦。”殷天看了看殷战面露迟疑,殷战看了看他问:“有事?”“嗯,风爷爷叫我告诉你,有些事不要太固执,当年也许真是个意外。”殷天说完看了看父亲,没想到父亲只是叹了叹气,伸手摸了摸殷天的头,“哎,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俩啊。这些年受了这么多苦。”殷天抬起头看着父亲问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些年你一直不能释怀。”“好了不说了,你去给你妈妈煎药我出去一下。晚饭你做吧!”说完殷战拿起衣服出了门。“呼,呼。”门一开风呼呼的刮进屋,殷天看到父亲走了进来连忙起身,“小天,躺下吧。别起来了。小心着凉。我洗洗就睡了。”“哦。”殷天听了父亲的话躺回了被窝。心中却思量着父亲去了哪里,父亲一直不愿意提当年的事,自己又不可多过问什么,所以一直知道当年的事。但他隐隐觉得,母亲的病和当年有关,父亲带着他们来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殷天思量着,不知不觉睡去。“小子,我出去一下。可能要几天,你要照顾好你妈妈,明白吗?”殷天放下父亲留下的纸条,到厨房煎药。父亲时常就是一离开就离开几天,回来时带回日用品和母亲的药,殷天早已习惯了。煎好药,殷天小心翼翼的端到母亲的床头,给母亲喂药。“您什么时候醒过来啊?你可从没和我这个儿子说过话呢。父亲又出去了,小雪昨天走了,以后就我一个人和您聊天了。这两天的药有点苦,您忍忍......”殷天每天都要和妈妈说上很长时间的话,殷战回来也会如此。他说这样会叫醒母亲。所以,殷天就坚持每天说上几个时辰。以前,都是夏雪陪着他一起照顾母亲,现在少了一个人阴天心里多少有些难受。陪完了母亲,殷天出门,向夏雪曾经住的屋子走去。他要去取,夏风留下来的东西。雪,下了一夜。村子的路都被雪覆盖着,踩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殷天和过往的村民打着招呼,他在村子里的人缘一直不错,平时殷天有忙不过来时都是村里人帮忙。很快殷天就到了夏雪家,用钥匙打开门,进了门。殷天看见桌子上有一个裹,殷天走到桌子前,打开了包裹,一下子惊呆了!是满满一包裹的金币和几块漂亮的带颜色的圆珠,殷天有些兴奋,他从小就在这个小山村里生活,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金币。平时也就在同村的手里见到一两枚而已,要知道一两枚金币就足够一个家庭半年的花销了。如今这么多金币还有,殷天确实有些激动。殷天翻了翻金币,随手拿起混杂在里面的圆珠。一拿起圆珠殷天有些惊疑,这圆珠的重量有些重的离谱,说是圆珠其实也就人眼珠大小,但重量却很重。这么小的一个珠子,殷天用手掂一掂,感觉重量起码在半斤左右。忽然殷天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看窗外,窗户露着一条极小的缝隙,殷天看了看那道缝隙,那缝隙除了透过些光外没有任何异常,殷天低下头不动声色的把所有的珠子拿了出来,悄悄放到怀里,从小父亲就教导殷天相信自己的直觉,刚刚殷天觉得有人偷窥他,所以殷天悄悄的收起了珠子,这珠子和这些金币摆在一起且数量少,殷天下意识觉得这珠子比那些金子要有价值,而且偷窥的人,应该也是山村里的,和珠子相比金子更能吸引眼球。殷天重新系好包裹拿起走向夏雪家的床,刚一拿起包裹一个信封飘落掉地.....

      殷天弯腰拾起掉落的信封,缓步走到床边,将包裹放到床上。打开了信封。“小子,你看到信了证明你来取东西了。那些是留个你的。我留下信只有一件事要说,是关于你与小雪的。”殷天看到这里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什么,嘴角划起了微小的弧度,继续看信“小雪从小就与你相识,你们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但是,小天。我猜你应该也知道小雪未来必定不凡,而她的男人也一定不能比她差。而你,小天你是没有一丝灵根的!灵根是一个人变强最基本的条件啊!你连基础的这一关都过不去,又如何同小雪相比呢/?我希望你把小雪忘掉,你们注定是不可能。谨记我的话!你们如果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孩子,我想说的只有这些,希望你明白我的苦心。”殷天将信塞回信封,拿起一块火石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将信点燃,看着信燃成灰烬。殷天看了一眼窗外,吹熄了蜡烛,将烛台拿到手中,抽出被单,迅速的将包裹的金币倒在被单上,将烛台塞进包裹又胡乱的塞进一些杂物。将装有金币的被单塞在了床的空隙里。做完这些,殷天抬头看了看窗口,起身一把将包裹丢出窗外人就向门口冲去。殷天相信,只要自己能跑到村里的广场就安全了,但是,殷天的手刚接触到门,就听到窗外传来一个难听的声音“包裹是假的,给我抓住他!‘殷天暗道一声“糟糕!”他没想到对方有两个人,殷天急忙向后退,但已经晚了,门被一股巨力撞开,殷天直接被撞倒在地。殷天抬头看,只见一个蒙了面的大汉站在门口,眼光凶狠的看了一眼殷天。殷天看着大汉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汉子蒙着面,肯定是村里的人,只要自己将钱交给他应该就会平安无事。“臭小子,还想跑!说钱藏哪里了!”这大汉声音难听到了极点,明显是故意的改变的。“费什么话,直接找!”门口有走进一个蒙面大汉,大汉进门随手就将门关紧,“你看着他,我去找。”刚进门的大汉叮嘱了同伙一下就开始在房间寻找。殷天暗暗地看着看管他的大汉,大汉见殷天看着他,恶狠狠的说“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眼睛抠出来!”然后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蒙在脸上的布,似乎是感觉脸上的布可能没遮掩住自己的脸,大汉解开系在脑袋后面的结,想要重新系一下。殷天看了大汉的动作,暗自叹了句“愚蠢”。还没等殷天做完感叹,原本被大汉拿在手里的布从他手中滑落,大汉的面孔一下子暴露在殷天的面前。殷天暗叫一声“不好”猛的冲起,一把打开门,这是殷天的反应绝对是够快的,还没等大汉做反应就冲出门外。大汉殷天认识是村子里的,叫赵木,平时就爱干偷鸡摸狗的事,和他一起的应该是李石,两人狼狈为奸,经常混在一起。今天出现在这儿,应该是听说夏雪离开,来这找些自己能用得上的东西,结果撞到自己打开包裹,看到了一包裹的金币心生歹意。殷天奋力的向村中的广场冲去,身后传来赵木追来的脚步声,赵木边追边向屋里喊:“石头哥,那小子跑了!”李石刚寻到金币听了怒骂:“妈的,你个蠢货。”拿起金币向门外冲去。殷天拼命的跑,“在先前跑不远就会有村民”殷天心想着,脚下更卖力的跑。突然,殷天感觉肩膀传来一股拉扯之力,殷天一惊,转身一拳向追过来的赵木打去,赵木向后躲闪,殷天又转身向前跑去,身后的赵木见殷天又要跑远,猛地先前一脚踹出,殷天身后受力,向前倒去。赵木一把抓住他按在了地上,殷天挣扎着要起来,两人扭打雪地里,赵木的力气要远远大于殷天,很快殷天就被赵木压在身下,殷天双手被赵木抓住眼见要被擒住,这时殷天抬起一脚就踢在赵木的跨下,赵木一把松开了手捂住胯下倒在地上,殷天刚一起身,就听到耳边一阵破风声,紧接着一阵剧痛从头部传来,殷天感觉一阵眩晕,就失去了知觉倒在了雪地上。身后李石拎着一根木棒一脚踢在赵木身上骂道:“起来!把这小子抬回夏雪家。”赵木急忙起身,背起殷天,两人看看四周确定没人急忙向夏雪家跑去。“噗通”赵木将殷天从背上扔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奶奶的,累死我了!”李石白了一眼“要不是你这个蠢货,会有这些事!看个人都看不好。”赵木丝毫不在意李石的训骂,看了看地上的殷天,。抬头看向李石“石头哥,现在怎么办啊!这小子看到我的脸了,这要是....”赵木没继续说而是有盯着李石,“哎,等到晚上的时候把这小子丢到北山上熔岩洞的岩浆里。”李石看了看地上的殷天,阴沉的说道。“啊,那他岂不是就死了,李哥!这些年我们只是小偷小摸,可没杀过人啊!”赵木一听要杀掉殷天有些惊慌,李石抬起头“哼,木子。他已经知道到你是谁了,这件事不是他死可就是你死。你要想好。”赵木听了李石的话,有些沉吟。“晚上,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他丢进去,不会有任何人会知道,我们保证安全。要是留着他,一切都会暴露,我们谁也跑不了。而让他消失,最简单最安全的就是杀掉他。”李石看出赵木的沉吟之色继续说到,赵木看了看殷天思量了一会点点头:“好,只有这么办才安全。李哥我听你的。”李石暗暗一笑,装做没听出赵木对自己称呼上的变化,“行,我们先找些东西把这小子装一下。”夜,风呼啸而过。吹过安静了许久的村庄。村庄里漆黑一片,如同泼洒出的墨汁,没有丝毫杂色。在这纯粹的黑的隐藏下,两个人影在匆忙得向山上赶着,这两人手中还抬着东西,脚步却丝毫不慢,似乎十分着急“石头哥,熔岩洞要到了。”走在前面的人忽然开口对后面的人说,“嗯。快走,丢完我们就走。别叫人发现。”“嗯。”这二人分明是,抓了殷天的李石和赵木。这两人很快就赶到了洞口,迅速窜进了山洞。两人向洞中走了一会,一片岩浆池就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放下殷天,“你去,丢吧。我累了。”李石靠在山壁上装出很累的样子,赵木看了看翻滚的岩浆,向后退了退,转头对李石说:“石头哥,我...我不敢啊。”李石直起靠在山壁上的身子。走到殷天身边弯腰抬起他的腿,“傻愣着干嘛,过来帮忙。”一旁的赵木急忙过来抬起殷天的上身,两人奋力将殷天向着岩浆池丢出。殷天整个人悬起来,脸部向下逐渐的向岩浆池掉落,带在殷天脖子上的项链不经意间滑落出来,悬在殷天胸前,率先的与岩浆接触,项链上的狼牙刚一接触立刻闪过一道红光,狼牙上凝出一滴血,滴进岩浆,紧接着,殷天也坠入岩浆。在上边的两人见殷天坠入岩浆,放心的离去。。。新书新人,希望大家支持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