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20-09-14 08:59:46

白野传 连载中

白野传

编辑:对酒眉作者:东海牧人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上古时代,登仙之途突然消失了,随后,不少门派对此去努力,却徒劳无功枉然,这时,一个少年乍现降生。户主老头古铜色皮肤,脸上皱纹很多,一看年前时就是饱经风霜,跟我差不多高,我178,老头稍微有点驼背。老头的儿子长得很清秀,眉毛上挑,但是吊儿郎当的一脸痞气,后脖子上还有纹身。我当时想现在这帮小孩越来越不学好,小小年纪还纹身。签协议书的时候是户主儿子跟我签的,房租不贵,户主儿子叫萧然,一口一个霖哥叫着。。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铛铛铛”“进”萧山推门进去,里面是一张老式的办公桌,上面有一个沙沙作响的收音机,正座上面是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手里拿着军绿色的茶缸子,一口夹杂着河南话的普通话“诶这不是萧山么,你干啥来?咋没去吃饭嘞?”萧山面无表情的说“下面刚收工,我来告诉你一声。”矮胖说“下面情况怎么样”萧山突然站起来,一巴掌拍飞矮胖面前的茶缸子,里面的茶水撒了一地“孙胖子!你他妈还敢问我情况怎么样!前几天出了个情况死了两个兄弟,刚才又死一个,这个是我发小!光屁股长大的!今天咱不把这事说完这活就干不下去了!你要是不信你就出去问问!外面这帮兄弟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原来矮胖姓孙,大家都管他叫孙胖子,慢慢就忘了他的本名。

      孙胖子起身把萧山拍在地上的茶缸子捡起来用水涮了一下,又回身一脸笑容的把萧山按在凳子上,其实他们两个之前也吵过架,但是自从那次萧山一只手把孙胖子的上一个茶缸子捏废了之后孙胖子就再也没跟他吵过。孙胖子说“你嗦你生啥子气噻,这个工程也不是我嗦了算的噻,我头上也是有领导的么”孙胖子是怕萧山生气揍他,所以赶忙把他头上的领导拿出来压一下萧山。说着打开自己抽屉里一盒较好的茶叶拿出来,拿起暖壶往里面到了些热水,说到“你莫生气撒,发生这种事哪个也不想的嘛。”说着把茶缸子推到了萧山面前一脸媚笑的说“喝点水消消气噻,这可是俺从老家带来滴”

      有一天中午我休息坐在客厅吃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门开了,一个脑袋钻了进来,我抬头一看是萧然。我嗯了一声,萧然压低嗓子问我,霖哥,我爸在家么?我说没在家,就我一人,他嘻笑的走进来,那啥,霖哥你上外面逛逛呗,我有一个朋友来我这,改天我请你吃饭。我做出一脸我懂得表情,行吧,我出去逛逛街。萧然回头说了句,进来吧。我抬头一看是个18.9岁的小姑娘,黑长直,个子不高但是妆特别浓。我心想,等你脱完衣服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妆一卸发现不是一个人你就后悔去吧。

      他叫方凡,跟我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家里有人给整去交警队了,180的长腿欧巴,国字脸,板寸,一看就是正面人物,他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一看就是很正派的人,不像我大学的时候吊儿郎当的,有人说我们两个走在一起就像一个警察抓了一个流氓。

      我是一个记者,曾经在二十年前爆发过一场病毒。这场病毒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这个让人恐惧害怕无法救治的病毒,竟然又人间蒸发了,至少我是这么想的,直到我搬家遇见的两个邻居。我是一个小报社的记者,我叫杨霖,我住在雾凇市,因为单位老板无良克扣工资我不得不搬到一个外环的小出租屋,出租屋是一个50岁左右的老头的房子,不算大但是很干净,装修格调都是20年前的那种老格调,红木地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响,分为东西北三间屋,户主老头住在东屋,户主有个20岁刚出头的儿子住在西屋。

      我走到家楼下的小串店,每次加班之后都挺晚的了,只有他家关门晚我就经常来,店是两个一个中年夫妻开的,有一个3岁的大胖小子,用东北话来说就是长的胖乎的大眼珠子招人稀罕。老板在门口烤串,看见我了点头微笑,来了啊我也微笑的回了个嗯。

      闷倒驴果然是名不虚传,第二天起来头都疼,我一上午就在想萧然他爸的事,有点走神,准备下班之后买了两瓶茅台去看看老头。

      (本人第一次写小说,文笔不是太好,欢迎各种建议,第二章准备开个坑,小伙伴们一定要记得看哦)

      刚开始唠一些没营养的话题,我心想,小伙你还挺能沉住气的那咱就干唠(其实也不干,还有两打啤酒呢)他问我家就是雾凇市的么,我说我小时候在雾凇市,后来搬到黄浦市,父母出国了我就回来了。我问他,他说他也不知道,我出生之前雾凇市爆发过一场病毒,等风波都过去了我爸带我过来的。我心想,上套了吧,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才来的,我立马转移话题,那你母亲呢。他说他妈是难产死的,从小就没见过,只看过我妈的照片。我想了想,老头那屋桌子上有个黑白照片,女的长马尾,感觉20出头,不大不小的眼睛,小鼻子小嘴,鹅蛋脸,眼神清澈,微笑甜甜的,穿的复古式衬衫,那个应该就是老头的老伴了,黑白照片应该是老两口处对象时候照的。我说对不起啊。他嘿嘿一笑,没事,不说这个,走一个,说着拿起酒杯。我看着他笑起来的桃花眼里面微微泛起的亮光,这小子在我内心的形象稍微高大了点。

      城市夜晚的喧嚣离我们渐行渐远,汽车在公路上的快速的碾过,酒吧餐厅依旧张灯结彩似乎要通宵达旦的营业,分秒必争的赚取着别人口袋中的钞票,下水道中有耗子螅螅挲挲的爬过,天上飞机路过时留下的轰鸣声差点震散高空看不见的云彩,商场楼梯上乞讨的先生女士们正数着手里的钞票有没有突破三百大关,火车站黄牛党如同苍蝇般叮上了买不到车票的人们,大酒店中哪位小姐说不定因为没有戴安全套接了笔生意正在担心会不会得性病,学校里又有女生在男朋友甜言蜜语耳鬓厮磨的哄骗中献出了自己宝贵而又不值钱的初夜。

      我推门进去,萧然已经坐在那了点了点吃的,看我来了起来说,嘿嘿,霖哥,你看看你再吃点啥。我坐那点了点东西,要了两打金大蒙,外号闷倒驴,点了根烟,我问他你抽不抽啊,他摆了摆手说我不会,我有点蒙,小孩不学好纹身(不是针对有纹身的人)但是不抽烟。

      户主老头古铜色皮肤,脸上皱纹很多,一看年前时就是饱经风霜,跟我差不多高,我178,老头稍微有点驼背。老头的儿子长得很清秀,眉毛上挑,但是吊儿郎当的一脸痞气,后脖子上还有纹身。我当时想现在这帮小孩越来越不学好,小小年纪还纹身。签协议书的时候是户主儿子跟我签的,房租不贵,户主儿子叫萧然,一口一个霖哥叫着。

      下班的时候又买了只烧鸡,花生啥的。萧然给我发信息说是老爷子的工作是在看郊区的公墓,等我到了的时候天都要黑了,我看见老爷子坐在收发室的凳子上看着电视,我拿东西进去“嘿嘿!老爷子,我过来看看你。”老头看我来了也挺高兴的,留我陪他喝两杯。

      为了映衬酒过三巡这个成语就又要了一打金大蒙,闷倒驴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我有点头晕,我看着萧然都有点睁不开眼睛了,心想,小伙还有点量啊,这要是我以前在黄埔市,借用小品大师赵老师的一句话,全给他们喝桌子底下去了。我一看,机会正好趁热打铁,我用手指一下,小伙你那个纹身是啥意思啊?他也喝多了,啊?我这个纹身啊?我也不知道,小时候就是个黑点我以为是胎记,这几年越来越大了,我爸说什么是那次病毒咋咋地的我记不住了,一问这个就给我讲故事,小时候还行我就当童话听了,长大一寻思那就是现在的什么网络小说,我还想问我爸咋没写小说呢。我这一看他是真喝多了,平时你要这么开你爸玩笑你爸要是不踢你都算惯着你。我看了一眼时间,也挺晚的了,拿起酒杯,我说咱就杯中酒得了,明天还上班呢。干了酒他说要去上厕所,我趁他上厕所的时候就把钱给了,该说不说,挺便宜的,我俩是真没少吃,吃一桌子签子才200多。他从厕所出来掏钱包说老板娘结账,我说你喝多了吧,你上厕所之前结过账了,他说那行咱回家,这话我越想越不对劲。

      “跟着中央走,吃喝全都有!”叮~哐~一帮看似干劲十足的人似乎要挖空这座山“嘿,1!2!”从地洞运出一筐筐看似煤矿的东西。收工之后一个个往矿洞外送人最后一筐吊出来的是一个20刚出头的小伙子,方脸,大约180的身高说不出的安全感,眼睛说不出的有神,太阳穴略鼓,是个孤儿,从小在武行长大,长大后四出闯荡,叫萧山,是地下工作的先锋。上面的人把萧山拉上来,上面的人说了句“下面情况怎么样?”萧山说“还是那样,头儿呢?”那人回手一指“头儿在收发室呢”萧山答应了一声就走,那人问到“你不吃饭啦?”萧山回了句一会去。

      这边我去跟方凡管旁边商家要调监控,这边初中生他爸就说谢谢我们俩就要请我们两个吃饭,方凡说先别谢,电话号留一下,万一那方起诉你方便找你。这边都忙完了天也快黑了,我就准备走,方凡拍了我一下肩膀,小子,俩月不找我找我就给我整事。我嘿嘿一笑,你看,这不是怕方警官忙么,这几天请你喝酒。方凡说,就你,报社拖欠工资你还请我喝酒,我请你吧。我又嘿嘿一笑,寻思回家写好稿子明天那王八蛋一开心没准就发工资了,兜里手机震动嗡嗡的,拿出来一看是萧然那小子,我对着方凡手指外面做出一个走的姿势,他点头示意,就算打过招呼了。

      “喂,小子怎么了?”“嘿嘿,霖哥你吃饭没有呢?啥时候回家啊?”“没吃呢,这边刚跟我朋友分开准备回家呢。”“那啥,霖哥,上咱俩楼下那个小串,请你吃饭。”我心想,小伙,这回有事找我了是吧,不管啥事,先吃了再说,他还能下药灌我是咋地。

      出门带着笔本相机记者证,看看能不能找点新闻素材,早点让王八蛋给我开支,走到步行街上,离老远看见一大帮人聚成一圈,身为大天朝记者怎能不去凑个热闹。看了能有两三分钟我明白了,一个大妈拉着一个穿初中校服的小男孩,说是小男孩骑自行车给她撞了,要他赔钱,当我拍照的时候仔细一看,诶~我说雾凇市小朋友们还不信,就这个大妈,我一个礼拜遇见她3回,回回都是别人给她撞了,我把证往脖子上一挂走上去,嘿!大妈,又是你啊,干活呢。大妈一愣,看我有点眼熟问了一句,啥活啊?我嘿嘿一笑,大妈这一礼拜我遇见你躺地下三回了,你说你啥活,啊就碰那个瓷呗。我这么一说大妈就毛了,上来伸手就要挠我,我一手拿起相机一手拿起记者证,大妈跨茬就往地上一座,一把鼻涕一把泪。诶呀我滴妈啊,活不了了我家老头子脑血栓下不了床,我让车撞了,我家老头子吃啥喝啥这日子没发过了,不行啊我告诉你你们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谁也别想走,还有你,小孩岁数不大还血口喷人说我碰瓷!说着就指我鼻子,我心想,啥说法你不就是要钱么,还坐地下哭,碰瓷第一招,博取同情,想让围观的人替他说话,毕竟法不责众,法不责老我回头一看,那小初中生就差坐地上跟那大妈一起哭了,我摆出一脸流氓相,哭啥!给你爹打电话!我这一吓,他真哭了,我..我们老师不让带手机,呜呜呜...我拿我手机给他,来吧给你爸打电话,他打完电话我又给我交警队得朋友打电话,这边我就拿起我的摄像机就开始录像。

      。。我把吃剩的腿骨放下,小抿了一口,又拿起一块鸡胸脯,我说“”老爷子,您家是本市的么?”他说他是本市的,年轻的时候雾凇市有一阵病毒,南下认识了萧然他妈,等病毒过了就有了萧然,带他回来一直到现在。我说我小时候也是在雾凇市出生,病毒爆发那年我才3岁,我父母带我去了黄浦市,老爷子你能跟我说说病毒那年的事么。萧老爷子拿起酒杯,我一手举杯一手托底跟他磕了一个一饮而尽,他说到二十多年前的夏天,找到一处内战时期的煤矿,响应国家号召,发动下乡知青开荒,。。。。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