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12-02 12:00:04

邪皇照样做妻奴 连载中

邪皇照样做妻奴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阅读王分类:武侠修真 主角:夏子奚,千代,苏容儿,奚儿,千代霖,千代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邪皇就算做妻奴》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夏子奚,千代,苏容儿,奚儿,千代霖,千代子柔,钟离晔,千代子,柔儿之间的故事。邪皇就算做妻奴约3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看到夏子奚正背对着自己毫无顾忌地换衣服,钟离晔的眸中滑过一丝冷意,这女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

    但见眼前一袭轻衫落下,那白皙的脖颈之上露出鲜红欲滴的印迹,肩膀之上更赫然印着清晰可见的牙印,还有那支离破碎的外衣……

    钟离晔的心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自己从未如现在这般,不讨厌女人,甚至明知自己方才与他如此亲近,竟也没有反感么?

    “咳咳”钟离晔出声了提醒了眼前这个毫无自觉的女子。

    夏子奚一转身就看到了头朝内,僵硬着身子的钟离晔,留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后脑勺,仿佛刚才那个在自己身上欲求不满的人已经消失了。

    “帅哥,你醒啦,不对!你什么时候醒的!!”夏子奚双手抱胸,一脸警惕地瞪着钟离晔。

    “方才。”

    面对这张俊脸,夏子奚完全抵抗无能,下意识就想相信他,还有一种自己以小人之心夺了对方君子之腹的怪异感。

    “罢了罢了,姑且信你一回。我跟你讲噢 ,你中毒了,你知道吗?!”

    夏子奚说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得十分愚蠢,怎么能有人中了这种毒还不自知呢?

    “嗯”钟离晔再次单音节结束了聊天。

    夏子奚微微扶额,这个人怎么回事?是看我丑不爱跟我聊天嘛?别说本小姐不丑了,就是丑,也能用丰富的内在美大杀八方好嘛!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你应该知道自己中毒了。但是,这位帅哥你身上毒潜伏很深,想来中毒时日久远,毒已深入血液,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让你中了这种毒,但是我奉劝你啊帅哥,这种毒,看起来对身体没有伤害,还能……助兴,但是其实久居体内,会耗空心脉”

    说到这么暧昧的毒,饶是无比八卦的夏子奚,也不好意思问得太具体,违背了医者望闻问切的基本准则了,没办法,这,望不着,闻不上,问不出啊。

    夏子奚看着眼前的男子如谪仙般的形象,觉得自己若是真问出口了,才是污了他的形象呢。

    听完夏子奚的话,钟离晔突然转身,一把掐住夏子奚细长的脖颈,一双黑眸已然蒙上了一层冷意,她是什么意思?觉得本皇,很享受这毒么?连毒老五都看不出的毒,她竟然知道?传闻千代子奚不是个傻子吗?眼前的人千代子奚吗?

    “说,你是谁!”

    “我,咳咳,帅哥,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不然我……”夏子奚丝毫没有料到,钟离晔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在他绝对碾压的实力面前,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这种感觉真不好。

    钟离晔松开了手,面无表情地看着瘫倒在地的夏子奚,脸上看不出喜怒。

    “说。”

    “说什么说,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是谁?我是千代子奚!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莫名其妙跑来我屋里干嘛,莫名其妙毒发了,莫名其妙非礼我,要不是看你是真的中了毒,我早就一把阉了你!还能让你这么生龙活虎的欺负我?!我自知貌丑无盐,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我实力不如你,也不是没有同归于尽的办法!像你这般不识好歹的病人,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夏子奚十分愤怒,在前世见多了医闹,也曾被家属拿着刀威胁过,作为一个医者,夏子奚对这类人十分心寒,她从系统里抓出一把毒粉,紧紧握在手中,打定主意,只要这个男人真的敢动手,自己绝不让他好受!

    竟敢威胁本皇?这个女人,很好,很好。

    看到眼前炸毛的女人正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视着自己,一副准备与自己同归于尽的表情,钟离晔只觉心中的怒气渐消,隐隐还有些心虚,信她还不行吗?难道还要我堂堂邪皇道歉?

    “帮我。”

    “帮你做什么?这就是你请人帮忙的态度?”

    夏子奚对钟离晔请自己帮忙并不意外,他的毒之所以拖这么久,定是因为无人可解,既然有事求人,就得拿出该有的态度。

    夏子奚此时已经恢复了清明,帅又如何?还能当饭吃,送上门的肥肉,必须宰!必须收点精神损失费。

    “帮我,你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我是医者,你是病患,给我最基本的尊重,在治疗这件事,我比你专业,收起你的脾气。”

    这个世界上,还没人敢在他这里求尊重呢?什么叫尊重?

    “还有,要我帮你,报酬先拿来,我出手治疗耗费的人力物力,还有药材,这些都需要成本。还有,本小姐心情不好的时候,水平发挥容易失常,你明白吧?”

    夏子奚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你不是拽吗?不是凶吗?想来不需要被照顾,那么就在商言商,正好自己缺钱缺得很,这两天才发现原主竟然身无分文,间接导致了自己现在无比穷困,想买身衣服都买不起。

    放眼承启国,想让自己欠下一个人情的,都能排到西灵海域了,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看着夏子奚脸上此时隐隐泛光的色块,钟离晔只觉她此时的自信,让自己也相信了,她可以做到,堂堂邪皇,报酬,也该给得起。

    “晔。”

    “耶?”

    “名字。”

    “名字?你是说,你的名字是,耶?”夏子奚震惊的竖起了两个手指头。

    “嗯。”

    还真是个喜庆的名字,不过这么一个逗逼的名字好像和他的形象不太符合嘛,夏子奚悄悄腹诽。

    “报酬,给你。”钟离晔摘下左手食指上的戒指,面无表情地放在了桌上。

    “好,那个,耶,往后,你每半个月来找我一次进行排毒,直至研制出解药,或毒素排净,如果你按时排毒,我能保你治疗期间毒素不再发作,你且安心。”夏子奚看着桌上的戒指,脸上扯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和善的微笑,默默估算着价值。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毫不避讳地打量着自己的报酬,想到她刚刚还一脸炸毛的样子,难道这个女人很缺钱?钟离晔无奈地走了,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容忍似乎,超出太多了。

    钟离晔一走,夏子奚立马拿起桌上的戒指放进嘴里咬了一下,这一咬差点没把牙震掉了,不是金的?不是银的?没有钻石?难道这位帅哥也很穷?

    夏子奚不无失望地将戒指随手套在右手上,好在,戒指上的图案还算凑合,否则真是百无一用了,夏子奚顿时觉得吃了个大亏,算了算了,就当每半个月看一次美男养眼吧……·

    苏容儿奚儿小说名字叫做《邪皇照样做妻奴》,这里提供苏容儿奚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皇照样做妻奴小说精选: “老爷,我知道您心疼奚儿,舍不得奚儿,可是老爷,人死不能复生,那天大家都看见了,奚儿下水后,连扑腾一下都没有,就沉了下去,前日春雨水涨,大家都说是百花神收了奚儿,这对奚儿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啊,老爷呜呜呜老爷,我们就让奚儿入土为安吧”苏容儿眼泪不要钱似的掉,这演技一看就和那些五毛钱的侍女不是一个档次的。 此时,千代霖正站在大门口,丝毫没有让那副棺材抬进家门的意思,布满血丝的双眼,及那一夜间白了不少的青丝,无不流露出…

    “老爷,我知道您心疼奚儿,舍不得奚儿,可是老爷,人死不能复生,那天大家都看见了,奚儿下水后,连扑腾一下都没有,就沉了下去,前日春雨水涨,大家都说是百花神收了奚儿,这对奚儿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啊,老爷呜呜呜老爷,我们就让奚儿入土为安吧”苏容儿眼泪不要钱似的掉,这演技一看就和那些五毛钱的侍女不是一个档次的。

    此时,千代霖正站在大门口,丝毫没有让那副棺材抬进家门的意思,布满血丝的双眼,及那一夜间白了不少的青丝,无不流露出真挚的悲痛。

    隐在人群中的夏子奚不禁微微动容,根据原主的记忆,在这个家中,唯一真正对她好的,就只有这亲生父亲了,只可惜,他终日沉醉医学,忙于医学院的事务,并未过多时间留在家中,家里的事大大小小都是那苏容儿在包办,也难怪,诶,现如今,这悲痛里,多少也带了些自责吧。

    不过,虽然有些动容,在夏子奚的眼中,千代霖就是自己的长期饭票啊,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衣食父母啊,因此,夏子奚不禁觉得眼前这个一脸严肃的大叔亲切不少。

    感觉到人群中传来一道灼热的目光,千代霖转头往夏子奚的方向望去。

    “奚儿,奚儿!奚儿你回来了!”千代霖一个瞬移,来到夏子奚身前,将她紧紧抱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糊了夏子奚一肩膀。

    这难道就是他们所谓的灵力?好厉害!竟然这么快!这速度,都抵得上地铁了!

    夏子奚还在出神,眼角瞥到了地上那嘴里能塞下个鸡蛋的苏容儿,撇了撇嘴。

    “呜呜呜,爹,奚儿,奚儿好怕。哇,呜呜呜,母亲不要奚儿,要让奚儿去百花神那里,呜呜···”

    夏子奚在千代霖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哭,千代霖的心更疼了,他怒目直视着还跪在一旁,此刻早已惊得没了哭声的苏容儿。

    而此时的苏容儿看着眼前这个完好的千代子奚,脸上布满了不可置信的惊恐。

    “不可能,这不可能!”明明已经吩咐了苏家暗卫在水里解决了她,怎么可能,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活得下来!那暗卫回报,也是确认解决了,不可能,这不可能!!苏容儿隐在袖中的双手,不甘心地越握越紧!

    “奚儿乖,不怕不怕,爹爹在,走我们回去,回去让雪嬷嬷给你煮甜汤吃好不好。”说完,千代霖正牵起夏子奚的手,准备回府中。

    此时,夏子奚却挣脱了他的手一把跑向一旁还在还在发愣的苏容儿身前,将她华丽丽扑倒了····

    猝不及防的被扑倒,苏容儿的重重坐到了地上,屁股着地的那一瞬间传来剧烈的疼痛,苏容儿看着将全身重量压在自己身上的夏子奚,握紧了拳头隐忍怒意,换上一副惊喜与疼惜的表情。

    “奚儿,奚儿,真的是我的奚儿回来了!为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苏容儿的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一边还紧紧抱住了夏子奚。

    人群中此时不少人已经被苏容儿这真情流露的一幕感动得酸了鼻子,只有夏子奚知道,抱着自己的那双手,此刻有多用力,那嵌入自己背部的指甲,有多锋利!

    “母亲大人,呜呜呜,奚儿好怕怕,妹妹说母亲不要奚儿了,让奚儿跟百花神走,呜呜呜,可是,可是百花神也不要奚儿了,人家好怕怕,呜呜呜!”夏子奚顺势将满脸的鼻涕揩在了苏容儿的衣襟上。

    听到这句话,苏容儿浑身僵硬了起来,不行,不能让她继续说!

    苏容儿本想站起来,将夏子奚拖进府中,不曾想,腿上竟没有一点力气!怎么回事!自己竟然站不起来了!苏容儿此刻也来不及的细想。

    “娘亲,奚儿好怕!奚儿追不到花灯!奚儿在水里被拉住了!奚儿好怕!妹妹不会打奚儿?奚儿没追到花灯呜呜呜”

    听到这些话,人群中炸开了锅,而一旁的千代霖则面色铁青地看向脸上毫无血色的千代子柔。

    “听这意思?难道是二小姐哄骗这傻子跳水的?”

    “我看不可能,你看苏夫人那般识大体,端庄贤惠,二小姐怎么会做这种事,不可能”

    “我看未必,傻子是不会说谎的,没准还真是”

    “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啊,那二小姐平日里也是平易近人得很呢!看那傻子那样似乎很怕二小姐,没准平日里没少被欺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听到人群中这些议论,苏容儿的脸上的血色迅速消退了,惨白得很。

    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将这个傻子处理掉,她怎么还能回来!?苏容儿越想越不甘心。

    不行!不能让自己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一切有丝毫的瑕疵!千代霖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如果现在连苦心经营的形象都毁了,那自己就彻底没有机会了!不能让舆论这样发展下去!思及此,她也看向了一旁的千代子柔。

    事到如今,只有让柔儿受点委屈了····

    “柔儿,你给我过来!”苏容儿怒声喝来一旁手足无措的千代子柔。

    千代子柔此时在众人的议论中,脑子一片空白,只觉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自己才是千代家最出色的少辈,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丑陋的傻子在这里承受这些平民的议论?!千代子柔越想越不甘心,看向夏子奚的目光就越是阴狠。

    此时听到母亲的呼唤,仿佛听到了解救之声般,充满希望地走向了苏容儿,对,母亲是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的,不然也不会让自己哄骗那个傻子下水,母亲定然会维护自己的!千代子柔眼带希望地朝自己母亲跑去。

    岂料,子柔刚来到苏容儿身边就被一个巴掌拍了下去,这一巴掌打得不重,却因出其不意,让子柔重重跌在了地上,她捂着脸,双眼不可置信的浸满了泪花,惊恐而又委屈的看向苏容儿。

    “娘,呜呜,你为什么打我,不是你说···”

    千代霖听到这里,皱起了眉头,用探究的眼神看向了苏容儿,难道自己这些年真的太放纵她们了?

    “住口!那天娘亲不过跟你玩笑,提起了那百花神的故事,你怎么可如此作弄你姐姐!我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你姐姐天生如此,你凡事都要照顾她!让着她!你真是,真是太让为娘失望了!”苏容儿说到此处,怒目瞪着千代子柔,仿佛真的极其伤心。

    不得不说,在笼络人心引导舆论这方面,苏容儿真是一把好手,三言两语,一场阴谋陷害就变成孩童间相互捉弄的打闹。

    然而盛怒与震惊让千代子柔此时完全无法仔细思考苏容儿的用心良苦。

    这是千代子柔从小到大第一次被自己的母亲这么怒目直视,她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站在那个傻子那边,那明明是自己的亲身母亲,到底为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傻子,自己就是千代家的嫡小姐,如果不是这个傻子,自己还是那个那个人人称道的天才小姐!凭什么,凭什么!一个废材傻子处处压自己一头!

    千代子柔越想越不甘心,她握紧了自己小拳头,恨恨地瞪着此时正在苏容儿怀里低声抽泣的夏子奚,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本来已经被苏夫人三言两语掉转了的舆论风向,此时被千代子柔那狠厉的目光惊得摇摇欲坠···

    看着这一幕,千代霖的心中已经深深种下了怀疑的种子,夏子奚要的就是这颗种子落地生根,至于开花结果吗?慢慢来。

    反正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有的是时间,她们对原主十几年来的“疼爱”,自己也得慢慢还才行,现在就当收点利息了,夏子奚想到这里,又重重压了压身下娇软的身躯。

    看着这戏剧般变化的一幕,围观的群众中方才平静下去的讨论声,立刻又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都给我散开!”千代霖突然一声吼喝,现场的围观群众立马四下散开,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那般迅速,他走向此时仍然在哭泣着的三人,一把牵起千代子奚走进了府中。

    苏容儿看着千代霖和千代子奚的背影,眼中的不甘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来。

    凭什么?!就因为是她的孩子吗?这么多年了!我的努力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吗?!呵呵,竟然你这么看重她的孩子,那我就让这个傻子也消失好了,和她一样,永永远远的消失!

    如果此时有人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那个端庄贤惠的千代主母此刻已经完全换了一副面孔。

    被千代霖牵进府中的夏子奚,此时有些懵逼,原主的父亲这么拽?这就是强者的威严?话说不管怎么说,也该拉拉自己的夫人嘛,怎么就单单拉了自己?难道这原主的父亲并不像表面那么疼爱自己的现任夫人,而独独偏爱自己这个傻子?

    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爽!千代子奚一想到在府门口,风中凌乱的苏氏母女,就忍不住心中暗爽,差点笑出声来!

    夏子奚钟离晔小说名字叫做《邪皇照样做妻奴》,这里提供夏子奚钟离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皇照样做妻奴小说精选: 看到夏子奚正背对着自己毫无顾忌地换衣服,钟离晔的眸中滑过一丝冷意,这女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 但见眼前一袭轻衫落下,那白皙的脖颈之上露出鲜红欲滴的印迹,肩膀之上更赫然印着清晰可见的牙印,还有那支离破碎的外衣…… 钟离晔的心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自己从未如现在这般,不讨厌女人,甚至明知自己方才与他如此亲近,竟也没有反感么? “咳咳”钟离晔出声了提醒了眼前这个毫无自觉的女子。 夏子奚一转身就看到了头朝内,僵硬着身…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