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9-05 04:31:01

弓说 连载中

弓说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弓云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向这种天地灵物也是少的可怜,不然也不会吵到天价,可以说是无价也无市。

      想到这里,张昊的右肩又是一阵疼痛,张昊没在想并太多迅速的服下了黑色药丸,药丸在体内被迅速的吸收,张昊觉得全身的力气又回来了,虽没有全部恢复但以相当不错了。

      就这样带着对父亲的怀恋,张昊进入了梦乡。

      “恩,那就好,我们走吧。”道玉子和丝情一起站上飞剑直奔远方。

      张昊和枯叶老人不停赶路,路上又遇见张昊从没有看见过的大型野兽出现,两米高七八长得斑斓老虎。臂展十几米的老鹰,看见这一老一少路过时,便想好好享受一餐,谁知刚一靠近,就被枯叶老人隔空一掌拍到在地。

      一只血色灵狐被箭直接穿透身体当场死亡,奇怪的是竟然没有鲜血流出,这就是血色灵狐的特点,鲜血会在死亡时迅速凝固,只有在高温下才会流出。

      消瘦的男人看见此人出现,心中大惊,这魔道中人怎么出现在这里,魔道中人杀人不讲理,更喜欢折磨人。而且看这修为明显高过自己一筹,但自己有门派法诀在手却也不一定会输。

      张昊看看到这情形飞快从树上跳下,往血色灵狐的水潭跑去,心里有点激动也有点埋怨自己,激动是因为这次发大了,有两种血色灵狐,同是埋怨自己太自信了,双箭齐发,差点就没射到。

      女孩气的满脸通红,要知道在门派她是人人关注的明星,要什么有什么,就算是要星星也有给她摘来,哪受得了这等气。

      “恩,走。为师的时间可不多,还有很多是要做呢。”枯叶老人说完。遍布从哪变出了一件丝绸衣物让张昊换上。

      消瘦男人虽然聊聊几句却比这个叫丝情的女孩,更加漠视凡人。

      “那好吧,师叔”说完,向躺倒在地上的张昊走去,在女孩向张昊走去时,传一股花香,是女孩散发出来的,但闻在张昊这却格外刺鼻。

      张昊看着血红的身躯说道:“终于出现了,这次你可跑不了了”。说完拿起乌黑的长弓从箭筒里拿出一支崭新的箭,上弦,聚气,拉弓,瞄准。张昊知道他只有一箭,但是他对这一箭充满了信心。

      鬼面人后退几步,抬起来头望着天上的青衣人心中大惊“御剑飞行”。鬼面知道要迅速逃离,自己的境界,要是遇上御剑期的,那是万万不敌的。

      只见鬼面人空手一掌将消瘦男人拍在地上,正要送消瘦男人上西天时,一个声音从天上传来,“魔人,安敢?”在鬼面人所处的地方出现了一道3米剑气,鬼面人避闪不及竟被削下一段头发。

      又是崭新的一天,天还没有亮,张昊就起床了。准备出门打猎,先在父母和祖先的灵位上三炷香。带上了父亲消失后留下的半截箭,拿上从城中铁匠铺定制的弓和10只刻有“张”的箭出门了。

      女孩走到张昊旁边就要捡起地上的一只血色灵狐,另一只血色灵狐在张昊松手时拖着受伤的身体逃跑了。

      张昊的祖先一直认为要用弓重整辉煌,所以后代都必须以弓。无论何时何地要视弓为生命。祖先更是流传下了一本弓谱,里面是历代祖先对弓的心得,这本书在张昊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背熟了。书籍也被张昊父亲随身携带,在张昊加冠时交与张昊,带带相传,试其为生命。

      “小子,还没吧,把这个药丸吃了。啧啧,失这么多血都没死,真是命大。赶紧好起来,老夫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张昊做起来,定神一看,原来是那个鬼面人正盘膝坐在张昊的对面,中间隔着篝火,正阴阳怪气的说话,手里还抛出了一个黑色药丸。

      张昊没有发现在篝火的另一端,那个鬼面人的眼神直射张昊,露出一丝邪笑。但很快就消失了了,鬼面人也闭上双眼。一切都停止了,只有篝火任在照亮着这个山洞。不停的闪烁着光芒。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