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更新时间:2020-09-05 09:03:57

风水传 连载中

风水传

编辑:饮了晚风作者:曹润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风水”三部曲,第二部。虽然与第一部《风水笔记》,基本上豪无关联。对,半点毛线的关联都也没。故事讲诉从民国一场很奇怪的“相斗”就,慢慢的的解开我“谜团”,主人公陈诺,本我以为神秘面纱了谜团,虽然最后但是后知后觉的意外发现,自己而已刚步入。故事跨越祖孙三代。就像一个苦行僧,拿上几百块钱。一身衣物,便独自踏上这段路途。陈诺走的时候,是一个雪天,成都近些年,很少有这么大的雪,大到陈诺都想要退缩回去。可是他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如果在这个时候退缩就和阳痿没什么两样。于是,他哈了一口热气在手中,用热气余温的双手搓着冻红了的脸颊。。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显然瘦子说的这一段话里,有许多儿童不宜的场景,所以我尽量删减掉他原话的一部分,保留重要的写下来。

      不知道,是自己对于时间概念过于生疏,还是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低迷,就在昨天,我已经走出了秦岭,我坐在地上,开始怀念过往,那些过往是爷爷告诉我的。也就是说,这一切都并不属于我,但是我总觉得像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有的时候,一个谎言,一直重复编织着,到最后你自己都觉得那不是谎言,而是真实。

      本来瘦子的想法是去盗英布的墓,英布也就是淮南王,可没想到盗了也不知道谁的墓,那墓破烂不堪,瘦子觉得这次完蛋了,说自己穷也就算了,结果没想到盗墓还盗了一个穷鬼的墓,墓主人陪葬居然连个破瓦罐之类的碎片都没有。

      瘦子站起,调整好心情,踱步靠近棺材,屏住呼吸看棺材里。“空的?居然里面没有白骨尸体?”瘦子显然意识到,这把或许玩大了!尸体开始和他玩捉迷藏了?如果真是这样,太他娘的渗人了。不过瘦子好在会自我催眠,觉得这应该是一座空墓,看来是白费功夫了。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手电光射到棺材中发现棺材里有个小木盒子。这小木盒子像极了古代梳妆盒。瘦子想,应该这是一座“衣冠冢”,有可能哪个痴情男人的媳妇不知道什么原因挂了,没了尸体,只好找生前的衣物或者喜欢的东西,当作墓主人掩埋了。

      我仔细的把这东西放在桌子上,用一块软布垫着。一会轻轻的拿起来,一会有放下。这东西怎么说呢?是一块玉,一白,一青,浑而不浊。仔细观察许久才发现,可以拆合的。而且是“不规则”的对称,太极。很美。

      “新学的,在北京和河南帮学的,就是给力的意思!”

      这些本事,我本人是不会的,最多只会闻闻,加以上手。刚把这物件放在鼻尖,就一股土腥味,顺手拉开台灯,轻轻的扯开那绣花布的时候,瘦子道,“陈家少爷,可留点神。看好!”

      就像一个苦行僧,拿上几百块钱。一身衣物,便独自踏上这段路途。陈诺走的时候,是一个雪天,成都近些年,很少有这么大的雪,大到陈诺都想要退缩回去。可是他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如果在这个时候退缩就和阳痿没什么两样。于是,他哈了一口热气在手中,用热气余温的双手搓着冻红了的脸颊。

      瘦子见我仍未打理,玩笑道,“你丫没见到你瘦爷来了嘛?快让你那个小女仆过来给爷倒一杯好茶!”说完自言自语的说来一句,“靠,爷这声音怎么的也算个好声音,居然没叫醒你的春梦,诺啊,你丫真是堕落了。”

      在湘西和广西的那些年。虽然那个时候,身为国民党某部队的少尉,双手早已被鲜血所“腐蚀”。有的时候,睡在半梦半醒之间,时常会被噩梦叫醒。当兀自醒来的时候,他都会想起,那一段尘封在家族记忆里已经快千年的岁月。那些诡怪而又异样的过往。过往,一个家族的宿命。像一个冤魂,始终对你不离不弃。

      那一年的三月份,蒋桂之间的战争就开始了。我的上级,某军团团长,秘密的会见了我,还有一个一直都在暗地里的人,据说他是一个特务,所以我即便再好奇,都不可能在那个战火年代里有幸见到他,即便是在一个房间里。那天,我和这个特务都分别听取了团队吩咐的秘密任务。

      瘦子正在调节心情的时候,抬头一看,棺材似乎半开了?瘦子“咦”了一声道,“翻盖的?”显然瘦子这种人是属于什么场合都不正经的人,这种诡异的气氛下,换成我估计尿都被吓出来了。他丫还有心情开着玩笑。

      瘦子从我桌子上从我那包万宝路里抽了一根烟出来,点上了,狠狠的吸了一口,对我说,“是哥们,你一定要替我保密。这个东西说来话长。唉。”

      “嗯?有必要嘛?”我见瘦子仍旧不太想说,我继续解释道,“打个比方说,这玩意是现代制作的,我用过,顶多也就是个市场均价,你这块说实话,卖不了多少钱,如果这块玉是西施用过的,你觉得呢?”

      都说捯饬古董的,都会有一手绝活,不过会绝活的都是少数人,一般人还是要靠老祖宗留下来的技巧去判别。老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看古董的也是如此。基本上就是望闻摸尝。望就是看,闻就是听客人说这个东西怎么来的,还有闻一闻味道,摸也就是上手,基本上行家管这个叫“把玩”,说好听点的叫鉴赏。

      呵,这是一个什么世界,我从小心脏就不好,却生活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说不定哪天,我就在去战场的路上一命呜呼。但是转念一想,上天创造一种物质,必定是考虑周全的,因为我天生就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我只用了一周的时间上完了黄埔军校所有的课程。而且如果不是战争,我或许现在还是一个风水师。哼,风水师,一个让我无法丢弃的东西,因为我的祖上是风水世家。

      “什么得劲?”

      瘦子抖抖索索的站起来,把手中已经灭掉的烟丢在地上,在棺前,认真的跪下来说道,“爷,小弟我叫瘦子,走投无路,想换点本钱,敢望爷不要介意,赏口饭吃。如果爷要不乐意,就说句话,小弟我一定分文不取,三根香点起,然后一路不回头的推出去。”说罢,瘦子在棺前点上三根香。这点香据说是他们家盗墓的风俗,香如果灭了,就表示墓主人阴魂不散,这个时候乖乖退出。不过也是计时的一种手段,毕竟墓里空气不好,时间久了人也会出问题的。

      瘦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这东西被一块很女人的绣花布包裹着,一边递过来,一边说,“你给过过眼,估摸估摸着这玩意值多少钱?”

      可是身体还是抖的,无意间似乎碰见什么机关,“咯吱”的声音。就在这种紧张的时刻,居然一段歌声响起,“说好为我跑花茶,学习摆刀叉……”,妈的居然电话响了。瘦子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还是接了,“先生你好,我是保险公司的小丽……”瘦子一听直接给挂了。叫骂到,“妈的,晦气!”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