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19-12-03 04:30:04

魂绝天明 完结

魂绝天明

编辑:山川湖海作者:络活喜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身无一技的宅男胡羽意外可以得到无数人梦寐以求再次穿越的机会,但在他再次穿越的那一刻便代表中国了他的不平凡普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凡人的时候就被劈了,啧啧……这福缘相必是被老天都妒忌。老婆也不是好娶的,更更何况是贵老婆……但是一堆‘’咔擦,轰隆‘’一道闪电如同匕首一般撕裂了夜空,划亮了大地。出人意料,想象中的暴雨并未来临,而随着这道雷鸣的褪去,夜空的云朵也渐渐地散去。。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哪?哼哼,小子你居然连你在哪都不知道?不过也是,瞅你穿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臭要饭的。”此人操着不知哪里但勉强能听懂的口音,对胡羽鄙视道。

      “大人!大人!小的知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求大人放了小的这次,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那冰冷的语气仿佛一记重锤恨恨的砸在了胡羽的胸膛,他感觉心脏前所未有的闷,闷的他快喘不过气一般,勉强转过头,原本跪在地上的刘大海不知何时已经晕了过去,像死尸一般爬在地上,不知是被刚刚那句话吓晕的还是受到了比自己更加严重的打击。但此刻胡羽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那些,而是又一道不亚于那天夜晚的雷霆劈在胡羽脑海!

      看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刘大海,胡羽有些诧异,有这么夸张吗?胡羽像来人望去,只见此人一身白衣,皮肤白皙,五官虽说不上有多精美,但也还算清秀。虽没自己帅,但也没吓人到这种地步啊?等等!卧槽现在是拍古装剧,尼玛,这货也不提醒自己,旋即学着刘大海的样子以头抢地,跪了下来。

      坑爹啊,无缘无故把我拉到这里拍戏不说,还不给台词,不给台词我特么说什么啊,不过看样子台词倒不少?等下怎么办?嘛的不管了,不给台词老子等下就自己编!

      原本还算安静的广场被这道声音瞬间打破,原本那些静坐的那些人也把目光投了过来,更有甚者已经向这边赶了过来,几个呼吸间,原本空阔的大理石道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此人是谁?为何在这大呼?”人群之中站出一位中年人,面带不悦道。见到此人出来,刚刚视刘大海,胡羽俩人如蝼蚁一般的白衣青年,此刻对上中年人却是毕恭毕敬“吴叔,听那晕倒的下人所言,这厮是被少渊哥从外面带回来的,说是带他去见朱连康,但小侄所想,这二人并未说实话,吴府的下人,有谁不知道,这天玉场,乃我族中外人禁地,纵然是府中下人,贸然闯入也是死罪一条,小侄断定这二人定是外来的细作。小侄不才,直到今日才领会到一丝天翻语的门道,这不刚巧碰到这俩个胆大妄为家伙,闯入了天玉场,一时技痒难耐,所以就在这二人身上实验一番,顺便将这俩人拿下。无奈小侄实力有限,暂时发挥不出这翻天语的威力,没能重伤这厮,所以才让得这厮在此处喧哗,打扰了各位长辈和兄弟姐妹的静修。”这一段解释废话不少,但却无人出言指责,一来白衣青年在吴族本身地位就不低,二来他刚刚的那些话,足已震惊全族!这不,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白衣青年口中的吴叔,其余人的眼中尽是震惊,嫉妒,羡慕……望着那些与自己同岁,或大或小炽热的眼神,白衣青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吴少渊!你还拿什么和我斗?如今我已经习得天翻语,只要时间足够我定会成为惊天强者,为家族带来无尽的荣耀与资源,而你呢?只会捡些垃圾回来浪费粮食,雅芸是我的,族长的位置也是我的。”白衣青年捏了捏拳头,心中狠狠的想到。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因为白衣青年的一番话而有所动容,比如白衣青年口中的吴叔:“天翻语乃我旭日皇朝所有修士都知晓的功法,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能习得天翻语的修士我旭日皇朝每年能有多少?虽然习得翻天语能进入那个地方,从而一飞冲天,但你也知道因此有多少人为了能进入那里,说自己习得翻天语,可结局,没几个落得好下场。阿天,你可不要自误。”吴叔望着白衣青年意味深长道。听闻吴叔的一番话,白衣青年眼中的傲气渐渐褪去,恢复了淡然,但眼低却闪过一抹恶毒之色。脸色也不如刚刚那般好看。“老家伙,喊你一声吴叔真以为你就是我长辈?在族人面前如此打压我?你以为那个家伙会记得你的好吗?等着等我进入那个地方,定叫你生不如死!”这些话白衣青年只得在心中狠狠想到,虽然有一天他也会这么做,但决不是现在。而此刻周围的人在听到吴叔的一番话之后心中不免揣测起来,更有甚者已经和身边的同伴议论起来“你说,吴天哥会不会是因为想加入那里,故意说谎来骗我们”“…………也对”“没错……”此话一出不少人跟着附和。“你们傻啊!吴天哥若是因为想加入那个地方,说这种谎话,那到时候入门的时候怎么办,要是被他们发现是假的,能有好下场吗?我不信吴天哥有那么傻!他一定是习得了天翻语才会这么说,我相信吴天哥哥一定会进入那里的。”一位面容清秀的少女在那群人中辩解道。“也对……”“这话也没错……”又是一片附和声,听得不少人附和自己,少女面带笑容,不免有些得意,同时有些羞涩的看着场中的白衣青年,心中暗暗想到“我为天哥做的这一切,他应该都看的到吧”“呦,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吴慧你个小骚蹄子,早知道你喜欢吴天,但也没想到你维护到这个程度,吴天还没急着证明,你倒是比‘急”一道黄鸣般的声音响起,声音是那般清脆悦耳,纵使话中有不雅之词,也难以让人生出抵触之心。只见一名身穿紫衣,浑身肌肤如同瓷器一般洁白无瑕。如玉般的脖颈,那一张面庞犹如雕刻大师花费无数时间雕琢的一般,让人找不到瑕疵。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外表完美的女子,却拥有这一个怎样的心。归成有句话“闭羞明月赵雅芸,天悬烈阳高凌月”从这句话虽然不能理解那个长年大门不出,闺门不迈的归城双珠的赵雅芸脾气是怎样,但是形容高凌月为天悬烈阳那是再恰当不过了。望着来人,刚刚还有些欣喜的吴慧瞬间有些气节。但一想到关于高凌月的种种传言,却也不敢过多言语只得在心里回骂一句“你才是小骚蹄子”“好了,好了,凌月,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大大咧咧的,都十六了,别人家的女子像你这么大早都出嫁了,你看看你,哪有点女孩子家的样子”说话的是吴叔,虽然语气中满是责怪,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的眼神中全是宠溺,没有丝毫不满。这让周围的人不禁暗暗咋舌,看来吴叔对于吴少渊,吴凌月的宠爱真是无以复加了。如果先前与吴叔的对话只是有些不满,那么吴凌月与吴慧的对话则是让他这座积压的火山到达爆发的临界点了。吴慧喜欢自己他不是不知道,他并不讨厌吴慧,甚至对于这个处处维护自己的女孩有些好感,此刻吴慧被吴凌月当着自己的面如此戏弄,让吴天本就不好看的面色更是变的铁青,但是一想到吴凌月的身份和她身边的吴叔,他也不敢现在就做出些什么,只得把怒火发泄到别处!可是找谁发泄呢?环顾四周,并未找到合适的目标,突然眼前一亮,居然把这个家伙给忘了,别管我心狠,原本只是打算拿你俩试试手的,但现在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况且这些也是你惹出来的,本来我的天翻语,是打算留在族比当做底牌来对付吴少渊的,而且到时候族中的大人物都会在场,我也会得到前所未有的声望和支持,可是这一切都被你给破坏了。所以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面色变得狰狞的吴天向呆呆望着天空的胡羽走去。此刻场中的人都注意到了这点。但并没有人阻止,就连吴叔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此刻的吴天就如同一只暴走的野兽,需要一只猎物来平息他的怒火。如果他真的学会了天翻语,这个人杀了也就杀了,如果他并没有领悟只是想用这个借口来冲击少渊的位置的话,自己到时候又能拿这些事做些文章。倒是吴叔身旁的吴凌月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吴叔并没有让高凌月说出来。“看着就好,这件事你不要管!”“可是,可是他是我哥带回来的?”“你哥带回来的人不少,不差这一个。”“可是,可是……”“别可是了,看着就好”“哦”本想还说些什么的吴凌月被吴叔说了几句之后,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望向胡羽的目光中有些不忍还有……怜悯。与吴凌月相比,吴家剩下的人就显得残忍的多,目光中尽是兴奋,期待,还一丝丝雀雀欲试,就连爱慕着吴天的吴慧,眼神和身旁的族人一样,甚至更加强烈

      此刻的胡羽浑身上下冒着青烟,头发根根竖起,面庞漆黑,如同一个在矿洞劳作年久未出世的矿工一般。“卧槽”吐出最后两字,胡羽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一路上俩人并未多言语,刘大海深深沉浸在那句大人中,而胡羽也乘着这个时间开始打谅起四周,越走越震惊,刚开始还好,路过的庭院和偶尔过往的行人衣着都跟古装剧的差不多,也只是感到稀奇,,慢慢的,路过的建筑越来越大气,繁华,当路过一座广场时,胡羽彻底震惊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还在地球,那一片广场占地尽千丈,地上所铺的是一种胡羽从未见过的紫玉,虽不知这种玉的价值,但胡羽想来对比翡翠的话价格只高不低,因为那些紫玉从玉佩种散发出的光辉让自己感到无比舒适,而他走的这条道铺的是普通的大理石,离眼前那座广场还有些距离,自己所见便是如此,那广场上盘膝而坐的那些人的感觉,更是无法想象舒适。此刻胡羽恨不得冲进那玉铺广场,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漆黑的天空宛如一块巨大的黑布,将整个大地笼罩的严严实实。密集的云朵连皓月都被遮挡起来,这一切无不宣示着即将到来的暴雨有多猛烈。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只是,,只是奉命行事,带着新进府下人去见,,去见朱总管,鬼使神差的就,,就不小心走到了天玉场,请大人饶命,小的真,,真的只,,只是一时糊涂,请大人这次放过小的,放过小的这一次吧。”不知何时,刘大海已经跪在地上一边磕着头,一边哆哆嗦嗦的说出这番话。

      哪知刘大海听到胡羽这句话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苍白,甚至有些扭曲,拉住胡羽的胳膊就要跑,然而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哟,小子醒了?”正在这时,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在胡羽耳边响起。胡羽听到有人说话,并且还是对自己,便什么也顾不得睁开了双眼,只见来人头戴蓝色粗布毛,身着蓝色麻衣,个子不高。和古装电视剧里的下人打扮相差无几。因为脑袋晕乎的缘故,长相倒未看的太清。

      不知过了多久,但胡羽觉得自己已经昏过去几天了。毕竟是被雷劈,只要是个正常人,两三天都不好缓过来。没有预料中的消毒水味,身上也没盖上那医院特有的白色被子,只觉得身下痒痒的。翻身一看,竟是一堆稻草,稻草之下是一捆柴禾。“纳尼,这是什么地方?”胡羽震惊道。对于胡羽的疑问并没有人回应。环顾一周胡羽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这是一间破烂不堪的小屋,看这土黄色的墙壁不出意外应该是泥巴糊的,或散落或成捆的柴禾堆积在地上,让这原本就不宽敞的小屋显的更加拥挤。屋顶的瓦片残差不齐,一道道阳光透过缝隙钻了进来,让胡羽感觉身上暖洋洋的,也没觉得身上有多大疼痛了。看来现在是白天。“我你妹,一个雷给我整回农村了?”确实,这种房屋只有胡羽老家的农村才有,而且看样子还是那种最差的柴房。这屋顶能挡雨吗?然而此刻胡羽顾不得去想这些,甚至连身上的伤势都来不及检查,便急急的推开房门,想搞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身在何处。屋内的点点日光不比屋外,猛的冲出去的胡羽被那强烈的阳光一晃,连屋外的场景还未看清,便两眼一黑又是一阵眩晕。“我靠,盲僧视角。”胡羽不由的又骂咧了一句。赶忙闭上眼,想缓过劲来。

      “海哥,怎么了?看着啥了,把你吓成这样?”刘大海这奇怪的表现让胡羽有些惊异,难不成见鬼了?这青天白日的,不远处的广场还有那么多人,有鬼?不应该啊?

      这一下可把刘大海乐坏了,大人?以往只有自己称呼别人,何时轮到别人这样称呼自己?心里简直比吃了蜜还要甜,也不像先前那般嚣张,而是学着平日里府中真正的“大人”一般,换上一副自以为很和蔼的笑容,拍了拍胡羽的肩膀“大人不敢当,我叫刘大海,看你年纪不大,以后便叫我海哥吧,关照不敢说,以后若是我能帮上的忙尽管来找我,我就住在丙院,好了,不多说了,我来是因为朱管家要见你,等下我帮你说两句好话,你留在府上应该不是难事,随我走吧,去晚了,朱管家该不高兴”说完便带着胡羽离去。

      于是便配合着,按着以往自己看古装剧中的表演,卖弄起来,腰一弯,一脸献媚道:“大人,小的知道了,一切全听大人吩咐,还望大人以后多多关照。不知大人贵姓。”

      胡羽正在怔怔出神时,前方突然有人扯了他一下,而且力道不小,扯的胡羽一个趔趄。顿时怒从心起就要给扯自己那人一看好看。抬头一看发现原本高傲如同小公鸡一般的刘大海此时面色惨白,犹如见鬼一般,嘴巴哆哆嗦嗦的想要说出话来,但怎么也不出声。

      “恩?”一道略带疑惑的轻喝在胡羽与刘大海俩人耳边同时响起,刘大海的脸色犹如死人一般,瞬间失去了血色,胡羽相比刘大海虽然好些但脸色也变的有些苍白,虽然只是一道轻喝但在胡羽耳边却如同一道炸雷。胡羽望着刘大海的样子,应该和自己差不多的感受。

      “身

      在白衣人震惊的眼神和几个从广场里跑来围观的人诧异的眼神中,胡羽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纵然脸色依旧苍白,但他还是站了起来,比平时都要笔挺,看着天空中的毒辣‘的不像话的太阳,不禁苦笑:“现在,可是秋天啊。”旋即闭上双眼,俩行泪水顺着眼角滑落,随后嘶声大喊:“爸!妈!儿子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你们再也看不见儿子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