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1-15 07:29:36

乱世魔宗 连载中

乱世魔宗

编辑:饮了晚风作者:茌南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张让颤抖双手轻轻的给张让合上眼睛:“兄弟,走好。哥哥一会下去陪你。”

      “废物,副官,你在前面督阵,不要留一个活口。警卫排,跟老子走。”

      说完领着警卫排追张让去了。

      “警卫排听令,所有枪口对准张宗坤,打不倒不要停,开枪!妈的,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逃不出老子的排枪阵。”

      “嘭”

      。张让转过身看到仅剩的十几名兄弟,又向来时的路看了一会见没什么异样就说:“兄弟们,咱们歇会。”

      “兄弟们,打开前门给我冲啊,向前跑,不要停。”

      说完张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张宗坤去了,张让也不敢耽搁,强忍住眼泪也招呼兄弟们赶去后门了。

      “哥哥,你去哪啊,带我一起去好吗?”

      王强凑到张让跟前点燃一支刚卷的旱烟递给了张让,自己又卷起旱烟来。

      张宗坤此时浑身是血,嘴里“杀杀”的喊着,俨然已是杀红了眼。眼看就要冲到胡同口了,突然一阵枪响,张宗坤顿时一振,已是口吐鲜血,低头一看身上已经满是窟窿。张宗坤看着前面的胡同口嘴唇微微颤抖着眼睛里全是不甘。

      虽然张家的护工们居高临下有很大的优势,奈何手中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好的地势与拿着制式武器的官兵相比换来的不过是死亡的早晚而已。

      张宗坤说完一马当先向大门外冲去。

      一把钢刀插入了陈二狗的心脏,把他钉在了地上。陈二狗终于爬不动了,看着近在咫尺的哥哥陷入了回忆

      “大哥我求求你了,看在死去爹娘的份上行行好你就给点钱吧”说话的正是张家二老爷张宗祥。张宗坤看着地上浑身颤抖痛哭流涕的弟弟陷入沉思:爹娘死前弟弟还算守本分,没干多少出格的事,谁知爹娘死后弟弟却越来越放肆,整天游手好闲,妻妾老婆都有十一个了还整天寻花问柳往**跑。本来这也没什么,男人本色,可以理解吗,可是这小子竟然还吸大烟,不行必须让他把烟戒了。想到这张宗坤说道:“兄弟,要钱哥有的是,但这钱也不是凭空变来的。想当初你娶妻纳妾十一口花了万两白银哥都不眨眼,为了什么?今天趁你嫂子领着孩子回娘家我给你说道说道,为了什么?为的就是咱们大张家子孙满堂、人丁兴旺。要不是你嫂子救过我的命,我也学学你。可大烟是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吸那东西断子绝孙啊!你看看这些年了哪一个为你生个一儿半女了?要钱可以,必须把大烟戒了,钱要花到刀刃上。”张宗祥听大哥如此说完眼中狠辣一闪即逝说:“大哥,虽说爹娘临死前把家业都交给你了。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以前花的钱我也不计较了,现在也该分家了吧。”“放肆,还有脸提分家,爹娘临走前是把家业交给我了。可是那时候咱们家除了还剩下几间破瓦房、十几亩地还有什么!还以前花的钱你不计较了,老子的钱现在足够买上万座瓦房了。这些年了你除了会吃喝嫖吸烟片,你给家里挣过多少钱,出过多少力。你娶妻纳妾房子不够用,老子我给你盖了十一座三进三出的大房子,你们的吃喝花销我供着,老子挣的钱全砸你身上了,还我以前花的钱。我告诉你要是当初爹娘给你我二人分家,你早他妈的成路边枯骨了。限你三月之内戒掉那玩意,不然等着喝西北风吧。来人,把老二扔出去别让他在我这碍眼。”大管家张让和保镖张全二人其实早对二老爷不满了,大老爷平日里没少做好事是河东县有名的大善人,二老爷呢整天寻花问柳无恶不作,用张全的话说就是:不是一个娘生的。要不是老爷的亲弟弟,早把他剁了了事。现在听老爷一喊人,立马破门而入,架起二老爷飞奔门外而去。张宗坤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张宗祥驱散围了一圈的人群,愤愤的站了起来大骂开来:“张宗坤你等着,你今天敢把我扔在门外,我一定要你好看。张让张全你两个兔崽子敢扔老爷我,老子不把你们两个点天灯老子跟你们姓。”骂完向怡红院的方向走去,就好想自己不姓张似得。张宗祥到了怡红院门口正好看到军阀头子刘老虎搂着个姑娘出来,想起刚才所受的侮辱,计上心来:“刘司令,哈哈哈!好久不见哈,真是好巧啊在这碰上您了,小的给您作揖了。”刘老虎心想:好久不见个屁啊,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吸大烟来着,妈的在窑子门口喊老子还作揖,要不是你有个有钱的哥哥老子让你坐轮椅。“现在是张大帅的天下,不兴这个。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刘老虎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张宗祥面子虽说挂不住但还是满面笑春风:“小的听说城南才开的聚香阁里的千里香不错,恳请刘司令中午赏个脸到聚香阁一聚。”酒过三巡张宗祥看刘老虎已经醉的不轻就试探地说:“听说北伐军快打到山东了......”话没说完刘老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张大帅早有军令,发现支持国民政府者,妖言惑众者就地枪决。只是咱们这歌舞升平的没有那活的不耐烦的。”张宗祥看刘老虎已经上套难为情地说:“刘司令有件事本来我不能说,但为了您我的交情我必须要说。”刘老虎眉毛一挑:“兄弟,但说无妨,有什么事,老哥我替你顶着。”张宗祥环顾四周贴进刘老虎的耳朵说:“我看北伐军快打来了,今早就到张宗坤那里,要他资助一下司令您,他说军阀恶势力人人诛之,就是给北伐军也不给您啊。”刘老虎一把抓住张宗祥的衣领:“你说的句句属实”“小的决不敢欺骗您,小的如有半句假话,小的就天打五雷轰劈死我”看张宗祥信誓旦旦的样子刘老虎阴阴一笑说:“好,现在你就随我回营调兵,包围张府,捉拿张宗坤。”老爷不好了,张让连滚带爬的跑进书房,正在看书的张宗坤放下书慢斯调理的说:“给你说过多少次,做大事者要临危不乱,你看看你向什么样子,说吧怎么了?”张让此时吓的都结巴了:“二...二..二老爷带...带着刘...刘...刘老虎把...把。”“把咱们家包围了”说话间张全推门而入。张宗坤放下书站起来叹了口气背对着二人说:“二弟这个废物,肯定是被欲望遮了眼啊,刘老虎是那么好合作的吗?好合作就不叫老虎了。张家必定是要没落了,爹临走时说的没错:要想张家百年昌盛必先除掉老二。可是做为爹娘你们下不了手,难道我就忍心手足相残吗?这么多年我拼了命的壮大张家就是想证明给二老看看,老二不除张家照样昌盛。”张宗坤转过身看到二人已是老泪纵横说:“现在不是哭哭咧咧的时候,刘老虎来咱们这肯定不是来喝茶的。我们和刘老虎平时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既然找上门来了那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张全你身手好,全身而退不是问题,你到张让那领上一万两银票等一会打起来你找个机会跑出去,找到夫人让她们躲一躲,千万不要回来。如果我死了,也不要报仇。夫人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张让你把剩下的所有钱财都分给佣人护工。你们快去办吧。”看着两人远去张宗坤心想:全家上下佣人加上护工一百多人每人都差不多三千两银票了,有钱能使鬼推磨。为了后半生你们必定拼死突围也不至于全部被刘老虎杀了吧。张宗坤来到塔楼上向下望去,看到刘老虎骑着东洋大马一身戎装腰挂长刀好不威风。而大门两侧持枪官兵就足有四十多人,不有心中一寒:想必今天不能善了了啊,能活着走出去多少人那就看造化了。刘老虎带人围了张家半个多时辰了也不见有人开门,一抬头正好看到张宗坤站在塔楼上不由大怒说:“张老爷,老子到贵府做客,**的连门都不开,是不是给我个解释啊。”张宗坤没想到刘老虎如此无耻说:“哼!做客!老子不是听你讲笑话的,哪有来做客先把别人院子为了的。我张宗坤向来是行得正坐得直,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你动不动就把我家围了,作何解释?”“废话少说,今天听你亲弟弟举报,说你与革命人士有往来。特来查探实情,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不开门,是不是心中有鬼啊,给老子砸门。”刘老虎说完掏出驳壳枪大手一挥,三个手下便朝大门而来。其余官兵立刻蹲下枪口纷纷对准门楼上的护工。张宗坤环顾一周对着张家的百余口大声说:“弟兄们,刘老虎欺人太甚,现在大家各自为战,找机会冲出去,给我狠狠的打。”说完率先对着刘老虎开了枪。刘老虎不愧是军阀出身,军事素养不是白练的。看到张宗坤举枪对准自己的那一刻立即飞身下马,脚刚落地紧接着双手抱头滚向了旁边一棵大树底下。刘老虎站起来一看自己刚才的位置,自己的爱马早已是浑身窟窿的倒在血泊中。不由得大怒:“给我打,一个不留!取张宗坤首级者赏白银五百两。”

      “站住,都给我蹲下!”

      王强伸长脖子,向前观望说:“是......”

      “找打”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